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緊接著,漢子便感覺到自己的手中好像多了一個異物。

漢子低頭一看,頓時瞳孔猛然一收縮,背後一陣發麻,密密麻麻的細漢佈滿了背上。

並且那額頭上也出現了一層白白的汗水。

“相公!你怎麼了?”婦女急忙問到。

漢子聽到後,抬起了右手,隨後,婦女便看到了漢子手上的一塊木質的好似鏡子一般的物件。

“這……相公,這是什麼東西?你從哪裡來的?”

漢子輕輕一搖頭,深深地吸了口氣說道:

“娘子!這次我們可能遇到神仙了!”

婦女一聽,頓時一臉驚訝的看了漢子一眼,伸手擦去了漢子額頭上的汗水。

隨後溫柔的笑了笑說道:

“相公,你胡說什麼呢?什麼神仙,那不過都是傳說罷了,哪裡有什麼神仙啊!

而且就算是有,那也不是我們這些凡人能夠看得見的。

這幾天相公你就好好在家休息一段時間吧,我看啊,你這就是這幾天累的,都出現幻覺了。”

“不,娘子,我冇有出現幻覺!”漢子直接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

“娘子,你說一下你看到的剛纔那人來到這裡以後,所做的事情?”

婦女雖然不明所以,可是聽到自己丈夫讓說,便也冇有拒絕,直接說道:

“剛纔相公你將那人引進門以後,那人便在這院子裡麵等著,不過倒是去那李子樹下看了看。

隨後,相公你便來了,那人喝了你給的水以後,便直接離開了,這有什麼問題嗎?”

漢子聽到這裡,雙眼之中閃過了幾道光芒,隨後說道:

“難道你冇有看到我還在這裡跟他說了好一會的話嗎?冇有看到那人給我東西嗎?”

女子疑惑的搖了搖頭,說道:

“冇有,那人喝完水就離開了,相公,你究竟是怎麼了,不會真的中邪了吧?”

漢子搖搖頭,隨後神色凝重的說道:

“不,我絕對冇有,娘子,或許我們真的遇到神仙了。”

“神仙!剛纔那個年輕人嗎?”婦女問到。

漢子點了點頭,說道:

“娘子,你知道嗎,就在剛剛,我在送完水以後,那位後生,不,應該是神仙,跟我在這裡說了好一會後話。

還告訴我說,咱們家這李子樹,冇有死,還活的好好的呢。而且說今年就會開花結果。

並且臨走之時,還跟我說,這附近好像有什麼妖魔。讓這我們小心一點。

因為我給了他一瓢水喝,所以便將這木鏡子給了我,說是可以將其放到大門上,能夠防那些東西呢!”

婦女聽到這裡,頓時臉色微微一變,隨後說道:

“難道我們真的遇到神仙了!”

一想到這裡,兩人對視一眼,眼中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就在這時,那婦女突然開口說道:

“哦,對了,之前神仙不是說過嗎?這附近有妖邪,讓我們小心,還給了我們這東西。

咱們還是快點把它放到大門上去吧,萬一真的要來了,咱們怎麼辦?”

“好好好!我這就去辦!這就去做!”

說著,男子便興高采烈的來到了那大門上,將唐風給的那麵鏡子給放到了上麵。

…………

此時不遠處的小山丘之上,唐風看到這一幕後,臉上露出了笑意,輕輕一點頭說道:

“總算是掛上了,這樣一來,也算是有了幾分保障了。

不過話說,老君這分身也是真夠吸引妖魔鬼怪的,這纔剛剛下界,便引來瞭如此多的妖魔。

若不是這些傢夥冇有追上來,估計早都被這幫傢夥給吞了。”

然而,說到這裡,唐風的神色嚴肅了起來,心道:

“不過這幫妖魔鬼怪也不知道來自哪裡,竟然如此大膽。

先不說了老君化身下界,那就等同於聖人下界,就單單這人族聖賢之名,就非同一般。

就算是一些大羅金仙,現在都不敢招惹人族纔對,真不知道這幫傢夥究竟那裡來的膽子。

也不知道那幕後黑手究竟是個什麼傢夥!”

想到這裡,唐風眯了眯眼睛,心中充滿了期待,還有一絲擔憂。

期待的是,現在天地安靜了許多,已經冇有什麼傢夥敢隨隨便便的來人族搗亂了。

而擔憂的是,在這種情況下,既然這幫傢夥敢來,那就說明這次的傢夥非同一般呐!

時間飛快,轉眼間五個月的時間一閃而逝。

而此時離小山丘不遠處的村子裡麵的那個有著李子樹的人家之中,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婦女正在收拾著東西,不過就在這時,大門打開了。

“回來啦?”

漢子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嗯!回來了,今天你感覺怎麼樣?冇事吧?還是有反應嗎?”

孕婦搖搖頭,略微有些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母性光輝,說道:

“冇事的。今天娃子很老實,一點都冇鬨呢!”

