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突然,隻聽兩道破風聲傳來,隨後三道身影閃過,趙吏,張家兄弟的身影出現在了唐風與張之維麵前。

一來到這裡,三人便看到了站在唐風不遠處的天師張之維。

“你……你是……天師張之維?”三人一臉震驚的喊道。

而張之維聽到後,微微一笑,摸著鬍子說道:

“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竟然還有人認識老道。”

然而,一旁的唐風卻直接撇了撇嘴,說道:

“嗬嗬!認識你,彆自戀了。他們之所以能夠噴出你來,那是因為我之前把你的影像給他們看了。

要不然,誰認識你個糟老頭子啊!”

張之維聽到這話以後,也冇有生氣,隻是嘿嘿笑著,不說話。

而這時的張維心卻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一臉震驚的看著張之維說道:

“你……你是張之維。不可能吧?之前唐前輩不是說我纔是張之維的轉世嗎,為什麼……”

一聽到這話,張維心與趙吏兩人頓時心中一驚,隨後立馬就反應可是過來。

畢竟唐風之前說過了,張維心乃是張之維的轉世。那麼以前的張之維必然是已經死了,既然死了,那麼眼前的這個又是何人?

一想到這裡,三人頓時就感覺到脊背發涼,有些驚恐的看著唐風兩人。

而唐風卻聳了聳肩膀,撇了撇嘴說道:

“這件事情,你們還是自己問他吧,尤其是張維心你們。這件事情我想你們更加應該好好聽一聽。”

聽到這裡,兩人臉色一愣,隨後有些詫異的問到:

“什麼意思?”

唐風冇有回答,隻是轉頭看向了張之維,而兩人見狀。也隻能轉頭看向張之維。

張之維聽到後,苦笑一聲,隨後說道:

“唉!這種事情有什麼好說的,再說了,這一切都是老道我自己的決定,與其他人無關。”

聽到這話以後,張家兄弟更加的疑惑的,不過兩人還是恭恭敬敬的向著唐風鞠了一躬,說道:

“還請前輩告知真相!”

這話一出,張之維頓時目光楞楞的看著兩人,好久以後,才目光有些閃爍的說道:

“這還真是……好久不見了啊!你們兩個與我們當年真的很像,很像,為了那一點真相,追查到底。

尤其是你,與我那師弟,張懷義更加的相像了。”

聽了這話以後,張唯義嘿嘿一笑,說道:

“嘿嘿!那個……其實吧。剛纔唐前輩說過了,我就是您那師弟的轉世之身。”

張之維一聽到這裡。頓時一愣,隨後嘴角抽了抽,說道:

“怪不得,怪不得,竟然是這樣,竟然是這樣的。”

然而,就在這時,唐風突然開口說道:

“你們把你們的老祖宗告訴張之維就行。”

“老祖宗,你們老祖宗難不成還與老道有什麼緣分?”張之維驚疑的問到。

兩人一聽,直接向著張之維拱了拱手,說道:

“家祖,姓張,名諱:楚嵐。”

“楚嵐,你們說你們老祖宗是張楚嵐那小兔崽子?”張之維大聲說道。

“小兔崽子!”兩人頓時嘴角抽了抽,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神色。

然而,唐風與趙吏兩人卻在一旁不厚道的笑了起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張之維一拍手,大聲說了一句,隨後急忙向著兩人問到:

“你們可會金光咒?”

兩人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那雷法嗎?”

兩人對視一眼,隨後張唯心先行開口說道:

“我會陰五雷!”

“我是陽五雷!”張唯義也連忙說道。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這還真是因果循環啊!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們說一說吧。你們可要聽好了。”張懷義連忙說道:

“我們龍虎山正一天師府,從祖師張道陵那裡傳下來,一路上經曆了不知多少磨難,可是卻都堅持了下來。

慢慢的,我們這裡也開始成為了那些修道者的聖地,成了天下最有名的名山之一。

然而,十萬年前,末法之劫到來,諸多的名山大川被唐風祖師給封印了起來,以待十萬年後再次現世。

然而,我身在天師府的天師,便需要肩負起這天師府的責任,天師府的傳承不能斷在我的手裡。

所以,當年我憑藉著當初大戰之時留下的那點人情,請動了當時的冥王動手。

將我的靈魂與元神剝離出來,靈魂去轉世投胎,而元神,則在這龍虎山之中好好呆著,等待盛世降臨,好讓我把龍虎山的傳承給傳下去。”

聽到這裡,張家兄弟頓時就沉默了下去,而這時,一旁的趙吏突然開口說道:

“這麼說來,這十萬年以來,你根本就冇有出過這龍虎山一次?”

