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來到這小山丘之上後,便開口說道:

“白英,你去取點木材過來,在這裡搭間房子,這段時間咱們就需要在這裡呆一段時間了!”

白英聽到後,恭敬的說道:

“白英明白,老爺放心,白英這就去尋找木材建房!”

說完,白英便直接帶著小白虎白星向著不遠處的林子裡麵尋找起合適的樹木去了。

而那王禪看到小白虎離開以後,便快步來到了唐風跟前說道:

“老師!老師!弟子現在都已經五歲了,是不是能跟老師學習法術了?”

說著,王禪小朋友的眼中露出了渴望的神情。

而唐風看到後,微微一笑,摸了摸王禪的小腦袋說道:

“也罷!本來應該是要到你九歲之時,纔打算傳你修煉之道。

不過這些年以來,為師發現,你這孩子,心思細膩,有著不錯的定性。

並且之前一直與小白虎一起吃獸奶,一身筋骨可謂是足以媲美一些**歲的孩子了。

這樣吧,這段時間為師正要守護一人出世,所以這個時間需要安靜一點不到處走了。

在這段期間之中,你就跟隨著為師學點東西吧,至於能夠學到什麼,那就要看你自己的能耐了!”

王禪聽到這話以後,頓時跪在地上,向著唐風行了一大禮說道:

“弟子多謝老師受藝之恩!”

唐風聽到後,卻隻是輕輕擺了擺手說道:“行了,起來吧!我這門下冇有那麼多的禮儀學問。隻需要謹記一點,尊師重道便可。”

“是!”王禪雙眼明亮的看著唐風,使勁點了點頭。

…………

第二天一大早,王禪便來到了唐風的門口,安安靜靜地等待著唐風出門。

然而,這一等就是數個小時,直到日上三竿以後,屋子裡麵才傳出了唐風的聲音:

“進來吧!”

王禪聽到後,蒼白的臉色頓時露出了驚喜的神色,畢竟他的體質在怎麼好,說到底,也不過是個小孩子,底蘊很差。

在門外麵一連瘋了數個小時,早都已經疲憊不堪,渾身筋骨無力了,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這才僅僅五歲的王禪還是在安安靜靜的等待著。

“王禪拜見老師!”

進來以後的王禪先是向著唐風恭敬的施了一禮。

唐風睜開了雙眼,用平靜的眼睛看著王禪說道:

“可有怨言?”

王禪輕輕一搖頭,聲音稚嫩卻又充滿了堅定的說道:

“無怨無悔!王禪相信老師不會無緣無故的讓弟子站在外麵!”

王禪話音剛落,便感覺到一股清涼氣息直頭頂百會穴,衝便了全身,瞬間就將自己渾身的疲憊給沖刷的一乾二淨。

唐風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隨後點了點頭說道:

“嗬嗬!不錯!不錯!那你說說,為師用意為何?”

王禪沉思了片刻,說道:

“弟子不敢妄言,不過弟子猜測,老師應該是在檢查弟子的耐性!心性!”

“哈哈哈!哈哈哈……”

唐風聽後,大笑起來,好一會後,來停止了大笑,看著王禪說道:

“不錯!你果然聰明!這確實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不過這個原因不重要,隻是附帶的罷了!

至於真正的原因,卻是為了測試你是否真的有緣跟為師學東西。

徒兒,你可知曉,何為師徒?”

“弟子不知,還請老師明示!”王禪恭敬的說道。

“師徒者,傳承也,既為師徒,便氣運相連。天地間,有聖人,教化天地,芸芸眾生。

然,這諸多的聖人,其座下也不過幾位弟子罷了,至於其他的,說是記名弟子,不過是勉強可以算得上是弟子,然而,這氣運也不會相連。

所以,這所謂的記名弟子,對於師傅來說,也算是可有可無的。

然而,真正的真傳弟子,卻大不相同,真傳,乃是繼承師傅的道之人。

所以,其氣運相連,一道一方出事,那必然會引起另外一方氣運折損。

當然,若是師傅實力境界足夠強,那麼這折損的這點氣運便不足為懼了。

這就是為什麼,這諸天神佛不會輕易收徒,傳授功法神通的緣故。

像是那人教,太清聖人,到頭來,也不過是隻有一位真傳弟子,至於其他的,除了那人教中人以外,也不過是個記名弟子罷了。

而闡教,雖然人數不少,可是卻也隻有十二位罷了,而到了現在,那十二位估計也不全了。

還有那煙消雲散的截教,當年就是因為通天教主收徒冇有限製,招來了不少的因果。

這才使得最後大教分崩離析,隻有幾人活了下來。

而為師之所以告訴你這些的原因,隻有一個,那就是你可願傳承為師的道?”

王禪一聽到這話,頓時雙眼閃過一道精光,隨即王禪直接跪在了地上,三拜九叩後,大聲說道:

“弟子王禪拜見師傅!”

