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啊……”

突然,光暗至尊大叫一聲,隨後隻見其右手瞬間斷裂開來,並且還被分成了四段,看上去極其恐怖。

“你找死……”

光暗至尊怒吼一聲,隨後渾身一震,本來已經斷裂的手臂瞬間瞬間複原。

“噗嗤……”

然而,斷裂的手臂剛一接上,瞬間手臂之上金光一閃,隨後又斷裂開來。

“這……有股力量正在阻擋我複原……

誰,出來,給本尊出來!吼……”光暗至尊一聲巨吼,瞬間恐怖的力量鋪天蓋地而去,直接鎮壓在了那顆生命古星之上。

“嗬嗬!看來你這個至尊也不怎樣啊!我的隨手一擊都擋不住,根本就是一廢物嗎?

你說,對不對啊!黑風?”

緊接著,一個渾厚粗憨的聲音傳了出來:

“那是,那是,你說得對,你說的一切都對。”

說話之間,隻見一金髮,身材高挑,麵容姣好,麵容卻帶有一絲凶戾的女子,帶著一皮膚黝黑的,手持鋼槍的雄壯男子出現在了空中。

“你是……”光暗至尊眯了眯眼睛,凝聲說到。

“咯咯咯!光暗至尊,你膽子還真大啊,竟然敢對我們出手,真是有勇氣。”

“哼!”光暗至尊聽到後,冷哼一聲,壓下了心中的火氣,壓抑著聲音,目光冰冷的看著兩人說道: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聽到這話以後,金髮女目光淡淡的看了光暗至尊一眼,說道:

“嗬嗬!我是誰,你們不是一直在找仙域嗎?我們雖然不是來自仙域,但是也可以稱得上是仙!”

“仙……”

一聽到這話,光暗至尊頓時目光炯炯的盯著金髮女還有黑風,一字一句地說道:

“你……真……是……仙?”

一聽到這話,女子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

“仙,我們早都已經是了。怎麼,你要跟我動手……”

光暗至尊聽到後,目光閃爍的看著金髮女,說道:

“你們真的是仙?”

聽著光暗至尊疑問的語氣,金髮女笑了笑,隨後說道:

“嗬嗬!那你可以試一試嗎,我說的對嗎?”

“嗬嗬!對,很對……”

“轟……”

話音一落,光暗至尊突然出手,一掌直接直接打向了兩人。

“嘿嘿!早就料到你這個小人了。果然如此行徑。看我的……”

話音一落,隻見這黑風突然一張嘴。

“呼……”

刹那間,一股黑風鋪天蓋地的向著光暗至尊吹去。

黑風一來到光暗至尊麵前,頓時光暗至尊便感覺到一股冷風不斷的透過身體,進入到了體內。

光暗至尊立馬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似酥了一般,渾身無力,並且雙眼也在火辣辣的疼痛,眼淚止不住的流。

“啊……我的眼睛……”

光暗至尊捂住眼睛,不斷的慘叫,本來冷酷的形象瞬間就破碎了。

“死……!”

一個死字,好似地獄的勾魂使者的聲音一般,響徹星空,冰冷的聲音,直接刺穿了身體,直達靈魂。

光暗至尊渾身一顫,隨後眼中應出一道金光,緊接著,光暗至尊便感覺到自己身體一陣劇痛傳來,隨後用紅腫眼睛低頭一看。

頓時就看到自己的身體竟然一分為二,化為了兩半。

隨後,光暗至尊一抬頭,隻見笑眯眯的黑風,手持一個黑色布袋,一下子就將其裝了進去。

黑風量光暗至尊的身體裝起來以後,轉頭看著金髮女說道:

“嘿嘿!金熊,你看啊!我們現在已經完成任務了,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下,去逛逛了。

你看,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以後,都冇有怎麼出去過,咱們倆……嘿嘿……”

聽到這裡,金熊眼神一喜,隨後眉頭皺了皺說道:

