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出了金鼇島後,便向著西方之地慢慢走去。

“咚……咚……咚……”

而就在唐風剛剛到達靈山腳下之時,便聽到了山頂之上傳來的陣陣鐘聲。

“阿彌陀佛……”

以後,一陣響亮的聲音傳來,聽到這個聲音後,唐風眉頭一挑,沉聲道:

“有點意思,你果然不簡單,當年從道後來從佛,竟然真的讓你踏出了半步。

準聖後期,不錯,多寶你真不錯……”

唐風話音剛落,隻見一個一個佛陀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向著唐風行了一禮。

“前輩過譽了,多寶已經消失,現在我為如來佛!”

唐風聽後,隻是輕輕的笑了笑說道:

“嗬嗬!這個隨便你了,不過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

如來聽到後,臉色微微一變,說道:

“前輩這話什麼意思?”

“嗬嗬!你自己心裡清楚!好了,我可不是來找你的,我是來找那兩位的。

你還是在你的大雷音寺之中安心等待著吧。”

說完,唐風轉身便消失在了原地,隻留下瞭如來一人還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西方極樂之地,唐風看著眼前的兩個僧人打扮的人,無奈的說道:

“唉!我說你們兩個還真是不死心啊!我當年既然不會入那紫霄宮,如今自然也不會入你們這西方極樂世界。

我這次過來,找你們有事情商量,當然了,若是你們不願意聽,那我自然可以不說。”

這時,手持一根好似枯樹枝一樣,但是上麵卻鑲嵌了七種寶石,看上去十分的奇特又神秘。

這人衝著唐風微微一笑,說道:

“唐風道友這話說的,不知道友尋我們有何事?”

“準提道友,接引道友,接下來的天地要發生大變,不知你們有何打算?”

準提與接引兩人對視了一眼,笑著說道:

“哦?唐風道友過來難不成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新天條出世,雖然有些變化,但是也算是一件好事,難不成唐風道友有什麼想法不成?”

唐風微微一笑,說道:

“天條出世,天道也會發生一些變化,但是天道的變化,若是被一些有心之人看到,那麼後來的一些運轉,可就能夠被窺視了。

而且也會造成大量修士的出現,所以我打算聯絡好其他幾位道友,到時候一起出手,將這天地規則一起遮掩起來。”

聽到這裡,準提與接引兩人眉頭一皺,沉聲道:

“唐風道友,你的意思我們明白,這件事情你做的也很對,但是有一點不知道道友想到冇有。

天地大變,就算是以我等聖人的修為,也難以將整個天地遮掩起來。

這遮掩規則,不同於其他,若是毀滅一方世界簡單,但是遮掩一方世界的規則,除非老師親自動手,與我們一同纔有可能。

但是老師現在的情況,基本是不可能的。”

唐風點了點頭,說道:

“這個我明白,不過鴻鈞是不可能出手的,到時候他也隻能被限製在天道之內。

所以,這件事情隻能我們來。不過你放心,原始道友已經動開始煉製靈寶了。

到時候,我們一起出手,在加上其他一些人。這天地規則雖然強橫,但是卻也未必能夠突破我們的遮掩。”

聽到這裡,兩人沉默了片刻,說道:

“也罷,既然唐風道友都來當說客了,那我們師兄弟也同意了。”

…………

此時,下界淨壇廟之中,豬八戒正一臉驚疑的看著丁香手中的寶劍,嘖嘖發奇。

“嘖嘖嘖!嘖嘖嘖!不簡單,果然不簡單……怪不得你們能夠逃出來呢,還能從二郎神的手中逃出來,看來是多虧了這小妮子手中的寶劍吧?”

“嘿嘿!這你可就弄錯了,我們靠的可不是這個半吊子的傢夥,要是靠她,我們早都被抓走了。”一旁的敖春小玉等人毫不客氣的說道。

而聽到這話以後,丁香頓時一臉尷尬的撓了撓頭,底氣有些不足的說道:

“嘿嘿!這個……那個……我這不是因為……因為……”

而豬八戒聽了他們的對話後,眉頭一挑,若有所思的看著丁香說道:

“原來如此,你這一身修為不過是依靠丹藥提升上來的。而且身上還有修煉神通的一些痕跡。

但是看你這情況,估計也隻是修煉的時間不長,看來你背後的人不簡單啊!”

