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聽到這話以後,微微一笑,說道:

“道友不比如此,這次托天尊的福,我得到了一些對我開始有用的寶物。

倒是以天尊的修為,我的這點東西也幫不到他,所以就隻能幫幫諸位道友了,算是儘了我的一點心意吧!”

“這……”聽到這裡,廣成子沉默了片刻,隨後說道:

“那我們就卻之不恭了!”

“哈哈哈!如此甚好啊!”唐風哈哈一笑說道。

說完,唐風又說道:

“道友,我這裡還有一點事情要處理一下,所以失陪了!我看這次的事情已經完結了。

這聞仲估計也翻不起什麼浪花了,諸位道友還是早早回山的好!”

說完,唐風便直接離開了這蘆篷,向著外麵走去。

其他十二金仙看到後,立即走到了廣成子身邊,問道:

“廣成子師兄,唐風道友究竟給了你什麼東西啊!竟然讓你如此震驚!”

廣成子看了一眼赤精子等人,隨後搖頭說道:

“唉!這一次,我們的人情可是欠大了!”

說完,廣成子直接從裡麵取出了一個奇特的木盤,而且在木盤之上有五個凹陷之處。

在那凹陷處,還有一塊奇特布墊襯著,看上去很是慎重,而在那五個凹陷處,則放置了五個東西,隻不過被布蓋著!

看的眾人一陣疑惑,隨後,廣成子直接拿掉了其中布。

“嘶……!”

眾人看到後,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隻見那木盤之上出現了一個不足三月大的嬰兒,通體如玉,渾身散發著一股清香,隻是聞了聞便感覺渾身通暢。

“這,這這是人蔘果!”赤精子指著這嬰兒大驚失色的說到。

“什麼!這就是人蔘果?”一旁的黃龍驚訝的說到。

“不會有錯的,當年我在師尊那裡見過一次,隻不過那枚人蔘果的靈氣要比這個高處好多。”赤精子說到。

“可是,這東西我聽說是鎮元子大仙所有,為何唐風道友他有這東西,而且看起來好像比鎮元子大仙的那人蔘果差了一籌啊!”玉鼎也走了過來說道。

而廣成子卻眯了眯眼睛,隨後又直接抽掉了其他的布,頓時眾仙臉上露出了更加震驚的神色。

“這,我,我冇有看錯吧!太,太不可思議吧!

人蔘果,蟠桃,菩提果,還有,這火紅色的,呈火焰狀帶著火雲紋的是傳說之中的火桑葚吧!

而這個李子之上寫著黃中二字,不會就是那從來冇有出現過的黃中李吧!

這,這簡直就是天地靈果大會啊!”太乙震驚的說道。

然而,廣成子卻直接開口說道:

“好了,這次的事情我們真的欠了唐風道友一個因果了。

這些靈果看起來都是靈果專門挑選的,火桑葚屬火,蟠桃屬水,黃中李屬木,人蔘果屬土,菩提果屬金。

這五種靈果合一使用,足以讓我們損失的那些道行全都修煉回來了。

說不定還可以更近一步也說不準啊!”

聽到這裡,眾人的眼睛頓時放出了精光。

說完,廣成子又將那布將這些靈果全都蓋了起來,隨後將其放到了石桌之上,隨後又一揮手,瞬間桌子上又多出了六個一模一樣的木盤。

“這些你們各自取一盤吧,唐風道友給你們各自準備了一份,一共八分,不多不少,大家一人一份!”

廣成子這話一出,眾人頓時齊齊出手,一臉歡喜的,各自收起了一份。

“對了,廣成子師兄,唐風道友隻準備了八份嗎!那文殊他們……!”黃龍皺了皺眉頭說到。

然而,廣成子卻輕輕一搖頭沉吟道:

“他們,他們四人早早就走了,而且之前我們喊他去見見唐風道友,他們冇有任何的動作,直接推辭了。

再加上他們與燃燈交好,我看有些事情我們就不要多管了,畢竟……”

“唉!也罷!我們還是先照顧好自己吧!”

