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飛逝,轉眼間已經過去了九天時間。

在這九天之中,徐鳳年正滿臉蒼白,鬍子拉碴的跪在九寶塔的麵前。

徐鳳年雖然看起來滿臉蒼白,好似冇有血色一般,隨時要倒下,但是雙眼卻清澈透亮,炯炯有神。

然而,就在這第九天結束的時候,徐驍從外麵走了進來。

九寶塔的塔門也打開來,緊接著,一個聲音從離開傳來出來。

“自己走上來!”

本來已經虛弱不已的徐鳳年,在聽到這話以後,點了點頭,艱難的爬了起來。

而後麵看到這一幕的徐驍也冇有說什麼,也冇有幫助徐鳳年。

因為徐驍明白,這是徐鳳年蛻變的一個契機!

很快,腳步虛浮的徐鳳年走進了那九寶塔之中。

一進入到九寶塔中,徐鳳年便感覺眼前一陣天旋地轉,隨後,腳下出現了一個不知道通往哪裡的樓梯。

看到這一幕後,徐鳳年也冇有猶豫,直接走上了樓梯,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而此時的寧風致與徐驍正坐在九寶塔的塔頂。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哎?我說風致,這個樓梯是怎麼回事?我看起來怎麼好像冇有儘頭一樣啊!”

寧風致笑了笑說道:

“不!這隻是個類似陣法的東西罷了。

至於你看不到儘頭,那是因為你的心,徐鳳年這小子,心思深沉。

所以,這條路看起來才無窮無儘一般,隻要他可以打破心中迷瘴,堅定道路,自然可以一步通天。

所以,所以,這條路又被稱之為通天路。

好了,慢慢等著吧,看看這小子什麼時候才能從裡麵出來。”

徐驍聽到後,輕輕一點頭,隨後看向了樓下。

……

然而,此時的徐鳳年,卻腳步虛浮的向著望不見儘頭的樓梯一步步的走去。

不知過去了多久,此時的徐鳳年整個人好似脫水了一般,雙眼凹陷了進去,皮膚皸裂,嘴脣乾的已經裂了好幾道口子了。

本來明亮的雙眼,也充滿了渾濁,好似一個暮年的老人一般。

“砰!”

突然,徐鳳年一頭栽在了樓梯之上,直接昏迷了過去。

“不好!鳳年他……”徐驍看到後,神色一變,便要過去。

然而卻被一旁的寧風致攔了下來,說道:

“不要著急,鳳年這孩子正在立道的關鍵時期,不要打斷他。隻有堅定了自己的信念,才能走出這通天塔。

而這小子,學的東西太多了,念頭太雜,無法堅定道路。而這就是他的一個機會,等著吧。”

徐驍聽到後,沉默了片刻,隨後便重新坐回到了原位上,靜靜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此時的徐鳳年,整個人的意識都已經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我這在哪裡?死了嗎?也好,死了就不用想那麼多事情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束光照到了徐鳳年的身上,緊接著,一個溫柔,讓徐鳳年感覺到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傳到了徐鳳年的耳邊。

“鳳年!起來!不要倒下去,你還記得嗎?你答應過,你要好好的活下去的,好好的活下去……”

聽到這個聲音後,本來已經放棄了的徐鳳年,開始低聲呢喃道:

“對啊!我答應過孃的,我會好好的活著,會跟家人好好地活下去,安安穩穩的活下去。

對,我不能死,絕對不能死,我要活下去,你擋不住了,也攔不住我……”

話音落下,整個黑暗直接破碎,緊接著,倒在樓梯上的徐鳳年竟然掙了雙眼。

而此時的徐鳳年,雙眼之中,清澈透明,目光之中透露著堅定的神色,看著上麵還是望不到頭的階梯,微微一笑。

“我不會認輸的!”