“哈哈哈!好!好好!”唐風看到後大笑一聲。

“徒兒快快起來!”說完,唐風將王禪扶起,隨後取出一蒲團讓其坐下後,說道:

“徒兒!從今天開始,你也算是為師的開門大弟子了!

而為師就跟你說一說為師的來曆,也省的你不知曉師門的來曆。”

王禪聽到後,一臉認真的傾聽起來。

“為師這一脈,說起來其實也簡單,但是卻也不簡單!

為師乃是一位大能的化身,降臨此界。早晚是要迴歸本尊那裡的。

而本尊那邊,根據為師所知,當初他離開之時,也不過是隻有一個弟子罷了,到了現在卻不知如何了。

但是你要記住,若是有一天,為師迴歸本尊了,那也就成為了本尊的弟子了。”

“師傅!弟子……”王禪剛要說話,便直接被唐風打斷,說道:

“好了!我知道你要說些什麼,但是你要記住,有些事情是天定的。命運使然,無法躲避的。

行了,跟你說了這個你隻需要知道就行了。其他的就不用多管了。

而為師這一脈呢,走的乃是人族的道路,文武兩道,化為武道神通。

所以,我們這一脈不管是修煉到了什麼境界,其本質都是人罷了,就算是長生不死,那也是人,這一點,你要記清楚!”

說到這裡,唐風臉色語氣凝重了很多。

而王禪聽到唐風這種語氣以後,使勁點了點頭堅定的說道:

“弟子永遠都是人族!”

“那就好!”唐風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唐風又給王禪介紹了一下有關於自己還有一點秘聞,也算是讓其明白一下修士的世界。

“徒兒,為師這裡,修得不是修仙之道,也不會走修仙之道。

不過為師這裡有百家之學,每一道都可以走到巔峰,成就天道,乃至大道!

不知你想學些什麼?”

王禪聽到後,沉默了片刻,隨後抬起頭看著唐風,說道:

“師傅!弟子對於這些不清楚,但是有一點,弟子十分明白,弟子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唐風一聽,頓時有些詫異的說道:

“哦?有意思?說說看,你這個小娃娃想要些什麼?”

王禪深深地吸了口氣,說道:

“師傅!弟子想要縱橫天下,無拘無束,還請師傅成全!”

唐風聽了這話以後,沉默了片刻,隨後說道:

“有點意思!看來你人不大,可是這心卻不小啊!

也罷,既然如此,那你就試一試吧,看看你自己究竟能夠做到多少?

跟為師來吧!”

說完,唐風起身向著裡屋走去,而王禪見狀,也連忙站起來跟了過去。

來到了裡屋以後,唐風便直徑向著一麵木質的牆走了過去。

王禪見狀,急忙大喊道:“師傅,小心!那是牆……”

然而,還冇有等到王禪說完,便在王禪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中,唐風穿過了那木牆,消失不見了。

看到這一幕後,王禪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是王禪大驚小怪。雖然之前王禪跟著唐風也算是走南闖北的多年了。

但是在那期間,一直都是白虎白英在動手,而且動手便是殺招,根本就冇有什麼特殊的神通法術。

就連殺人都是普通如同老虎撲殺凡人的樣子差不多。

然而,這種類似穿牆術的神通法術,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還不進來……”

突然,裡麵傳來了唐風的聲音,直接打斷了王禪的思考。

王禪頓時大聲說道:

“知道了師傅,弟子這就進去,”

說著,王禪來到了那木牆跟前,先是伸出了右手輕輕的觸碰了一下那木牆後,卻發現自己什麼都冇有碰到。

就好像摸到了一塊空氣一般,什麼都冇有。

王禪見狀,直接就大膽的走了進去,穿過了木牆,王禪頓時就覺得眼前一亮,隨後來到了一處看起來不大的山穀之中。

在那山穀的中央,有著一個三層的木質高樓,而此時的唐風,正站在那高樓的門前等著他。

而在那樓前,真是今天冇有看到身影的白虎白英還有小白虎白星。

王禪快步來到了唐風跟前,道:

“師傅,這裡是哪裡啊?”

唐風微微一笑,道:“此地乃是當初為師大小的一個比較隱蔽的山穀,而且此地還有一條小型靈脈,也還算不錯的地方。

至於你眼前這座閣樓,裡麵藏著為師寫出的萬卷書籍,你想要的東西都在裡麵。

至於你究竟能夠得到多少,那就要看你自己的能耐了。為師不會過多的過問。

以後的時間裡麵,你就在這麵讀書修煉,若是遇到不明白的,不會的,便來尋找為師,為師自會替你解答!”

王禪聽到這裡,輕輕一點頭,說道:

“弟子明白了!”

唐風看了王禪一眼,隨後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去吧!”

“是!”說完,王禪便向著裡麵走了過去。

隨後,唐風看著白英說道:

“白英,以後這裡就交給你們母子了,王禪的事情你多多照顧一下。

他雖然老成,不過說到底也隻是個孩子罷了!”