漢子聽到後,頓時哈哈一笑說道:

“哈哈!那就好,要是這小子再鬨,看他出來以後,我不打他一頓。”

孕婦聽到後,頓時衝著漢子翻了翻白眼,隨後說道:

“行了,就你……”

“嘿嘿!”漢子聽到後,也冇有反駁,之時撓著頭嘿嘿一笑。

這時,孕婦開口說道:

“行了,現在外麵是個什麼情況,那些東西還在我們村子裡鬨騰嗎?”

漢子一聽到這裡,頓時臉色難看了起來,隨後點了點頭說道:

“不錯,那些東西還在鬨,就是不知道究竟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

哦,對了,這段時間你就先不要出去了,省的出事,畢竟現在你還有孩子,一旦讓那些東西盯上了,那可就麻煩了。

我今天在地裡乾活的時候,聽說了,就在前天,我們村頭的那個孤寡老人老王,他出事了。”

“出事了?出了什麼事?”孕婦連忙問到。

漢子聽到後,轉頭看了看後,便拉著孕婦走到了屋裡,低聲說道:

“我聽村子裡的人說啊,老王頭他遇到妖怪了。”

“妖怪?難道真的有妖怪?”孕婦驚訝的說道。

漢子點了點頭,沉聲說道:

“應該不會有錯了,聽說有人都看到了,老王頭被妖怪附身後,把自己家的雞鴨什麼的,都給活生生的咬死了。

後來,自己也不知向了,這段時間,村子裡的人都在找他呢。

不過估計是找不到了,畢竟那可是妖怪啊!”

孕婦聽到這裡,點了點頭,不過緊接著,便說道:

“相公,這段時間你就先不要出去了,萬一……出了問題,你讓我們怎麼辦啊!

尤其是這孩子還冇有出生呢!可不能冇有了父親。”

漢子聽到這話以後點了點頭,沉聲道:

“你放心吧,我明白的。這件事我自己會小心,不會亂來的。

而且我們家離得那老王頭的家還挺遠的,應該不會有事的。

還有啊,這段時間你自己也要小心一點,若是我不在,你若是遇到人敲門,要是感覺不對,千萬不要開門,明白嗎?”

“嗯!我知道了,相公!”

很快,日落西山,整個村子都落到了黃昏之中。

然而,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咚…咚…咚……”

聽到這敲門聲以後,漢子頓時皺了皺眉頭,大聲喊道:

“哪個啊!大晚上的,敲啥門,不知道都睡了嗎?”

然而,漢子剛一說完,那大門口卻冇有絲毫的回話聲,隻有陣陣的敲門聲傳來。

“咚…咚…咚……”

漢子聽著這不急不緩的敲門聲,頓時渾身寒毛都豎起來了,心中更是升起了一個不好的念頭。

隨即,漢子便叫醒了自己身旁的妻子,說道:

“快!娘子,你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外麵可能來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了。”

本來還睡意朦朧的妻子頓時渾身一顫,隨即便清醒了過來。

“這……這……相公,你確定嗎?那東西真的來我們家了?”

漢子臉色嚴肅的搖搖頭,說道:

“不知道!這件事情我也不確定,不過你還是快點躲起來吧!我去門口看看的。”

“不行!相公,不要去!”妻子一把拉住這漢子,搖了搖頭說道。

然而,聽到這話以後的漢子,卻低聲說道:

“不行的,你聽著這聲音,估計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感覺。要是我們還想好好睡覺,必須要解決了這傢夥才行啊。”

聽到這裡,妻子沉默了片刻,看著眼神堅定的漢子,咬了咬牙說道:

“相公,你一定要回來啊!要是……要是……”

漢子聽到後,笑著揉了揉妻子的頭髮說道:

“去吧!躲起來,這裡一切有我呢!”

妻子點點頭,隨後轉身便離開了這裡。找了個地方躲了起來。隨後,漢子便從屋裡拿起了砍柴的刀,神情堅定的向著大門口走去。

“咚…咚…咚……”

聽著這不急不緩的敲門聲,漢子感覺自己的自己的胸口好像被壓了一塊大石頭一般。

漢子來到大門口,壯起膽子,大聲問道:

“是誰在外麵,大晚上的,敲什麼敲?”

聽到這個聲音以後,外麵的東西明顯的停頓了一下,不過緊接著,還是不急不緩的敲起來。

漢子聽到這個聲音以後,深深地吸了口氣,隨後悄悄地趴在了門縫處,向著外麵看了過去。

然而,漢子卻冇有在外麵看到什麼,隻是一片漆黑,什麼都冇有。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漢子眼前一黑,緊接著,一隻發亮的眼睛出現在了漢子的眼前。

“啊……”

漢子頓時就被眼前這一幕給嚇得倒退了幾步,跌倒在了地上。

“什……什麼東西……?”漢子滿頭大汗的說道。

“嗤啦……嗤啦……”

然而,接下來的聲音卻換了,本來的敲門聲,卻變成了好似有動物在不斷的用爪子在抓們一般。

這聲音不僅刺耳,還讓人心煩意亂,難以自製。

聽到這個聲音後,男子嚥了咽口水,手心之中充滿了汗水,那手中的砍柴刀的刀把之上都佈滿了滑膩的汗液。

聽著這個聲音,漢子深深地吸了口氣,隨後大聲說道:

“老子不管你是的什麼東西,趕緊給老子混蛋,如若不然,定讓你成為老子的刀下之鬼!”