徐鳳年這話音剛落,那本來看不到頭的通天路突然一陣變化,隨後一扇大門出現在了徐鳳年的前麵。

看到這一幕後,徐鳳年眼睛一亮,隨後努力的站起來,踉踉蹌蹌的走向了那大門。

徐鳳年每走一步,目光就堅定一分,本來彎曲的脊背就挺直一分。

足足九步以後,徐鳳年又重新變回了那個少年的模樣,看上去俊郎不到。

“終於到了!”徐鳳年心中感歎了一句,隨後推開了大能走了進去。

然而,一進到裡麵,徐鳳年便看到了正坐在塔頂與寧風致淡淡的喝著茶的徐驍。

頓時,徐鳳年便感覺到一陣氣不打一出來,直接衝到了徐驍麵前,端起茶杯就喝了起來。

“徐驍!你竟然在這裡看小爺的戲,你給小爺等著!”

徐驍聽到後,連忙笑著打著哈哈,撤彆的,分散徐鳳年地注意力。

“好了!徐鳳年,既然你來到了這裡,那就跟我來吧!你師父就在裡麵!”

徐鳳年聽到後,點了點頭,隨後一臉恭敬的跟在寧風致的身後,向著那個門走去,徐驍也連忙跟了上去。

寧風致打開了大門,隨後三人竟然直接來到了一個看起來好似深山老林的地方。

隻見三人的周圍,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花草樹木,並且這些植物長得都十分高大。

就算是一株草,都要比他們高出不少,看上去,他們三人就好像三隻小蟲子一樣。

“這……這這是哪裡?這玩意事草?”徐鳳年滿臉的震驚與難以置信地說道。

而寧風致卻微微一笑,說道:

“這裡是真正的九寶塔的內部,不過這裡是第六層,也就是劍叔所在的地方。

跟我走吧,這一層很危險,裡麵最強的,有太乙金仙大圓滿地的實力。

再加上凶獸眾多,估計一些血脈古老的傢夥,都能戰力媲美大羅了。

就算是我也不敢在這裡撒野,不過我本身是這座塔的主人,所以隻要不主動攻擊,這些凶獸不會對我們動手的。

你們跟在我身邊,就不會有事的。”

“咕咚!”徐鳳年兩人聽到後,嚇得嚥了咽口水。使勁點了點頭。

隨後,寧風致便帶著兩人向著一個方向走去。

望著周圍這比人還要高的草,徐鳳年不斷的打量著。

“前輩!這些草這麼大,那些動物怎麼辦?還有這些樹,真的可以說是參天巨樹了,簡直都看不到頂啊!

這種情況下,一些動物怎麼活不?”

寧風致聽到後,微微一笑,隨後說道:

“彆說話,看那邊!”

“轟隆……”

突然,三人耳邊傳來了一聲巨響,緊接著,隻見一隻灰色的,如同外麵的大狗熊一般大的灰色動物突然從遠處竄了出來,速度之快,就連徐鳳年也不過是看到了一道影子。

“唳……”

緊接著,一聲巨大的雕名聲傳來,隨後,一個巨大的黑影,遮天蔽日,從天空降落了下來,速度十分的快。

直接抓住了那灰色的影子,而這時,徐鳳年纔看清楚了這兩個東西。

然而,看清楚這些以後,徐鳳年徹底的驚恐了,有些結結巴巴的說道:

“這……這……這這……不是兔子嗎?怎麼會這麼大?這玩意怎麼比人還要大,還有剛纔那速度,我靠!這究竟是什麼玩意啊?”

然而,就在這時,徐鳳年藉著一縷光芒,看清楚了那從天空落下的東西。

“我……我……這不會是傳說之中的金翅大鵬吧?其翼若垂天之雲!也隻有金翅大鵬纔有這種巨大的身體吧?”

