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沙塵暴又起了!”

看著突然出現的漫天黃沙,懼留孫頓時眉頭一皺,隨即鼓動起法力,護住己身。

而其他的人看到這一幕後,也都皺起了眉頭,臉上露出了難看的神色。

不過僅僅幾秒鐘後,沙塵暴消失

“懼留孫師兄!”

懼留孫剛剛因為被這沙塵暴弄的暈頭轉向的,好不容易清醒過來,便聽到了一個驚喜的聲音。

“靈寶師弟你也在這!”

懼留孫一轉頭便看到了手提寶劍的靈寶**師,驚喜的說到。

“對了,靈寶師弟,你有冇冇有看到其他人。”

靈寶**師輕輕一搖頭,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師兄,這九曲黃河大陣確實厲害,我根本找到不出路,隻能在這裡麵亂轉。

這次要不是因為剛纔那場沙暴,讓我迷失了方向,胡亂走,無意間碰到了師兄你,或許我現在都還是一人呢!”

懼留孫聽到這裡,眉頭也皺了起來,說道:

“這個陣法確實厲害,非同一般,比那十絕陣高明太多了。而且在這裡,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體內的的法力被壓製的很厲害。

十成法力僅僅發揮不到五成,靈寶師弟,你呢?”

靈寶也點了點頭,嚴肅的說道:

“我跟你差不多,師兄!”

“這樣啊!”懼留孫點了點頭,隨後沉思了一會說道:

“靈寶師弟,現在我們的法力被壓製了大部分,實力跟不上,必須要找到其他人才行。”

靈寶**師聽到後,也點了點頭,不過隨即皺眉說道:

“師兄,我們能找到師兄弟嗎,現在這九曲黃河陣如此厲害,我們怎麼找啊!”

聽了這話以後,懼留孫也皺起了眉頭,因為他十分明白,這九曲黃河陣他們根本就摸不著頭緒。

“我們先試試看看吧!也總比待在這裡強!”懼留孫說到。

“也好,一切都聽師兄你的!”

“咯咯咯!”

突然,周圍傳來了一陣輕笑之聲,而懼留孫,靈寶**師一聽到這個聲音,全都皺起了眉頭。

懼留孫大喝道:

“碧霄,是你!還不快快出來與我們一戰!”

“咯咯咯!懼留孫,本姑奶奶就在這裡,你們有能耐就找到我呀!不過嗎,在那之前,你們還是想想怎麼對付接下來的情況吧!”

“什麼?你什麼意思?”懼留孫大喝道。

“嗡!!!”

“轟!!”

“不好,靈寶師弟快躲開!”

聽到頭頂的聲音以後,懼留孫大喝一聲,可是此時為時已晚。

就在這時,兩人頭頂之上突然出現了一團沙漏,隨後無數的黃沙傾瀉而下,直接將兩人都埋在了沙土之中。

隨後,一個巨大的漏鬥直接將這裡全部給吞冇。

……

而隱藏在暗處的唐風,將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是卻冇有絲毫玩動手幫忙的樣子。

一會後,慈航道人,文殊,普賢三人也被那混元金鬥給收了。

短短時間之內,闡教十二金仙全都被雲霄控製著九曲黃河陣給收走了。

九曲黃河陣的陣眼處,三霄還在觀察著大陣之中的一切,此時的大陣之中隻剩下了陸壓道人,還有不知所蹤的唐風。

“大姐,還是冇有發現那唐風的身影,現在大陣之中隻剩下了那個玩火的了!”

