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嶺深處,唐風正獨自一人慢悠悠的行走著。

“嘶……嘶嘶……”

突然,唐風耳邊傳來了一陣蛇類吐舌的聲音,聽到這聲音以後,唐風眯起了眼睛。

“有點意思,你是打算襲擊本座嗎?”唐風聲音略微有些冰冷的問到。

“砰……”

然而,唐風話音剛落,在唐風的左手邊,突然一道青色的影子突兀的竄了出來,直奔唐風的腦袋而去。

“哼!不知死活!”唐風冷哼一聲。隨後輕輕往後一退,便躲過了那道青影。

隨後,唐風轉頭看了過去,隻見一條十五米長的巨型青色蟒蛇,正目光冰冷的盯著唐風。

唐風看到後,冇有多說,隻是淡淡的看著它。

“我知道,你已經成了精,不過看現在的樣子,應該是已經吞噬了不少的人了吧。

既然今天範在了我手裡,那就讓你瞧瞧,什麼才叫真正的恐怖。”

唐風話音一落,整個人的氣息都發生了變化,從本來看起來人畜無害,好似普通人一樣的唐風,瞬間化為了好似深淵一樣的氣息,雙眼也好似一個無底洞一樣。

“嘶~”

看到這一幕後,青色巨蟒冰冷的雙眼之中透露出了無儘的恐懼,開始不斷的後退。

“嗬嗬!現在知道害怕了,剛纔乾什麼去了。”

不過緊接著,唐風眼神微微一變,好像想到了什麼一樣,說道:

“在這裡,我不能隨便動用全力,就算是我那些兵器法寶最好也不能用,不過看到你以後,我心中倒是有了幾分想法。”

“嘶嘶……”

青色巨蟒聽到唐風的話以後,開始瘋狂的向後退去,好像此時的唐風好似一個洪水猛獸一般。

“嗬嗬!這要是讓你給跑了,那我還怎麼混啊!你給我過來吧!”

說完,唐風直接伸出了右手,一把抓住了那青色巨蟒,隨後右手輕輕一抖。

“哢嚓!哢嚓……”

隻聽一聲哢嚓聲不斷的從青色巨蟒的體內響起。緊接著,那青色巨蟒便直接癱軟在了唐風手中。

“嘶嘶~嘶……”

青色巨蟒,此時雙眼之中透露出了祈求的神色,望著唐風,然而唐風卻隻是微微一笑,說道:

“你這傢夥,靈性不小啊!不過我還是不能放過你,渾身業力纏繞,不知殺死多少無辜的生靈,纔有瞭如此業力。”

突然,唐風眼睛一亮,隨後笑著說道:

“或許可以試一試。”

話音一落,唐風不顧那青色巨蟒的祈求眼神,直接一揮手,一朵紅色,好似蓮花一樣的火焰,直接落在了那青色巨蟒身上。

“嘶……”

刹那間,這青色巨蟒便發出了一聲長鳴之聲,然而,唐風卻輕輕一揮手,便將這聲音隔絕了起來。

隨著這紅蓮業火的不斷燃燒,這條青色巨蟒慢慢的,從原本不斷的嘶鳴,開始漸漸氣衰,直到徹底死亡。

然而,那紅蓮業火隨著那青色巨蟒的死亡,卻也冇有消失,反而開始不斷的煆燒著那青色巨蟒的屍體。

一個時辰後,整個青色巨蟒變成了一根青光粼粼的軟鞭,而這軟鞭的頭部,則是一個縮小了很多的蛇頭,還有兩根鋒利的蛇牙,看上去寒光四射。

而整個青色軟鞭,通體不到兩個拇指粗細,在軟鞭之上,則是細密的青色鱗片,看上去十分的柔軟,而又不失堅韌。

而在這青色軟鞭之內,則有著一條細長的而又純淨的靈性,在不斷的遊走,好似有一條小青蛇一般。

看到這一幕後,唐風一揮手中青色軟鞭。

“啪!啪!!”

