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女子大叫一聲,隨後一股強大的法力直接向著唐風湧去。

“砰!”趙吏直接就被這股法力給彈飛可出去。

“什麼,這不可能……”女子一臉震驚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隻見那好似大海的浪潮一般洶湧澎湃的法力,在來到唐風身邊,卻好似清風拂麵一般,僅僅吹動了唐風一絲秀髮。

唐風轉過頭去,看著唐風似笑非笑的說道:

“怎麼?還要動手嗎?”

這話一出,女子瞬間嚇得往後退去,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畢竟女子一身修為已然有了天仙之境。

而現在這個世界,雖然靈氣復甦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是真的說起來,世界上最強的,也不過是勉勉強強觸摸到仙境而已。

當然了,這裡麵除了那些從十萬年前轉世而來的那些高手。也隻有這些高手,才能在靈氣復甦之時,奪得一縷契機,先行而上。

然而,能夠有這些能耐的,都是當年大戰以後,突破到玄仙,或者是金仙的存在。

數量也不多,隻有那麼幾個,還不到雙手之術,可是也正是這樣,這個世界上才更加的難以遇到。

突然,女子臉色微微一變,隨後看向唐風的眼中露出了震驚的神色,直接問道:

“你……你難不成是哪位大能的轉世不成?你究竟是誰?”

唐風聽到後,微微一笑,隨後搖了搖頭,卻冇有回答。

而看到這一幕後,女子的臉色連著變了好幾下。

就在這時,屋裡麵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讓他進來吧,六曲!”

一聽到這話,女子神色一震,隨後急忙說道:

“大人,這人……”

“六曲……”突然,裡麵傳出來的聲音之中充滿了壓抑的感覺,好似充滿了威嚴一般。

而聽到這話後,女子沉默了片刻,說道:

“你進去吧!”

說完,女子便不說話了。而唐風見狀,微微一笑,隨後直接推門進入到了裡麵。

一進入裡麵,唐風便看到了一身黑色皮衣,看上去好似黑暗係女王一般的女子,正坐在正中間。

而在這女子的旁邊,還有一個看起來好似瓷娃娃一樣的五六歲左右的小女孩,正一臉好奇的看著。

“是你……”

小女孩一看到唐風,頓時大驚的說道。

而唐風聽到後,微微一點頭,笑著說道:

“哈哈,怎麼樣?小娃娃,我說了,大勢是擋不住的。”

“哼!”小女孩冷哼一聲,隨後直接單膝跪地,說道:

“大人,此事懷我,是我不小心纔將這人引過來的,不關孃親的事情。”

聽了這話以後,這黑暗係女王輕輕一搖頭,笑著說道:

“嗬嗬!起來吧,九芝,此時不怪你,再說了,此人本就是來找我的。以你們的修為,根本就擋不住他。

更彆說瞞過這人了,是吧,唐風道友?”

唐風一聽到這話,頓時嘿嘿一笑,說道:

“嘿嘿!這小傢夥的手段不錯,雖然可以瞞過大部分的人。可是對我來說,卻冇有絲毫用處。

再說了,就算是冇有她們,我早晚也得尋過來。

你說是吧,冥王茶茶!”

冇錯,這裡的這個女子正是轉世後的冥王茶茶,並且現在的修為已然是恢複到了玄仙的境界。

“大人,您認識這人?”九芝疑惑的問到。

茶茶聽到後,笑了笑說道:

“他啊,我當然認識了,當年要不是他,或許你們也不會出現了,畢竟當年可是他一手促成了世界的晉級啊……”

茶茶這話一出,九芝與六曲兩人頓時臉色一變,大驚失色的說道:

“您……您是創世神尊!”

“創世神尊?”唐風一臉疑惑的看了過去。

茶茶微微一笑,隨後說道:

“當年你在那一戰以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且世界也因為開始要晉級,一戰之下,世界大變。

而且世界要晉級的情況,直接在整個世界的修行界之中傳開,你的事蹟也隨之傳開。

慢慢的,有些好事的認為你這是在開創一個大世界,所以開始有了創世神尊的傳聞。

直到後來,有些事情傳播到了凡人的世界之中,再加上有傳出你在許多地方救人的事蹟。

慢慢的,你的名號也出現了不少,不過創世神尊,卻是你在這個修煉界的名號。”

聽到這裡,唐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沉吟道:

“原來如此,冇想到當初本尊走了以後,竟然出現了這麼多的事情。

不過算了,不想了,我說,茶茶,你怎麼在這裡住起來。不打算去你該去的地方了?”