張之維笑著搖了搖頭,道:

“出去,嗬嗬嗬!我隻是一個元神軀殼罷了,體內根本就冇有絲毫的力量。

再說了,龍虎山之外,當時處於天地末法之中,彆說出去了,就算是在這裡,要不是有唐風老祖佈下的手段,我也撐不下來。

不過還好,還好,這麼多年以來,總算是支撐下來了,雖然這些年有些孤單,不過也習慣了……”

然而,張之維這一句習慣了,直接就使得張家兄弟淚目了,看向張之維的目光中,更是充滿了敬重的神色。

“前輩,您的這十萬年究竟是怎麼撐下來的?”張唯義開口問到。

張之維笑了笑,看了看天空,又望瞭望外麵的景色,說道:

“世間有許多的風景,尤其是時間的風景,更是讓人沉迷,這些年,我見識到了時間的風景。

其實也冇有你們想的那麼不好。”

在一旁的唐風聽到後,都直接撇了撇嘴說道:

“嗬嗬!時間的風景,你倒是大氣,算了,不說了,你為了天師府已經做的夠多了,真的夠了其實你可以休息一段時間了。

現在他們來了,你可以安心的去休息了吧?

我想這件事情托付給他們。你應該可以安心了吧?”

張之維聽到後,沉默了片刻,隨後衝著唐風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

“您看出來了?”

唐風聳了聳肩,說道:

“當然,就你這點東西,這點修為,根本就擋不住我的目光,好了,說一說你的決定吧。

若是你願意,現在我可以幫你一把,順便再將這孩子的靈魂完全複原。

畢竟元神是靈魂的產物,雖然藉助冥王輪迴的力量剝離開來,但是後果還是有的。”

張之維聽到後,沉默了好一會,說道:

“老祖,我想先與他們兩個說說話。不知可否?”

唐風聽到後,撇了撇嘴說道:

“想說就說吧,我還能鐺著你嗎?”

“多謝!”張之維說道。

說完這些,張之維便帶著張家兩兄弟向著不遠處走去。

…………

唐風則與趙吏開口說道:

“趙吏,我現在去先找回冥王茶茶,希望你了可以幫我一把!”

“冥王茶茶!”趙吏皺了皺眉頭,隨後說道:

“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那冥王在什麼地方。

再說了,我也是轉世之身,而你口中的冥王也早都已經轉世了,如何去找她啊?”

唐風聽到後,笑了笑,隨後說道:

“其實吧,這還是很簡單的,畢竟你體內的陰氣其實就與冥界有關。

而冥王茶茶乃是冥界之主,就算是轉世了,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必然會再度成為冥界之主。

而現在能夠找到她的,隻有一個方法,那就是用你體內的陰氣。去尋找她。

隻要你靠近了冥王,那必然能夠感應出來。其中的東西,我就不多說了。

不過這件事情究竟做不做,還是在你,若是不願意,我也不會多說什麼?”

聽了這話,趙吏沉默了,畢竟現在他根本不清楚找到冥王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有些猶豫。

“給我一晚上的時間,明天一早,我給你答案!”趙吏開口說道。

“好!”唐風笑著點了點頭。

…………

時間很快便來到了晚上,夜幕降臨,整個大山的深處變成了一片靜悄悄的,隻有蟲鳴聲,鳥叫聲,還有一些野獸活動的聲音。

而這時,張之維帶著張家兄弟來到了唐風麵前,說道:

“老祖,我想將我這一身修為還有我的記憶全都傳給張維心,不知道可以嗎?”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撇了撇嘴,說道:

“這種事情,你自己想好就行,用不著向我彙報!”

張之維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嘿嘿!其實吧,那個,老祖,我們其實想要麻煩您老一下,希望您可以幫我們一把,所以……”

唐風目光淡然的撇了三人一眼,說道:

“我倒是什麼情況,原來是用到我了,嗬嗬……你們還真氣……”

張之維嘿嘿一笑,隨後說道:

“老祖,這不我們實在是冇辦法了嗎?我的情況您也看的出來。

根本就支撐不了多長時間。隻能將這件事情交給我的轉世了,希望他可以將龍虎山再度撐起來。

隻不過,他們現在的修為您也看到了,這點修為根本就不行,所以……

拜托了……”

唐風聽到這裡,看了看張之維說道:

“你真的想好了,一旦我出手,那就難以挽回了……”張之維使勁點了點頭。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過來了吧!”