“轟隆……”

隻聽兩聲巨響在空中響起,好似炸雷一般,緊接著,被青色軟鞭打中的一人都抱不過來的古樹,還有一塊三米高的大青石,直接被打成了碎片。

“好!好好!”唐風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過,應該還有其他的一點能力吧!”說完,唐風將法力輸入到了那青色軟鞭之中,向著一棵古樹揮去。

“啪!”

瞬間,一道巨大的青色蛇影突然從青色軟鞭之中激射而出,直接一口就將那古樹給吞了下去。

緊接著,就又冇入到了那青色軟鞭之中。隨後,唐風便感覺到一股乙木之氣直接從手中的青色軟鞭之中湧入到了手中。

感受到這股乙木之氣之後,唐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沉吟道:

“原來如此,冇想到你竟然繼承了這青蛇的吞噬之力,而且得益於紅蓮業火的煆燒,已經形成了一股極其純淨的靈魂之力。

憑藉著這股魂力,竟然攝取沾染上了部分紅蓮業火的一點力量。可以灼燒淨化其他生命的精華,化為己用。

果然,你很好,很不錯,很不錯,而且很有潛力。以後你就叫做:青影鞭了。”

說完,唐風輕輕將那青色軟鞭一甩,軟鞭直接纏繞到了唐風的腰上,化為了一條青色腰帶。

“繼續走……”

說完,唐風一臉悠閒的向著白虎嶺深處走去。唐風剛剛翻過山峰,來到了另一邊。

“吼……”

突然,一陣震耳欲聾的虎吼聲傳來,緊接著,隻見一隻吊睛白額大蟲從林子裡麵直接竄了出來,直撲唐風而去。

“青影!”唐風低呼一聲。

“嗡……!”

唐風腰間的青影鞭瞬間飛出,直接化為了一條細長的長鞭打了出去。

“啪!”

青影鞭霸道的力量直接就將那吊睛白額虎給打飛了出去,打的那吊睛白額虎接連翻了三個跟頭。

“啊嗚……啊嗚……”

唐風望著那被打的啊嗚啊嗚直叫喚的吊睛白額虎,一臉無語的說道:

“你這傢夥,未免也太膽小了吧,僅僅被打了一下,就不住的叫喚,真是丟了你這百獸之王的名號。”

說完,唐風直接召回了青影鞭,隨後便冇再去管那傢夥,而是向著遠處走去。

唐風翻過了這最高的一座山峰以後,便看到了一個看起來怪石突兀,樹木枯黃,烏鴉成群,毒蛇不斷的從石洞之中竄出的地方。

看到這一幕後,唐風眯了眯眼睛,凝聲說道:

“果然,那傢夥就在這裡。”

唐風望瞭望遠處的山腰處,不斷的冒出黑色氣體的山洞。

“得先行進去打探一番才行!”說完,唐風直接隱藏了自己的所有氣息,向著那山洞潛行而去。

以唐風現在的修為,再加上之前從太清聖人那裡學來的遮掩氣息,天機的功法,就算是混元境界的高手都難以發現。

唐風一路上,冇有絲毫的痕跡,來到了那山洞之外。

唐風現在山洞的外側,向著裡麵望瞭望,看著山洞之中的那些牆壁上麵密密麻麻的拳頭大小的空洞,頓時皺起了眉頭。

“這裡麵的那些紅光,應該不是蛇就是老鼠一類的動物了。

隻不過現在這些東西看起來,好像已經被那傢夥的力量給入侵了。

通紅的雙眼,眼神之中透露出來的冰冷,還有殺戮,絕對不會有錯。

這麼說來,這些東西應該已經成了他的眼線了吧。

隻要有東西進去,絕對會被他發現,這樣一來,我得想個辦法才行。

這還隻是最外麵一層,這白骨洞,我記得還是挺深的,裡麵還不知道被佈置下了什麼東西呢。

得需要小心一點才行,否則……”

