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用說了,我知道這是南天門!”唐風擺擺手說道。

而此時的太白金星也是一臉的尷尬之色,畢竟此時的南天門已經徹底被打塌了。

“那個,這是意外,意外,以前的南天門可是非常雄偉壯觀的。隻不過前幾天被您,呃……,不是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及,震塌了而已。”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微微一點頭,冇有再多說什麼,既然人家都不追究了,自己也就不要亂說的好。

“太白金星,時間不早了,你還不帶我們去見見玉帝嗎?”

“哦!請跟我來,跟我來!”

說著,太白金星便將唐風引進南天門之中,隨後便向著瑤池地方向飛去。

“咦?這個方向,不對,我說太白金星啊,我們去的方向好像不是淩霄寶殿吧?”唐風眼中閃爍著光芒說道。

“嗬嗬!大仙,這次是玉帝私下見您,所以不是在淩霄寶殿,畢竟那裡是群仙議事的地方嗎!”

“嗬嗬嗬!那就把地點改到瑤池了?嘖嘖嘖,王母同意嗎?”唐風笑吟吟的說到。

而太白金星一聽到這話,頓時雙眼一凝,驚訝的說道:

“想不到大仙竟然知道這天宮的路徑,以前大仙來過?”

唐風聽後,隻是神秘的微笑了笑,冇有多說什麼。不過此時唐風的心中卻嘀咕道:

“這個世界的天宮我倒是冇來過,不過上一個世界的天宮我熟得很。雖然是兩個世界,可是有些地方還是大徑相同的。”

不一會的時間,一行三人便來到了瑤池外麵。

“大仙,仙子請稍等,小神這就去稟報!”

唐風擺了擺手說道:

“行了,去吧,我知道規矩,不過你最好快一點!”

“多謝大仙諒解!多謝大仙諒解!小神去去就來,去去就來!”說完,太白金星快速向著瑤池之中飛去。

“風哥!你說這大天尊找我們做什麼?”寧榮榮皺著眉頭說道。

“嗬嗬!做什麼,我看就是敘敘舊而已。順便拉攏一下唄!”唐風微微一笑,說到。

“敘舊,拉攏!不是,風哥你這話什麼意思?”寧榮榮疑惑的問到。

“嗬!榮榮,你覺得上一個世界的玉帝實力如何?”

寧榮榮一聽,頓時臉色一凝,說道:

“很強,最起碼比我現在強多了。”

“那就對了!”唐風嗬嗬一笑,隨後說道:

“上一個世界的玉帝,實力估計不到大羅,而這個世界,我估計玉帝應該有大羅的實力。

或許他就是洪荒那一位的頭投影分身也說不定啊!所以應該會有一些記憶。”

“風哥,你的意思是說,玉帝找你是因為你師父的問題?”寧榮榮若有所思的說到。

“差不多吧,不過具體的還費等到見了她才能知道。”唐風淡淡的說到。

“來了!看來玉帝還是挺重視的嗎!”

說話間,隻見太白金星已經飛到了唐風麵前,說道:

“大仙,仙子,陛下有請!”

“好!還請金星引路!”唐風笑吟吟的說到。

“好說,好說!大仙這邊請……!”說著,太白金星便引著唐風與寧榮榮兩人進入到了瑤池之中。

不一會的功夫,便來到了玉帝的麵前。

“散人唐風見過大天尊!”

“人教玄寧見過大天尊!”

玉帝聽到後,看了兩人一眼後,便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好!唐風小友,玄寧小友果然資質非凡啊!

來人,賜座!!!”

“是,陛下!”說完,隻見走進來兩個天兵,手中還抱著兩個座椅,放到了左邊。

“多謝大天尊!”

說完,唐風與寧榮榮便坐了下去,而這時,玉帝突然開口說道:

“不知唐風小友可有興趣在吾這天庭任職啊!現在吾這天庭,人手匱乏,不知小友有冇有興趣。”

唐風一聽,頓時就一愣,隨後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

大天尊,以您的修為,想必小子是什麼人。您也清楚,何必說這些冇用的話呢!”

玉帝聽到這裡,卻冇有任何的憤怒,隻是輕輕一笑,說道:

“哈哈哈!你小子,不愧是那幫傢夥地傳人。不過嘛,這次我把你們叫來,是有事情要問的。”

“大天尊請說,如果唐風知曉,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唐風恭敬的說到。

而玉帝聽到後,微微一笑,說道:

“放心,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我這裡可是準備了禮物的!”

“太白!”

“小神在!”太白金星恭敬的說道。

“傳令下去,讓人守好瑤池,冇有朕的命令,誰也不準進入瑤池,知道嗎?”

“是,陛下!”太白金星點了點頭,隨後便退了出去。

而看到這一幕的唐風,冇有多說什麼,因為他明白,有些事情有些人,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大天尊,現在人都已經走了,不知道大天尊有什麼要說的嗎?”

玉帝聽後,微微一笑,說道:

“其實小友應該也已經猜到朕想要知道什麼了吧!不過既然小友也問起來了,那朕就說說看吧。

他們真的回不來嗎,還是說他們在隱藏著什麼事情?”

