“怎麼了,瘋子,你冇事吧?不會被這區區小小的雷電給嚇成了這個樣子吧?”胖子抓著林風的手滿臉擔心的看著失魂的林風道。

“額……!我冇事,胖子,咱們先退回去,現在天太黑了,咱們不易前進,等到天亮了再說吧!”林風抓著胖子的手認真的說到。

“不是,瘋子你冇有搞錯吧,這個時候你跟我說不走了,咱們先前不是說好了要晚上走的嗎?

而且你也說過,白天容易被外麵的守衛發現吧?”胖子皺著眉頭疑惑的說到。

聽到這話的林風,隻是在黑暗之中搖了搖頭,隨後抓著胖子便退回到了原先的墳圈之中停了下來。

而被青蓮拉回來的胖子,在這一過程之中,不僅冇有絲毫的掙紮之色,而且還非常順從的跟著林風回到了墳地之中。

墳地邊緣,雷電碰不到的地方,林風與胖子各自倚著一塊石頭看著山穀裡麵的電閃雷鳴。

過了好一會後,胖子轉過頭來,藉著是不是出現的閃電的光亮,雙眼緊緊的盯著林風開口說到:

“瘋子,現在你可以說了嗎?為什要退回來,這不是你的風格,你究竟看到了什麼?”

聽到這話以後,林風回過頭來,雙眼緊緊的盯著胖子,過了好一會後才聲音嘶啞的開口說到:

“胖,胖子!或許我們這一次真的可能回不去了!”

林風緊緊說了這一句話,便停了下來,隨後目光便望著深穀中的雷電慢慢開口道:

“胖子,你知道黑色的雷電嗎?”

“黑色雷電,你說的是剛纔深穀之中那種雷電?”胖子疑惑的問到。

“不錯!”林風點了點頭沉吟道:

“是啊,就是這種雷電,在現實之中,其實也有的,不過這種雷電容易形成球形雷電,並且威力巨大,容易爆炸。隻不過很難形成罷了。

不過除了這個,其實在我們的神話傳說之中,還有黑色黑色雷電的存在。”

“是什麼,瘋子?”胖子臉色疑惑的問到。

林風頓了頓後,纔開口說到:

“黑色,自古以來,就是代表著一種非常恐怖,厲害的意思。

而黑色的雷電,我隻聽說過那傳說中的滅魔神雷乃是黑色的,不過那種神雷具有非常恐怖的毀滅性,專主毀滅。

而今天這黑色雷電,我想胖子你也看到了,雖然看上去也是有著極為恐怖的毀滅的感覺。

但是,很可惜,這裡這些給我的感覺,不僅僅有毀滅一切的意味,還給了我一種生機勃勃的感覺。

這兩種感覺相互矛盾,也相互融合,就如同那混沌太極一樣,然而,能有這種感覺的,也就隻有那傳中之中的一種神雷了。”

“什麼雷?瘋子!”胖子稀奇的問到。

“混!沌!都!天!神!雷!”林風一字一句的說到。

“我去,瘋子你小子不會真的瘋了吧,那雷可是開天神雷啊,這,這裡的雷霆怎麼可能是啊?

瘋子,你彆逗我了,剛纔咱們見到的雷霆根本就不可能是那種神雷吧。就單單按照那威力來說,就不像啊?”

胖子看著黑暗之中,看不清楚的林風的臉說到。

而一旁的林風,卻輕輕一笑,隨後說到:

“嘿嘿,胖子,這個深穀可不簡單,我一進到這裡麵,就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雖然很輕微,可是你知道我對於自然的敏感程度。

所以,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山穀被一個恐怖的大陣籠罩著,而且是那種非常恐怖的陣法。

不過具體的我是感覺不到了,不過咱們還是白天進去比較好,起碼能夠看到那都天神雷,否則,彆說咱們兩個身上隻是穿著這防護服了,就算是咱們是成了仙人,也得死在那雷電之下。”

“好,好吧!那就白天進去吧!反正咱們也不差這麼一點時間,你說是吧,瘋子,哈哈哈!”胖子哈哈一笑說道。

林風也跟著笑了笑,隨後說到:

“行了,那就休息一下吧,不過要警惕一點,這裡的情況不簡單啊!”

“好,我明白了,瘋子!”

…………

時間流轉,轉眼間,太陽之光已經照進了山穀之中,使得深穀裡麵一片金光。

“瘋子,咱們現在就這麼開始前進嗎?”胖子滿臉疑惑的說到。

林風聽到以後,回頭看了一眼胖子,隨後滿臉奇怪道:

“不這麼走,你還想怎麼走啊,難不成你想要飛進去嗎?”

“不,瘋子,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這山穀之中時不時的釋放雷電,而且昨晚你不是也說了嗎?

這穀中的黑雷是非常厲害的那種,咱們就這麼進去的話,會不會出事啊?”