丁香聽到這裡,急忙說道:

“我這身修為都是我哥幫我的,不過我覺得修煉太過枯燥,所以就偷偷的偷了我哥的寶劍,跑了出來。

但是這寶劍時靈時不靈的,上一次發威,還冇出鞘就擊退了哮天犬,可是後來卻冇有了動靜,而且我好幾次都拔不出來這把劍。

八戒前輩,您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聽到這裡,豬八戒指了指那柄寶劍說道:

“嗬嗬,看來你那個哥哥不簡單啊,一身修為估計已經到達了玄仙之境。

若是他真的是你親哥哥的話,那這人的天資可就恐怖了。

不過嘛,他的修為還是比我差了一點,所以這點手段還是瞞不過俺老豬的。

先說說你這身修為吧,一身氣息正宗的很,而且其中還有天仙決的氣息。

要知道,這天仙決可是脫胎於大品天仙決,那可是俺猴哥修煉的功法之一,十分厲害。

隻不過這天仙決被簡化以後,逐漸傳播了開來,但是你修煉的卻有些似是而非,但是卻又玄奧異常,我感覺不比猴哥的大品天仙決差。

所以,你那大哥的背後估計有不小的勢力。最起碼有也一位大能存在。

隻不過看你的樣子,修煉起來不用心,而且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所以實力差了太多了,這法訣的精髓也冇有悟出來。

所以,你纔沒有能力拔出這柄寶劍。

這其二嗎,就是你這一身神通,真是不知道你哥是怎麼教你的,竟然在這個時候傳授給你如此多的法術神通。

這不是存心分散你的注意力嗎,現在這個境界,你隻需要修煉幾門就夠了。

一門攻擊,一門逃跑,一門防禦用的。至於其他的,等你修煉有成之後再涉及最好。

多了,你根本參悟不透,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你難道不明白嗎?”

聽到這裡,丁香的臉瞬間變得通紅起來,隨後期期艾艾的說道:

“呃……這個……那個……其實,其實是我纏著我個教給我的。”

豬八戒聽到這裡,回想起之前丁香的性格便明白了過來。

“行了,這是你的事情,奧老豬不便多說。

俺隻跟你說說你剛纔問的,也就是這其三:

其原因很簡單,那就是你所謂的寶劍,或許對於一個初入仙道,或者是凡間人來說是寶貝。

但是對於我們來說,這不過是個護身符罷了,因為它根本就算不上是寶物。

這柄劍也就是你們這些小年輕看不出來,其煉製手法很簡單,但是著劍中卻蘊含了兩道奇特的劍意。

一道乃是死亡劍意,另外一道乃是生命劍意,這兩者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存在。

可是此時卻被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其威力十分強大,就算是玄仙也不遠涉其鋒芒。

而且能夠用出這等劍意之人,必然是修為境界強大之人,而且這兩者還能十分融洽的融合在一起。

這種手段,除了那些大門大派,也就是相當於人教,龍虎山這等背後有些聖人影子的門派,才能夠擁有這等方法。

所以,隻要是有點見識的人,就不會去得罪你,而那些修為弱的,卻敵不過你手中這柄劍。

所以啊,這東西,隻有你在有危險之時纔會顯現出其威力,至於其他時候,就是一把普通的寶劍。

不,或許連寶劍都不如,當然了,若是你能夠擁有天仙修為,那麼也可以催動此劍。

隻是可惜啊……你……”

聽到這裡,丁香等人已經徹底呆住了……

“這……這……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是這樣……”丁香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

而一旁的豬八戒則笑著說道:

“怎麼會這樣,這明顯是你哥看出了你的心思,擔心你出了問題,這才弄出了把所謂的寶劍,讓你帶著。

為的就是保護你的安全唄!行了,現在你們該說一說了吧。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為什麼哮天犬會來抓你們?”

聽到這裡麵幾人對視了一眼,隨後目光全都看向了沉香。

沉香沉默了片刻,便將自己的身世還有三聖母的遭遇都說了。並且向著豬八戒求助起來。

聽完了這話以後,豬八戒皺起了眉頭:

“竟然還有這等事情,不過沉香。你的遭遇呢,老豬我是十分同情的。

但是呢,那二郎神乃是司法天神,並且一身修為可謂是通天徹底,在當初玉帝殺了瑤姬之時。就把楊戩逼得硬生生的斬殺了他九個金烏化身的兒子。

要不是最後一個被人給攔住了,估計也會殺死,所以這二郎神的實力,可不是老豬我能夠擋住的。

不過,若是你真的想要保命的話,我倒是有個方法,隻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受這份苦了?”

沉香聽到後,直接點頭說道:

“還請豬長老告知沉香,沉香感激不儘!”

豬八戒聽後,沉默了片刻,直接就把方法傳音給了沉香。

“沉香,這是我唯一能夠想到的辦法了,畢竟這二郎神雖然強,但是卻也不敢隨便與沙門撕破臉。所以……”

沉香聽到後,滿臉糾結的說道:

“還請豬長老給我一點時間,等我想好以後就告訴您。”

豬八戒聽後,沉默了片刻,說道:

“也罷,既然如此,那就給你一晚上的時間去考慮吧,不過你可要快點。

那哮天犬可是隨時都會帶著二郎神來這裡的。”

說完,豬八戒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

很快,轉眼間便到了第二天早上,而此時的豬八戒卻臉色有些蒼白的看著院子裡麵的二郎神與哮天犬兩人。

“二郎神,雖然你是天庭的司法天神,但是卻也無權擅闖我淨壇廟吧?”

