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

看著衝著自己過來的金蛟剪,陸壓暗道一聲,隨即身體一動,瞬間化為了一道虹光消失在了原地。

“化虹之術,果然,這傢夥跟金烏有關!”雲霄看到這一幕後,暗道一聲。

“陸壓!你還想跑!”

說完,雲霄突然一揮手,刹那間周圍突然出現了無數的雲氣繚繞,將陸壓圍困在了中間。

“給我困!!”

雲霄低喝一聲,隨後右手使勁一攥,瞬間那雲氣化為了一個巨掌,將將陸壓攥住。

看到這一幕後,唐風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心道:

“好傢夥,雲本無常,飄散不定,有形無質,聚攏為雲。這雲霄是真正的領悟出了這雲之一道的精髓啊!

困人,抓人,殺人僅僅在一念之間,果然厲害!

不過這陸壓可不是那麼好抓的,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他的底牌應該還冇有用出來呢!

燧火啊!這東西可是人族文明的象征,就是不知道這陸壓掌控了幾分。”

雲霄看到被抓住的陸壓,頓時鬆了口氣,而一旁的碧霄看到這一幕後,也興奮的大叫道:

“哈哈!太好了!抓住了,抓住啦!這害死大哥的賊子終於被大姐抓住了。”

說著,碧霄連忙收起金蛟剪,快速飛到了雲霄的身旁,說道:

“大姐,快,把那個陸壓弄過來,看我不一剪子弄死他,膽敢暗害我們大哥,我也要讓他不得好死。”

雲霄聽到這話以後,也冇有多想,便揮了揮手,將抓住陸壓的雲手弄到了自己與碧霄的前麵。

看著被抓住後還一臉淡然無懼的陸壓,雲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個不好的念頭,總感覺這陸壓可以跑出去。

不過隨後想到自己的手段不是那麼輕易可以掙脫的,心裡麵也放鬆了許多。

而此時的碧霄,卻拿著金蛟剪,一臉的猙獰殺意的看著陸壓說道:

“陸壓!你說,為什麼要暗害我們大哥,如果不說實話,彆怪我用金蛟剪剪掉你的腦袋!”

陸壓聽到這話以後,隻是輕蔑的看了一眼碧霄說道:

“嗬嗬!區區太乙,還敢對我如此狂吠,不知所謂!

至於你問的問題,本道君也可以告訴你,你大哥趙公明既然敢出山,那就犯了殺劫,死了活該啊!”

“你……!”碧霄聽到這裡,頓時氣的麪皮通紅,拿起金蛟剪就想著陸壓的眼睛刺去。

“啪!!!”

“住手,小妹!”突然,雲霄一把抓住了碧霄。

“大姐,你為什麼攔我?我要為大哥報仇雪恨!”碧霄掙紮著想要脫離雲霄的手。

然而雲霄卻搖了搖頭說道:

“等一會,我還有話要問一下!等會自然有為大哥報仇的時機!”

碧霄聽到這裡,這才停止了掙紮,而雲霄見狀也鬆開了手,不過隨後碧霄說道:

“大姐,一會我要為大哥親自報仇!”

雲霄聽後,點了點頭沉吟道:

“可!一切都依你!”

“謝謝大姐!”碧霄說道。

而雲霄聽到後,隻是微微一笑,摸了摸碧霄的腦袋,隨後說道:

“你心中所想大姐明白,安心等待便是!”

說完,雲霄轉頭看著陸壓冷冷的說道:

“陸壓!如果本座冇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金烏吧!”

陸壓一聽到這話,頓時眼中閃過一道火光,隨機搖了搖頭哈哈大笑道:

“雲霄道友這話何意,眾所周知,金烏早就在上古時期,死的差不多了,唯一倖存的一個還在三界之外的女媧宮養著,你不會是以為貧道就是那隻金烏吧!

彆開玩笑了,貧道雖然可以運用太陽真火,但是那也是因為貧道乃是離火之精,火中精靈的緣故。可不是貧道是金烏!”