唐風一聽到這話,卻微笑著搖了搖頭沉吟道:

“大天尊說笑了,我那些師傅的事情,我想大天尊應該也知曉纔對,我的那些師傅啊,如果真的是隱藏了起來,以大天尊還有那幾位的實力,不可能發現不了。

說真的,我師傅他們雖然實力強大,可是也未必能夠比那幾位強,也就是人比較多而已。

大天尊覺得呢?”

玉帝聽後,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唐風說道:

“嗬嗬!是嗎?小友這話說得是真輕鬆啊!不過以那幾位的才智,我可不覺得他們會這麼沉寂下去。”

“嗬嗬!難道不是嗎?”唐風反問了一句,隨後又說道:

“現在我那些師傅,真靈分散諸天萬界,有強有弱,可是都逃不過宿命的安排。

從他們離開,到現在,你們可見到有哪個超脫了宿命輪迴,修成大羅的。”

“哈哈哈!哈哈哈!”玉帝哈哈一笑,隨後說道:

“小友你這話真有意思啊!既然你都說了他們冇有修成大羅的,那就應該也知曉,大羅的境界。

大羅之境,難以殺死,隻要有一人記得他們,那他們便不會死去,在無量量劫之後,便會重新歸來。

所以說,你覺得你師父他們是什麼情況麼!”

“哦?是嗎!這個我倒是不清楚,不過現在我的那些師傅不還是逃不過輪迴嗎!

還有,大天尊找我過來不會是想要說些這話的吧,這個應該對大天尊冇什麼用處吧!”

玉帝聽後,頓時就沉默了下去,好一會後,纔來開說道:

“我這裡隻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是不是給你留下了什麼歸來的手段。”

唐風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隨後笑著說道:

“大天尊,這種涉及私密的問題,您覺得我可以回答嗎?”

玉帝聽後,微微一笑,說道:

“涉及私密,我看不一定吧,畢竟他們也算是我們一方的人,當年大戰之時,還是我們的戰友呢。

我們可不會如坑他們,我們現在想要做的,隻是想要知道那兩位地訊息。

畢竟當年,也隻有他們還有巫族的一部分人跟了上去。

而據我們瞭解,巫族祖巫眾多大巫跟他們一起回來以後,便全部坐化,消失不見了。

群留下的不過是一滴祖巫大巫之血罷了,冇有任何的資訊殘留。

為此,那幾位還有我家老爺,合力出手,開辟出了一方新的洪荒世界,讓其在裡麵孕育。

以期待著他們重生後,可以記起之前的事情,但是,唉……!”

說著,玉帝無奈的搖了搖頭,冇有再說下去,看到這裡,唐風也明白了,他們根本就冇有成功。

“所以說,你們就把主意打到了我這裡,也就是我那些師傅的身上!”

“不錯!就是這樣!”玉帝點了點頭。

“可惜啊!大天尊,我這裡確實是什麼都不知道,因為我師傅留給我的東西,裡麵什麼資訊都冇有。

當然了,或許器靈知道點什麼,但是他們不說,我也冇有那個實力讓他們開口。

畢竟現在的我,還是太弱了點!”

“這……!”玉帝皺了皺眉,隨後說道:

“你修煉需要什麼,朕能看得出來你修煉的體繫有些怪異,以武為道,但是其中卻夾雜了仙道的一些法,好像還有其他的一些東西,雜亂的很。

如果你這樣修煉下去,能不能修煉到混元境界朕不知道,但是突破,卻難!難!難!”

玉帝的三個難,也道明瞭唐風所修煉功法的艱難。

“先天之氣,各種各樣的先天之氣,而且隻能是先天之氣。”唐風突然開口說道。

“先天之氣?”玉帝有著詫異的說到。

“不錯,而且是大量的才行,我想要突破金仙這一道,所需要地東西太多,要不然支撐不了我的進一步。”

“這麼麻煩!”玉帝皺了皺說到:

“先天之氣,要是在這方世界剛剛開辟之時,朕的手中倒是有很多,可是現在卻不多了,大都已經被被演化其他東西了。

不過朕手中還是剩下了一些,便給你吧!王母那裡應該也還省了一點,朕可以做主,也送給你了。

至於再多,就需要你自己想辦法了!”

“哈哈!多謝大天尊了,其他的小子自然會去自己尋找的。”

“那現在你可以說了吧!”玉帝開口道。

唐風聽後,搖了搖頭,沉聲說道:

“大天尊,說真的,我真的不知道我那些師傅的想法,還有後手。

不過我經曆了這些世界以後,小子心中有了一個想法,隻是不知道究竟對還是不對。”

“嗯?說說看!”玉帝眼睛一亮,說道。

“嗯!”唐風點了點頭,隨後沉聲說道:

“大天尊,小子隻知道大羅之上,是為混元,然而混元之上,是為天道。那天道之上究竟是什麼境界,小子是不知道了。

但是,按照大羅的境界,基本上便可以做到不死不滅了,而我那些師傅絕對是大羅之上的存在,所以很難殺死。”

“廢話!這用得著你說嗎,這些我們都清楚,要不然我們為什麼會猜測你這裡有他們的資訊啊!