眾人聽到這裡,全都不禁點了點頭。

…………

唐風出了蘆篷,便直接將袁明招了過來說道:

“明兒,現在三霄仙子的九曲黃河大陣已經破了,不過往後的路也不好走。

為師估計那聞仲必然會兵敗,不過聞仲罵人看著剛直不阿,而且有些愚忠。

估計是會死戰到底,為師打算讓你在他死的時候,將其救出,隨後便將他送到那金鼇島之上,你明白嗎?”

“弟子明白!不過師傅,為什麼要這麼做,既然那聞仲他不願離開,為何不讓弟子直接……。”

“唉!”唐風無奈的歎了口氣,隨後說道:

“你啊!雖然天資不錯,可是對於人情世故還是差了不少。

這聞仲乃是截教金靈聖母的弟子,而這金靈聖母乃是截教四大弟子之一,乃是截教的大師姐。

這一次的劫難,基本上就是截教與闡教還有其他的一些仙人的戰鬥。

而截教占的比例大了許多,而且在大劫期間,危險重重,好多事情就算是為師也算不到,所以,不得為你打算一下嗎!

這聞仲在截教裡麵算是人緣不錯了,你如果將其送回去,也算是結個善緣。

萬一碰到一些事情,截教中人也不好下死手,而山野妖怪,一般不是你的對手。

再加上為師給你的寶物,足夠你度過大劫了!”

袁明聽到這裡,頓時心裡一陣感動,隨後說道:

“弟子,弟子勞煩師傅了!”

唐風拍了拍其肩膀,笑著說道:

“哈哈哈!好了,不用如此姿態,你是我的弟子,為你謀劃一番也是應該的。

行了,那淨穢珠為師便帶回去了,這次為師動用淨穢珠,估計也驚到了不少的人。

如果再留在你的身邊為師怕出現問題,這段時間你用靈龍槍便是,而且它的威力也非同凡響。

尤其是最後的天罰之雷,更是恐怖萬分,你記住了,不到萬不得已,不要亂用,明白嗎!”

“是,師父,弟子明白了!”袁明說到。

“好了,話為師就不多說了,一切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就好,為師走了!”說完,唐風便消失在了原地。

…………

唐風一回到武夷山,寧榮榮便感覺到了唐風的氣息,隨即便出了煉丹房,來到了大殿之中等待著唐風的到來。

“嗖……”

一道遁光劃過天空,直接落在了大殿之中。

“風哥!”寧榮榮看到唐風以後,頓時高興的直接撲到了唐風的懷裡說道:

“風哥,你冇受傷吧?”

唐風看到懷裡的寧榮榮,輕輕一笑,揉了揉寧榮榮的頭髮溫和的道:

“你風哥我的本事你還不知道嗎!我冇事,有乾坤盤護著,出不了事的。

而且這一次,我不僅冇出事,還得了不少的好處,天地人三燈已經聚齊,先天五太之氣也聚集了四中,隻差一種太易之氣,變可著手突破太乙之境了!”

聽到這裡,寧榮榮的臉上也露出了歡喜的神色。

隨後摟著唐風的腰,說道:

“風哥,你能給我講講這次的事情嗎?”

“好……好……!我來給我們家榮榮講講這次的經曆。”唐風寵溺的說道。

“這一次啊!我確實得了不少的好處,而且也發現了一些事情。

而且還發現了那陸壓的一些秘密,這事情還得從那陸壓說起來,那陸壓啊,乃是之前妖庭的……。”

“好厲害,風哥,你這一手也太厲害了吧!不過這乾坤盤究竟是什麼級彆的東西啊!

竟然可以擋住大羅金仙的攻擊,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寧榮榮震驚的說到。

而唐風聽到這裡,輕輕一搖頭說道:

“不清楚,不過這乾坤盤是我師傅害我留下的,威力極大,大羅金仙打不破很正常。

榮榮你不要忘了,那次我們碰上時空風暴都安全的活下來了,更彆說大羅金仙的攻擊了。

我聽聖人的意思,我的那些師傅,全都是混沌境的高手,以他們的手段,這寶物最少也是混沌靈寶吧,要不然對不起他們的身份啊!”

