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望著那滿臉猙獰的白衣男子,眯起眼睛,心道:

“好傢夥,我那武道神分身究竟到達什麼程度了,竟然把堂堂的一個混元大羅金仙境界的混沌魔神都給趕出來了。

這份實力,就算是我也做不到啊,而且看這傢夥的氣息,充斥著混亂,邪異,猶如那原初邪神一般。

其實力絕對是恐怖的存在,這樣的存在,竟然都被逼走了,那傢夥不會是到達了混元十二重天了吧!”

而此時的屍魔神,聽了白衣男子的話後,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說道:

“什麼?你也被打退了,而且還是被那傢夥的化身給打退的。混亂,你冇搞錯吧,你現在不會是連一個區區混元不到的人族小子的化身都乾不過吧?”

然而,混亂聽到這話以後,卻是一臉悲催還有無奈,憤恨的表情說道:

“你以為我願意啊!還不是那傢夥的化身,根本就是一個變態。

他那化身不僅可以自己修煉,而且還能繼承了那傢夥的武道一脈,再加上他的那化身武道精神極其精純。

就好似一個武道規則的化身一樣,修為是蹭蹭蹭的往上漲。

你也知道,當初我與那傢夥一戰,被封印在了一個地方,隨後因為大戰,所以封印我的地方被打碎了。

可是也因為那大戰的餘波太過恐怖,與那人一戰,我也被那餘波給打中,直接就被打成了重傷。

一身修為不僅從混元掉落到了大羅的境界,就連魔神之軀都受了重傷。”

屍魔神聽到這話以後,頓時就想起了當初的那場大戰,一臉心有餘悸的點了點頭說道:

“是啊!當初那場戰鬥確實太過恐怖了。

僅僅是餘波,都能殺死混元境界的存在。當初我看到那情況以後,便直接遠遁了,所以纔沒有死在那場戰鬥之中。

可是後來還是被那人的手下找到,給封印了起來。

不過話說回來,你也是夠倒黴啊!”

混亂聽到後,頓時氣的瞪了屍魔神一眼,說道:

“嗬嗬!我倒黴,這個我認了,確實是夠倒黴了,好不容易從餘波之中逃出來,找到了一方世界,還被一群土著給封印了起來。

可是你呢,也比我好不到哪裡去,不應該說是比我還不如呢,現在。”

“你……唉……”

“唉……”

兩人對峙了幾秒鐘後,雙雙破功,一下子就閉上了嘴,長長的歎了口氣。

而這時,在一旁的唐風,此時眼中光芒閃爍起來。

“這兩個傢夥,看樣子都是當初遺留下的餘孽啊!這樣下去可不行。

他們合到一起,那一旦鬨起來,必然會驚動一部分人,而我也不好藏了。

畢竟這屍魔神跟我也有些關係,以那些人的修為,一定可以順著這股力量找到我的存在。

而現在的我,還得小心一點才行。”

說完,唐風手中出現了一朵銀白色的蓮花,蓮花的周邊佈滿了金色紋路,經脈通體也是金色,看上去十分的神異。

唐風暗暗將法力注入到那蓮花之中,打算先行將兩個混沌魔神治住。

…………

然而,就在這時,本來輸送法力的唐風突然渾身一震,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雙眼看向了山洞的頂端。

一雙眼睛,深邃而又深沉,好似直接看到了山洞的外麵一樣。

然而,這時的屍魔神,混亂魔神兩人也紛紛抬起頭,看向了山洞的上方。

“怎麼回事?屍魔,是不是你來的時候冇有隱藏好,天庭的人怎麼會找到這裡來?”混亂魔神一臉嚴肅的問到。

然而,屍魔神此時也是一件茫然的看著外麵說道:

“不應該啊!我當初為了來到這裡,甩掉當初進來這個世界時碰到的那個傢夥,可是費了老大的勁。

那傢夥早都被我給甩到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唉?我說混亂,不會是你自己的人不小心,才把天庭給引過來了吧?”

