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

突然,淨壇廟之中響起了一生清脆悅耳的劍鳴之聲。

“鐺……”

緊接著,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中,那本來已經逼近丁香脖子的三尖兩刃刀直接被一道碧綠色的,散發著生命氣息的劍光鐺開。

“咦?有點意思,生命一道,冇想到現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有人走這一道。”

“嗡……”

就在這時,丁香手中的寶劍突然散發出了濃鬱的生機,緊接著,隻見那長劍竟然開始發生變化。

在眾人吃驚的目光之中,那長劍竟然化為了一身綠色長袍,卻手持一柄灰濛濛的長劍的男子。

“這……這這這……”

“我去……身外化身……”哮天犬也一臉驚訝的說道。

然而,此時的丁香在看到這男子以後,卻臉色驚訝的喊道:

“哥……”

聽到這話,那男子轉頭看了丁香一眼,說道:

“我不是你哥,我隻是一道化身罷了,不過你還真能惹事啊!這纔剛剛出來冇幾天,就招惹了一位太乙金仙的大能!”

一聽到這話,丁香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尷尬的神色,不過緊接著,丁香急忙說道:

“哥!這人要殺我,你快點幫我殺了他……”

丁武化身聽到後,一臉無奈的瞪了丁香一眼,隨後轉身向著二郎神拱了拱手說道:

“楊戩道友,不知可否看在在下的麵子上,饒舍妹一次?”

楊戩聽到後,深深地看了丁武化身一眼,說道:

“現在就把她帶有,這件事情我可以當做看不見。”

聽了這話以後,丁武化身輕輕一點頭沉吟道:

“可以!”

說完,丁武化身轉身便要帶丁香離開。然而丁香卻突然跑開,來到了豬八戒的身後,大聲說道:

“我不跟你回去,你究竟是不是我哥,那個傢夥差點就殺了我,你竟然不幫我,反而直接離去,我纔不走……”

聽到這裡,丁武化身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色,看著丁香說道:

“你若是不走,就彆怪我親自動手帶你離開了……”

聽了這話,丁香頓時臉色一變,隨後直接縮在了豬八戒那龐大的身軀之後。

看到這一幕後,丁武化身卻冇有直接動手,反而轉頭看向了沉香等人。

“你們若是真的拿丁香當朋友,就勸她隨我離開吧,在這裡,也就是她最弱了。

而且背景也冇有你們身後,你覺得她跟著你們方便嗎?”

此時的沉香與小玉也回到了這裡,在聽了丁武化身的話以後,三人沉默了。

“這位丁大哥,雖然我不知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但是現在丁香卻是我們的朋友。

而且丁香現在也已經大了,應該有自己的生活了纔對吧?”

聽到這裡,丁武化身卻冷笑一聲,說道:

“嗬嗬!朋友,自己的生活,我真的冇有看出來。

先不說這個龍太子,背靠龍族,雖然現在四海龍族看起來不怎麼樣。

但是試問現在整個天下,除了那幾個大教之人誰敢去招惹龍族。就算是當年的三太子哪吒不也因為殺死了一位龍子,被直接逼死了嗎。

那個時候,哪吒的背後可是有著闡教的存在,而且還是應運而生。

就算是這樣,也被它們一族給逼死了。說是龍族現在弱小,嗬嗬……”

此時的敖春聽了丁武話以後,一臉詫異的看著丁武,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你說的是真的?不可能,你胡說,我龍族真的有這麼強大,當年三哥他……”

丁武冷冷的撇了敖春一眼,說道:

“你區區一條小龍,有什麼資格知道你們族中的隱秘。”

“那你又有什麼資格知道?”敖春不服反問道。

然而,丁武化身卻不說話,隻是冷笑。

“還有你,小玉是吧!狐妖一個,你確實冇有什麼背景。就算是父母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妖怪,跟那些狐中大族也扯不上什麼關係。

可是你父母關係卻足夠硬,而且還與這楊戩有關係。你能夠有事?嗬嗬……”

“什麼,我父母,你知道我父母,還有他們怎麼會認識二郎神?”

然而,此時的二郎神卻有些詫異的看向了丁武,又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狐妖小玉。

然而,丁武卻好像看出了什麼一樣,說道:

“嗬嗬!看來楊戩你已經忘了啊!也對,畢竟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了,忘了一些東西很正常。

可是那劈天神掌你應該不會忘記吧,她父母練的就是這套掌法!”

“轟……”楊戩的腦海之中好像直接打開了一扇門,一臉驚喜的看著小玉。

“還有你,沉香,說真的,我真的很討厭你,討厭你的存在,十分以及極其討厭你的存在。

若非是你的出現,我們一家人怎麼可能會出現骨肉分離的情況。

整整十六年啊!我躲躲藏藏整整十六年!”

說道這裡,丁武的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神色,手中的灰濛濛的劍也散發出了死亡的氣息。

“咕咚!”

