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太可能吧!聖人大戰,這可是自從聖人現世以後從未出現過的。”雲霄訕訕笑道。

“嗬嗬!不可能,是雲霄仙子你想多了吧,聖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

隻不過他們可以很好的壓製自己的情緒罷了,就如同你們與凡人想比一般。

聖人說起來,也不過是比你們可以更好地壓製自己的情緒。

但是呢,你不要忘了,正所謂龍有逆鱗觸之必怒,聖人也是有逆鱗的。”

“這……可是……這跟陸壓做的事情冇有關係吧!”雲霄疑惑的說道。

畢竟闡截兩教曆來不合,經常打架也是常有的事情,就算是這次打的有點厲害。可是對於兩教的教主來說,也算不了什麼。畢竟兩人也是兄弟啊!

而唐風好像看出了雲霄的想法一般,似笑非笑的說道:

“你不會真的覺得元始天尊與你們通天教主的關係很好吧!

彆開玩笑了,他們兩人的道,簡直就如同冷與熱,水與火一般。是兩個極端。

闡教講究順應天意,截教講究擷取一線勝利,總的來說就是逆流之中尋找出路,也就是逆天而行。”

“可是,可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畢竟老師與二師伯他雖然關係不好,可是也冇有動過手吧!”雲霄連忙搖頭說道。

“唉!那是你不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不想動手就可以不用動手的。

兩人傳下的教派,起了爭端,這就涉及到了道統問題了,這對於聖人來說,那就不一樣了,道統問題可大可小,我就不多說了。

而現在大陸之上,截教勢大,而你們師尊,又持有誅仙劍陣,而且還擅長殺伐,太過了。

如果是平時還好,可是你們一旦出事,必然會在截教內部引起公憤,隨後也會有人來為你們報仇。

互相牽扯之下,這個雪球會越滾越大,最後大到你們都難以控製地局麵。

到了那個時候,聖人,嗬嗬!”

聽到這裡,雲霄的額頭之聲冷汗直冒,一臉驚恐的看著被大陣困住的陸壓,說道:

“唐……唐風,你,你真的確定這陸壓有這種能耐?”

“嗬嗬!陸壓!”唐風冷笑了一聲,隨後說道:

“他有什麼能耐啊!隻不過他背後那人的能耐有些大罷了!”

說道這裡,唐風的心中想起了有關於西遊之時,烏巢禪師的情況。

烏巢禪師就是陸壓,也就是說,陸壓已經與西方聯絡上了,或許封神之中,陸壓的一些手段就是西方在出謀劃策。

想到這裡以後,唐風眯了眯眼睛,沉默了片刻後說道:

“你現在有決定?”

雲霄聽到這裡,此時的心情已經靜了下來,說道:

“我想要知道,你究竟為什麼要幫助我們,或者說是幫助我們兩教!這樣對於你這樣的散修來說應該冇有什麼好處可拿吧!”

唐風聽到這裡,沉默了一會,說道:

“我嗎,是人族,所得的傳承也是人族大能的傳承。

這陸壓為了擺脫因果糾纏,想要做的事情,對於人族來說危害太大了。”

唐風心中不斷的想起了從古到後世的情況,在商朝之前,人族以人皇,人王為尊,隻要有王在,人族氣運凝聚,就算是神仙妖魔都難以侵犯人族。

但是自從封神一戰以後,西周開始,王便開始了所謂天子的稱呼,為了鞏固皇權,並且開啟了一道大門。

從那以後,人族的力量便開始不斷的衰弱,到了後來,人王化為了所謂的皇帝,當時卻冇有真正地做到皇與帝的能力,讓人族獨立起來。

並且還逐漸開始了信仰神,仙,妖,魔等等等等,最後還弄出來了一個君權神授,簡直就是貽笑大方。

想到這些,唐風眯了眯眼睛,沉聲道:

“人族,當自強不息,我不想人族成為某些人可以肆意擺弄的玩具。”

“這樣嗎?”雲霄深深地看了唐風一眼,眼中露出了驚訝之色。

而唐風卻是微微一笑,說道:

“我這雙眼睛可以看到命運!當然了,也是有些代價的。”

說完,唐風便直接閉口不言了。而雲霄聽到這裡,若有所思的看了唐風一眼。

隨後問道:“那麼你打算怎麼做呢?唐風道友!”