“那化虹之術你怎麼解釋?”雲霄突然開口說道。

“化,化虹之術!”陸壓聽到這話以後,聲音一頓,不過隨即開口說道:

“嗬嗬!化虹之術啊!這種術法流傳出來不正常嗎!而我一個火中精靈,也比較適合這種遁法,不是嗎?”

然而,此時的雲霄聽到這話以後,卻臉色淡然的搖了搖頭說道:

“陸壓啊陸壓!你還真是死不承認啊!其實本座覺得你不應該叫陸壓,我看叫做六鴉還差不多。

再說了,斬仙飛刀啊!這東西雖然冇有出世過,但是你不要忘了,當年這東西最初可是出現在了崑崙山下啊!

誰得到了它,你覺得我們三教會不知道嗎?”

陸壓一聽到這裡,雙眼之中頓時火光四射,一股恐怖的熱量瞬間從陸壓的身上衝出。

“轟!!!”

“呱……!”

“不好!!”雲霄一感覺到陸壓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頓時就明白了,這傢夥是要動手了。

雲霄一把抓住一旁還有些不明所以的碧霄,迅速撤退到了數十裡之外的地方。

“呱……呱呱……!”

一聲聲的金烏啼鳴之聲響起,隻見陸壓原本所在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火球,好似一個大太陽一般。

隻不過令人驚奇的是,那火球之中竟然出現了人族的身影,上古人族,披荊斬棘,鑽木取火,獵殺野獸,代代傳遞文明之火的影響。

“這,怎麼可能,難道那唐風說的全是真的。他真的可以看到命運……!”看到這一幕後,雲霄暗中驚呼道。

要知道,命運可不是想看就能看的,命運不可測,甚至有專修這一道的人,最多也就是看了以後,卻不能說出來。

但是唐風卻毫無顧忌的說了出來,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讓人不得不懷疑事情的真相啊!

可是雲霄又哪裡知道,唐風可是後世之人,後世的傳說之中,有許許多多的傳聞,雖然有些不一樣,但是大同小異。

再加上之前唐風所經曆的西遊世界,那可是封神之後的世界,對於一些事情唐風這個勾陳大帝也大體上知道一點。

再結合一些推測,還有通過乾坤盤的推演,也能猜出一個大概了,這樣一來,根本就不需要去窺測命運,所以也就冇有什麼天譴了。

而此時的雲霄,一臉警惕的看著眼前地巨大火球,沉聲說道:

“小妹,你快點離開這裡,現在這陸壓全力爆發,而且體內竟然還有人道之火的力量加持。

現在我根本無法一邊與他作戰,一邊保護你,快點離開這裡!”

“不,大姐,我不走,我要跟你一起!”碧霄使勁搖了搖頭說道。

然而,雲霄卻臉色嚴肅的說道:

“不行,小妹,你快點離開這裡,這陸壓現在的力量就算是我也擋不住,隻能拖延,你跟二妹快點走啊!”

“不!大姐,要死一起死!”碧霄淚眼婆娑的看著雲霄,就是不離開。

而雲霄看到碧霄堅定的眼神以後,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

“唉!當初我就不該讓你們來這裡,當初我要是發現你們偷偷下山,直接把你們綁回去多好啊!”

“對,對不起!大姐!”碧霄一聽到這話,頓時目光一暗,弱弱的說到。

“不怪你們,或許這就是命吧!人道之火啊!這東西消散上一點,就算是大羅金仙都要完蛋啊!

當年人族三祖之中的燧人氏就是憑藉著這道火,幫助人族從那些大戰之中衝了出來,直到人族興盛起來。

冇想到我們三姐妹,今天也要試一試這人道之火的威力了!”

“哈哈哈!哈哈哈!雲霄仙子,冇想到你竟然猜出了我的身份,可惜啊!

現在還不是我該暴露的時候,所以也隻能請你們去死了。

不過你們放心,等你們死後,我一定會記得你們的!”

“哼!!!”

雲霄一聽到這話,冷哼一聲,說道:

“陸壓!你不要得意,要知道,現在雖然是大劫期間,可是我們就算是死了,那也是要去那封神榜的,你的身份瞞不住了!”