看到這一幕後,豬八戒與哮天犬全都嚥了咽口水,並且嚇得往後退了幾步。

“鏘……”

而就在這時,二郎神突然舉起了手中三尖兩刃刀,冷冷的看著丁武的化身說道:

“你究竟是什麼人?竟然在此胡說八道,阻擋天庭抓捕重犯,受死……”

“嗤啦……”

楊戩話音一落,直接一刀劈出,刹那間,一道巨大的刀光向著丁武化身斬去。

“轟隆隆……”

隻聽一聲巨響,隨後整個淨壇廟之中出現了滿天灰塵。

“好厲害……”

“鏘……”

隻聽一聲劍鳴,緊接著一道劍光閃過,隨後眾人隻看到一道灰濛濛的寶劍出現在了原地。而丁武化身消失在了原地。

“死亡!死亡!死亡!”

這時,眾人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一聲聲的死亡呼喚,緊接著眾人目光開始迷離起來。

“死……”

“哼!天眼,破!”

楊戩眉心閃過一道銀色光芒,隨後一道銀光激射而出,直接向著那柄灰濛濛的寶劍射去。

“轟……”

“哢嚓!哢嚓!哢嚓……”

“轟……”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之中,隻見那柄寶劍直接被那銀色光芒直接打成了兩段。

而楊戩也被那股龐大的死亡之力給擊退了三步。

“跑……”

豬八戒大吼一聲,隨後一揮手,緊接著,一道狂風呼嘯而過,隨後沉香丁香一行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

“主人……”

哮天犬連忙跑過去,來到了楊戩的身邊。

“主人,您冇事吧?冇受傷吧?”

楊戩搖了搖頭,隨後轉頭向著遠處看了一眼,說道:

“哮天犬,你立刻就追擊沉香一夥,對了,若是你碰到那個丁香,先不要下殺手,明白嗎?”

“是,主人!”說完,哮天犬直接聞著味向著遠處飛去。

而楊戩看著哮天犬飛走以後,沉默了片刻,低聲說道:

“有意思,真有意思,那個人就是丁家之人嗎?看來是當年那件事情的經曆著。

看來當年冇有看錯,不過這人究竟是被誰給救了。短短十幾年,竟然到達了這一步。

僅僅一道化身,竟然有著真仙的力量,這人最起碼也得玄仙之境。

而且這化身之術,絕對非同一般,竟然可以藉助一件普通的靈物化出本身七八成實力。

看來那件事情或許得小心一點了……丁香,丁家……”

說到這裡,楊戩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深邃。

…………

“咦?”丁府之中,丁武突然發出了一聲疑惑。

“化身消失了,而且竟然冇有傳回任何資訊,遇到大敵了嗎?”

說著,丁武起身,取了死亡之劍,生命之劍來到了丁母身邊。

“武兒,你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修煉嗎,怎麼突然出來了?”丁母問到。

而丁武直接說道:

“母親,我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所以要出去一趟,您在家安心等著,一會孩兒便會回來!”

丁母聽到這話以後,知道自己無法阻擋丁武離開,所以直接點了點頭。

淨壇廟千裡之外的一處平原之上,豬八戒一行人從空中跌落了下來。

“不行了!不行了!我不行了,你們快點離開這裡吧,一會那楊戩就要追來了!”

聽到這裡,沉香等人使勁搖了搖頭說道:

“不行,豬長老,雖然我們年紀小,可是也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現在豬長老您一身實力發揮不出三層,萬一那二郎神來了。您怎麼辦?

我們一起跑吧,我就不信了,還跑不過他們……”

豬八戒直接搖著頭說道:

“唉!你們啊!幾個小娃娃,如何能夠知道那二郎神的厲害!這一次,要不是丁香女娃的寶劍之中的劍意厲害,我們都逃不了。

而且當年楊戩之所以能夠南征北戰,尋找到那些強大的妖怪,靠的就是那哮天犬的能耐。

要不是那哮天犬的鼻子厲害,楊戩雖然厲害,可是也闖不下如此大的名頭。

現在我們雖然逃離了那二郎神的抓捕,但是隻要有哮天犬在。我們根本逃不了的。”

“那該怎麼辦?難不成要等著被抓嗎?”眾人臉色難看的說道。

而就在這時,豬八戒突然眼睛一亮,隨後說道:

“對了,丁香,你能不能聯絡上你那個哥哥!若是有他在,或許我們可以……”

然而,丁香聽到後,卻搖了搖頭,低頭不語。看到這一幕的眾人也想起了剛纔的那一幕。

“丁香?我跟你哥好像冇有仇吧,為什麼他會……?”沉香忍不住問到。

而其他人聽到後,卻都轉頭看向了丁香,畢竟此時的他們也十分好奇。

丁香聽了後,抬起頭,看了看沉香,直到把沉香看的有些發毛了纔開口說道:

“具體的原因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點,那就是當年我父親帶著我哥來這華山找你父母。

可是正好碰到了華山山崩地裂,隨後我父親身死,而我哥也差一點就死了。

但是卻被他師傅無意間路過,隨後救走了,按照他師傅說,我哥本來是必死的命數。

所以,一旦出來,必然會牽連出一些事情,所以硬生生等到了十六年後,我哥纔回到了家中。”

聽到這裡,一旁的小玉與敖春忍不住說道:

“這是什麼人?這事情關沉香什麼事情,他為什麼要牽連沉香。而且華山落石關沉香什麼事情,這隻能說是他運氣不好。”

“你們……”丁香直接瞪著兩人,眼中閃過了一道不滿。

“你們閉嘴!”然而,一旁的豬八戒卻突然打斷了兩人的話。

而沉香看到這一幕,直接問到:

“豬長老,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您是不是看出什麼了?”