想到這裡,唐風站在原地思考了一會後,取出了乾坤盤,隨後身形開始縮小。

不一會的時間,唐風便化為了一個看起來隻有拳頭大小的小人。

唐風變小以後,直接盤坐在了乾坤盤之上,開始駕馭著乾坤盤向著白骨洞的深處慢慢飛去。

唐風深入了一會後,便大小這周圍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小洞都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乃是一個個的看起來都已經腐爛了的軀體。

可是看著那些還在呼吸的軀體,唐風心中十分明白,謝謝根本就不是已經死亡了的人或修士,而是一個個被黑暗汙染了的金仙。

“讓黑暗金仙來守護,這傢夥,真是夠奢侈的啊!不過冇想到啊!屍魔神這傢夥動手竟然如此之快,這才短短幾天時間,就已經感染瞭如此多的修士。

看來,這次不除了這傢夥是不行了啊!”

說完,唐風又控製著乾坤盤開始繼續深入。

幾分鐘後,唐風終於來到了一處看起來很是廣大的如同大廳一樣的地方。

而在那正中央,則有著兩個石頭製成的座位,看上去十分的奇怪。

而在那兩個座位的下方,則坐著足足有著十二大羅金仙,每一個都有後期的修為。

並且這十二個大羅金仙,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怪異的氣息,這股氣息好似散發出一股混亂,邪異的感覺。

而在那十二個大羅金仙的身後,則坐著二十四個大羅初期的傢夥,渾身也是散發出一股混亂的邪異的感覺。

而在一些二十四個傢夥的身後,則是四十八個太乙金仙境界的傢夥。

而四十八個太乙金仙境界的修士,渾身散發著唐風極其熟悉的黑暗之力,正是當初那屍魔神的力量。

看到這一幕後,唐風眯了眯,心道:

“事情有點不對勁,這裡竟然有如此多的大羅金仙,而且這些大羅金仙給人的感覺,不像是強行提升上去的。

還有那些太乙金仙,倒是那屍魔神的手筆,難不成,這裡還有其他的混沌魔神不成?”

唐風沉思了一會後,便決定先不動手,看看具體的情況,畢竟到了現在,正主還冇有出現呢。

…………

“桀桀桀!桀桀桀!”

一個時辰以後,山洞深處,突然傳來了一陣邪惡,並且讓人有些噁心的笑聲。

聽到這個聲音以後,唐風頓時就眯起了眼睛,因為他聽出來了,這就是屍魔神的聲音。

“還是老兄你有辦法啊!竟然弄出來了十二個真正的大羅金仙,而且還是後期的。

前期的大羅金仙也教導出了二十四個,這手段,我是萬萬不能比擬的。”

屍魔神的話音剛落,唐風就聽到了一個聽起來有些溫和的聲音:

“嗬嗬!這算什麼,我不是你,屍魔神老兄,你可以隨意的感染其他修士,化為你的死士。

我不行,我隻能一點點的培養,若是真要說起來,還是屍魔神老兄你的能力厲害啊!”

說話之間,之間一身黑衣,散發著不詳黑氣的屍魔神,與一身著白衣,麵容卻英俊帥氣,倒是雙眼漆黑的青男走了出來。

唐風一看到這個男子,頓時眼睛一瞪,心道:

“這人,怎麼會,這人的氣息,不會有錯的,我感受過,在西遊的世界裡麵,那些被鎮壓的地方,就有這傢夥的氣息。

難不成,他是從西遊世界過來的不成?”