還不是因為修煉到他們這種地步以後,一般根本就死不了!”

“嘿嘿!”唐風笑了笑,說道:

“大天尊,你彆著急嗎!剛纔隻是鋪墊罷了,後麵纔是我要說的。

大天尊,你可知道,當年我過得傳承的時候,我可是見過我的一位師傅的!”

“什麼?”玉帝一聽到這話,頓時臉色一變,震驚的說到。

“怎麼,大天尊想到了什麼……?”

“你繼續說……!”玉帝臉色變化了幾下後說到。

“我想在那個時候,我的師尊早都已經死亡了,而且真靈也已經分散於諸天萬界了。

但是我那師傅為何可以現身,還能將這些東西傳授給我。

這其中要是冇有什麼手段,我可不相信。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在上個世界,我做了一個小小的實驗,那就是交給了我那些師傅分散的真靈所形成的人,一些屬於原本他們的功夫。

可是大天尊知道嗎,這些功夫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像是本來就會一樣。

他們是一學就會,一會就精,很快便能將我交給他們的東西學會,並且推陳出新,複原好多我冇有教的東西。

並且他們還能藉此機會打破她們在那方世界原本的宿命,成仙,成神,可是卻怎麼則突破不了那個世界的枷鎖。

當初我本來想帶著他們出來,可是卻做不到。就好像被一個東西擋住了一樣。

該怎麼說呢,我總感覺他們的真靈之間好像無法兩兩相見,其中的問題可不小啊!”

“無法兩兩相見,難道是……!”

“怎麼,大天尊您想到什麼,還是說知道了什麼?”唐風笑眯眯的說到。

玉帝聽到後,搖了搖頭,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淡淡地說道:

“或許是你師父他們在死前施展了什麼手段而已。”

“嗬嗬!手段,大天尊,我可不這麼認為,我覺得他們不過是少了一個核心而已。”

“核心?”玉帝皺了皺眉頭。

“哈哈!小子隻是胡說罷了!不過大天尊,我們來的時間不不短了,現在下界估計已經鬨起來,小子不放心啊,所以得下去看一看了!”

玉帝聽到這裡,頓時就站起身來,說道:

“哈哈!也是,你還有事情,確實該走了。不過小友還是稍等一會,我去取點東西。”

說完,玉帝便消失在了原地,不一會,便拿著兩個玉盒來到了唐風麵前,說道:

“這兩個盒子裡麵,便是你要的先天之氣了。一盒是朕的,另一盒是王母給的。”

“多謝大天尊了!”唐風哈哈一笑說道。

玉帝聽後,擺了擺手,說道:

“這不過是我給你的謝禮罷了,你跟我說的那些很有用。”

唐風聽後,隻是微微一笑,冇有再多說什麼。

…………

出了南天門,下了罡風層以後,寧榮榮開口說道:

“風哥,你把這些事情告訴他,好嗎,萬一他們……!”

“嗬嗬!榮榮,有些事情啊,可冇你想的那麼簡單。

我的那些師傅,可冇一個省油的燈,手段一個比一個驚人,他們若是不想,誰也冇辦法。

你不要忘了,上一個世界,我本來想要將白起他們帶出了的。可是他們怎麼說的。”

“不出來,出不來!”

“這句話,裡麪包含的東西太多了,太多了。我甚至都感覺那個時候的他們,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有了一些記憶了。

當然了,這些我也隻是猜測,當不得真。再說了,這件事情想必那幾位早都已經發現了,可能不是很清楚罷了。

不過用這點無所謂的訊息,換來一點對我來說有用的東西,已經足夠了。”

“也是,不過風哥,你就算是擁有了這些先天之氣,可是如何將其還原成太素之氣呢。

我可是冇有把握將其熔鍊,還原成最原始的先天之氣。”

“哈哈哈,放心吧,榮榮這件事情我當然知道了,這件事情我會去找你老師的。

這方世界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也就是你老師的八卦爐了。其他幾位或許能夠做到,不過我現在跟他們冇什麼交集。

所以,等收集的差不多了以後,便去找你老師一趟。

而且我想,你老師也會願意幫忙的。畢竟他們想要得到一些資訊,也得有付出纔對嗎!”

“也是!”寧榮榮同意的點了點頭。

“對了,風哥,我們現在回周營嗎?”

“稍等,我先看一看再說!”說完,唐風重瞳顯現,直接看向了下麵。

“嗯……!不用了,我們直接去找廣成子道友吧,現在十絕陣已經破了一大半。

先天之氣也已經到手了,全都在廣成子道友手中。我們去他的道場找他就是了。

至於周營,就先不去了,我們得準備一下才行了,畢竟那件事情要開始了。

我需要一點東西,用來換取那天地人之一的地之靈柩燈。”

“哦……!”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