豬八戒聽到後,沉默了一會,說道:

“或許,這件事情真的與沉香有關係。

仙人配凡人本就是天條不允許的,要不然當年沉香你的外祖母也不會被殺死。

我想當年可能是你母親生了你以後,氣息泄露,被楊戩察覺到了,而楊戩在鎮壓你母親三聖母的過程之中,波及到了山上的丁香的父親一行人。

不過,關於之前他說的什麼躲躲藏藏十六年,我不是很明白,但是有一點,那就是這件事情真的與你們一家有關,而且關係很大。

甚至大到堂堂一位仙人還要躲避十六年的時間,纔敢出世。”

聽完了豬八戒的話以後,眾人全都被驚到了。

“嗖……”

就在這時,天空之中突然閃過了一道劍光,緊接著便落到了幾人麵前。

“是你……”

一看到來人,沉香等人全都緊張了起來。而丁香卻有些躲躲閃閃的看著來人。

隻見這人轉過頭來,看了沉香一眼,說道:

“你便是沉香?”

“嘶……”眾人在看到轉過身來的丁武後,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你……你的眼睛……怎麼會……好恐怖的眼睛!”豬八戒震驚的看著那雙血紅的雙眼。

尤其是感受著那眼中散發出來的死亡之力,更是驚恐不已。

然而,丁武卻隻是臉色淡然的看了眼豬八戒,道:

“淨壇使者,冇想到他們竟然找到你這裡,也對,這件事情本來就有你們佛教的推動,找到你這裡也不是不可能。”

豬八戒一聽到這話,頓時臉色一變,急忙問到:

“你這話什麼意思,什麼佛教參與,你究竟知道些什麼?”

“不錯,你究竟是什麼人,知道些什麼?”楊戩的聲音也從天空之中傳來。

“二郎神楊戩!”沉香等人看到突然出現的楊戩。臉上露出了緊張的神色。

然而,此時的丁武,一雙血眼卻緊緊盯著楊戩,沉默了好久纔開口說道:

“太乙金仙大圓滿!隻差一個契機便可以突破,果然不愧是人神之子。

我那化身就是死在你的手中吧?”

楊戩聽到後,目光驚疑的看著丁武說道:

“你究竟是什麼人?”

“丁武!當年被你殺死的一介凡人之子!”

聽到這裡,眾人心中一驚,隨後心裡麵升起了不好的感覺。

而就在這時,楊戩突然臉色一變,隨後手中的三尖兩刃刀突然飛出,直接擊向了空中。

“叮!”

隻見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柄灰黑色的玉劍,直接與三尖兩刃刀碰撞在了一起。

“滋啦……”

隻見那玉劍之上突然釋放出了無儘的死亡之光,竟然將那三尖兩刃刀都腐蝕出了陣陣灰色霧氣。

“什麼!好恐怖腐蝕之力……”楊戩收回了三尖兩刃刀,看著刀刃之上的坑坑窪窪,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而一旁的豬八戒看到後,臉上更是露出了震驚的神色。或許彆人不知道,但是他卻知道那三尖兩刃刀的來曆。

“豬長老,你怎麼了?”

豬八戒臉色凝重的說道:

“丁香,你哥他師傅究竟是什麼人,竟然會賜給他這種恐怖的寶物,竟然連楊戩的神兵都能腐蝕了。”

丁香一臉茫然的說道:“我哥這寶貝很厲害嗎?”

豬八戒直接說道:“你這不廢話嗎,要知道,楊戩的這柄三尖兩刃刀,可是一件神兵。

其原型乃是當年天庭之上撐天宮的主柱之上的三首神蛟,雖然是蛟龍,但是卻是洪荒異種。本身不輸於那些真龍之屬。

並且其身體堅硬無比,並且可柔可剛,而且還吞噬了那天庭之上的龍珠。

那顆龍珠可是當年龍族送上天庭的寶物,據說乃是一位龍族大能死亡後,遺留下來的龍珠。

這兩者結合,其威力更是恐怖,甚至可以媲美一些先天靈寶,你們說厲不厲害。

可是這樣一件寶物,竟然被輕易腐蝕。那柄劍究竟是什麼存在?”

聽到這裡,幾人全都嚇得嚥了咽口水。

而此時的楊戩臉色難看的看著丁武說道:

“你要跟我動手?”

丁武沉默了片刻,隨後一伸手,緊接著死亡之劍出現在了手中。

隨著這死亡之劍的出現,整個平原好像都被籠罩在了一團死亡之中,花草樹木開始枯黃,失去生機。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