唐風聽到後,微微一笑,沉吟道:

“嗬嗬!怎麼做!這不都看雲霄仙子你們的嗎,是打,是放,還不是你們一句話嗎。

畢竟這次事情的根本原因在於趙公明,而現在元凶就在你們的大陣之中,所以……,這一切不都看你們的了!”

雲霄聽到這話,沉默了片刻,說道:

“還請給我們一點時間,我們姐妹需要商量一下,畢竟她們……。”

唐風笑笑說道:“我明白,雲霄仙子請便,我可以在這裡等著!”

“多謝!”雲霄點了點頭,隨後邊帶著瓊霄碧霄兩人去到了遠處。

而唐風看到這一幕後,隻是微微一笑,隨後便閉上了雙眼,在原地開始打坐。

…………

很快,一炷香的時間便過去了,三霄則重新來到了唐風旁邊。

而唐風也睜開了雙眼,笑吟吟的看著雲霄三人,等著她說話。

“唐風道友,闡教的那些人,我們可以放過他們,甚至出去以後,我們也會撤除陣法,回三仙島。

但是,我們有個條件,那就是陸壓,他必須死!”

“哈哈哈!哈哈哈!”

唐風哈哈大笑一聲,隨後直接說道:

“好說,好說!這個傢夥,我也不想讓他活著啊!畢竟這傢夥,可不是什麼好人啊!”

雲霄聽到這裡,頓時就鬆了一口氣,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畢竟現在我們也不想與你們為敵。而且闡教那邊……”

唐風聽後,笑著點了點頭說道:

“這邊我可以幫你們處理了,不過這陸壓你們打算怎麼辦,現在這傢夥可不簡單。

不說他大羅的修為,就算是本身的神通,再配合上因為意外獲得的燧火,隻要一出大陣,便難以抓住了。

而且這傢夥的手中還有一件專門斬殺元神的靈寶,乃是先天殺戮之寶,是當年妖庭妖帝留下的寶物之一。

威力不小,就算是大羅金仙被他定住,也逃不過這一斬啊!”

“這麼厲害!”雲霄也皺起了眉頭。

“那當然了,這斬仙飛刀可不簡單,乃是一株先天葫蘆藤所結的線條葫蘆。

裡麵蘊含先天之力,被當年的妖皇妖帝所得,配合加上一縷先天殺氣,煉製而成。

可以說是十分的厲害,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這斬仙飛刀雖然厲害可是也能輕易動用,可以算是這傢夥的底牌之一。

不過嘛,雲霄仙子的混元金鬥,號稱可以收儘天下靈寶,我估計也斬仙飛刀也逃脫不了,所以正好是它的剋星。

而你們手中的金蛟剪,乃是通天聖人所煉,所用的材料也非同一般,先天而生的陰陽蛟龍,更是殺戮無數,所以纔會擁有如此的殺伐之力。

我估計也可以擋住那斬仙飛刀的鋒芒。”

“既然如此,那就好辦了,一會就由我來掌控混元金鬥與那陸壓交戰。

二妹你來控製九曲黃河陣,三妹你來施展金蛟剪。

記住,二妹你隻需要控製住那陸壓,彆讓他逃了就可以了,三妹,你看準時機,看看能否直接破了這陸壓的肉身!”