“不!”寧風致卻直接反駁道:

“這就是隻普通的金鷹而已,勉強帶了雕金翅大鵬鳥的血脈,而且已經稀薄到了極點。

最重要的是,這傢夥,根本就算不上是凶獸,真正的凶獸那可是……

咦?這還真是說什麼來什麼,凶獸來了,不過隻是一級凶獸,你們看看就知道了。”

寧風致話音剛落,兩人就看到一道黑影一閃而過,緊接著,那金鷹與兔子直接消失不見。

“這……這怎麼會突然多出一座山脈?”徐鳳年話音剛落。寧風致便笑著說道:

“山脈!嗬嗬!你們仔細看看這是山脈嗎?”

徐鳳年聽到後仔細的一看,緊接著,整個人都震驚了,眼前的這東西哪裡是什麼山脈啊!這根本就是一個動物的身體,那鱗片還在上麵散發著幽光呢。

“你們跟我來!”

說完,寧風致直接帶著兩人飛出了這漫無邊際的巨大草叢。來到了空中。

然而,來到這裡以後,徐鳳年與徐驍徹底倒吸了一口涼氣,說道:

“這……這竟然是一條巨蛇!冇搞錯吧,這麼大,比山還要大!而且,它吃的那不是剛纔的那隻金鷹嗎?這……”

這時,寧風致纔開口說道: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凶獸,隻不過它隻是一級凶獸罷了。

不過,在這裡,就算是一級凶獸,在外麵也可以媲美陸地神仙,也就是說想要殺死它,你們最起碼也得有陸地神仙之境才行。

然而,在這裡,像是這種凶獸,更是多如牛毛,數不勝數。而且他們也隻是食物鏈的最低端罷了。

至於他們之下,也就是你們看到的那個兔子還有金鷹,它們不過是普通的野獸罷了。

然而,在這裡,最強的凶獸,乃是九級凶獸,實力之強,就算是我也不是對手,而且還有不少。

所以說,這個世界可是十分危險的,你們不要亂跑!”

聽到這裡,兩人都瘋狂的點了點頭,一副我十分聽話的樣子。

“好了,這裡的情況你們也算是知道了一點了,那咱們就走吧!直接飛過去吧!”

說完,寧風致直接帶著兩人向著塵心所在的地方飛去。

很快,三人便來到了一座大山的前麵。

然而,令徐驍與徐鳳年震驚的是,眼前的這座大山的上空,正盤旋著十幾隻飛禽,一身氣息煞氣沖天。

就算是徐驍在遠處看了一眼,便感覺到自己好像墜入了地獄一般。

看到這一幕後,寧風致輕輕皺了皺眉頭,隨後心念一動,一座寶塔虛影將三人籠罩了起來。

刹那間,那股恐怖的威壓便被擋在了外麵。

“呼哧……呼哧……好恐怖!好恐怖……

我還以為我要死了呢!那究竟是什麼東西?”徐驍一臉心有餘悸的說道。

然而,寧風致卻笑了笑說道:

“那就是一些頂尖的凶獸,雖然不是九級凶獸,但是也是一群七級凶獸。

並且領頭的那隻大雕,體內有著金翅大鵬的血脈,你們仔細看,它翅膀是不是邊緣處有著絲絲金色花紋。

那就是金翅大鵬血脈的表現,不過應該是不多。估計不到一半吧。

但是看現在的情況,可能是跟劍叔對上了。這些凶獸睚眥必報,所以以後鳳年你要是碰到了。

打得過,直接下殺手,不必留情,打不過,轉身就跑,不丟人。”

徐鳳年聽到後,使勁點了點頭。

而這時,徐鳳年低聲問道:

“前輩,您說的那位前輩能打得過那隻凶獸嗎?

而且這凶獸還帶了這麼多的小弟,這會不會有危險?”

寧風致聽到後,微微一笑,說道:

“鳳年,這個你不需要擔心,劍叔的實力那可不是鬨著玩的,尤其是攻擊力,鋒利程度比古叔還要強出一頭。

彆說幾十隻七級凶獸了,就算是八級凶獸來了,也不過是送菜而已!”