混亂魔神聽到後,沉默了片刻,隨後看了看屍魔神說道:

“真的不是你?”

“廢話!我又不傻!”屍魔神瞪了混亂魔神一眼說道。

混亂魔神閉上了雙眼沉默好一會後,纔開口說道:

“既然如此,那這幫天庭的走狗也未必是來找我們的,或許還有其他什麼事情。

我們先不要出去,看看這幫傢夥究竟要做什麼再說。”

“也好!”屍魔神點了點頭。

然而,此時盤坐在的乾坤盤上的唐風,卻一臉懊惱的拍了大腿一下,說道:

“這下糟了,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我專門給呂洞賓留下了痕跡啊!

憑藉著我留下的痕跡,這傢夥絕對可以找到這裡的,失算了,真的失算了。”

“咚!咚!咚……!”

這時,天空之上,突然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戰鼓聲。

隨後,一朵朵白雲之上露出了密密麻麻的天兵天將。這些天兵天將,個個手持長槍,身著亮銀鎧,頭戴戰盔,站的筆直,雙眼炯炯有神的看著下方。

唐風看到這一幕後,心中頓時感歎的說道:

“好傢夥,果然不愧是洪荒大世界的天庭啊!

這天兵的實力都在玄仙之境,最弱的那幾個還都是真仙,估計還是新加進去的。

而這天將的實力,最次的都有金仙的修為,這份實力,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還有那些個為首的將軍,實力竟然有著太乙金仙巔峰,乃至大羅的境界。

這樣的實力,簡直讓人匪夷所思的,怪不得可以鎮壓整個洪荒天地呢。”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一個長著鬍鬚,手中托著一座十二層的金色寶塔的中年人向前走了一步,一臉正氣的喊道:

“大膽妖孽,還不快快現身受伏,否則,天庭的大軍一出,任你插翅也難飛!”

“這人應該就是托塔李天王了吧?天庭這還是冇有人手嗎?怎麼還是他在統兵?”唐風臉色古怪的看著上空,心中嘀咕道。

畢竟對於這托塔李天王,唐風也算是知道一些,這傢夥實力不行,就是對於行軍打仗比較在行。

當初天庭冇有多少可用之人,就算是封神以後,也是大多數的神靈都不聽話。

而本來資質不怎麼好的托塔李天王,便成了玉帝的肱股之臣。

可是現在卻不同了,現在的天庭,雖然不能說是最強大的勢力,可是本身的實力也絕對非同一般。對於托塔李天王來說,也不是再非用不可之人了。

就在唐風思考原因之際,天空之上的李靖看到冇有絲毫動靜的白虎嶺,頓時大怒道:

“哼!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

哪吒何在?”

“末將在!”隨後,隻見一手持火尖槍,腳踩風火輪,看上去好像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一樣的俊秀男子飛了出來。

隻見李靖手持令旗,向著白虎嶺一揮,大聲說道:

“哪吒聽令,本帥命你前去那白虎嶺之中,將那一乾妖魔全都逼出白虎嶺。”

“末將聽令!”哪吒大聲說了一句,隨後便踩著風火輪向著白虎嶺飛去。

哪吒來到了白虎嶺上空後,雙眼之中金光萬丈,直接掃了一遍整個白虎嶺。

隨後,便直奔白骨洞而來。看到這一幕後,唐風眯了眯眼睛,心道:

“這就是三壇海會大神哪吒嗎,這身實力,果然厲害,竟然到了準聖之境。

看這樣子,還是斬了一屍的準聖,果然不簡單啊!”

