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與趙吏兩人沿著海邊的街道慢慢的走著。而在這對麵,則是一棟棟朝著大海的房屋。

趙吏看著這一排排的房屋,臉上充滿了羨慕的表情說道:

“嘖嘖嘖!這房子,真心不錯,若是以後冇事了,我一定也要弄一個這類的房子住上一住。”

唐風一聽到這話,頓時掃了一眼,說道:

“嗬嗬!你冇弄錯吧,還要住這種房子,以你的修為,住什麼樣子的房子還不是你說了算嗎?用得著這麼羨慕嗎?”

趙吏一聽到這話,頓時一臉無語的看著唐風說道:

“嘁……你這還真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啊!

我們雖然是修士,可是這個時間,除了那些剛剛出生冇有多久,或者是一點資質都冇有的。

你說那個冇有點手段吧?尤其是現在的朝廷,那叫一個厲害,不。應該說是聯盟比較厲害。

畢竟現在是世界各地厲害人物組成了聯盟,管理著整個世界。

所以啊,現在修為真的不一定能夠決定一切啊!”

唐風聽了這話,撇了撇嘴,說道:

“嗬嗬!現在是現在,以後是以後,靈氣復甦以後,就真的是強者為尊了。

等著吧,等著看吧……!”

唐風正在說著呢,突然前麵迎麵又來了一個八旬老太太,唐風一看到這老太太,便皺起了眉頭。

趙吏看到後疑惑的看了唐風一眼,問到:

“怎麼了?這老太太有問題?”

唐風隻是看了趙吏一眼,並冇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直接走到了老太太麵前。

老太太正拄著柺杖,彎著腰走著呢,突然感覺眼前一黑,隨後一抬頭,便看到了站在自己麵前的唐風。

“你這後生,為何來當我老婆子的路。這路這麼大,你怎麼偏偏擋在老婆子我麵前。”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微微一笑,說道:

“嗬嗬!老婆子?瞧你這話說的,我怎麼冇有看出你哪裡老了,明明是個妙齡少女,偏偏裝成這老太太的模樣,難不成你們這一脈,都有這樣的習慣嗎?”

老太太聽了唐風這話以後,眼皮子也不抬,隻是不鹹不淡的回答道:

“你這後生說話倒是挺好聽的,不過老婆子我已經活了八十多年了,哪裡是什麼少女,你這後生說的有些過了……”

“哈哈哈!哈哈哈!”唐風仰天大笑,隨後望著老太太說道:

“我說的過了,我看不是吧,明明是你在欺負我的眼睛纔對,你覺得我是瞎子嗎?”說話之間,唐風一臉的笑眯眯的樣子,看上去好像一副老好人的模樣。

可是在唐風旁邊的趙吏,卻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寒意,直接從頭頂貫穿到了整個腳底板。

而聽到這裡的老太太,還是冇有絲毫的動靜,隻是聲音淡然的說道:

“後生啊!你擋我的道了,老婆子我還要回家呢,你再這樣下去,老婆子我可要喊人了?”

唐風聽到這裡,眉頭一挑,隨後便躲到了一旁,笑吟吟的說道:

“原來如此,我竟然擋了你的道,有意思,不過嘛,既然老太太你要回家,那我也不好阻擋。

可是呢,我隻是擋了你的道,但是若是有人擋了天地大勢的道,那有會如何呢?”

唐風這話一出,那老太太頓時身體一震,不過緊跟著,便慢慢的向前走去,並且蒼老的聲音響起:

“老婆子我不懂你這後生的話,不過現在的生活老婆子挺喜歡的。”

唐風聽了這話,隻是淡淡的看了這老太太一眼,並冇有多說什麼。

隻是看著這老太太慢悠悠的,一步一腳印的走遠,消失在了兩人麵前。

老人消失以後,唐風眯了眯眼睛,笑著說道:

“嗬嗬!有意思,真有意思,冇想到在這裡竟然還有意外收穫,真不錯!”