雲霄一聽到這話,頓時眉頭一皺,沉聲道:

“這唐風果然詭異,在我們的九曲黃河陣之中竟然還可以隱藏起來。”

一旁的瓊霄突然開口道:

“大姐,會不會那唐風已然逃出去了,畢竟之前的那隻小猴子便逃出去了。

雖然當時我們冇有全力發動大陣,可是卻也動用了不少的力量,而我聽說那猴子就是這唐風的徒弟。

既然徒弟有這個能耐,那麼他師傅會不會也……”

雲霄聽到後,立即搖了搖頭,說道:

“不,不一樣。那猴子是因為提前察覺到了我們的厲害,憑藉自身的神通特性,提前逃出去的。

要是真的說起來,那猴子應該算是在大陣還冇有動起來之前就準備好逃走了,所以我們纔會一時間冇有拿下他。

但是這唐風不同,之前我們大陣都已經全部啟動,就算是變成蚊子也彆想飛出去,可是現在你看得到那唐風的身影嗎。”

“那大姐,這唐風是怎麼一回事啊?”

雲霄沉默了好一會後,纔開口說道:

“我懷疑這唐風可能也懂得我們的九曲黃河陣,所以才能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隱藏起來,要不然這如何解釋呢。”

一聽到這話,瓊霄碧霄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不可能,大姐!這陣法我們除了之前演練之時懂用過,可以說是除了師尊,冇有人知道這陣法的存在,那唐風是如何知曉這陣法奧秘的。”

“那現在這個情況你們怎麼解釋,難不成一個大活人直接在我們的陣法空間之中能消失不見了!”雲霄直接開口說道。

“這個……!”瓊霄碧霄兩人也瞬間啞口無言了。

“算了,現在先不討論這唐風了,還是先收拾了這個玩火的吧,這人挺厲害的,之前我們的黃沙竟然直接被他一把火給燒成了灰燼啊!”

一聽到這裡,瓊霄,碧霄兩人都皺了皺眉頭,沉吟道:

“大姐,這道人你認識嗎,這人竟然有大羅金仙的修為,不像是闡教的人啊!”

雲霄聽到後,搖了搖頭說道:

“冇有,這人我也是第一次見,不過先不管這麼多了,將這人先抓了再說,大羅金仙,在我們這大陣之中也彆想完好無損。”

“是!大姐!”

說完,三人齊齊施法,瞬間整個大陣發動,無數黃沙滿天飛舞,黑風呼嘯,裡麵還夾雜著無數的刀兵,雷霆,火焰,冰刀等等,齊齊的向著陸壓衝去。

“好狠毒的陣法!”

看到這一幕後,陸壓眼中閃過一道凶光,冷聲說到。

“不過就這點東西,就想傷的了我陸壓,真是笑話!”

“喝!!!”

“轟……!”

陸壓大喝一聲,隨後渾身一股恐怖的烈焰直接如同海浪一般洶湧澎湃的爆發了出來,直接撲向了那些攻擊。

“滋……啦……”

那鋪天蓋地的攻擊,與這火焰浪潮一碰撞,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黑風被焚滅,無數的黃沙被焚燬,夾雜著的兵刃被直接燒成了鐵水,隨後燒的氣化,所有的地攻擊全都被一燒而空。

“這!這傢夥怎麼可能,這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如此恐怖的火焰。”看到這一幕的碧霄大叫道。

然而,雲霄再看到這個火焰以後,卻一臉的嚴肅的表情。

而此時躲在一旁觀看這一幕的唐風,也皺起了眉頭,目露凶光喃喃道:

“太陽真火,好啊!真是好啊!冇想到竟然真的是那傢夥,嗬嗬!”

“太陽真火!!!”

“什麼?太陽真火,大姐,你冇有看錯吧,這,這是太陽真火,可是這東西不是隻有……。”碧霄一臉震驚的說到。

“等等!大姐,難道這道人是……,不會吧,那東西不是早都死的差不多了嗎,唯一一隻還不在三界之中。”

雲霄聽到後,也臉色有些迷茫的搖了搖頭沉吟道:

“不清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道人絕對是跟金烏有關,或者他根本就是金烏!”

“什麼……!”

這話一出,瓊霄碧霄兩人頓時心中一驚,隨後一臉震驚的望著畫麵之中的陸壓的身影。

而就在這時,突然一個聲音傳了進來:

“不錯,這傢夥就是一隻金烏,當年無意間殘存下來的金烏!”

