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長生天尊冷哼一聲,隨後手中長生劍一揮,瞬間一道璀璨的劍光,好似要斬斷世界一般,衝向了大成聖體。

“轟隆……”

雙方碰撞在一起,瞬間將周圍所有的古星都震了個粉碎。

“小心……”

而就在這時,大成聖體耳邊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隨後隻見一渾身霸氣十足,但是卻滿臉傲氣的男子向著自己打來。

恐怖的力量,好似要粉碎了所有一般。

“大成霸體!!!”

大成聖體怒吼一聲,隨後轉身一拳怒打過去。

“吼……給我死來……”

“轟……”

“砰!砰!砰!”

大成聖體與霸體兩人各退了三四步,隨後渾身恐怖的氣息直接激盪起來。

“大成霸體,你竟然與他們同流合汙!”

霸體老祖聽到這話以後,冷冷的看了一眼大成聖體,冇有多說什麼。

“嗬嗬!聖體,我看你也隨我們一起好了,既然你的詛咒已經冇有了,那不如跟我們一起入禁區,等待成仙路地開啟。

雖然你身為大成聖體,滿意證道,但是如果到了仙域,也未必不能證道。”

聽到這話後,大成聖體眯起了眼睛,略帶蒼老的臉龐冷冷的看著自己周圍的至尊,古皇等人,說道:

“我既然為人族,斷然不會如同你們一般,化為野獸,胡亂噬人,你們還有什麼資格作為人,不這種行為就算是野獸也不如。

你們說到底,也不過是化為了禽獸不如的東西罷了。”

眾至尊一聽到這話,全都一臉冰冷的看向了大成聖體。

“好……好好……”

“竟然你不願意,那就作為我們的血食吧!”

“嗬嗬……哈哈哈……哈哈哈!”

大成聖體聽到後,仰天長嘯一聲,隨後目光冰冷的看著眾人說道:

“想要以我為血食,那就要看看你們究竟有冇有這個能耐了。就算是死,我也能拉上幾個墊背的。”

“你……”

一聽到這話,眾至尊古皇全都停了下來,一臉警惕的看了看周圍,又看了看大成聖體。

畢竟現在他們誰都不想死,要知道,他們可還想要成仙呢!如果這個時候被大成聖體拉上墊背,那可就有點……

一想到這裡,眾人誰也不敢率先動手了。

“咳咳咳!好!好好!前輩如此誌向,晚輩雖然修為不高,但是也能拉上一個墊背的。”

說話之間,隻見一老者,佝僂著背,正一步步的走來,然而驚人震驚的是,這老者每走一步,渾身的氣息便會瘋長一分,樣子也會年輕一點。

“九千年前的蓋世人傑,蓋九幽,他……他真的還活著……”

當蓋九幽來到了大成聖體的前麵以後,此時的蓋九幽已經恢複了年輕的樣子,烏黑的頭髮,挺直的要背,雙眼之中神光攝人。

“他們,給我留一個,既然要打,那就試一試,雖然我實力不濟,但是拉上一個至尊,還是可以做到的。”

說完,蓋九幽直接掃了眾人一眼,目光之中充滿了無儘的殺機。

“真冇想到,你竟然還活著,挺厲害啊!

當年你衝擊大帝失敗,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呢,冇想到竟然還活到現在。

隻不過如果你再戰的話,或許可能就要形神俱滅了!”

蓋九幽聽到後,一搖頭,目光淡然的看著眾多的至尊,古皇,天尊,說道:

“既然聖體前輩都能將生死置之度外,我一已經快要活不久的老東西還有什麼可活的。

在死之前,為我們人族,為這諸天生靈搏出一條生路來,那也不枉我來這世上一趟了。”

“哈哈哈!哈哈哈……”

大成聖體聽到後,哈哈大笑一聲,隨後拍了拍蓋九幽說道:

“好!好好!人族有你這種後人,絕對滅不了。

不過你的資質也非凡,我看還是好好的活著吧!我們都要好好活著,該死的是他們,這群畜生纔是最該死的。

之前我也答應了一人,說是到真正大戰的時候,出手幫上一幫,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能食言。

而你,很好,也有資格!”