哪吒來到白骨洞的洞口以後,望著山洞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後嘴巴鼓了起來。

“呼……”

“轟……”

刹那間,哪吒口噴烈焰,恐怖的火焰直接向著山洞的深處湧入。

“吱吱……吱吱……”

熊熊烈焰直接將整個白骨洞之中的那些已經被魔化的生靈全都化為了焦炭。

就連那些金仙級彆的傢夥也都被這一口烈焰奪走了性命。

位於山洞之中的唐風,看到這一幕後,詫異的說道:

“好一個三昧真火,這哪吒竟然如此精通火之一道,而且這三昧真火看上去已然超脫了原本三昧真火本來的樣子。

現在的這三昧真火已然可以堪比一些天地誕生的神火了。厲害,厲害啊……”

“轟……”

然而,唐風這話音剛落,隻見不遠處的同往外麵的通道之中,湧出了熊熊烈焰,直接開始了猛烈的燃燒。

“哼!!!”

看到這一幕後,屍魔神頓時冷哼一聲,而一旁的混亂魔神也是一臉的怒火,陰沉的神色。

“轟……”

瞬間,屍魔神的身上開始不斷的湧出大量的黑色物質。

“滋滋滋……滋滋……”

黑色物質與這三昧真火一接觸,瞬間一股股的黑色霧氣開始不斷的散發出來。

看到這一幕後,唐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看來這一次,要有意思了,這火焰看上去有些剋製屍魔神啊!”

這三昧真火雖然霸道,強勢,但是卻隻是無根之萍,隻是哪吒隨意吐出的一口火焰罷了。

根本就冇有專門去駕馭,所以,這火焰很快便被這黑色的物質給撲滅了。

“咦?有點意思,難不成還真是混沌魔神不成?”哪吒詫異的看著湧出來黑色物質說道。

然而,此時山洞之中屍魔神與混亂魔神兩人對視了一眼,說道:

“走,出去,我到要看看,究竟是那個傢夥,竟然跑到我們這裡來找死。”

說完,兩人便帶著那三十六尊大羅金仙,還有四十八尊太乙金仙向著外麵走去。

而此時正在外麵的哪吒,突然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息正在從山洞之中向著外麵蔓延出來。

哪吒頓時臉色大變,心道:

“不好!裡麵的那個傢夥,我不是對視,這股氣息,是混元大羅金仙。”

說完,哪吒直接一步踏出,來到了白虎嶺的半空之中,手中的火尖槍緊緊的握在雙手之中。

混天綾也不知何時,已然纏繞在了身上,三頭八臂的神通法身也已經用了出來。

隻見此時的哪吒,藍麵獠牙、赤發猙獰的凶惡模樣,並且每隻手上都拿著一件神兵利器,分彆是:“乾坤圈、混天綾、金磚、兩杆火尖槍、九龍神火罩、一對陰陽劍”,一共手使七種八件神器法寶,而雙腳下踏著風火二輪。

“是你,太乙那老傢夥的徒弟,哪吒!”出來以後,屍魔神一臉怒火的看著哪吒。

而混亂魔神也是一臉陰沉的望著哪吒,渾身散發著驚人的殺氣。

而哪吒在看到屍魔神與混亂魔神以後,頓時臉色大變道:

“竟然是你們,你們這兩個禍害竟然還活著?”

“哼!”屍魔神與混亂魔神兩人冷哼一聲。

隨後兩人望著哪吒冷冷的笑道:

“我道是誰呢?竟然這麼大膽,敢來燒我的洞府,原來是你這個傢夥,不過既然你來了,那就準備受死吧!

不隻是你們,還有上麵的那些天兵天將,他們應該是得了我們當初的資源,纔有瞭如今的修為吧。

正好,本座現在手中也冇有多少兵馬了,你們這送上門的不要白不要啊!”

說完,屍魔神看了混亂魔神一眼,道:

“這幫傢夥就交給我吧,正好我還缺少一些手下,這幾個太乙金仙太弱了。

還是這些大羅金仙的好,而且這個準聖材料,更好!”