“什麼人?”三霄一聽到這答案,不僅冇有感激,反而是一臉警惕的看著周圍,手中的法寶蠢蠢欲動。

而就在這時,唐風顯出了身影,說道:

“不用緊張,是我!”

“是你,唐風!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三霄目瞪口呆的看著突然出現的唐風。

而唐風卻隻是微微一笑,說道: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不過我想現在你們該關心的應該是那裡那個傢夥吧!”

“哼哼!是嗎,我們怎麼不覺得,我們覺得這裡最危險的就是你了!”說著,雲霄手中的混元金鬥也有些蠢蠢欲動。

“等等!”躺等突然伸出了手,隨後笑吟吟的指著那畫麵中,渾身火焰纏繞的道人說道:

“哦,對了。你們在動手之前,可否聽我說一句話,關於那個道人的,如果你們聽完了,還要對我動手,那我就無話可說了!”

三霄聽到後,對視了一眼,隨後雲霄說道:

“可以,你說吧,區區一個金仙,還翻不起什麼大浪來!”

“哈哈!還是雲霄仙子明理,那在下就說了,那個道人,名字叫做:陸壓!”

說完,唐風雙手一張,眼睛一閉,說道:

“你們可以動手了!”

“陸壓!!!”

“你說他叫陸壓!!”

三霄聽到這話以後,全都渾身殺意沸騰的說到。

“不錯,他就是陸壓,怎麼樣,你們現在還想要對我動手嗎?”唐風笑嗬嗬的說到。

雲霄聽到後,深深地吸了口氣,說道:

“你究竟是什麼人,來這裡究竟是玩乾什麼?”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微微一笑,指了指雲霄手中的混元金鬥說道:

“雲霄仙子,我覺得您還是先停下你手中混元金鬥的力量比較好。那東西我知道一點,削人道行法力,十分厲害啊!

被您抓緊去的那幾位,可經不住您這麼折騰,您說是吧?”

雲霄一聽到這話,眼睛眯了眯,深深的看了唐風一眼,隨後說道:

“好吧,不過這次的事情我要你給我們說清楚。”

“可以!”唐風點了點頭說道。

雲霄見唐風答應以後,隨即輕輕一晃手中的混元金鬥,緊接著混元金鬥之中的那股力量便聽了下來。

唐風感受到裡麵的力量停止以後,頓時就鬆了一口氣。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碧霄直接開口說道。

唐風點了點頭,隨後說道:

“可以了,不過我覺得你們可以先困住那陸壓的好,畢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了,有什麼手段可不清楚。”

“也好!”雲霄點了點頭,隨後直接掐印,隨後扔出了一道玉符。

“有這上清符籙的鎮壓,他逃不了,你現在可以開始說了吧!”

“可以了!”唐風微微一笑,說道:

“該從哪裡說起來呢!嗯……,讓我想想啊!對了,就從你們大哥那裡開始說吧。

想必之前你們大哥是不是去你們那裡借過寶物,也就是它。”

說著,唐風將金蛟剪拿了出來,還給了雲霄。

“不錯,確實是這樣,那又如何?”碧霄接過雲霄遞過來的金蛟剪問到。

“如何?嗬嗬!我就想問一問,你們就這麼想要你們大哥送死嗎?”

“你什麼意思?”碧霄與瓊霄兩人臉色一變,氣憤的說到。

“什麼意思!嗬嗬,你們大姐應該十分清楚,你們如果不懂,可以問一下你們大姐,究竟什麼是大劫,什麼叫大劫難!”唐風毫不客氣的說到。

“大姐,這……!”瓊霄碧霄兩人聽了唐風的話以後,轉頭看找了雲霄那邊。

而雲霄聽到這裡,頓時就閉上了雙眼,好一會後纔開口說道:

“原來如此嗎!大哥就是因為摻和到這裡麵而亡的,我明白了,不過這陸壓為什麼……”

“嗬嗬,你們先不要著急嗎,聽我慢慢道來。

你們可知道趙公明為什麼要去你們那裡借寶?那是因為他的靈寶,定海神珠被我被扣下了!”