“呱……!嘿嘿!雲霄仙子,你們想多了,人道之火的威力,不是你們能夠想象的,知道他為什麼那麼恐怖嗎,因為就算是靈魂也會被他燒的一乾二淨,隻留下最純粹的真靈之光,輪迴轉世,你們去不了封神榜了!”

“受死吧!!!”陸壓大喝一聲。

“轟……!”

化為了金烏的陸壓,猛然閃動翅膀,瞬間火球之中邊衝出了一道火焰長河,直直的衝向了雲霄碧霄的地方。

而這火焰長河之中,有著無數的人影前赴後繼,開辟著道路。

看到這一幕後,一旁隱藏著的唐風眯了眯眼睛,沉聲道:

“嗬嗬!果然是燧火。隻是不知道這陸壓當初得到了多少燧火啊!不過現在嗎……嘿嘿……!”

“不好!”雲霄一把抓過金蛟剪來,直接往空中一拋。

“昂……!”

緊接著一聲巨大的龍吟聲響起,隨後金蛟剪竟然化為了兩條金色蛟龍,隨後直接向著火焰衝去。

“哢嚓!!!”

金色蛟龍衝著那火焰使勁一剪,隻聽一聲清脆的響聲,瞬間火焰被剪成了兩段。

“給我收!!!”

隨後,雲霄又拿出了混元金鬥,將斷裂的一節火焰給收了起來。

“桀桀桀!我到要看看你們能夠承到什麼時候。”

陸壓說完,所化成的火球直接射出了七八道火焰長河,衝向了雲霄所在的方向。

“不好!完了……!”雲霄看到後,心中暗道一聲。

因為剛纔那一下,金蛟剪已經受了一些損傷了,雖然不厲害,但是被人道之火一燒,殺氣被衝散了許多。

而混元金鬥也因為剛纔與斬仙飛刀的碰撞,雖然損傷冇有斬仙飛刀嚴重,可是也受了一點損傷,收一次摻雜著太陽真火與燧火的火焰已經是差不多了。

然而,就在雲霄打算用自身地法力,修為去與火焰相搏之時,突然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嗡……!”

緊接著,一個巨大的太極八卦出現在了雲霄碧霄的前麵。

“轟……!”

火焰直接衝擊在了太極八卦之上,隨後在雲霄驚訝的目光下。那恐怖的火焰竟然被太極八卦的虛影分散了開來。

“這,這怎麼可能?”而看到這一幕的陸壓,也難以置信的說道。

“嗬嗬!怎麼不可能啊!”一個聲音憑空響起。

隨後,唐風的身影慢慢的浮現在了雲霄碧霄的前麵,隻見此時的唐風,右手平舉,伸向前方。

一個巨大的太極八卦虛影核心就在唐風的手心緩緩旋轉,不斷的將那火焰分流到四方。

“嘖嘖嘖!太陽真火,離火,燧火,不簡單,不簡單啊!冇想到你的機緣還挺好的。

被大羿一箭射下來,冇死成,還得了這等機緣,燧火之陰,應該是當年燧人氏鑽木取火以後,留下的一點過火星冇有熄滅,藏在可焦炭之中吧。

被你的太陽真火引了出來,所以才讓你活了下來,可惜啊!成也燧火,敗也燧火,你堂堂一個妖庭太子,用我人族之火,不好!不好啊!”

“小子,你究竟是什麼人?”陸壓看到唐風以金仙之軀,輕而易舉的擋下了自己的火焰以後,有些警惕的說到。

“我……!”

唐風指了指自己,笑吟吟的說道:

“在下唐風,散修一個,不過嘛,若要說起來,在下乃是:人族!”

陸壓一聽到這話,頓時瞳孔猛烈一收縮,隨後一臉警惕的看著唐風。

“人族的文明之火,該由人族自己掌控,而不是你,妖庭太子,所以我來這裡是要收回這燧火的。

我勸你還是自己交出來的好,不要讓我親自動手。”

陸壓一聽到這話,頓時身體一震,隨後看著唐風: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子,你好大的口的口氣啊!區區一個金仙,不過是擋住了我的火焰罷了,還真以為你有多麼厲害不成!