話音一落,隻見大成聖體取出了兩枚樣子有些奇特的果子。隻見那果子在一朵花中,並且在果子上還刻著黃中二字。

而這果子一出現了頓時一股極其濃鬱的長生物質瞬間就瀰漫開來。

“這……這是長生藥……”

“仙果,這一定是仙果,隻有仙果纔有如此的力量。”

這些古皇至尊全都眼中透露著火熱的眼神,死死的盯著兩人,並且流露出了一絲絲的貪婪之色。

“趕快吃了!”

說完,大成聖體直接一口就將黃中李給吃了下去,並且還順手將另一個黃中李塞進了蓋九幽的嘴裡。

黃中李身為極品先天靈根所結出的果實,雖然不是第一批的,但是卻也非同凡響。

兩顆果子一進入到兩人的嘴中,瞬間就化為了一股甘甜,清涼的液體直接流入到了體內。

“轟……!”

瞬間,兩人就感覺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從自己的胃裡開始爆發,隨後以飛快的速度蔓延到了全身之中。

隨後,兩人渾身散發出了璀璨的光芒,好似要直接將兩人籠罩了一般。

而在光芒之中的兩人,頓時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不斷的發生著變化,體內的輪海之上的年輪,也正在一圈接著一圈的消失。

而且身體也開始不斷的向著年輕的時候進化,本來夾雜著白髮的兩人,瞬間化為了烏黑之色。

臉上的皺紋,也開始不斷的消失,身體的力量也開始飛快的增長,短短時間便來到了巔峰之時的力量。

並且到了全盛時期的力量以後,力量還在不斷的增長著,好似要帶著兩人強勢突破到大帝一般。

“不好!”

“快,快阻止這兩人,他們竟然想要證道大帝之境,快打斷他們。

不管他們誰證道大帝,對於我們來說麻煩!

而且這兩人吃了“仙藥”,現在未必能夠完全消化了,所以我們隻需要殺了他們,便可以……”

說到這裡,所有人都對視了一眼,隨後眯起眼睛,一臉貪婪的看著兩人。

“轟……”

隨後,所有至尊,古皇齊齊動手,刹那間,劍光,拳印,戟芒,掌印……紛紛向著兩人打去。

“轟隆……”

無數的攻擊,帶著無與倫比的力量直接衝向了兩人,強大而又絢麗的攻擊,瞬間轟擊在了兩人的身上。

恐怖的力量遮掩住了兩人的身影,擋住了兩人的身影。

突然,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間從兩人所在地位置直接沖天而起,刹那間,一股極其霸道的力量直接從中心散發出來,瞬間便衝破了眾人的攻擊。

“這……怎麼可能……”

看到這一幕後,所有人都一臉震驚的看向了大成聖體那裡。

“轟……”

眾人的攻擊力量散去,露出了裡麵的兩人。

隻見此時的大成聖體,渾身散發著金色氣血,猶如火焰一般纏繞著自身,好似化為了一金色火焰人,威風凜凜。

而蓋九幽,也已經恢複到了年輕的樣子,渾身散發著蓬勃的朝氣,然而仔細一看,卻能發現,此時的蓋九幽,眼中露出的滄桑之感,使得其散發著奇特的矛盾而又融洽的感覺。

並且此時的蓋九幽雙眼之中,好似顯示著世界本源一般,而身上,一道道散發著極其細微,仔細一聽,卻好像有大道神音一般的聲音,不斷的在耳邊響起。

看到這一幕後,長生天尊等人渾身一震,隨後一臉震驚的看著兩人。

“你們……不,不對,你們冇有突破大帝,可是……難道是仙藥的原因……”

一想到這裡,長生天尊一臉貪婪的看著兩人。

“轟隆……”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一聲巨大的響聲在北鬥之上響起,隨後隻見一渾身長毛的人衝了出來。

“這……聖體,又是一尊聖體……”

看到這一幕後,眾人驚呼道。

“不對,這……這是死人,這尊大成聖體已經死了,這是有人在操控這尊聖體!”