“好的,大姐!”兩人一起回答道。

而就在這時,唐風突然開口說道:

“我也跟你們走一趟吧,畢竟這次的事情我也有些責任。”

“這……”

聽到這裡,雲霄有些為難的看了唐風一眼,畢竟唐風雖然看起來戰力極強,可是說到底也不過是一金仙罷了。

對上大羅金仙,估計一招也過不去,就會被直接斬殺的!就算是身為太乙之境的瓊霄碧霄,也不過是在一旁輔助罷了。

而唐風看到雲霄的樣子後,微微一笑,說道:

“我知道你們擔心什麼,不過放心吧。我自然有保命的法子,大羅金仙還打不破我的防禦,要不然我也不會參與到你們的戰鬥之中。

畢竟雲霄仙子可也是一位大羅金仙啊!實力之強,我可不是一合之敵,不過既然我敢來,那我自然有保命之招。

再說了,或許我還可以幫到你們呢!”

“好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不好再推辭了,到時候你自己小心吧!”

“我省的!”唐風點了點頭。

“二妹,開始吧!”雲霄衝著瓊霄點了點頭。

“好!大姐,三妹,你們自己小心了!”瓊霄點了點頭,隨後一揮手中帆,瞬間時空變換,唐風三人直接來到了陸壓的上空。

而一來到這裡,唐風直接隱匿了身影,消失在了三人中間。

“咦?好厲害的隱匿之術!”看到這一幕後,雲霄與碧霄心中震驚的說道。

畢竟直接從一個大羅,一個太乙之境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兩人還一點氣息都察覺不到,這種手段實在是厲害啊!

不過此時的雲霄也冇有心思去管唐風的事情,反而一臉殺氣騰騰的看著陸壓說道:

“陸壓道人,你了識得我們姐妹?”

陸壓此時也已經發現了兩人的蹤跡,笑著說道:

“你們便是三霄之中的兩位了吧!不知是那兩位呢?”

碧霄的脾氣最為火爆,也藏不住事情,直接開口說道:

“陸壓,你為什麼暗害我大哥?”

陸壓聽到後,微微一笑,直接說道:

“道友哪裡的話,貧道哪裡暗害你們大哥了,貧道不過是順應天意罷了。

畢竟鳳鳴西岐,西岐代商已是不爭的事實,可是你們大哥還是逆天行事,所以才遭了劫難,與我何乾。

而且出手的也是薑子牙,關我陸壓何事!”

“你……!”聽到這話後,碧霄氣的指著陸壓說不出話來。

而一旁的雲霄卻用手按住了碧霄的肩膀,搖了搖頭沉吟道:

“現在說這些已經冇用了,我們要做的,隻能是為大哥報仇了!”

碧霄聽到這話以後,狠狠的瞪了陸壓一眼,說道:

“你就等死吧!!!”

說完,碧霄直接拿出了金蛟剪,躲到了一旁。

而陸壓看到這一幕後,頓時眼神一凝,畢竟金蛟剪的威力他十分的清楚,殺戮之寶,威力太大。

“陸壓,受死吧!”

“轟隆!!!”

隻見空中一朵由白雲聚集而成的巨大掌印,狠狠地向著陸壓拍了過去。

“大羅金仙,好資質啊!”陸壓看到雲霄的修為以後,感歎了一句,隨後渾身火焰暴漲。

刹那間便化為了一團巨大的火焰,緊接著,無數的火焰飛出,或掌,或指,或拳,密密麻麻的打向了空中的雲掌。

“砰!砰砰!砰……!”

“嘩啦!!”

在陸壓無數的火焰攻擊之下,雲掌僅僅堅持了幾秒的時間,便直接被火焰打的支離破碎。

而雲霄看到後,也冇有在意,畢竟一個大羅金仙,如果這麼容易就被收拾了,那才讓人意外呢。

隻見雲霄右手伸出,手呈劍指狀,直接一指點向了陸壓。

“轟隆隆~!”

而隨著雲霄的動手,一個巨大的虛影,也隨之出現,跟隨著雲霄的動作,看似緩慢卻十分快速的點向了陸壓。

“大羅雲指!大姐竟然動用可這種招數,這陸壓竟然有這麼厲害!”一旁的碧霄看到後,驚呼道。

“大羅雲指!是什麼神通?”唐風的聲音突然從雲霄的耳邊出現。

“你,你是唐風?”雲霄驚訝的說到。

“是我,對了,你說的這大羅雲指是什麼神通?”

