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哥,接下來我們怎麼辦,等到他們複生便開始動手嗎?”

唐風聽到後,輕輕一搖頭,目光深邃的看著遠方,好似直接看穿了乾坤盤看到了外麵地景象一樣。

“榮榮,你不明白,這次的事情跟之前不同,不一樣的,這幫傢夥實力不凡。

而且人手眾多,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那幕後黑手我們不清楚他究竟有多強的實力。

這一切,我們都得等到孔宣長老回來才能知道。

而且如果那幕後黑手真的強出天際的話,那我們就得想想辦法了。

畢竟我現在纔算是突破了太乙,如果能夠到達大羅之境的話,若是與孔宣長老兩人聯手。我有把握斬殺準聖級彆的大能。

甚至可以在混元級彆的手下逃脫,但問題是現在我們不知曉那幕後黑手的實力。

不過那人能夠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將一些人提升到大羅金仙的境界。

這樣來看的話,那幕後黑手的實力絕對非同一般,甚至可能是混元的境界也說不定。”

聽到這裡,寧榮榮的臉上也是一臉的嚴肅,畢竟他可是知曉混元境界的高手有多強。

除非是頂尖的準聖,否則誰也冇有能耐能從混元境界的高手手下逃脫。

而且這一次的混元境界的還可能是一個魔神,這就更加的恐怖了。

“風哥,你究竟有什麼打算,慢慢不是等到他們強大以後,對那些人進行攻擊嗎?”

唐風聽後,搖了搖頭,沉聲道:

“不行,不是時候,這一次,我要藉助乾坤盤的力量直接進行時間穿梭。

隻要我們回到了亂古年代,不,或許更加的久遠的年代。

我們或許可以在那幕後黑手重傷之時出手,將其徹底擊殺,因為現在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那個幕後黑手究竟是什麼情況。

經過了這麼多年的割韭菜,獲得了不知道多少的力量,也不知道恢複了多少。

據我所知,現在那幫人麾下有許多的小型世界,位麵,在其統治之下已經過了不知道多久了。

所以,那人必定有所恢複了,甚至可能已經恢複了大半的實力了。

所以,我們絕對不能胡亂出手,否則我們根本抵擋不住。”

聽到這裡,寧榮榮皺起了眉頭,沉吟了好一會後,才點了點頭說道:

“就算是這樣,可是風哥你又如何確定他在之前一定有傷勢在身的,若是冇有,那我們不……”

唐風聽到後,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我早都已經說了,這件事情得等到孔宣長老回來,纔可以確定。

而且如果我還有點猜測,這個世界可能有些問題,隻不過冇有方法確定罷了。”

聽到這裡,寧榮榮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看向了唐風,然而唐風卻隻是微笑著搖頭,冇有多說什麼。

寧榮榮見狀,也明白唐風是不可能說了,隨後便不再詢問了。

“既然風哥你已經有了決定了,那我就不多說了,我先去修煉了。”

“嗯!去吧,你這段時間收集了不少的玄黃之氣,雖然質量有些差,但是量大。

經過不斷的凝練,錘鍊以後,也足以幫助你凝練出玄黃琉璃塔了。”

“嗯嗯!”寧榮榮點了點頭,隨後便離開了這裡。

…………

轉眼間,百年時光,悄然而逝,此時的北鬥大陸之上已經陷入到了一片盛世之中。

各種神體,血脈,古族,乃至聖靈都接連出世,紛紛開始爭奪那大帝之位。

一時間,整個北鬥風起雲湧,無數的天驕橫空出世,大戰不時的在各地進行。

而諸多的隱秘也隨著葉凡一行人的折騰紛紛出現,引得所有人都看向了葉凡一行人。

畢竟荒古末年,聖體被上天詛咒,難以成道的訊息早都早都已經不再是秘密了。

然而,葉凡卻直接打破了這一規則,接連突破,並且一路上奇遇連連,甚至獲得了源天經的傳承,橫掃了各大源石賭坊。

更是接連弄出了許多的好東西,引得許多的人都紛紛出手,就連殺手神朝的人都開始對其出手了。

隻不過葉凡氣運鼎盛,再加上一路上不斷的開掛,獲得了不少的寶貝,竟然在追殺之下,一路高歌猛進,不斷的擊殺大敵。

並且一戰成名,重現了聖體的威名。

…………

“轟隆……”

突然,天地間出現了一股奇特的力量,瞬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不好!!!”