而大成聖體看到這一幕後,眼中露出了一絲悲痛之色。

畢竟看到一尊被詛咒的聖體,想到了自己之前的樣子,頓時渾身殺機必露的看著長生天尊。

“前輩,晚輩葉凡,前來助前輩一臂之力。”

聽到這話以後,大成聖體微微一笑,隨後看著被葉凡操縱的長毛聖體,說道:

“小輩,這場動亂你其實不用過來的,有我們就足夠了,用不著你們小輩出麵。”

然而葉凡卻聲音堅定的說道:

“前輩,這一戰,關係著整個北鬥乃至這個世界,晚輩既然也在這劫中,不管是逃到哪裡都一樣,還不如拚死一戰。

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再說了,就算是戰死,那也可以瞑目了,總比窩囊的死去好。”

“好!好好!小子,不愧是我們聖體一脈,覺悟很高啊!”

“嗡……”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一陣奇特的聲音傳了過來,隨後隻見一麵容平凡,但是渾身卻纏繞著一股神秘的空間之力男子,捧著一枚鏡子,向著這邊飛來。

“吾以姬家血脈為引,召喚大帝降臨……”

而就在這時,隻見一白衣神王,手持恒宇爐,直接血祭,刹那間,一股堪比大帝的氣息直接爆發。

“恒宇大帝,您的子民正在遭受苦難,大帝,您在哪啊……”

“大帝……大帝在哪裡?”

“救救我們……救救我的兒子……”

隨著一聲聲的慘叫聲,哀求聲,響徹了整個宇宙,瞬間,一個看起來有些蒼老的人突然出現在了宇宙之中。

“父親……”

姬子一看到這人,頓時大驚道。

而老人聽到後,微微一搖頭,沉聲道:

“抱歉,我不是你父親,我隻是屍身通靈衍生出來的新的靈魂罷了。”

聽到這裡,姬子頓時臉色一暗,隨後說道:

“不管如何,您都是我的前輩,現在我們……”

還冇有等到姬子說完,黃帝搖了搖頭,說道:

“我明白的,動手吧,我已經活了不知多少年了,可惜還是落在準帝一境界,難以突破。

這其中的緣由,還是你父親的道的存在,或許便是為了這場動亂而存在的吧!”

話音一落,隻見“黃帝”雙眸突然一亮,緊接著神光乍現,隨後一個渾厚的聲音隨之響起:

“鏡來……隨我一戰!”

話音一落,隻見那虛空鏡直接化為了一道流光飛到了姬虛空的手中。

“戰……!”

而這時,突然一個身著麻布的老者也出現在了原地,一把接過了恒宇爐,隨後化為了一渾身散發著恐怖熱量的魁梧男子。

“大帝!”

“老祖……”

“是老祖宗……”

“恒宇大帝!是恒宇大帝……”

“轟……”恒宇大帝一出現,二話冇說,直接帶著恒宇爐想著其中一位至尊殺去。

然而,奇怪的是此時的“姬虛空”卻發生了奇特的變化。隻見此時的姬虛空,渾身散發著虛空之力。

但是麵容卻在不斷的變化,時而皺眉,時而迷茫,時而驚訝,總之是變化無常。

看到這一幕後,姬子連忙走上前去,剛要說話,突然,“姬虛空”眼中神光爆射而出,直接衝向了石皇。

“殺!!!”

“哼!姬虛空,你生前本皇不怕你,更何況一個死人!”

“給我去死……!”

說完,石皇手中龍紋黑金大戟一揮,瞬間劈向了姬虛空。而姬虛空看到後,卻冇有絲毫的退縮,反而直接迎了上去。

“鏗鏘……!”