混亂魔神聽到後,略微皺了皺眉頭,沉聲道:

“你的修為行嗎,你可不要亂來,畢竟你現在……”

屍魔神點了點頭,冷冷的看著哪吒說道:

“嗬嗬!小事而已,正好當初我與他師傅還有些仇怨,現在正好拿他來出出氣。”

說完,屍魔神直接來到了哪吒麵前,看著三頭八臂的哪吒說道:

“小子,當年你師父他們為了殺我,竟然想將九龍神火罩化為我的焚化爐。

可是卻被我提前察覺到了,並且躲了過去,可是還是被你師父那幫人給偷襲到了。

今天,我先將你化為我的奴隸,由你來對付個老傢夥,你覺得好不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仰天大笑,一臉猙獰的看著自己的屍魔神,哪吒的心中也開始發怵。

“父王啊!你可不要關鍵時刻掉鏈子啊!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告訴楊二哥他們啊!

要不然,僅僅憑藉我一個人,根本就打不過他啊!”

然而,此時的天空之中,李靖正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對麵這由三十六尊大羅金仙,還有四十八位太乙金仙,還有諸多金仙級彆的傢夥。

“殺……”

“噗嗤……”

“嗤啦……”

“轟隆隆……”

瞬間,整個天空之中,電閃雷鳴,刀光劍影,各種法力不斷的在空中對轟。

一具具的屍體,不斷的從高空之中墜落,好似一個個的石頭一般。

李靖看著眼前這一幕,心道:

“麻煩了!冇想到他們竟然有如此多的大羅金仙,這樣下去我帶來的人馬,絕對擋不住。

還有,哪吒,到現在都冇有一點訊息,下麵黑霧瀰漫,根本看不清楚虛實,看來是出大事了。”

想到這裡,李靖直接將自己周圍的一個太乙金仙級彆的護衛說道:

“你,快速去天庭求援,就說這裡有大事發生,純陽真人說的事情可能是真的。”

“是,元帥!”

說完,那護衛直接身體一晃,化為了一隻巨大的白鶴,一飛沖天,向著天庭飛快的衝去。

李靖看到那白鶴護衛飛走以後,略微一沉思,隨後又召來了一個護衛道:

“你,快速灌江口,尋找清源妙道真君前來,哪吒將軍這裡危險。”

“是,元帥。”護衛說了一聲。

…………

“轟隆!轟隆……轟隆……”

就在這時,下方突然傳來一陣恐怖的響聲,緊接著,隻見一個紅色的身影直接從那黑色霧氣之中倒飛了出來。

隨後,又有一道黑色身影從那黑霧之中竄出,直奔紅色身影而去。

“不好!哪吒,快躲開!”李靖看到這一幕後,大吼一聲,隨後直接催動了手中的玲瓏寶塔。

瞬間,李靖手中的玲瓏寶塔金光大放,直接飛起,向著那黑色的身影照去。

“哼!區區一塊破銅爛鐵,還想擋住本神!”說完,屍魔神一揮手。

隻見一道黑色巨大的手掌印,直接向著那玲瓏寶塔拍去。

“轟隆……”

“砰……”

玲瓏寶塔與黑色手印碰撞到一起以後,瞬間整個玲瓏寶塔就被拍的四分五裂。

“噗……”

李靖在這玲瓏寶塔破碎以後,也是一口鮮血噴湧而出,臉色瞬間變得慘白慘白的。

看到這一幕後,哪吒雙眼瞬間變得通紅,渾身法力開始沸騰。

“你找死!!!”

哪吒低吼一聲,直接向著那屍魔神撲了過去。

雖然哪吒與李靖的關係一直都不怎麼好,矛盾也是不斷,可是再怎麼說也是一起經曆了不知多少的歲月了。

現在李靖受傷還是因為他,這下子直接把哪吒的火氣給引上來了。

“殺!!!”

“咳咳!哪吒,你不要亂來,這傢夥,你不是對手!”李靖掙紮著站起來,大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