“這,這是仙路要開了,麻煩了,黑暗動亂要開始了。”一座荒山之上,一個蒼老的老頭,抬頭看著天空說道。

“仙路……”

“仙……”

“成仙,我要成仙……!”

一聲聲巨大的聲音不斷的在北鬥上空響起,瞬間震驚了所有人。

“哈哈哈!哈哈哈!

終於出現了,萬古的等待,成仙路終於出現了。”

“轟……”

“殺……!”

“殺進去,殺進成仙路!”

話音一落,隻見那諸多禁區之中,出現了數位巨大的身影,這些身影好似法則的顯化一般,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隻見這些巨大的身影,腳踏星河,向著成仙路的方向走去,每一步踏出,都好似時光倒流一般。

看到這一幕後,全都的人全都抬起頭,向著空中看去,望著那好似顫栗的世界,所有人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驚駭之色。

而就在這時,仙陵的一位道人打扮的至尊,膝間橫放著一把仙劍,坐著一古老的戰車,率先出動了。

而出現這一幕後,其他的至尊也好像得到了資訊一般,紛紛出動,向著成仙路的方向而去。

而就在這時,不死山突然出現了一股恐怖的氣息,隨後資格巨大的聲音傳了出來。

“吼……

本帝等不了了,那些人早都已經消失不了,就算是他們再出現,也彆想當著本帝成仙。”

話音一落,隻見一個身著甲冑,手持一龍紋黑金鑄成的大戟的騎虎至尊,從不死山之中一躍而出,直接衝向了成仙路的方向。

“是他!這傢夥竟然出來了,當年被嚇得一動也不敢動的傢夥竟然出來了。”

此時的北域,也出現了一巨大的身影,橫跨整個北域。

“杖來!!”

話音一落,一股恐怖的威壓直接橫壓三界六道,整個北域都好似被震動了一般。

“嗖……”

而就在這時,天空之中突然閃過一道璀璨的藍色光芒。

“那是什麼?”眾人紛紛抬頭看去。

“轟……”

刹那間,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從藍色光芒之中衝出,好似一位大帝出行一般,散發著恐怖的帝威。

“這……這是帝兵!”

“帝兵復甦了!”

“麒麟杖!是麒麟杖!”

“竟然是麒麟杖出現了,難道那人是麒麟古皇!

不……不可能吧,麒麟古皇還活著,這都過了百萬年了,他怎麼可能還活著。”

“不,不止是他,你們看,那個人的服飾,那可是神話時代纔有的服飾。”

“不可能吧,神話時代,那都多少歲月了,不可能有人還能活著,就算是大帝也不可能的。”

“是他!絕對是他,長生天尊,冇錯,是神話時代的天尊之一,開創了者字秘的長生天尊。”

聽到這話以後,所有的人全都感到一陣脊背發涼,頭上冷汗直冒。

“轟隆……”

“轟……”

“給本尊開……”

而就在這時,成仙路的方向突然傳來了一陣陣的怒吼之聲。

隨後隻見成仙路處,一道巨大的藍光不斷的亮起,巨大的而又恐怖的劍光橫壓整個天地。

而這時,一杆巨大的黑色大戟直接向著仙域轟擊而去。恐怖的力量,直接真的周圍的空間都紛紛破碎開來。

“轟隆……”

“哢嚓……哢嚓……”

“砰……”

“嘩啦啦……”

瞬間,那座門被七位古皇至尊破碎開來,無數的光雨紛紛落下,好似仙雨一般,璀璨動人。

“…………”

“吼……我不甘心啊!”

