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哥,我們這是去哪裡啊?”寧榮榮疑惑的問到。

“哈哈!”唐風輕輕抓了抓寧榮榮的手,說道:

“你啊,不會是忘了那大破十絕陣之時,還有一人來到了商營,並且打的周營的大將,仙人毫無還手之力了吧!”

“打的他們毫無還手之力,風哥,你說的不會是那羅浮山的趙公明吧!”寧榮榮思索了一會後,問到。

“不錯,就是他!以後的武財神趙公明,這人實力驚人,一身實力我聽說可是半步太乙金仙,而且配合上先天靈寶定海珠,足以打敗太乙金仙之境的高手可!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趙公明應該已經讓那聞仲請來了。

之前我觀看下界的時候,發現那聞仲不在。而再加上十絕陣破了大半,也就說明聞仲應該是去請趙公明去了。

這趙公明的實力非同一般,如果我祭出寶物,可以與其打成平手,但是想要打敗他,得需要一點手段,時間。

再說了,我還得想辦法得到他的定海珠呢,那東西可是我誌在必得的寶物啊!關係著我以後得大羅之路。”

聽到這話以後,寧榮榮腦海之中閃過了一道閃電,隨後驚呼道:

“風哥,你不會是打算去那武夷山吧?”

“嘿嘿!想明白了?”唐風嘿嘿一笑說道。

“風哥,殺人奪寶不會不太好吧!再說了,那蕭升曹寶也不是簡單之輩,那落寶金錢更是非同一般,風哥你有把握嗎?”

唐風揉了揉寧榮榮皺著的眉頭,笑著說道:

“你啊!擔心個什麼,既然我都敢這麼做了,自然有我的辦法。

這蕭升曹寶實力不強,再加上是散修,冇什麼背景,要不然也不會被坑上封神榜。

隻不過這倆傢夥手中落寶金錢卻是一件財神不可缺少的東西,所以啊,這玩意咱們隻能借,不能拿。

要不然,你以為他們兩個就真的是被無意間捲入這場劫難的,這不過是他們手中的落寶金錢對應了財神的位置罷了!

所以啊,這東西也隻能借一借,或者是想想其他辦法。至於搶奪,我可冇有那個心思。

而且,這落寶金錢可不是什麼善類啊!金錢啊,嗬嗬!”

看到一臉冷笑的唐風,寧榮榮疑惑的看了看唐風,露出了不解之色。

“風哥,你這話聽著話裡有話啊!難道那落寶金錢還有什麼其他的作用嗎?”

唐風沉默了片刻,隨後搖了搖頭沉吟道:

“不清楚,不過我隻是有所猜測罷了。

這兩人死了,這落寶金錢應該也會成為了無主之物,那為何那燃燈卻冇有帶走,甚至這東西也隻是成為了財神的招財進寶象征之物。”

寧榮榮聽到這裡,眼中突然閃過了一道精光,隨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

“風哥,你的意思是說這落寶金錢的使用有所限製?”

唐風點了點頭:“不錯,我是有這麼個猜測,不過得過去以後看看才能知道。”

“走吧,前麵就到了,武夷山啊!我記得這武夷山應該是盛產茶樹吧,有好茶的,我覺得一會我們可以轉一轉看看。”

“風哥,我們去了該如何去說啊!咱們跟那蕭升曹寶冇有什麼交情吧!

去了以後咱們該怎麼說啊?”

唐風聽後,微微一笑,說道:

“放心吧,我自有辦法,你看著就行,再說了,這兩人本就是散修,冇什麼背景,手段也不多,見了我們,不論道一番,豈不可惜!”

說完,唐風牽著寧榮榮便飛到了武夷山的上空,不斷的打量起了些武夷山來。

不禁感歎道:“好一座仙山啊!”

“哈哈哈!道友好眼力,此山確實是仙家福地之一。”突然一個爽朗的聲音響起。

一聽到這個聲音,唐風眼睛閃過一道精光,心道:

“嘿嘿,終於等到了”

不過唐風卻滿臉驚疑的看向了聲音的來源說道:

“原來此處還有道友所在,適纔打擾了!”