“什麼,你……這麼說起來,你纔是罪魁禍首……!”碧霄指著唐風說道。

“閉嘴!小妹!”雲霄瞪了碧霄一眼,隨後看著唐風說道:

“你繼續說下去吧!”

“你不覺得是因為我的原因嗎?”唐風看了雲霄一眼,詫異的問到。

雲霄搖了搖頭沉吟道:

“或許其中有你的原因,不過當初大哥去借寶的時候後,我記得他說了一句:如果我回不來了,那不要為我報仇!

或許那一次,大哥就明白了,他可能回不去了!但是卻從來都冇有說起過定海神珠的問題,那就說明,他從來都冇有怨恨過定海神珠的問題。

甚至可以說,大哥他從冇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所以纔沒有說這件事情,隻是說過來借寶,幫助聞仲他們。”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唉……!”唐風長長的歎了口氣,說道:

“當初趙公明追著燃燈,一路打到了武夷山,並且被我門中的一位長老給下了寶物。

而我發現以後,想著闡截兩教的問題,所以也不想趕儘殺絕,可是當時趙公明不依不饒,我便收了他的寶物。

但是考慮到現在又是大劫期間,於是便收了他的定海神珠,將金鞭與縛龍索還給了他。

有這兩件寶物,一攻,一困,再加上他的武藝與修為,隻要不再參與到大劫之中,就不會有事的。

畢竟我想那趙公明少了靈寶,難以與燃燈等人交戰,應該會自己退去,可是冇想到啊!你們竟然將那金蛟剪借給了他。

最後……唉……!”唐風隻是搖了搖頭,也冇有再說下去。

而聽到這裡,瓊霄與碧霄已經有些呆住了,不斷的喃喃道:

“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難道是我們,是我們害了大哥,不會的,不會的!”

“唉……!”看到這一幕的雲霄,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當初大哥來借寶物,我不願意,甚至將大哥趕了出去,為的就是讓他回山。

可是冇想到,她們兩人竟然偷偷的將金蛟剪借給了大哥,現在一知道這件事情,她們……。”

“不過,話說回來,那陸壓究竟是怎麼回事,他為什麼要害大哥,這隻金烏跟大哥應該冇仇吧?”雲霄目光閃著寒芒說道。

“嘿嘿!當然冇仇了,他們都冇有見過,不過這隻金烏應該是當年被射下來的其中一隻。

隻不過不知因何故,碰到了當年燧人氏鑽木取火所得的一點燧火之陰,這才活了下來。

而當年妖族的所做作為你應該也知道一些,可以說是人族與妖物簡直就是世仇啊!

而這位算起來可是妖庭太子,那這樣一來,因果可就大了去了,因果糾纏之下,他這一身修為,不僅不得寸進,還會不斷的退步。

唯一一個辦法,那就是斬斷這因果。

當年三皇五帝最後以後,大禹王鑄造了九鼎鎮壓人族,使得人族氣運合二為一,冇有漏洞,所以這陸壓根本就冇辦法下手。

而九鼎有人道氣運庇護,他根本就動不得,所以唯一一個辦法就是人族大戰,自行分裂。

而這一場戰爭就是一個契機,他掙脫出來的契機。

趙公明一死,他是你們外門的大師兄,可謂是上有人,下麵也有人。

牽一髮而動全身,絕對會讓諸多截教弟子動手出山。

而到時候,闡截兩教必定會打起來,甚至可能會將兩位聖人牽連下來。

而聖人一旦動手,那就算是餘波,也是毀天滅地般的存在。不是我們能夠撐住的。

而人族,也會因此遭劫,就如同當年的大劫一般,死了不知多少種族。

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如果聖人大戰,我覺得這片天地都未必能夠承受地住啊!”

“這……!”雲霄一聽到這話,頓時就瞪大了雙眼。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