張之維聽到後,直接向著唐風施了一晚輩禮,口中說道:

“謝謝老祖!多謝老祖……”

唐風直接擺了擺手,隨後說道:

“看看吧!除非以後張維心這小子修成大羅,否則,你可就永遠出不來嘍……”

“哈哈!老祖說笑了。正好,老道我在這裡看了這麼多年的風景了,有些累了,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罷了,既然如此,我本座便動手了。”

唐風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一揮手,直接就將張之維抓在了手中,隨後,一團火焰從其手中出現,開始不斷的灼燒起了張之維的元神。

慢慢的,隻見張之維的元神開始逐漸融化,並且裡麵出現了七彩之色。

這也多虧了唐風動手封存了張之維的元神意識,否則早都疼死了。

唐風看到元神融化,出現七彩色這一幕後,唐風微笑著點了點頭。

直接就將其化為了一顆七彩色的如同金丹一般的東西,打入到了張維心的泥宮丸之中。

隨後,唐風開口說道:

“這東西裡麵,有張之維的記憶,還有他的修為,不過被我提純了一下,算是畢竟純淨的存在。

你可以安心吸收,我想兩三天後,就應該差不多了。”

“多謝前輩!”張維心激動地說道。

“但是……”突然,唐風話音一轉,隨後說道:

“我相信張之維那是因為當年的交情,而你們不過隻是轉世之身罷了。

我希望你們不要忘了張之維交代你們的事情,將龍虎山發揚光大。”

聽到這話以後,兩人目光凝重的點了點頭說道:

“前輩放心,我們一定會繼承張之維老祖的意誌,發揚光大龍虎山的。”

唐風聽到後,點了點頭,隨後沉聲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再給你一件東西,讓你可以堅持下去的東西。

明天本座估計就要離開了,而離開以後,剩下的事情就要交給你們自己解決了。

之前的龍虎山重新現世,動靜很大,所以,必然會驚動不少的人。

也一定故事引來一些心思不好之輩,所以,我便送你們一件震懾之物。”

說完,唐風直接屈指一彈,瞬間一道紫色光芒激射而出,飛入到了張維心的手掌之中。

光芒散去,隻見張維心的手中出現了一對大小不一的紫色長短劍。

“此劍乃是我當初煉製的雌雄雙劍,也算是一劍不錯的靈寶。

其威力不小,足以劈山開道,斬河斷流,就算是一些金身都可以破去。

但是,劍本凶氣,並且威力太過強大,所以你要慎用,不到萬不得已,不要隨便亂用,明白嗎?”

兩人聽到這裡,一臉恭敬的向著唐風施了一禮,說道:

“張維心,張唯義,多謝老祖賜寶!”

唐風聽到後,直接就擺了擺手,冇有說什麼。

…………

然而,唐風冇有想到的是,在其離開龍虎山不久後,龍虎山現世的訊息直接引動了整個世界。

因為是一處神秘遺蹟,而且還是有名有姓的神秘遺蹟,直接就引得眾多的高手前來,打算奪寶。

被逼無奈的張家兄弟,還有一眾張家子弟,隻能請出了當初唐風留下的雌雄雙劍。

雙劍一出,直接就震懾住了所有的的,尤其是雌雄雙劍在張維心全力催動之下。

一戰斬殺了數百個大宗師,甚至還有大宗師之上的存在。一時間,龍虎山,張唯心的凶名直接就散播了出去。

成為了現今世界上不可招惹的存在之一。

…………

離開了龍虎山的唐風,此時已經與趙吏來到了海天城,海天城是位於最東邊的一座巨大城池之一。

其下小型的城鎮眾多,因為是瀕臨海域,有些海天一線的美譽,所以才被稱之為海天城。

而之前夏家兄妹,就是來自於海天城之中的一座下屬之城,天海城。

而唐風與趙吏之所以來這裡,就是因為這裡出現過一次恐怖的陰氣席捲全城的事故。

並且因為這件事情,還上了新聞,引得許多的高手過去檢視原因。可惜誰都冇有找到事情的原委。

而趙吏跟唐風說了這件事情以後,唐風心中便有了一些想法,並且猜測那冥王可能就是位於這海天城之中。

畢竟能夠爆發出這種陰氣的存在,也就隻有陰間的幾個大佬。然而,那些大佬在海天城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唐風才與趙吏兩人打算來這裡試一試,看看能不能找到有關於冥王的訊息。

…………

海天城之中,唐風看著眼前廣闊無邊,蔚藍色的大海,有些感歎的說道:

“大海變大了,變深了,隻有這顏色,還未有變化。”

趙吏聽到後,也看了看這大海,有些奇怪的說道:

“前輩,你究竟是怎麼看出這大海變大了的,這東西能看的出來嗎?”

唐風聽到後,隻是微微一笑,隨後說道:

“嗬嗬!這個啊,你以後就能明白了,你現在,還是太過弱小了。

若是有一天,你能夠到達我的這種境界,你就能看出來,其實這個世界很小,很小!

或許一些事情,轉眼之間就能看得到。”

趙吏聽到後,還是有些不明所以。然而,唐風也冇有繼續說下去。

“哦,對了,你之前說那爆發的源頭,就是在這裡嗎?”

趙吏一聽這話,立馬說道:

“不錯,我已經打聽清楚了,那最初的源頭,就是在這濱海路,隻不過究竟是哪一家,就不知道了。”

唐風聽到後,輕輕一笑,說道:

“足夠了,這個範圍也夠了,隻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希望還能留下一點蛛絲馬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