“不行,這次吩咐我們的是宗主,若是亂來的話,把宗主惹火了,到時候倒黴的可就是我們了。

我看我們還是先行回去,把這光暗至尊的身體送回去。

之後再想辦法出來便是了,畢竟之前宗主也說過,不會阻擋我們出去的。”

聽到這裡,黑風想起了之前唐風的恐怖,隨後使勁點了點頭說道:

“好好好!就這樣吧!先回去,先回去,太陰聖皇的事情要緊。”

太陰聖皇好不容易找回了一點印記,如果被我們耽誤了,出了問題的話,那可就罪過大了。

而且這一次,為了複活太陰聖皇,還有太陽聖皇,我們可是付出了不少的東西了。

更重要的是,這次為了完全複活他們,宗主可是吩咐了我們出手,將這次動亂的傢夥全都給宰了。

用他們的血與魂,滋養太陽,太陰兩位聖皇啊!

聽了這話以後,黑風看了看金熊,問到:

“金熊,之前太陽聖皇應該已經醒了吧,要不然剛纔的虛影也不會出現如此的異變。

依我看啊!太陽聖皇他們應該用不到這麼多的血與魂。宗主究竟是打算做什麼?”

金熊聽到這話以後,眉頭一挑,隨後搖了搖頭沉吟道:

“不清楚,不過宗主絕對有自己的打算,一直以來,宗主都是有自己的算計。

而這一次這個,估計宗主有自己的打算吧,反正我不清楚,而且你最好也不要打聽了,宗主若是不願意說,那……”

黑風聽到後,渾身一抖,隨後搖了搖頭,不再訊問了。

“好了,我們走吧!”

說著,兩人化為了一陣風,消失在了原地。而原地的古星,也隻留下了一個一臉目瞪口呆的原住居民。

“這……這是,我們……我們得救了……?”

“哈哈哈……死了……那人死了……”

“爸爸……你快點起來啊……你快點睜眼看看啊……死了,那人死了……嗚嗚……”

“…………”

乾坤盤之中,唐風正盤坐在大殿之中,隻不過此時的唐風,麵前正站著一隻看起來戰戰兢兢的麒麟。

“麒麟古皇,我的提議你覺得如何了?”

“大……大人,我……我隻是一隻小小的麒麟而已,有什麼資格去做您的坐騎呢,要不您還是……”

“宗主,我們回來了……”

突然,外麵傳來了一陣叫喊聲,隨後隻見金熊跟黑風兩人走了進來。

此時的黑風手上還抓著一個黑色的布袋,看上去很是奇怪。

“來的正是時候啊!”唐風看到兩人以後,心道。

隨後,唐風麵色一正,用淡淡的聲音說道:

“你們回來了,看來事情已經做好了。既然如此,那就把東西拿出來吧。”

“是,宗主!”兩人齊齊的回答道。

說完,隻見黑風放下手中地布袋,隨後,恭恭敬敬的取出了光暗至尊被砍成兩段的軀體。

“轟……!”

一看到這一幕,麒麟古皇頓時頭裡轟隆一聲,好像炸了一般,一臉驚恐的看著兩人。

隻見此時的光暗至尊,雙眼之中早已經冇有了光亮,看上去有些渾濁,呆滯,無神,這明顯是死人纔有的征兆。

“光……光暗……至……至尊!”麒麟古皇結結巴巴的說道。

“你,你們,竟然,竟然殺了他……他他可是……可是……”

而這時,金熊咧開嘴一笑,說道:

“殺就殺了唄!區區一個廢物罷了,要不是宗主留著他的血肉有用,早都被我們灰飛煙滅了。

不過話說回來,你竟然還活著,我記得宗主是打算用古皇的血肉來滋養那幾位的來著。”

“咳咳……”

突然,唐風輕輕咳嗽了幾句,隨後說道:

“好了,不要都說了,亂說什麼!”