胖子一臉擔憂的說到。

聽到這話以後,林風搖了搖頭沉吟道:

“冇辦法啊!我在做這兩件衣服的時候,是按照咱們現在最強的高壓電所製作的。

按照現在的情況來說,現在的咱倆也就是能夠不導電罷了,如果說是完全擋住雷電,那是不可能的。

你也不想想,這自然形成的雷電的威力有多強,而且還具有爆炸的力量,所以啊,咱們進去的時候還是看著點比較好。

按照原先的計劃是晚上進去的好,畢竟雷電出現會形成亮光,這麼一來,咱們兩個可以早點發現。

可是那黑雷的出現,徹底打亂了我的計劃,所以,咱們隻能白天小心前進了。

走吧,咱們儘量早去早回吧!”

“好嘞,瘋子,那我開路,你在後麵看好了,希望咱們可以出的去吧!”

說完,兩人便小心翼翼的走進了那雷電縱橫的深穀之中。

“喀!轟隆隆!!”

“靠!胖子躲開!”林風一把抓住了胖子將其給拉扯了回來。

“砰!砰砰!”

“…………”

“呼!呼呼!我去,瘋子,謝了,這雷電實在是太危險了,簡直就是到處亂打啊!”胖子滿頭大汗,臉色發白的說到。

而林風卻搖了搖頭沉吟道:

“不用,咱們說什麼謝啊,你不是也救了我一命嗎,好了,咱們在走走就差不多進入到了昨晚看到黑雷的地方。

要小心了,胖子,我從這裡開始總感覺到有一種極其恐怖的東西在盯著我們。”

胖子聽到這話以後,立馬就回過頭去,滿臉驚慌的說道:

“靠,瘋子你小子能不能不要嚇我啊,在真這種地方嚇人可一點都不好……!”

胖子嘟嘟囔囔的說著,可是那聲音卻越來越小,而且其臉色也越來越差,到了最後,胖子有點不自然的說到:

“不,不會吧!瘋子你不是在開玩笑?”

林風滿臉嚴肅的搖了搖頭,隨後開口說到:

“不是,就在剛纔,我一進入到這裡麵,就感覺到了被監視的感覺,胖子你小子應該明白的,我從小感知驚人。

隻要有一點風吹草動,就能夠感覺到,隻是這一次給我的感覺,實在是有一點讓人說不出的感覺。

嗯……!總得說來,就好像是你看到肉時候的那種眼神的感覺差不多,所以咱們得小心了。”

說完,林風便帶著胖子向著裡麵繼續前進而去,不一會的時間,兩人便來到了深穀的深處。

也就在這時,林風卻突然站住一動不動的。而一旁的胖子也因為林風的停下而停了下來,滿臉奇怪的說到:

“靠,瘋子出了什麼事情?”說著,胖子從背後的揹包之中拿出了一把木質的短刀雙眼警惕的看著周圍。

而就在胖子警惕的看著周圍的時候,林風的腦海之中卻不斷的浮現出了危險的感覺,並且越來越強烈。

也就在這個時候,林風突然瞪大了雙眼說到:

“不好,胖子咱們快跑,這裡有危險!”

說完,林風抓住胖子的右手,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著胖子就向著更深的穀中跑去。

不一會的時間,兩人便來到了深穀裡麵,隨後兩人便呼哧呼哧的停在那裡喘了起來。

而這時,胖子卻一臉茫然的看著林風說到:

“我說瘋子,你這又是搞什麼啊?累,累死胖爺我了!呼……!呼……!”

而這時,林風卻突然看著穀中的更深處,眼中閃爍了幾下以後,看著胖子說到:

“胖子,這裡我感覺已經冇有危險了,你在這裡休息一下,我再進去探探路,記住,我不回來你千萬不要離開這裡。”

聽到這話的胖子卻皺起了眉頭反駁道:

“不行,要去一起去,你小子不會想要一個人去冒險吧!這我可不答應!”

林風搖了搖頭沉吟道:

“不,我可冇有那麼瘋狂,不過我總感覺這裡麵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召喚我。

所以我想去看一看,如果是我自己的話,動作還能快一點,在加上你這重量,那可就不好說了。”

“額……!”聽到這話的胖子頓時就僵了僵,隨後才說到:

“那行吧,不過我隻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如果半個小時以後,你還不回來,那我可就去找你了。

而且半個小時以後,我的體力就差不多全部回覆了!”

林風點了點頭,隨後便一人向著山穀深處走去,而胖子看到林風走了以後。

皺了皺眉,隨後便從包裡拿出了一塊壓縮餅乾,還有一瓶水吃了起來,邊吃邊說:

“快點,我要快點回覆體力。”

“咕咚!咕咚!”

…………

而此時,林風卻一個人呆呆的站在一個光圈的外麵,傻傻的看著光圈裡麵的那些個密密麻麻的墓地。

“這,這,這裡麵竟然是這樣,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青蓮滿臉震驚的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