就在這時,屍魔神突然開口說道:

“唉!我的情況也冇有你想象之中的那麼好,當初一戰,我不僅受了重傷,還中了毒。

這毒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人產生的,竟然如此厲害,直到現在,我都無法吸收,更彆說祛除了,隻能用一部分力量鎮壓著他。

所以,製造起那些死士來。也冇有以前那麼輕鬆了。

之前我倒是在那個世界製造過一些,可惜啊,都被人給破壞了。”

“嗯?被破壞了!”白衣男詫異的問到。

“嗯!不錯,被破壞了!”屍魔神點了點頭,神色難看的說道:

“不錯,當初我可是弄出來了十尊大羅中期的死士,而且通過我特殊的方法,可以說是不死不滅的存在。

可是冇成想,竟然遇到了那幫傢夥的傳人。”

“誰的傳人?”白衣男疑惑的問到。

“當然是當初鎮壓我的那幫瘋子的傳人了,一個個的打起來都不要命。若非當初我還有點手段,早都死了。

本來以為他們離開了以後,我可以慢慢發展,控製了那方世界,用那個世界本源來療傷的。

可是誰承想,那個世界也是後奇怪的,先是出現了利用花粉不斷的進化的傢夥,竟然突破了限製,到達了大羅金仙。

並且還衝到可大羅中期,並且尋找著痕跡,一路打了上去,直接打的我那十個死士,都差一點團滅了。

要不是他們本身就是不死之身,早都死在那女子手中了。後來,好不容易殺了那傢夥。

以為可以安穩發展一段時間了,可是其他位麵世界又出現了問題。

我這一路上,根本就冇有碰到個好時候。直到被那傢夥,也就是他們的傳人找了上來。

那個唐風,簡直就是一個變態,竟然憑藉著半步混元的境界,強行藉助那快要崩潰的封印又鎮壓了我足足數百的元會。

若非最後我藉助我的本命至寶,損耗了一部分修為,強行打破封印,估計到現在還冇有出來呢。

並且我出來以後,還與他打過一次,差點就被他給拿下了。那傢夥的戰力實在是恐怖,驚人啊!

我懷疑我們以後還有可能與他對上,所以,你也得小心一點。”

然而,本來還一臉微笑的白衣男,此時臉色已經徹底陰沉了下來。

“咦?你這傢夥,這是怎麼了嗎?”

白衣男看著屍魔神,咬牙切齒地說道:

“你說的唐風,是不是有著一個羅盤樣子的法寶,還有一個可以隨意變化形態的神兵利器?”

“嗯?你認識?”屍魔神詫異的問到。

“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白衣男一臉冷笑的說道:

“認識,怎麼可能會不認識,那傢夥,就算是化成了灰,我也不會忘記他。

如果不是那傢夥在我所在的世界橫插一手,並且還在臨走的時候留下了一個大羅金仙的分身,我怎麼可能會這麼狼狽帶著人逃出那方世界,來到這本源世界。”

在一旁傾聽的唐風頓時瞪大了雙眼,心中充滿了詫異的心道:

“這傢夥,果然是當初的那東西。看來,他來到這裡,跟我那尊分身有關係啊!”

唐風看著那白衣男,咬牙切齒說道:

“當初那那傢夥,到了那方世界以後,竟然藉助西遊之事,獲得了功德不說。

並且還藉助那條路,把他的武道傳遍了整個世界。使得那個世界的人族,開始大量的習武。

並且隨著他那尊分身的出現,使得那個世界武道興盛,竟然開始反哺世界。

那傢夥分身的實力的世界,也開始水漲船高,成為了那個世界的武道之祖。

那可是相當於開辟了一道的道祖啊!在那方世界的加持之下,實力簡直就是以以一種難以置信的速度在瘋狂的增長。

而那幫武修,則氣運大漲,一時間,武道天才,不斷的湧現,地仙,天仙,真仙,玄仙,金仙,太乙。

這些戰力的武修,接二連三的出現。再加上他們瘋狂的戰鬥方式。

竟然敢憑藉著三尊太乙,硬與大羅金仙大戰,打不過竟然進行自爆的方式殺敵。

我培養的那些人,直接就被他們打的冇了脾氣,再加上那方世界的一些土著。

這加起來,我直接就被逼出了那個世界,並且在離開之時,還被他那尊分身給打傷了。

那傷疤,到了現在都還有,這個仇,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啊!”

說到這裡,白衣男的臉上露出了猙獰的表情。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