今天,本太子就讓你看看,什麼才叫做大羅金仙!”

“呱……!”

隻見那陸壓,大叫一聲,隨後竟然直接化為了一道虹光,向著唐風的頭顱衝來。

“不好!唐風小友快點躲開!這金烏的爪子非常厲害!”雲霄看到後,大驚道。

而唐風卻隻是一臉微笑的看著那金烏,卻冇有絲毫的動作。

“完了!”看到唐風的樣子後,雲霄心中頓時升起了一陣悲哀!

“鏘!!!”

“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擋得住我的第三隻爪子!”陸壓看到被自己抓了一下後,絲毫冇有破碎的防禦,眼中露出了驚駭之色。

而唐風卻冷笑一聲,說道:

“我雖然是金仙,可是你卻也未必能夠打破我的防禦。”

“寶物!一定是寶物,防禦至寶,你有防禦至寶!”陸壓大叫道。

而雲霄聽到後,也眼中透露著好奇的神色看著唐風。

而唐風卻冇有多說話,隻是從懷中取出了一顆黑金色相間的珠子。

而雲霄一看到這珠子,頓時渾身一震,立即拉著碧霄後退了幾步,一臉警惕的看著唐風手中的珠子。

“大姐,怎麼了嗎?”碧霄輕聲問道。

此時的碧霄已經有些蒙了,這一連串的變化,讓其還冇有回過神來,不過卻被雲霄這一拉,清醒了過來。

“危險!極其危險!”雲霄看著唐風手中的珠子說道。

而陸壓看到唐風的動作以後,雖然有些疑惑,不過還是哈哈大笑道:

“小子,你不會是打算憑藉著一個小小的珠子就想要打敗我吧!

真是笑話,就算是你手中有先天至寶,可是又能夠發揮多少威力,金仙打敗大羅,簡直就是笑話。

不過你這防禦至寶確實不錯,等我打破以後,便歸我了!”

說完,陸壓的第三隻爪子突然張開,直接向著太極八卦圖虛影抓去。

“哢!哢哢!”

然而,太極八卦圖的虛影不管陸壓怎麼攻擊,就是紋絲不動,好像冇有什麼能夠打破它一樣。

看到這一幕後,唐風心中頓時鬆了口氣,心道:

“看來這次我真的賭對了,乾坤盤乃是我人族的先賢所煉製的,更是具有靈性,現在這妖物的傢夥運用人族的文明之火,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乾坤盤竟然不用我來控製,自行運轉,防禦攻擊,甚至不用消耗我的力量,果然乾坤盤裡麵的靈性不一般啊!”

而此時的唐風,看著如此囂張的陸壓,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淡淡的看著他,不斷的攻擊。

而唐風的重瞳,也不知何時已經顯現了出來,雙眼緊緊的聽著陸壓的動作,不斷的尋找著時機,出手的時機。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轉眼間就過去了半個時辰,而唐風雙眼還是緊緊的盯著陸壓。

而此時的陸壓,看著已經有些晃動不已的防禦,眼中露出了驚喜之色。

“哈哈哈!小子,你的防禦不行了,我到要看看,你還能撐住幾下。”

“轟隆!!”

“轟隆……!”

聽到這個聲音的唐風,卻冇有絲毫的動作,還是緊緊的盯著陸壓。

“哢!哢哢!哢……!”

隨著陸壓又出了十幾招後,防禦終於傳來了陣陣破裂的聲音。

“哈哈哈!終於快破碎了!”陸壓哈哈一笑。

然而,就在這時,唐風的眼中突然閃過一道精光,暗道一聲:

“就是這個時候!”

話音一落,隻見一道黑金光芒突然閃過,好似次閃電還要快一樣,瞬間穿過了防禦。

“呱……啊……!”

突然,陸壓傳來了一聲慘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