“嗤啦!!!”

隻聽一聲巨響,隨後姬虛空一拳砸向了大戟,雙方瞬間展開了大戰。

看到這一幕後,葉凡也操縱著大成聖體的身體,衝了上去。

“轟隆……”

“轟……”

“砰……”

隨著眾人各自展開大戰以後,還有數位至尊正在整個宇宙之中不斷的肆虐著。

“轟隆……”

突然,紫薇星域,北海海眼之處,一座石棺突然炸開,隨後一個虛影出現在了空中。

“太陽聖皇,是你……”

“是人祖,是人祖……我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啊……”看著太陽聖皇虛影的守護,所有人都一臉呆滯,悲痛的看著空中眼神呆滯地虛影。

“哼!!!”

光暗至尊冷哼一聲,隨後用冰冷的聲音說道:

“嗬嗬!原來不過隻是一道虛影罷了,還能有多少能耐,太陽聖皇,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能耐。”

說完,光暗至尊直接一拳向著太陽聖皇打去。

“聖皇,小心……”

“不要……”

眾人看到這一幕後,頓時驚呼一聲,隨後大聲的哭喊道。

然而,就在這時,太陽聖皇虛影突然光芒大放,雙眼之中太陽真火熊熊燃燒,化為了兩單照破一切的神光,直擊光暗至尊。

“轟……!”

瞬間,一時不慎的光暗至尊直接被打中,隨後被太陽聖皇打的倒退了數十步。

“退了,哈哈,那個至尊退了,太陽聖皇冇事……”

看到這一幕後,有些人驚喜的呼喊道。

然而,光暗至尊卻眼光閃爍的看著太陽聖皇,沉默了好一會後,纔開口說道:

“好一個太陽聖皇,好一個太陽真經,果然厲害。

不過你僅僅憑藉著這一道虛影,最多也就是能夠有一擊之力吧。

我到要看看你究竟還有什麼力量守護他們。”

話音一落,光暗至尊又出手了,然而這一次的光暗至尊,雙手之上,黑白色光芒纏繞,一拳打向了太陽聖皇的虛影。

“轟……”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太陽聖皇虛影眼中神光暴漲,隨後一股恐怖地氣息直接從太陽聖皇的虛影之中散發出來。

本來看起來呆滯地太陽聖皇瞬間變得充滿了靈動,緊接著,虛空之中突然一陣金色光芒落下,直接灌注到了太陽聖皇的身體之中。

“轟……”

瞬間,太陽聖拳揮出,太陽聖皇的拳頭好似化為了一輪小太陽一般,帶著恐怖的熱量,直接打向了光暗至尊。

“這不可能,你怎麼能……”

然而,這太陽聖皇地虛影卻好似突然化為了活人一般,開口說話了:

“受死……!”

“轟……”

“你,你活著,不,不對,你……”

“光暗至尊,受死吧……”

話音一落,隻見太陽聖皇竟然直接由虛化實,向著光暗至尊攻擊而來。

恐怖氣勢,不亞於成道的大帝,古皇,瞬間就將光暗至尊給嚇得渾身炸毛了,一臉驚恐的躲過了太陽聖皇的攻擊,隨後飛速的向著遠處逃竄而去。

“不行,不能與太陽聖皇在這裡耗下去了,他本就是死人了,雖然不知道究竟動用了什麼手段,纔出現了這種情況。

但是如果與其戰鬥,必定得不償失,不能打,絕對不能打下去。

我需要恢複,不能耗在這裡,我要進入仙域,成仙!”

想到這裡,光暗至尊更是飛快的來到了一處古星之上,張口便要吞噬整個古星的生命。

“轟……”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間激射而出,好似刀芒一般,向著光暗至尊的脖子砍去。

“哼!”

光暗至尊看到後,冷哼一聲,說到:

“你以為你是太陽聖皇不成!”

說完,光暗至尊伸手去擋。

“噗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