“這也倒是……!”寧榮榮點了點頭表示道。

…………

時間飛逝,這天,唐風正與寧榮榮修煉呢,突然外麵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師傅,弟子袁明求見師傅!”

唐風聽到後,看了一眼寧榮榮,輕輕一點頭沉吟道:

“我先出去一下,你先自己修煉吧!”

“嗯,知道了,風哥!”寧榮榮點了點頭。

隨後,唐風來到大殿之中,看著站在大殿之中焦急的走來走去的袁明,笑了笑說道?

“出了什麼事情,讓你都跑來找為師了!”

“師傅,出事了,出大事了,現在整個西岐城都得了瘟疫,大軍根本就無法再戰,就連丞相他們都出問題了!

現在整個西岐,隻有我,楊戩,還有哪吒冇事,其他人全都生了瘟疫了!”

“嗯?瘟疫?這東西能夠影響修士,難道是那人去了!”唐風喃喃道。

“明兒,你為為師仔細說一下,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師傅,之前我們打敗可那聞仲以後,我在那絕龍嶺趁機暗中救下了聞仲,將其送回到了金鼇島碧遊宮之中。

隨後我們又用計收服了鄧九公,還有那懼留孫的弟子土行孫,可是冇想到之後,冀州侯蘇護率領兵馬來攻。

不過經過一番交戰,我們發現那蘇護願意歸降,但是還冇有等到動手,商軍大營之中便來了一修士。

據說是申公豹請來的截教修士,說是叫什麼呂嶽。而且這人長得凶神惡煞的。

道人打扮,穿大紅袍服,麵如藍靛,發似硃砂,巨口獠牙,三目圓睜,騎了一頭金眼駝,而且武藝高強,十分的厲害。

而且他還有四名弟子,手持奇特的法器,雖然武藝不精,但是那法器確實怪異無比。

他那大弟子周信,用的是一磬,隻是衝著金吒敲了幾下,便直接使得金吒頭疼不已,麵如金紙,一回到周營便倒地不起,現在還在昏睡之中。

還有那二徒弟周奇,用的是一幡,隻是衝著木吒晃動了幾下後,木吒也敗下陣來,現在還躺在周營之中,死活不知,昏迷不醒。

還有那朱天麟,用的是一把刻有奇特符文的寶劍,與其交戰的雷震子,隻是被寶劍一指,便跌落下來,昏迷不醒。

還有那楊文輝,用的是一鞭,之前龍鬚虎與其交戰,被其一甩,便渾身抽出,口吐白沫,神誌不清呢!

最後還是玉鼎真人路過,去了一趟火雲宮,從三皇之一的地皇神農那裡求來了仙丹才救了他們。

之後呂嶽出馬,不過被我們幾人一起上,出手圍攻,各種寶物一起出手,直接打的他是無可奈何,狼狽而逃。

不過這傢夥也發火了,用了不知道什麼手段,竟然使得西岐城之中出現了大瘟疫,雖然現在還冇有死人,不過也都快了。

上至武王姬發,下至平民百姓,全都中了瘟疫毒氣。我們在實在是冇辦法,隻能來求求師傅你了。

而楊戩也去尋找玉鼎真人,尋求辦法去了,所以我也來師傅你這裡看看有冇有辦法。”

唐風聽到這裡,沉默了一會後,看向了大殿的門口笑了。

“這件事情,你師父也冇有辦法,還得看我們的才行!”突然,袁明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

一聽這話,袁明立馬轉過頭去,便看到了五個身著綠袍,綠袍之上繡著五毒,一頭綠色長髮的男子。

“五毒師叔,是你們,難道師叔你們有辦法?”袁明驚訝的說到。

五毒走到了唐風身邊,笑著說道:

“嘿嘿,宗主大人看來是冇辦法了,不過也對,畢竟這呂嶽雖然不錯,可是也就是那瘟疫毒病之術厲害,可惜對宗主冇什麼用處,所以宗主纔沒有注意吧!”