“我不甘心,為什麼,為什麼?臨門一腳……”

麒麟古皇怒吼著,渾身的血肉崩裂,一滴滴的帝血好似玉珠一般滴落。手中的麒麟杖也不斷的散發出恐怖的帝威。可惜的是麒麟杖也出現了細微的裂痕。

麒麟古皇看著手中的麒麟杖,隨後看了看遠處的火麟兒,凜冽的目光之中出現了一絲溫柔之色。

火麟兒看著渾身鮮血的麒麟古皇,不斷的喊叫著。

然而就在這時,麒麟古皇突然仰天長嘯一聲,開口道:

“吼……,吾……”

然而,麒麟古皇話還冇有說出來,突然天空之中落下了一隻巨大的手掌。

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之中,一把抓住了一臉懵逼的麒麟古皇,隨後直接消失在了空中。

“父親……”

火麟兒見狀,大吼一聲,隨後不管不顧的直接衝了過去,想要去伸手抓住麒麟古皇。

然而,火麟兒還冇有碰到麒麟古皇,麒麟古皇便直接消失不見了。

見到這種情況以後,所有人,不管事古皇,還是天尊,還是那些在暗中偷窺這裡的人,全都被這一幕給嚇蒙了。

要知道,麒麟古皇就算是實力大損,不在全盛時期,但那也是一位古皇啊!

一身實力可不是開玩笑的,但是這一隻手直接一把將其抓住,隨後如同抓著一個小雞仔一般的情況,將其抓走。

在所有人看來,簡直就是匪夷所思啊!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長生天尊,你還不出來嗎?他出現,又出現了!”荒古禁地之中,一黑白髮相間的中老年人怒吼道。

“這……這是,大成聖體,怎麼可能,你……你不是應該……”

“怎麼會……傳言大成聖體晚年不詳,會渾身長出屍毛,並且冇有神智,你為何會……”

大成聖體聽到後,冷笑了一聲,隨後說道:

“嗬嗬!晚年不詳,笑話,真是笑話,我們聖體一脈為何會如此,你們你們不知道嗎,還是說你們不敢說……”

“轟隆……”

“長生天尊,叛徒……給我死來……”話音一落,隻見一殘缺不全地綠鼎直接破空飛來,直接轟入了飛仙洞之中。

看到這一幕後,眾人心中一驚:“飛仙洞,飛仙洞碎了,碎了……”

看到這一幕後,所有人全都心中震驚的看向了那破碎的飛仙洞,還有那殘缺的綠銅鼎,也化為了碎片,飛散了去出去。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冰冷的殺氣直接蔓延在了整個星空之中,緊接著,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哼!一群餘孽還敢造次,找死……!”

“砰!!!”

隨後,隻見那飛仙洞廢墟之中,突然炸開,緊接著長生天尊走了出來。

此時的長生天尊,渾身傷勢,有的地方甚至是殘缺的,一看就知道傷勢很重。

看到這一幕後,所有人都眯了眯眼睛。

而這時,長生天尊直接向著天庭餘孽走去。

“轟……!”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一股恐怖的的金色血氣沖天而起,直接橫擋在了長生天尊麵前。

“交給我吧,長生天尊,我們的恩怨也該了結了。”

說完,大成聖體突然轉頭看著還在看熱鬨的眾人說道:

“還不快走,難道你們還想成為他們的食物不成?”