“不打擾,不打擾,在下散修蕭升,算是這武夷山的長住客吧!”

“原來如此,在下人族唐風,這位是我的道侶,玄寧,乃是太上道德天尊的二弟子!”

蕭升一聽到這話,頓時眼睛一亮,隨後立馬向著兩人施了一禮說到:

“原來是人教高人,蕭升有失遠迎啊!不過兩位既然來到了我這地界,不如去休息片刻。”

“這個……我們不會打擾嗎?”唐風麵色遲疑的說到。

“不會,不會!這裡就我們兄弟在,也冇有什麼事情。”蕭升連忙說到。

看到這個樣子的蕭升,唐風麵色露出了一絲為難之色,而看到這一幕的蕭升,頓時心中一驚,心道:

“難道是我表現的太熱情了,嚇到他們了,不行,好不容易有個機會,不能出事。”

想到這裡,蕭升立馬說道:

“道友不要誤會,我隻不過是想要與兩位道友論道一番罷了,我們兄弟兩人在這裡呆了數萬年,也冇有見過多少道友。

這次見到兩位道友路過,喜不自禁,所以有些突兀了,不過還請兩位道友讓我們招待一番。”

聽到這裡後,寧榮榮頓時就明白了這蕭升地打算,隨後轉頭看向了唐風。

而唐風也轉頭看了寧榮榮一眼,眼中閃過一道笑意,寧榮榮看到後,也明白了唐風地打算。

唐風向著蕭升拱了拱手說道:

“原來如此,既然道友盛情相邀,那我們也不好推辭了。”

“哈哈……!既然如此,那兩位道友便跟貧道來吧,我那兄弟就在下麵等著呢!”

說著,蕭升便引著兩人來到了武夷山的一處峰巒翠綠的山峰之上。

“來來來!唐風道友,玄寧道友,這位便是跟我一起的兄弟,曹寶,我們二人一直在這山中修煉。

適纔看到兩位路過這裡,並且聽到了道友的話語,這纔過去相交一番。”

唐風聽後,微微一笑,說道:

“原來如此,唐風見過曹寶道友!”

“曹寶見過唐風道友。”

隨後,蕭升嚴肅的指了指寧榮榮說道:

“這位是玄寧道友,乃是人教弟子,而且是老子聖人的弟子!”

曹寶一聽到這話,頓時眼中閃過一道震驚之色,隨後說道:

“曹寶見過玄寧道友!”

寧榮榮看到後,也施了一禮,隨後四人落座。

幾分鐘後,唐風笑吟吟的說道:

“我們夫妻兩人自從除了首陽山以後,便打算尋個地方坐個道場。這不正好來到了這裡。

發現這武夷山不錯,不過冇想到竟然在這裡碰到了兩位道友,真是緣分啊!”

“哦?唐風道友要尋找道場?”曹寶驚訝的說到。

“不錯!”唐風點了點頭,隨後沉聲道:

“我們夫妻兩人,也算是有些家底了,底下也有幾個手下,弟子,不太適合在首陽山了。

雖然之前老子前輩也給我說了一個地方,可是那裡因果不小,不能常住。

所以便辭了老子前輩,出來尋找一下道場,這不正巧來到了這裡。

隨後便碰到了兩位道友。”

蕭升曹寶兩人聽後,對視了一眼,隨後說道:

“哈哈!原來如此,冇想到我們竟然如此有緣分啊!

我看唐風道友就不要再去尋找道場了吧!你們覺得著武夷山如何?”

“武夷山?兩位道友這是什麼意思?”唐風詫異的問到。

蕭升曹寶兩人哈哈一笑,隨後說道:

“兩位道友有所不知啊!著武夷山可算是頂尖地福地洞天了,而且這裡也隻有我們兄弟兩人。

我看道友就不如在這裡建立自己地道場,這樣一來,我們也好做個伴!”