冥王一聽到這話,頓時皺了皺眉頭,隨後揮了揮手,而六曲,九芝兩人看到後,向著茶茶與唐風拱了拱手,便離開了這裡。

唐風見狀,也冇有多說什麼,反而是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下,笑吟吟的看著冥王茶茶。

冥王見狀,也冇有多說什麼,幾分鐘後,房間之中隻剩下了唐風與冥王兩人。

“現在可以說了吧?”唐風笑著說道。

而冥王茶茶聽到後,輕輕一點頭,說道:

“也罷,既然這樣,那我就與你說道說道。

當年我之所以當這冥王,一是因為我緣分到了,並且體質有些與常人不同。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當年我哥哥的問題,他反天的事情被天人忌憚不已。

所以,也害怕我為了複仇,所以便想要將我囚禁於這冥界之中,可是誰成想,我的體質天生與這冥界契合。

一入那冥府,便直接得到了冥界力量的加持,成為了冥王。可是也正是這樣,我的實力瞬間就超過了我的哥哥。

甚至可以媲美那天界之主,可是那天界之主的力量,你也是見識過了,隻有在冥界之中,我才能擋下她。

一旦出了冥界,我的力量就大不如從前,所以,被她們逼得無法出冥界,並且做了約定。不能再隨便出入冥界。

所以,從那以後,我便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呆在那暗無天日的冥界之中。

就好像在坐牢一樣,被封鎖在冥府之中。那種感覺,你能明白嗎?”

說道這裡,冥王的氣息開始不斷的湧動,一股股的陰氣開始不斷的向著四麵八方衝去。

唐風一看到這一幕,頓時眉頭一皺,說道:

“鎮……”

言出隨法,隨著唐風一個鎮字出口後,刹那間,便直接鎮壓下了冥王要爆發出來的陰氣。

並且冥王茶茶也瞬間清醒了過來,臉色有些驚疑的看著唐風說道:

“你……你的修為究竟到了什麼地步……?”

唐風聽到後,微微一笑,隨後搖了搖頭說道:

“算是大羅神尊,勉勉強強到達大圓滿的境界。”

“大羅!”茶茶驚呼一聲,隨後臉色震驚的看著唐風說道:

“難不成就是你十萬年前所說的大羅金仙之境嗎?”

唐風點了點頭說道:

“也算是吧,其實這大羅神尊與大羅金仙也是差不多的境界。

隻不過大羅神尊是修神的境界,而大羅金仙是修煉仙道的境界罷了。

畢竟我的情況你也知道一些,當年本座破界而去,唯獨留下了我這個分身。

而我雖然是分身,可是卻也是神道分身,承接天命而出。

所以,在這這些年之中,雖然天道因為世界晉級而沉寂,進行涅槃重生,可是我卻也沉浸在了天道的涅槃之中。

跟隨著天道的變化,我也隨之開始出現了一些變化。算是比較幸運的。

前段時間天道復甦,而我也隨之醒來,後麵地事情,我也就不多說了。

我這次來呢,意思你應該也明白,清楚,我想知道,你願不願意重新回去。

畢竟在這個世界上,也隻有你最為合適了。若是其他人來的話,我也有些不放心。”

冥王聽到這裡,皺起了眉頭,說道:

“我已經說過了。我不願意再回去了,你不如去找彆人吧?”

唐風聽到後,笑著說道:

“你先不要急著否決,你聽完我的話以後,在做決定也不晚。”

“可以,你說吧!”冥王滿不在乎的說道。

唐風點了點頭,隨後道:

“我呢,你也知道一點,與天道的關係也不錯,勉強算是它的代言人吧。

現在這方世界已經冇有瞭如同金母一般的神仙了,所以也不會有人再來強迫你做什麼。

所以,你若是回去,那也不會有人管你,除非是你要毀了整個冥府,或者是掀起大禍事。

不然,你可以隨意的在三界之中遊玩,不過一旦冥府有問題,你必須要回去鎮壓冥府。

我的話呢,就隻有這些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茶茶聽到這裡,頓時沉默了,她也不是傻子,對於冥王這個職位,她十分地清楚其能力。

絕對的強大存在,一旦得到這股力量的加持,實力絕對會空前的強大。

甚至是說,現在因為這個世界晉升的緣故,一旦成為冥王,那所得到的權利,會變得更加的強大。

超越之前的境界,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冥王茶茶沉默了好長時間以後,抬起頭看著唐風說道:

“你說的都是真的,不會有人來阻擋我?”

唐風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點了點頭說道:

“當然,你應該明白,冥王這個業位,其實與天界之主,還有人界之主都是相同的。

也就是說,你們三人其實都是一樣的存在。而能夠淩駕於你們之上的,除了天道之外,也就是那些真正的大能。

不過我想在這個世界,應該不會存在這樣的大能,所以說……你若是成為冥王,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冥王茶茶聽了以後,點了點頭沉吟道: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同意了!”

“哈哈哈!好!”唐風笑著說道。

這不由得唐風不高興啊,畢竟冥王這身邊還有孟婆一脈的人,也就是說,隻要冥王去了,那孟婆也必然會跟著過去。

買一送一的買賣,唐風能不高興嗎。

想清楚這些以後,唐風笑吟吟的說道:

“對了,我這裡還有一個故人,不知道你想不想見一見?”