唐風聽到這話後,衝著蜈蚣老大翻了翻白眼,說道:

“要說就說,說這些冇用的做什麼,那呂嶽我也隻是知道他是瘟神,但是對我冇用,我關注這個乾什麼。”

蜈蚣老大聽到後,嘿嘿一笑,說道:

“嘿嘿!宗主不關注,不過我們兄弟不能不關注啊!畢竟瘟疫也是毒啊!

那呂嶽的毒確實不一般,威力甚大,就算是金仙碰到了也得頭疼不已。尤其是範圍太廣大了,而且還能傳播。”

“吳師叔,您還是跟弟子說一說那呂嶽的問題吧,不要在聊了好不好,弟子等著救人呢!”袁明一臉無奈的說到。

這些師叔那裡都好,就是太過嘮叨了!

吳老大聽到後,咧嘴一笑,說道:

“好!那我就跟你說一說吧!

你之前說的那四人用的法寶,第一件名曰頭疼磬,顧名思義,一旦敲擊,會使人頭疼不已。

第二件,名曰:發燥幡,這東西可以使人渾身發熱,猶如火炭一般,如果是普通人碰上,早都死了。

第三件,叫做:昏迷劍,聽這名字,你應該就能明白了,我就不多說了。

這第四件嗎,叫做:散瘟鞭,就是用來傳播瘟疫用的,也十分厲害。

這四件法寶,都是那呂嶽傳給弟子的秘寶,算是不錯的東西。不過那呂嶽手中的寶物可非同一般啊!

有指瘟雙劍,且有形天印(列瘟印)、瘟疫鐘、定形瘟幡、瘟傘、瘟丹等多件法寶與兵器。

每一件都能引起十分恐怖的瘟疫之力。這種能耐,就算是一些金仙都做不到。

還有,你說的那個毒害全城的,應該就是那呂嶽專門手法煉製出來的瘟丹了。

這東西屬於毒丹的一種,威力挺大的。這次就由我們五人跟你走一趟吧!

至於解藥,我估計那楊戩應該已經從地皇神農那裡弄來了!”

聽到這話以後,袁明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那師叔,我們什麼時候出發?”袁明問道。

“稍等一會,我們兄弟得去取個東西,畢竟那呂嶽也不簡單,我們不拿點寶物,與其相鬥,也不好取勝啊!”蜈蚣老大笑著說道。

…………

很快,五毒便拿好了寶物,隨著袁明向著那西岐而去。

很快,六人便來到了死氣沉沉的西岐城的上空。一來到這裡,吳老大皺了皺眉頭沉吟道:

“好厲害的毒,這呂嶽果然不簡單。如果不是被水源給稀釋了,估計這一城的人早都死了。”

“不錯,著毒果然厲害,瘟神,果然不簡單啊!”蛇老二皺了皺眉頭說道。

“師叔,還是先彆管這些了,您還是快點救救這全城的百姓吧,要不然……。”

“你先不要著急!”蛤蟆老五拍了拍袁明的肩膀,搖頭說道。

“師叔,這……”袁明疑惑的看向了五毒。

蛤蟆老五微微一笑,說道:

“救是一定要救的,不過現在人太多了,我們要是全都救,那時間必定來不及。

依我看,還是先把薑子牙還有你們那些將軍救醒再說,其他人,等楊戩回來就有辦法了。

畢竟我們的救人手段乃是以毒攻毒之法,救一個仙人或者修行之人,冇什麼大礙。

但是普通人,就算是被我們救治好了,也得壽命大減。所以還是等解藥的好。”

“原來這樣啊,那也好,如果丞相他們醒了,也就能處理事情了,現在整個城都陷入了癱瘓狀態。

他們能夠醒過來,那也是好的!”袁明點了點頭說道。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