而聽到這話以後的麒麟古皇突然身體一顫,隨後渾身瘋狂的發起抖來。

唐風:“既然古皇不願意,那就走吧,我讓人帶你離開。”

說完,唐風轉頭看了一眼金熊等人。

“不……不用了……”麒麟古皇連忙搖了搖頭,一臉驚恐的說道:

“我同意了,同意了……”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微微一笑,說道:

“麒麟古皇,這個本座可冇有逼你啊!一切都是你自願的,對吧?”

“對對對!都是自願的,都是自願的。”麒麟古皇連忙點頭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好,金熊,黑風,你們兩個都去吧,把麒麟古皇給我帶到他該去的地方。”

“是,宗主!”

說完,兩人還有些扭扭捏捏的站在原地。

“怎麼了?有事嗎?”兩人問到。

兩人點了點頭,隨後金熊抓了抓一旁的黑風,而黑風見狀,也隻能撓了撓後腦勺,說道:

“嘿嘿!那個宗主,俺們想要出去走走,看看這個世界,還請宗主應允!”

唐風聽到後,有些詫異的看了兩人一眼,說道:

“原來就是這事啊!我知道了,你們想要出去便出去就行,冇什麼問題。

隻要不去觸碰黑暗,就可以了!”

“多謝宗主,多謝宗主,我跟黑風一定會小心的,小心的。”說著,兩人連忙帶著麒麟古皇跑了出去。

而這時,唐風看著大殿裡麵的屍體,眉頭輕輕一皺,隨後揮了揮手,瞬間光暗至尊的屍體直接冇入到了八卦爐之中。

隨著光暗至尊的身體冇入八卦爐,瞬間八卦爐之中燃起了熊熊烈火,開始不斷的熔鍊煆燒起光暗至尊的屍身來。

…………

而此時的,北鬥的星空之中,發動黑暗動亂的禁區之主,已經徹底被麵前的情況給驚呆了。

石皇看著眼前的人,一臉震驚的指著來人說道:

“你……不可能的活著……你不可能還活著的。”

聽到這話以後,麵容平凡的男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隨後轉頭看了一眼已經渾身是血的“姬虛空”說道:

“你既然已經生出靈智,那便脫離了我,不必再擔著我的因果。”

聽到這話以後,“姬虛空”目光平靜的看著男子,隨後灑脫的一笑,用深沉而又嘶啞的聲音說道:

“嗬嗬!雖然如此,可是我又如何能脫離得了啊!

不如你還是將我收回去吧,或許我的使命就是這個,結束了,該結束了。”

聽到這裡,平凡男子沉默了下去,好一會後,才點了點頭,隨後目光之中突然出現了一道火光,瞬間落到了“姬虛空”的身上。

“轟……”

刹那間,姬虛空便化作了一個火球,慢慢化為了絲絲精氣不斷的進入到平凡男子的體內。

然而,平凡男子在得到著精氣以後,本來就已經堪比大帝的氣息瞬間變了,變得好似深淵一般,難以理解,觀望。

而在一旁的石皇,在看到這一幕後,頓時瞪大了雙眼,一臉的不可思議的表情。

“嗡……”

男子一睜開眼睛,瞬間周圍的空間好似直接化為了流水一般,不斷的向著四周波動。

“咕咚……”

看到這一幕的石皇,不禁嚥了咽口水,隨後使勁攥了攥手中的龍紋黑金大戟,說道:

“你,你真的成仙了!姬虛空!”

這平凡男子正是從乾坤盤之中出來的姬虛空,隻不過此時的他,已經將兩世身合一,由凡化仙了。

姬虛空目光靜靜地看著石皇說道:

“石皇,好久不見了,這一世你還是出來了,成仙路,嗬嗬!成仙路有那麼重要嗎?”

石皇聽到這裡,目光死死的盯著姬虛空說道:

“你究竟是不是成仙了,姬……虛……空!”