碧霄一聽到這話,頓時自豪的說道:

“這大羅雲指可是大姐開發出來的神通,威力極大,而且是根據自身開發出來的神通。

聚散由心,有形無質,看似輕似鴻毛,卻重如泰山。

當年大姐一指之下,直接打穿了一座大型有些陣法加持的島嶼,並且剩餘的勁力直接打穿了大海,留下了一道深深地直通海底的隧道。”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心中一驚,道:

“好厲害的神通,一指一破海嗎,在這種密度如此大的世界,竟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這神通果然非同一般啊!”

“哈哈!好神通!”陸壓看到這一幕後,頓時哈哈一笑,說道:

“你果然厲害,三教之中,我看屬你第一啊!”

而雲霄聽到這話以後,卻微微一笑說道:

“嗬嗬!你這挑撥離間的招數用的不錯,可惜啊,你不知道,不要說我們截教之中的大師兄,一身大羅金仙後期之境,甚至已經半步腳邁入了圓滿。

就是人教的大師兄玄都**師一身修為更是深不可測,就算是我也看不透啊!

不過這些對你來說也都冇用了,受死吧!”

“轟……!”

話音一落,雲霄狠狠的向著陸壓所在的地方點了下去。

“哢!哢哢!轟隆……!”

隻聽那裡周圍的空間吱呀作響,好似要破碎了一般,爆炸聲此起彼伏,無數黃沙漫天飛舞。

其中還夾雜著無數的火焰在空中飛舞。

而唐風一看到這一幕,頓時重瞳出現,瞬間便看透了一切。

在唐風的眼中,那本來已經被雲霄一指點碎的陸壓,此時卻渾身生機盎然,那四散的火焰之上,充滿了陸壓的氣息。

“咦?不對啊,這金烏應該冇有這種神通纔對,不對,有問題,著陸壓有問題!”

隨即,唐風直接傳通道:

“雲霄道友小心,著陸壓冇有事情,甚至可能冇有受傷!”

“什麼?”雲霄一聽到這話,頓時心中一驚。

隨即一揮衣袖,瞬間將所有的風沙消除,露出了裡麵的情況,隻見那巨大的坑洞裡麵。

一團團的火焰,不斷的在裡麵飛舞,凝聚,慢慢的,形成了陸壓的樣子。

而此時的陸壓,一身氣息卻冇有絲毫的下降。

看到這一幕後,雲霄頓時目光一凝,心道:

“這陸壓,果然奇怪,這不像是金烏的能耐啊!”

而此時的陸壓,卻一臉鐵青的看著雲霄,說道:

“雲霄小兒,貧道本來不願意與你們為敵,所以才處處忍讓,你們既然苦苦相逼,那就不要怪貧道下狠手了!”

說完,陸壓一拍頭頂,瞬間一個紅皮葫蘆出現在了頭頂。陸壓揭開葫蘆蓋,麵一道白光如線,起在空中;現出七寸五分,橫在白光頂上,有眼有翅。

“寶貝請轉身!”

“不好!斬仙飛刀,雲霄仙子,快用混元金鬥!”

唐風看到這一幕後,立即說道。而雲霄此時也感受到了危險,隨即手一翻,隨後混元金鬥出現在了手中。

“去!!”

瞬間,混元金鬥直接迎上了那斬仙飛刀的白光。

“鏘!!!”

“哢嚓!!”

之聲一聲清脆的響聲,隨後白光破碎,混元金鬥之上也出現了一道深深地刀痕。

“什麼?怎麼會……!”

看到這一幕的雲霄與陸壓兩人全都一臉難以置信的說到。

而此時躲在暗處的唐風突然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說道:

“碧霄仙子,快,動手!!”

碧霄一聽到這話,頓時心中一驚,隨後從震驚之中清醒了過來,隨後二話不說,直接拋出了金蛟剪。

“昂!!!”

金蛟剪瞬間就化為了兩條蛟龍,呈剪刀狀,飛速向著陸壓剪去。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