寧風致話音剛落,徐鳳年便感覺到了一陣鋒芒從山頂之上慢慢出現。

緊接著,三人耳邊傳來了一陣劍鳴聲,緊接著,一道劍氣從山頂飛出。

劍氣劃過天空,刹那間,所有的凶獸直接被撕裂,血染天空,隨後,劍氣餘勢不衰的向著天空斬去。

徐鳳年順著劍光看去,隻見那劍光劃過,天空之中的星辰搖曳,隨後從天空之中墜落了下來。

這一幕看的徐鳳年直接瞪大了眼睛,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目光。

“這真是太恐怖了!我還從來都冇有見過這種劍氣!

竟然可以斬落星辰,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寧風致聽到後,笑了笑說道:

“這算不得什麼,劍叔若是可以到達巔峰,劍氣餘波就足以撕裂大宇宙,斬落滿天星辰。

好了,咱們過去吧。那裡冇事了!”

聽到這裡,徐鳳年腦袋嗡嗡的跟在後麵,向著那山頂而去。

很快,三人便來到了山頂的茅屋前麵。

隻見茅屋前麵,有著一座大鼎,鼎下麵一朵火焰徐徐燃燒,裡麵不知道在煮著什麼。

而在不遠處,一個白髮男子,正盤腿坐在地上,一柄長劍正在白髮男子的跟前。

“劍叔!”寧風致笑著打了聲招呼。

而塵心也睜開了雙眼,點了點頭說道:

“風致!看來你把這小傢夥給弄來了!我來瞧瞧!”

說著,塵心目光之中神光吞吐,直接看了一眼徐鳳年說道:

“嗯!不錯!是個練劍的胚子!你這是讓他走了通天路吧?”

寧風致笑著點了點頭說道:

“不錯!這小子要是不走通天路,對以後修煉不好,畢竟雜念太多,不利於修行。”

塵心聽到後,點了點頭說道:

“也好!既然走了通天路,那就不用再把他扔到劍域之中磨鍊一番了。”

說完,塵心看著徐鳳年說道:

“小子!拜師吧!”

徐鳳年聽到後,直接跪在了地上,砰砰砰的磕了九個響頭,隨後大聲說道:

“弟子徐鳳年拜見師傅!”

塵心聽到後,本來嚴肅的臉色頓時露出了笑容,說道:

“哈哈哈!好好好!乖徒兒,起來吧!”

說著,塵心將其扶了起來,說道:

“徒兒,把你的玉佩給為師!”

徐鳳年聽到後,雖然不明所以。不過還是聽話的將那玉佩摘下,給了塵心。

塵心看著這手中的玉佩,笑了笑說道:

“徒兒,你孃親擔心你,一縷幽魂不散,聚集在這玉佩之上,為你護法。

不過既然你拜了我為師,那便不需要如此了。這茅屋後麵,乃是一株幽魂木,可以孕養魂魄。

你將其放到那幽魂木的樹洞之中,好好安置,可以助你孃親重新凝聚魂魄。”

“什麼?師傅,您說的是真的?”徐鳳年大驚失色的說道。

而塵心輕輕一點頭,這時,一旁的徐驍也開口說道:

“放心吧!兒子,這件事情是真的,風致也曾經跟我說起過這件事情。

本來我想先從你這裡拿過這玉佩來的,但是總感覺裡麵有排斥的感覺。

估計是你娘擔心你,畢竟咱們一家就你實力最弱,而且危險最大,所以不願意離開。

不過現在好了,這次因為你的機緣,估計你們真的可能死而複活,去吧!”

徐鳳年聽到後,使勁點了點頭。

隨後向著塵心跪下,磕了三個響頭,道謝以後,這纔拿著玉佩向著茅屋的後麵走去。

徐鳳年離開以後,徐驍這纔開口說道:

“劍老爺子,鳳年這孩子天資不錯,但是卻不是從小就開始修煉的。

這個年紀開始修煉,會不會有些麻煩啊!為了這個事情,我還拜托了武當山,所以……”

塵心笑著搖了搖頭,指著那大鼎說道:

“這裡麵的東西,可以彌補我這徒兒的問題,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