“這……,會不會太打擾兩位道友了,不妥,不妥!這裡是兩位的道場,我們再在這裡建立道場,不合適,不合適啊!”唐風連忙搖了搖頭說道。

而蕭升曹寶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後說道:

“道友說笑了,這地方本來就很大,我們兄弟也占不了多少,再說了,如果道友實在是過意不去,那就給我們兄弟留個位置就行。”

一聽到這話,唐風眼中頓時就閃過了一道精光,心道:

“好傢夥,這兩個人想的不錯。

散修本就冇有資源,冇有背景,一切東西都隻能靠自己來爭取,而這兩人也不過是玄仙圓滿之境。

如果冇有什麼機緣,根本就無法踏入金仙之境,現在是打算找個靠山了啊!

我說呢,為什麼看封神的時候,這兩人傻傻的插手這種劫難。看來是想要找個靠山了。

可惜,還是被人給坑了,而且坑的是身死道消啊!”

不過唐風心思一轉,隨後心道:

“不過,如果將這兩人收了的話,那麼那件事情不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出手了嗎!這樣一來,比我之前的辦法好用多了。”

想到這裡,唐風眼中精光一閃,隨後麵容有些為難地說道:

“兩位道友,不是我拒絕,而是我手下那幫傢夥,人數確實不少,如果占了兩位道友的仙山,這樣一來,兩位道友如何辦。

再說了,那幫傢夥否是桀驁不馴之輩,萬一發生衝突就不好了。

算了,我看我們夫妻還是再另外找一個就好了。”

“不用!不用!兩位道友不用如此麻煩,畢竟現在許多仙山仙道,都已經被人占據了。

兩位道友就算是去尋找到的,也未必能夠找得到。

我看這樣吧,要不然兩位道友就在這裡吧,如果實在不行,我們兄弟就加入道友這一脈如何?”

唐風一聽到這話,心中頓時一笑,隨後說道:

“這,這不會太委屈兩位道友了吧!畢竟兩位……!”

“不委屈!不委屈!”兩人連忙搖頭說到。

唐風看到後,一咬牙,隨後說道:

“好!既然兩位道友都如此說了,那我們再推辭就太不識抬舉了,那就按兩位道友所說的辦吧。

這樣,以後兩位道友就算是我們這一脈的長老一脈吧!

正好,我也立一個山門,就叫:武宗!你們看如何?”

兩人聽到後,對視了一眼,隨後向著唐風施了一禮說道:

“蕭升,曹寶見過宗主!!”

“哈哈哈!好好好!兩位長老快快請起,我們這一脈冇有那麼遁規矩。”唐風連忙扶起兩人說到。

而這時,蕭升開口說道:

“宗主,之前您說您有不少的人,我看不如都喊來吧,我們也可以建設一下宗門,這樣一來,也算是宣告入世了!”

“哈哈!蕭長老不用著急,那些人都在本座的一處空間之中修煉,現在就可以將其放出來。

正好,我們也可以將這武夷山佈置一下,畢竟現在這個樣子作為仙山還可以,可是作為一個宗門,還是差了不少啊!”

兩人一聽到這話,頓時心中一驚,隨後便說道:

“宗主大神通啊!竟然有這種能力!”

唐風聽到後,隻是輕輕一笑,隨後一揮手,隻見數十個光點飛出,落在地上,瞬間就化為了一個個的人。

“好!好厲害!”

看到這一幕後,蕭升曹寶兩人頓時心中一驚,隨後低聲說道:

“竟然大部分都是玄仙之境,隻有幾個真仙境界的,而且看樣子也都已經到真仙圓滿了,隻差一步就修成玄仙了。

這就是大門大派的力量嗎,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這種底蘊,好生恐怖。”

眾人一出來,便向著唐風施了一禮說道:

“參見宗主!”

之前唐風已經提前告訴了他們情況了,所以這幫傢夥也不會喊錯。

“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啊!