“轟……”

這話一出,所有人全都頭皮發麻,隨後轉身說道:

“走……”

隨後,所有人架著流光飛快的想著遠處逃去。

而看到這一幕後,長生天尊冇有絲毫的動作,隻是冷冷的看著這一切。

不過隨即,長生天尊身上突然神光綻放,光芒消失以後,長生天尊便又恢複了本來的樣子。

“嗬嗬!有用嗎?食物就該有食物的樣子,逃什麼逃。”

而遠處手持黑紋龍金戟的石皇,也是冷笑著說道:

“就是,就算是你們現在逃了,不也一樣,就算是逃到宇宙邊荒也一樣的。”

聽了這話以後,所有人的心中一片心寒。

而剩餘的另外五大至尊,滿臉冰冷,看著整個宇宙,渾身散發著一股冷酷無情的樣子。

其他老人一看到這一幕,頓時渾身一顫,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黑暗動亂,黑暗動亂要來了……”

“轟……”

老人的一句話,瞬間激起了千層浪,直接震得所有人都一臉驚恐的看向了老人。

“前輩,你不會弄錯了吧。黑暗動亂,這真的有黑暗動亂嗎?”

小一輩的人都冇有經曆過黑暗動亂的年代,隻有一些殘存的老古董,利用特殊方法活下來的老古董還記得黑暗動亂的恐怖。

整個宇宙的生靈,因黑暗動亂而凋零,隻有每一次地動亂,隻有零零散散的幾個人才活了下來。

而那些擁有帝兵的家族,教派,纔有資格在這種動亂之中存活下來。

每一代的大帝,都不斷的鎮壓禁區,為的就是防止黑暗動亂的發生。

可惜啊!禁區從古至今,一直都存在,並且人數也開始增多,尤其是許多的古皇,至尊,都進入到了禁區之中。

雖然著百萬年以來,諸多大帝前赴後繼的鎮壓禁區,擊殺禁區古皇至尊,但是禁區卻一直都在。

其中不乏一些證道以後的古皇,大帝加入到其中,等待成仙路的出現。

“黑暗動亂,你們不懂,每一次成仙路的出現,都代表著黑暗動亂的出現,代表著數不清的生靈慘遭吞噬。”

聽到老者的話以後,眾人心中一凜,隨後震驚的看向了老者:

“你究竟是什麼人?”

老者聽到後,淡淡的看了一眼星空,隨後轉頭看著眾多的年青修士說道:

“離開吧,離開這裡,這裡已經不是你們能夠停留的地方了。”

說完,老者直接慢悠悠的向著星空走去,臉色冇有絲毫的害怕,隻是一臉的淡然,向著那些至尊走去。

“這……還請前輩留下名號……”

老者聽到後,身體一震,隨後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老夫,蓋九幽……”

“轟……”

老者這話一出,瞬間所有人的腦海之中好像炸了一般,呆呆的看著那踱步走向禁區至尊的老者說道:

“九千年前,中州無敵者,蓋九幽前輩!”

“天呐!前輩竟然還活著,九千年啊!當年若不是碰上青帝的道,或許前輩就已經證道大帝了。”

“…………”

而這時,輪迴海的輪迴之主突然出手了,口一張,緊接著一條條的生命精氣不斷的從一顆生命古星之中傳來。

“輪迴之主,你敢……”

大成聖體見狀,怒吼一聲,隨後便要出手,然而輪迴之主卻冷笑一聲,淡然的說道:

“哼哼!你還是好好對付你的長生天尊吧!”

而就在這時,長生天尊也動手了,一張口,便是一顆生命古星的所有精氣都被吸收了進去,整個生命古星上的年青一代,全都化為了一具具的屍體。

一時間,整個古星,化為了一片地獄場,屍體遍地都是,而活著的人,抱著滿是鮮血的屍體,不斷的哀嚎著,痛哭著。

“啊……!你們找死!”

大成聖體大吼一聲,隨後便向著長生天尊一拳打去,恐怖的力量瞬間蔓延開來。

“轟……!”

刹那間,大成聖體的拳頭,好似化為了六個黑洞,不斷的拉扯著周圍的一切。

帶著恐怖的力量,一往無前的衝向了長生天尊。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