白英聽到後,點了點頭說道:

“老爺放心吧,王禪這孩子,從小跟著白英,與白星一起長大,也算是白英的孩子,所以老爺放心便是。”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這才放心的點了點頭,隨後轉頭看著走去了閣樓的王禪,低聲說道:

“徒兒!你究竟能夠走到哪一步,就要看你自己的能耐了,這裡麵的數包羅萬象,足夠你以後學的了。

隻是希望你不要走上歧路啊!”

…………

王禪進入到了這閣樓以後,頓時就被裡麵的景象給驚呆了。

隻見在這閣樓之中,放著足足九個大的書架,在書架之上放滿了密密麻麻的書籍。

每一個書架足足有著數千本書,而這樣的書架卻又九個,也就是說,這裡麵的書籍足足有著萬冊。

而這樣的地方卻有三層,也就是說,這座閣樓之中的書籍足足有著接近十萬冊的書籍啊!

王禪來到離自己最近的一座書架處,從裡麵抽出了一卷書籍後,隻見上麵寫著:

“仁義禮智信!”

王禪看到後,眨了眨眼睛,隨後便放了回去,又拿起來另外一冊,隻見那一冊之上寫著:

“治國之道!”

王禪又將其放下,翻出了另外一本,而這一本上卻寫著:

“縱橫之道!”

王禪在看到了這本書後,頓時雙眼放光,好像看到了什麼好東西一樣,帶著書來到了一旁的桌子上,仔細的觀看起來。

這些年之中,唐風傳授給了王禪各種語言,文字,所以這裡麵的字對於僅僅五歲的王禪來說,卻是足夠了。

就在王禪興高采烈的讀著那縱橫之道之時,此時的唐風已然來到了那村子裡麵。

並且還來到了那個長有一棵看起來枯萎老死了的李子樹的那戶人家的外麵。

“咚咚咚!咚咚咚!”

唐風敲了敲大門,隨後裡麵傳來了一個略微有些蒼老的聲音:

“誰啊?”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微微一笑說道:

“過路之人,路過寶地,口乾舌燥,來討口水喝!”

“哦!這樣啊,你稍等一下啊!”

那聲音說完,唐風便聽到了一陣腳步聲,隨後大門便打開了。

開門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漢子。不過看上去有些老態了,畢竟這個時代,雖然是有靈氣,但是像是這種村子裡麵,養家餬口確實很累的。

“原來是個後生啊!你口渴了對吧,進來吧,我家有甘甜的泉水!”

說完,漢子便將唐風帶了進去,進入到院子裡麵以後,唐風便看到了一個也差不多三十多的婦女正在做著飯菜。

女子向著唐風輕輕點了點頭,微微一笑,也冇有說話。而唐風見狀,也笑了笑。

而這時,隻見之前那個漢子,正拿著瓢,裡麵滿滿一瓢的清水,來到了唐風麵前。

“來!水來了,後生!”

“多謝!”唐風說了一句,隨後接過了這瓢水,大口的喝了起來。

很快,一瓢水便被唐風給一飲而儘,隨後說道:

“好甘甜的泉水,冇想到老哥家裡還有這等泉水!”

漢子聽到後,頓時哈哈大笑一聲,說道:

“哈哈!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我們這個村子,就屬我這裡的泉水最好了。

當初我家老爺子還在世的時候,用那泉水澆灌這棵李子樹,那李子,長得是又大又圓又甘甜。

隻可惜啊!後來老爺子走了以後,這李子樹也變成的這樣,不管我們怎麼治理,冇有變化。

也許,它的壽命也可能跟老爺子一樣,走到頭了吧!”

說著,漢子的眼中露出了些許的遺憾。

而唐風聽到後,卻看了看那李子樹,隨後搖著頭說道:

“不滿老哥,我雖然年輕,不過卻也跟著一個老道士學過幾天東西。

所以啊,還是能夠看出點什麼東西的。您家裡的這棵李子樹啊!這壽命可冇有到頭。

不過現在的它,是機緣到了,過不了多久,就會重新開花結果。

甚至還有機會更進一步呢!”

“什麼?後生,你說的可是陣法?”漢子驚喜的問到。

“那是當然了,不信的話,你可以等著看看!過不了多久,它便要開花了。”

漢子聽到後,笑著說道:

“那就借你吉言了!”

唐風笑了笑說道:

“老哥,這段時間我夜觀天象,發現最近有些東西跑到這邊來了。

而您呢,給了我一瓢水,也算是對我有恩了,這東西給你,你將其放到那門口。

以後,不管是什麼東西,都無法接近你這裡”

說完,唐風直接將那東西往漢子的手中一塞,隨後還冇有等到漢子反應過來,便離開了這裡。

“當家的!你這是怎麼了?為何呆立在這裡一動不動的,妾身都叫了你好久了?”

漢子突然一顫,隨後急忙問到:

“剛纔那個後生呢!你看到了冇有?”

女子皺了皺眉頭,說道:

“相公!你怎麼了,那後生不是喝了口水便離開了這裡嗎?”

漢子聽到後,心道:

“難道我剛纔在做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