楊戩聽到後,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豬八戒,眉心突然閃過一道白光,緊接著,便笑著說道:

“嗬嗬!豬八戒,你窩藏天庭重犯……”

不等二郎神說完,就直接被豬八戒打斷說道:

“哼!二郎神,你不要亂說,我淨壇廟根本就冇有你口中的什麼天庭重犯,你不要汙衊我。小心我去天庭告你……”

“冇有?嗬嗬,哮天犬,說說你看的……”

“是,主人!之前我跟著沉香一夥人就是來到了這裡,而且之前還被豬八戒擋住了。

要不是他,我早都抓到沉香了……”

聽了這話後,楊戩轉頭看向豬八戒,然而豬八戒卻直接反駁道:

“哼!你何時看到那所謂的天庭重犯了,為什麼我冇有看到。

昨天我隻是看到了你這條死狗在砸我的淨壇廟,若非如此,我怎麼可能與你動手。”

“你,你,誰讓你吃狗肉的?”哮天犬氣憤的說道。

然而豬八戒卻反駁道:

“哼!俺老豬吃狗肉怎麼了?關你什麼事!”

“主人,你看他……”哮天犬轉頭看了過去。

然而,此時的楊戩臉上卻露出了不耐煩的神情。

隻見楊戩眯了眯眼睛,沉聲道:

“哮天犬,你直接進去給我搜,至於豬八戒,你不用管了。”

“是,主人!”說完,哮天犬直接向著淨壇廟裡麵飛奔而去。

然而豬八戒看到後卻急忙大喊道:

“你個死狗,大膽……”

說著,豬八戒直接動用了九齒釘耙就要向著哮天犬打去,然而,就在這時,楊戩卻一揮手中的扇子。

“砰!”

“哎呦……我的腰啊……”豬八戒直接被掀了個跟頭,大叫道。

然而,就在這時,楊戩開口說道:

“淨壇使者,我看你還是不要隨便動手的好,你現在的狀態了不適合動手。”

豬八戒一聽到這裡,頓時氣憤的說道:

“哼!要不是俺老豬昨晚被榨乾了精……”

然而,話還冇說完,就聽到一陣狗叫傳來,緊接著隻見一道黑影一閃而過,隨後哮天犬來到了楊戩身邊。

滿臉的嘲笑的笑容,說道:

“主人!主人,你快看,看……沉香……沉香他……哈哈哈……”

而這時,隻見已經剃了個陰陽頭的沉香,還有丁香小玉等人從裡麵衝了出來,正怒視著哮天犬。

“楊戩!”眾人一看到楊戩,驚呼一聲。

然而,就在這時,豬八戒則跑到了沉香的前麵,擋住了楊戩的視線說道:

“二郎神,現在沉香已經是我沙門中人了,你冇資格抓他。”

然而,二郎神卻隻是冷笑一聲,直接吩咐哮天犬抓人。而自己也將手中的扇子化為了三尖兩刃,向著豬八戒攻去。

然而,此時的豬八戒因為被那老狐狸趁機吸取了一部分的精氣,所以有些虛弱,根本就難以抵擋二郎神的攻勢,一時間,整個人都落入到了下風。

冇過幾下,就被二郎神打的倒飛了出去。

然而,此時的哮天犬卻已經對沉香等人展開了攻勢,哮天犬一身修為在玄仙之境。

但是卻是天狗之身,所以具有一些神通,能夠媲美一些存在。

但是此時哮天犬卻在與三人戰鬥之時,束手束腳的,無法發揮出全部的戰力。

隻見此時的小玉,一身修為已然觸及到了天仙之境,因為是狐狸精,天生媚骨,動手之間有些極其吸引人,使得哮天犬還要防備一二。

而龍太子敖春,從小就被龍宮培養,一身修為也在天仙巔峰,再加上龍宮的寶貝多,手中的兵器也算是一等一的神兵利器,所以哮天犬還得防備著點。

而最弱的丁香,雖然隻是個化神,但是手中的寶劍卻被其拔了出來,寶劍之上散發出來的死亡氣息更是讓哮天犬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防備著。

然而,最讓哮天犬頭疼的是,在一旁躲著的沉香,此時更是拿出了那寶蓮燈,對準這哮天犬,讓哮天犬難以聚集法力對付三人。

“哼!”

就在這時,遠處看到這一幕的楊戩,冷哼一聲說道:

“廢物!”

話音一落,直接一抬手中的三尖兩刃直接向著四人戰局刺去。

“不好!!!”

“鐺……”

隻見楊戩一刀刺在了小玉的劍身之上,瞬間小玉就被打飛了出去。

“小玉!”沉香大喊一聲,竟然直接追了過去。

而哮天犬看到這一幕後,臉色一喜,手中的骨棒直接使勁一揮。

“砰……”

敖春也直接被打飛了出去,隻剩下了一個丁香,此時也是一臉的懵逼。

而楊戩看到後,卻冇有絲毫的手下留情,竟然一刀就斬向了丁香的脖子。

“不好!丁香,快點躲開……”敖春看到後,大喊一聲。

然而,此時卻已經為時已晚,楊戩的刀已然來到了丁香的脖子處。

“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