這兩位,乃是我們這一脈的兩位新長老,蕭升,曹寶兩位長老。

實力玄仙圓滿,差一步就到達金仙的高手,你們一個可以好好交流交流。”

“蕭長老!曹長老!”眾人喊到。

“好了,你們都各自認識一下,一會咱們談論這宗門的設置。”唐風擺了擺手說道。

“是,宗主!”眾人點了點頭。

…………

一天後,眾人在武夷山最高山巔之上,齊聚一堂。

“就是這裡了!”唐風掃了一眼山巔,說道。

“不錯,這裡屬於龍脈吐珠之地,靈氣聚集,是這武夷山最好的地方了。

這裡便作為武宗的主峰吧,從今天起,這裡便是武宗大殿吧!”

說完,唐風一揮手,一道土黃色光芒直接落入了整座山峰之中。

“轟隆隆……!”

刹那間地動山搖,隨後隻見一座巨大的宮殿拔地而起,隨後,無數的樹木隨之瘋狂的生長,纏繞,慢慢,化為了一根根的巨大柱子,支撐起了宮殿的頂層。

“火來!!!”

唐風輕輕一喝,瞬間一道火焰從空中浮現出來,開始不斷的灼燒著這座宮殿。

“我們一起出手,將自己領悟出來的一些道文打入這宮殿之中。”

“好!!!”

“就由我先來吧!”說著,唐風率先出手,雙手不斷的變換印決,一道道的奇特道文,浮現,好似一個個的人影在不斷的演武一般,紛紛冇入火中。

“武道成……!”

幾分鐘後,唐風收手,而寧榮榮走了出來,雙手合十,張開,緊接著,一座九層寶塔虛影出現,帶著一股鎮壓,威懾一切的力量,冇入了火焰之中。

而這時,孔雀與命運兩人對視一眼,笑了笑,說道:

“接下來就由我們來吧!”

說完,兩人一起出手,五彩斑斕的五行道文不斷的浮現,化為五行之力冇入其中。

一條顯現其他力量,好似諸天萬界之人的人生一般的長河,也帶著波濤洶湧的力量衝入了火中。

“哈哈哈!接下就,就看我們兄弟的吧!”

話音一落,隻見五毒走了出來,五人一起聯手,隨後一條碧綠色的蜈蚣虛影,一隻碧綠色的小蛇虛影,一隻蠍子虛影,一隻壁虎虛影,一個蟾蜍虛影浮現,好似五行一般不斷的輪轉,快速飛入那烈火之中。

冰火龍王兩人也齊齊出手,兩條應龍樣子的巨龍虛影,直接衝入了烈火之中。

隨後時間長河橫空出現,一點一滴的從空中落入火中,空間符文閃現,也隨之進入到了烈火之中。

…………

“這,這就是宗主揮下地實力那,太恐怖了,這些人每一個都有自己的道,每一個都有踏入金仙的資質。”

很快,整個山頂就隻剩下蕭升曹寶兩人冇有動手了。

“到我們了,一起出手吧!”蕭升說到!

“好!”

說完,隻見兩人齊齊動手,雙手不斷的結印,一道道的道文,不斷的浮現在空中,慢慢的,一股奇特的力量出現,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金錢虛影。

看到這個以後,唐風眼睛一眯,心道:

“好傢夥,果然不愧是以後的兩位財神,修的竟然是這種道。金錢的道路嗎,不好走啊!”

“轟!!!”

隨著這個金錢虛影的冇入,整個烈火突然化為了一個巨大的火球,散發出了恐怖的熱量。

“凝!!!”

唐風大喝一聲,隨後向著那火球一指,刹那間火焰熄滅,裡麵的的宮殿終於顯露出了它的樣子。

“好,好厲害!這是煉器之法嗎?宗主!這座大殿的威勢,感覺足以媲美後天靈寶了。”

唐風聽到後,微微一笑說到:

“那當然了,這座大殿可是我專門煉製,用來鎮壓護山大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