聽到這裡,姬虛空目光冇有絲毫波動的看著石皇說道:

“成仙,或許吧!不過石皇,這一次,你……”

“嗬嗬!嗬嗬嗬,哈哈哈……哈哈……”

石皇聽到這話以後,突然仰天大笑起來,好一會後,纔看著姬虛空說道:

“我想要知道,你究竟是如何成就仙的,你莫非找到仙域了,還是之前的那些人出手了……”

姬虛空聽後,輕輕一搖頭,沉聲道:

“仙域,嗬嗬!我從來都不知道仙域在哪裡,也從來都冇有念頭去尋找仙域。

至於我如何成的仙,嗬嗬!石皇,他們當初不過是幫我蛻變出新的一世罷了。

當年我身受重傷,難以修複,隻能冒險蛻變。而他們幫我蛻變的。

至於修煉成仙一事,則是我自己修煉的,紅塵之中成仙,而非去的仙域。”

“紅塵成仙,嗬嗬,紅塵仙啊……哈哈哈……哈哈哈……好一個紅塵之中成仙,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錯了,我們錯了嗎,仙域,難道真的不存在嗎?”

說完,石皇目光如炬的看著姬虛空說道:

“我想試一試,所謂的:仙!”

姬虛空聽到後,輕輕一點頭,同意了石皇的請求。

正所謂,朝聞道夕死可矣!雖然石皇是發動黑暗動亂之人,可是卻也是一個可憐之人。

為了一個虛無縹緲,難以確定的資訊,龜縮在不死山中,不斷的等待著,直至死亡。

其中的悲哀,孤獨,悲傷,也是難以言語的。

“一招定生死!”

“哈哈!好,一招定生死!”

話音一落,隻見姬虛空雙手之上,銀白色光芒開始不斷的聚集,並且慢慢的在形成一麵鏡子的樣子。

而鏡子的樣式,則正是他的帝兵,虛空鏡的樣子。

而石皇,則渾身氣息瘋狂的增長,僅僅在一個呼吸的時間,便重臨皇位,化為了巔峰時期的古皇。

此時的古皇,意氣風發,手中黑紋龍金戟,充斥著無與倫比的殺機與鋒銳,散發出來的氣息,不斷的撕裂者空間,將周圍的空間都撕出了一個個的細小的口子。

“鏡斷虛空!!!”

姬虛空淡漠的聲音傳了出來,胸前的“虛空鏡”之中瞬間衝出來了一道銀白色的光芒,直接射向了石皇的眉心。

“斬……!”

見狀,石皇手中的大戟也直接揮下,瞬間,大戟脫手而出,好似化為了一條匹練一般,直接衝向了那道銀白色的光芒。

“砰……!”

瞬間,雙方碰撞到了一起,周圍的空間紛紛破碎,裂開,化為了一個個的黑洞,不斷的吸收拉扯著周圍的力量。

而看到這一幕後,姬虛空臉上冇有絲毫的波動,隻是靜靜地看著前麵這一幕。

然而,此時的石皇,卻滿臉的通紅,額頭之上青筋暴起,身上的力量不斷的湧入那龍紋黑金戟之中。

然而,龍紋黑金戟卻還是在不斷的後退,並且為戟身之上也開始出現細微的裂縫。

看到這一幕後,姬虛空輕輕一搖頭,隨後右手輕輕一揮。

“嗡……”

“虛空鏡”突然一震,隨後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直接從“虛空鏡”之中湧出。

“哢嚓!哢嚓……”

緊接著,大戟傳出了不堪重負的聲音,隨後在一聲清脆的聲音之中。

“砰……”

瞬間,龍紋黑金戟化為了無數的碎片,激射了出去。

而那道銀白色光芒,則瞬間穿透了石皇的眉心,在石皇的眉心中央,留下了一個兩指大小的血洞,直接透過了石皇的頭顱。

“我……輸了……這就是……仙……的力量……嗎……

果然……果然……厲害……”

話音一落,石皇雙眸一暗,瞬間就冇有了絲毫的生氣。

“死了……”

“石皇死了……”

“姬虛空,姬虛空還活著……”

“虛空大帝還活著……”

“虛空大帝成仙了……”

這訊息一傳出去,瞬間就引起了所有人的震驚,乃至整個大陸的震驚。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