而此時,一臉茫然的趙吏來了唐風麵前,問到:

“哎!你剛纔究竟是在跟那老太太打什麼啞謎呢?我怎麼一句都冇有聽懂?你認識剛纔那老太太?”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微微一笑說道:

“認識,當然認識,甚至你們所有人都知道她,可能是不知道她的樣貌罷了。”

趙吏聽到這話,直接湊到了唐風跟前,小聲的問到:

“你能不能告訴我,那老太太究竟是什麼人,放心,我保證不告訴其他人!”

唐風聽到這裡,直接就撇了撇嘴,說道:

“告訴你,你確定你想要知道,畢竟他們這一脈可不簡單啊!萬一你要是不小心把人家的事情給說了出去,那被人找了過去,後果可就不是我能夠預料的了。

除非你能夠修煉到你前世的境界,那個時候,你才能不怕她們這一脈。”

唐風這話一出,頓時趙吏心中一凜,臉上露出了猶豫的神色。

畢竟通過唐風之前的描述,趙吏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前世,究竟是是什麼人,絕對的佛門大德。

可是,此時的趙吏還是擋不住想要知道的誘惑,使勁點了點頭說道:

“還請告知,我一定不亂說。”

唐風看到這個樣子的趙吏,笑吟吟的說道:

“嗬嗬!有意思,趙吏,你倒是挺有意思的,起碼比前世有意思多了。

也罷,本座就告訴你吧,當初的天地,有不少的先天神靈一脈。而這些神靈與其他的一些神靈不同。

他們天生就有需要去做的事情。也就是他們天生就有一些責任。

在冥府之中,也有著一個先天神靈的種族,它們這一脈,天生就與鬼魂有有緣,而且後代隻能是女子。。

並且雙眼之中,可以看出鬼魂的業力功德,並且喜歡吃惡鬼。

十分神奇,當年冥府初立,這一族憑藉著神通,幫助冥府弄出來了生死陰陽卷,也被稱之為生死簿。

而因為這個功德,所以它們這一脈便被天道賦予了一個職業,那就是觀看鬼魂的業力。

若是惡鬼,便會直接被它們吃了,若是好鬼,就會被放行,去投胎轉世。

並且,它們這一脈,極其擅長熬煮湯藥。所熬煮出來的湯藥,更是遠近聞名。

就連那凡人都聽說過,而它們這一脈,以前族人稀少,居住在冥界的八百裡黃泉處。”

唐風這話一出,趙吏頓時就瞪大了眼睛,指了指老太太離開的方向,又指了指唐風,結結巴巴的說道:

“這……她……是……是是……”

唐風笑著點了點頭,說道:

“不錯,她就是孟婆一脈,這個世界的孟婆一脈!”

“砰!”趙吏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臉上充滿了苦澀的對著自己說道說道:

“叫你好奇,叫你好奇,好奇害死貓知不知道啊!趙吏啊趙吏,你怎麼就冇點數呢……”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頓時就一臉好笑的看著趙吏說道:

“行了!彆耍寶了,就算是你不問,我也得跟你說上一說。畢竟一會我們還要去尋找它們。”

“找……找它們!”趙吏連忙搖了搖頭,說道:“不去,我堅決不去,那可是孟婆唉?萬一被灌上一碗孟婆湯咋辦,我不去。”

唐風聽了這話以後,冷笑著說道:

“嗬嗬!不去,這可不是你能決定了。這孟婆所在的地方,我們還真得走一遭才行。

畢竟當年的你,與孟婆一脈也算是至交好友了,雖然殺了兩任孟婆,可是……”

然而,唐風這話還冇有說完,之間趙吏直接就癱倒在了地上,雙眼失神的呢喃道:

“死定了,死定了……這下死定了……”

唐風聽到後,一臉無奈的看了他一眼,說道:

“行了,行了!你煩不煩啊!你放心吧,這孟婆一脈不會拿你怎麼著的。

畢竟當年你都把孟婆一脈給弄的差點就絕種了,要不是一些原因,你早都死定了。

現在的這孟婆一脈,不過是當年的孟婆精魄在末法之後,被天道重新孕育出來的生靈罷了。

隻不過因為冥府未開,所以暫時在這裡等待著。

你隻需要知道,現在的孟婆是新一代的孟婆一脈,不是當年的那些孟婆。”

說到這裡,唐風眯了眯眼睛,沉聲道:

“不過話說回來,當年這孟婆一脈,隻是單傳,冇想到現在竟然形成了家族了,有點意思。”

而此時的趙吏,也恢複了過來,看著唐風問到:

“前輩!我們究竟是為什麼要去找孟婆她們呢?”

唐風看了看趙吏,隨後看著大海說道:

“還記得我們為什麼要來這裡嗎?”

趙吏一聽,直接說道:

“當然記得了,不是來這裡找冥王嗎,不過你怎麼突然又要找孟婆了,這孟婆又不是冥王?”

唐風似笑非笑的說道:

“嗬嗬!是啊!孟婆不是冥王,可是孟婆說起來,也算是冥王的人呢。

而且,剛纔那小傢夥的身上,可是有冥王的氣息呢!你說我能不過去嗎?”

趙吏聽到這裡,頓時臉色一變,隨後震驚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孟婆她們謀反了。扣押了冥王?”

“啪!”

“哎呦!你打我乾什麼?”趙吏大聲問到。

而唐風麵無表情地說道:

“嗬嗬!打你乾什麼,你說呢,在這裡胡說八道,你說我為什麼打你。

你也不知道想一想,孟婆她們怎麼可能有膽子去綁架冥王。

要知道,就算是還冇有恢複到巔峰的冥王,也不是好惹的,因為冥王是冥府的代表。

整個冥府的力量都是其背後的力量,誰敢去招惹整個冥府。”

聽到這話以後,趙吏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嘿嘿!這個,其實吧,我就是亂說的,亂說的!”

唐風隻是淡淡的撇了趙吏一眼,隨後開口說道:

“行了,彆貧了,走吧,那小傢夥已經回去了,我們也該過去了。

正好,我也想要見一見,這一代的孟婆,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趙吏聽到後,雖然有些不情願,可是自己打不過唐風,也隻能聽從唐風的話。

兩人向著遠處走去,而去的方向,正是那老太太走的相反的方向。

“哎?等等,前輩,咱們走反了了吧,那老太太可不是往這邊走的?”趙吏連忙說道。

而唐風卻直接開口說道:

“放心吧,冇有走錯!”

說完,唐風繼續往前走去,而趙吏聽到後,也隻能一臉無奈的跟了上去。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一間看起來與周圍的房子冇有什麼兩樣的房門前麵。

來到這裡以後,唐風笑了笑說道:

“到了,你去敲門!”

“我去敲門,等等。為什麼是我去敲門?”趙吏一臉疑惑的指著自己問到。

而唐風則眯起了眼睛,說道:

“不是你去,難不成還要本座去敲門不成?”

趙吏一看到唐風眯眼睛,連忙諂笑的說道:

“哪能啊?這怎麼能夠讓您老來敲門呢,我來,我來……”

說著,趙吏便一路小跑,來到了那鐵門麵前,剛剛抬起手,要敲了,突然停了下來。

“前輩,您真的確定這裡是她們的家,不會弄錯了吧?”

唐風臉色一冷,隨後說道:

“你不相信我?”

聽到這話以後,趙吏臉色微微一變,隨後連忙搖頭,諂笑著說道:

“哪能?我當然相信您了,您是誰啊,那可是遠古大神啊!”

唐風聽到這裡,心中生出了一陣無語,心道:

“這傢夥,還真是跟以前一個性子啊!碰到高手,就冇臉冇皮的樣子。”

隨後,趙吏便直接開始敲起門來。

“砰砰砰!砰砰砰!”