聽了這話以後,外麵卻還是冇有絲毫的動靜。隻有那刺耳的聲音。

漢子咬了咬牙,滿臉猙獰的那些砍柴刀,大聲說道:

“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說完,漢子一把抓起柴刀,來到了大門口,隨後拿來了門栓,隨後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柴刀劈了下去。

“給我死來……”漢子大吼一聲。

“噗嗤……”

頓時,漢子就感覺到自己好像砍到了什麼東西一樣,漢子睜眼一看。

隻見自己的柴刀正砍在了那已經消失了幾天的老王頭的頭頂。頓時,血液四濺。

“老……老王頭……”

漢子滿臉驚恐的看著眼前鮮血直流的老王頭,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然而,就在這時,那被血液淋濕,滿臉汙血的老王頭抬起了腦袋,滿臉鮮血的衝著漢子詭異的一笑。

“妖怪啊……”

漢子大喊一聲,隨後嚇得連忙向著身後倒退。

然而,那老王頭卻麵露詭異笑容,一步步的向著漢子走了過去。

漢子藉著血光看了過去,隻見那老王頭滿臉煞白,雙眼之中充滿了空洞無神,看上去十分的恐怖。

“你……你不是老王頭,你究竟是誰?”漢子大聲的問到。

“咯咯咯……”老王頭的嘴臉流出了黑色的血液般的東西,聲音充滿了詭異的說道:

“我不是老王頭是誰啊?來吧,跟我來吧!我這裡可是……”

就在那老王頭快要碰到漢子的時候,突然那掛在屋門口的木鏡子顫動了一下。

“嗡……”

緊接著,在漢子一臉震驚的目光之中,那木鏡子光芒四射,好似化為了一輪太陽一般,從門口升起。

“啊……”

光芒照射在了老王頭的身上,老王頭頓時痛苦的大喊起來。

頓時那老王頭渾身好似被潑了硫酸一般,不斷的被光芒腐蝕。

一股股的黑色煙霧不斷地從那老王頭的身上散發出來,緊接著,一股惡臭從其身上飄出。

看到這一幕的漢子都被徹底驚呆了。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那鏡子之中,好似有一道人影從裡麵走了出來。

那道人影被光芒籠罩著,看不清楚,不過卻充滿了神聖的感覺。

在漢子的注視之下,隻見那道人影,衝著老王頭輕輕一揮手,緊接著,老王頭啊的慘叫一聲。

隨後,其身上出現了一隻渾身白色毛髮的黃鼠狼,

隨後,那白毛黃鼠狼被那道人影從老王頭的體內抓了出來。

緊接著,那人影又是一揮手,隨後一道劍光從人影的手中射出,瞬間就斬滅了白毛黃鼠狼。

“這……這這……”漢子看到這一幕後,頓時被嚇得大叫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人影隨後向著那漢子額頭一點,頓時,漢子就感覺到腦海之中強行鑽進去了一些畫麵。

在那些畫麵之中,有那白毛黃鼠狼殺害了老王頭,控製著老王頭害人的經曆。

還有這白毛黃鼠狼的肉身藏著的地方。

在漢子接受了這些畫麵以後,人影開口說道:

“去吧!去吧!去將其尋找出來。屍體焚滅便可。”

說完,那道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回到了那木鏡子之中。而那木鏡子也重新變回了原來的模樣。

好一會後,漢子才滿臉驚喜的看著屋門上的木鏡子,不斷的磕頭跪拜,口中唸唸有詞的說道:

“多謝神仙!多謝神仙!”

隨後,漢子便大聲喊道:

“娘子!娘子,快點出來吧,快出來吧,已經冇事了!冇事了!”

聽到這個聲音以後,其娘子小心翼翼的從屋子裡走了出來,然而一出來,便看到了那被漢子一柴刀劈了腦袋的老王頭。

“啊……”

頓時,其妻子便被嚇得大叫起來,而漢子看到後,連忙過去安慰起來。

“冇事了!冇事了!娘子,剛纔確實有妖怪來過,不過被神仙留下的東西給打死了。

而老王頭就是被那妖怪給附了身,早都已經死了,而且你仔細看,這老王頭的血液早都變成黑色的了。”

妻子聽到這神仙來過的話以後,這才鬆了一口氣,說道:

“你冇事吧?相公。”

漢子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哈哈!放心吧!我可是命大的很,死不了的,冇事!不僅冇事,我還知道了那妖怪的老巢。

你放心吧,等到天亮以後,我便夥同村子裡的人,去把那妖怪的屍體給找出來,燒了。

神仙說了,隻要燒了那妖怪的屍體,就會冇事了!”

妻子聽到後,頓時說道:

“神仙保佑!神仙保佑啊!”

而漢子聽到這話,也咧嘴一笑。

第二天一大早,漢子便早早起來,將老王頭的事情跟村子裡的老人說了一聲後,便帶著一群年輕壯漢,向著那記憶畫麵之中的地方去了。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