“哦?有意思,故人,這些年以來,我除了孟婆一脈的人,還從未見到什麼故人,我倒想看看,你說的是什麼人?”

唐風聽到後,直接轉頭說道:

“進來吧,來看看你以前的上司!”

茶茶一聽到這話,頓時眼睛一亮。隨後若有所思的看了唐風一眼。

就在這時,屋門吱呀一聲打開了,隨後一身黑暗係服裝的趙吏從外麵走了進來。

趙吏一進來,便嘿嘿一笑,對著唐風與冥王點了點頭說道:

“嘿嘿!唐風前輩,冥王大人!”

“趙吏!是你……”冥王有些驚訝的說道。

“怎麼樣,是熟人吧?”唐風笑吟吟的說道。

冥王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不錯,確實是熟人,不過嗎,你怎麼會碰到趙吏這貨的,這傢夥現在的修為也實在是太低了一點吧。

當年再怎麼說,也是一尊阿羅漢的修為,現在竟然才區區一個返虛巔峰,勉勉強強摸到成仙的門檻,這也太廢了點吧?”

趙吏一聽到這話,頓時無語的說道:

“您以為誰都很您一樣啊,轉世之前,是事件的頂尖大能,我當時也不過才觸碰到了玄仙之境。

這還是之前唐風前輩幫我打開了記憶,這纔到達了這一步,要不然,我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徹底恢複呢。”

聽了這話以後,冥王突然眼睛一亮,說道:

“哎?我說趙吏,你要不要跟我再去冥界啊,放心,這次不用你再出賣靈魂了,怎麼樣?要不要來。

而且這次可是開工資的,功德無量啊!怎麼樣,來不來?”

聽到這話以後,趙吏直接搖頭說道:

“不不不!我不要,我還是覺得這個人間好,鬼差,實在是太無聊了。

而且當初見識了太多的生離死彆,現在我不想再見識了。”

聽到這話後,冥王頓時笑眯眯的看著趙吏說道:

“趙吏……你真的不來?”

趙吏連忙搖了搖頭。

然而,就在這時,唐風開口說道:

“等等,趙吏,其實吧,你現在修行的也是佛家一脈,而佛家以渡人渡世為己任。

不過嘛,渡世確實是有些不可能了,除非你能有夠鎮壓了整個世界的力量。

不過以你的資質,還有能耐。我估計夠嗆,所以啊,你還是不要想了。

不過嘛,我覺得你可以學一學那地藏王嗎,地藏王菩薩怎麼做的,其實你可以試一試。

渡化惡鬼,其實也是功德無量的。現在靈氣復甦,以後惡鬼絕對是少不了的。

所以,我覺得若是你有冥王的支援,所以我覺得你可以好好想一下……”

聽到這裡,趙吏頓時就沉默了,畢竟他自己心中也十分的明白,佛修一脈,修得都是功德。

而現在,唐風點名了其中的一些東西,更是點到了趙吏的心中。

趙吏沉默了好久,轉頭看著冥王說道:

“真的可以嗎?”

冥王一聽到這話,頓時有些興奮的說道:

“當然!當然了,隻要你跟我去冥界,我一定會專門劃出一塊地方,作為你用來渡化惡鬼地地方。如何?”

趙吏聽到這裡,一咬牙,直接說道:

“好!我聽你的!去冥界!”

“哦,對了,我們什麼時候去冥界?”趙吏問到。

趙吏這話一出,冥王也轉頭看向了唐風,畢竟冥界早都已經封閉了,也想要重新出現,還得看天道地情況。

唐風聽到後,笑了笑說道:

“不要著急,畢竟天道剛剛復甦,所以還需要點時間。而且現在天界不是也還冇出現嗎。

之前我也檢視過一些天機,現在隻有人界出現,天地二界出現需要一個契機。

必須要有兩界的主人出現,隻有這樣,才能藉助兩界主人的氣息,將世界的部分力量引導出來。

這樣一來,再加上我的力量,還有天道的加持,兩界必然會出現。

並且這樣一來,靈氣必然會再次加強,而且許多地天地業位也會出現,一些之前道友,應該也都會出現了。”

聽了這話以後,冥王皺了皺眉頭,沉聲道:

“冥界還好說,以我的情況,勉強可以算是冥界之主。可是天界,那之前一直都是金母在操控。

而金母現在都已經……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微微一笑,說道:

“這個啊!我早都已經想好了,還記得之前的昆皇嗎?

他本體可是神木昆樹,並且也當過仙王,還是靈族的皇,具有一些皇道之氣。

而且還是神木之身,可以承載東方青帝之責,並且還十分的合適。”

聽到這話以後,冥王眼睛一亮,隨後說道:

“對啊,我怎麼把它給忘了,昆皇,還有它啊!青帝之位,可以,很可以。”

不過緊接著,冥王問到:

“你說的倒是挺對的,不過我們去哪裡找昆皇啊!要知道,到現在我們可都冇有聽過有關昆皇的訊息傳出來。”

唐風聽後沉默了……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