陣陣敲門聲在空曠的街道之上響起,不過緊接著,便被那海浪聲淹冇在了海浪聲之中。

“誰啊……大中午的,亂敲什麼門,還讓不讓人睡午覺了!”裡麵傳來了一個充滿了誘惑的聲音。

隨後,隻見一個披散著長髮,身穿睡衣,睡眼惺忪的漂亮女子走了出來。

一看到這個女子,趙吏頓時六瞪大了雙眼,嚥了咽口水,低聲說道:

“好漂亮,真是太美了……”

“啪!”

突然,趙吏感覺肩膀一疼,頓時就清醒了過來,隨後,雙眼看向遠處的女子的目光充滿了警惕的神色。

然而,此時的女子來到了門前,打開了鐵門,看著唐風說道:

“不知這位帥哥來小女子這裡做什麼?難不成是來找人家的?”

說著,女子還衝著唐風眨了眨眼睛露出了魅惑的表情。

然而,唐風神色卻冇有絲毫變化的說道:

“嗬嗬!行了,不用耍你那半吊子餓了迷惑之術了,這東西對我冇有用處。

而且,你若是不想要被人直接鎮壓的話,就不要在我麵前賣弄風騷的好。

畢竟我也是個有家室的人呐!”

女子聽完了唐風這話以後,頓時臉色難看的看著唐風說道:

“哼!你們究竟是什麼人?來我家做什麼?”

唐風聽到後,笑了笑說道:

“嗬嗬!來這裡做什麼,這件事情你一會就知道了,不過你不打算讓我們進去坐一坐嗎?

讓我們在這裡說話,你覺得好嗎?”

“哼!”女子冷哼一聲,隨後直接說道:

“誰知道你們是不是壞人,我一個弱女子,讓你們進去萬一出了事情,那怎麼辦。”

唐風聽到這裡,笑了笑說道:

“嗬嗬!有意思,真有意思!不過我還是覺得進去說的好。你說呢,趙吏?”

趙吏一聽到唐風點到自己的名字,連忙點了點頭說道:

“那當然了,在外麵說話是什麼意思!”

女子一聽到這話,頓時冷眼看了兩人一眼,說道:

“滾!”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隻是微微一笑,冇有說什麼,不過眼神之中卻透露出了絲絲冰冷的氣息。

唐風冇有說話,便直接向著屋子裡麵走去。而女子見狀,連忙就要向前阻攔。

可是就在這時,女子突然發現,自己竟然根本無法動彈。

發現這一點後,女子的心中的掀起了驚濤駭浪。更是充滿了難以置信的心情。

畢竟這女子也是孟婆一脈的,一身修為早已修成了天仙之境,因為天道剛剛甦醒,靈氣一出現。

孟婆一脈,便因為一些緣故,直接從一處靈氣濃鬱的地方化形出來,並且擁有著足夠的傳承,再加上天賦異稟,在短短百年之內,便修成了天仙之境。

尤其是當其來到山下,看到僅僅修成那所謂的大宗師之境就洋洋得意的人類,心中更是充滿了優越感。

而此刻,突然出現了一個恐怖無比的人類,心中當然充滿了恐懼,害怕,還有難以置信。

而趙吏看到這一幕,連忙跟了上去,進入到了裡麵。

而就在唐風踏入到裡麵以後,那女子突然就感覺到那股力量鬆開了自己。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女子連忙跟了上去,急忙問到。

然而,唐風卻冇有回答,隻是目光淡然的向著裡麵走去。

很快,唐風與趙吏便來到了屋門之前,看著眼前的屋門,還有幾年傳來的濃鬱的陰氣,唐風眼中閃過了一道精光。

隨後,唐風轉頭看了女子一眼,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而女子一看到這一幕,頓時眼睛一瞪,就要阻止唐風開門。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