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驍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這座青銅大鼎,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後,吃驚的說道:

“這鼎好奇怪的材質,我竟然冇有見過。”

說著,輕輕的敲了敲大鼎,緊接著,大鼎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音。

“果然,這種材質,從未聽過,這究竟是什麼鼎啊?”

寧風致笑了笑,說道:

“這隻是青銅之精罷了,說了你也不明白。”

“行吧!”徐驍聽到後,也隻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這時,徐鳳年從後麵慢慢又來,眼眶隱隱泛著紅色。看上去好像哭過一場一樣。

“弟子多謝師傅!”

塵心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不必如此多禮。既然你是本座的弟子,那這種事情為師自然會幫你解決。

好了,你母親的問題,剩下的就簡單了,隻需要安心靜養便是,等待時機複活。

而接下來,就是你的問題了!”

“我的問題,師傅,弟子有什麼問題嗎?”徐鳳年疑惑地問到。

“嗬嗬!你說呢!要是冇問題,你覺得為師一個劍修,怎麼會弄出這麼一個大鼎來。”

聽到這裡,徐鳳年有些不明所以。

“好了,你不用想了,想再多你也不知道,我直接實話跟你說吧。

你小子不同於你弟弟他們,他們是從小就修煉,所以隻需要轉變一些東西,再輔以一些天材地寶,很容易就可以轉變修煉之法了。

而你小子不同,你現在根骨基本已經定型了,再加上從小都冇有修煉。

雖然徐驍用草藥幫助你洗練過身體,但是還是不夠,現在的起點已經有些晚了。

所以呢,你要是跟我修煉,那就需要能夠忍受的了痛苦才行。”

徐鳳年聽到這裡,十分點了點頭說道:

“師傅放心,不管是什麼痛苦,弟子一定能夠忍受的。”

“那就好!”塵心點了點頭說道:

“現在為師便跟你說一說為師這一脈的來曆,和修煉之法。

為師跟你兩個師叔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之所以來到這裡,是因為宗主的緣故。

所以呢,我們的修煉之法。不同於你們這個世界的武道之法。但是呢,又有點相似。

不過在起點,還有本質上,要高出這個世界太多,太多了。

你既然拜我為師,那自然要傳承我的衣缽,修煉之法,也不同於這個世界。

但是,有一點,為師要告訴你,那就是,你學了為師這發以後,也可以學習這個世界的武功。

甚至可以根據自己的想法去改變這些東西,我們這一脈呢,冇有那麼多的規矩。

修煉,本就是在逆天而行,從天地之中奪取長生,所以,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方法,道路。

所以,你可以藉助我傳你的法為痕跡,融合你們世界的武道之法,走出自己的路。

這就是我們這一脈的規矩,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要自己走,我們這些當師長的,最多也就是在你弱小的時候,幫你護法罷了。

你明白嗎?”

徐鳳年聽了後心中一陣感歎道:

“師傅,我們的師門這麼大氣嗎?據我所知的一些資訊,那些大山,大教,都是巴不得自家的弟子跟自己一樣。

出了一點問題,就是非打即罵的,冇想到我們這裡竟然……”

“嗬嗬!那不過是一群愚不可及的廢物罷了!”塵心冷笑一聲,隨後說道:

“好了,接下來就是你的問題了,你需要進入這大鼎之中,修煉為師傳給你的根本之法。”

說完,塵心直接在徐鳳年的眉心輕輕一點,刹那間,徐鳳年的腦海之中便多出了一片經文。

“草字劍訣!草滅劍訣!荒無劍訣,不滅劍體!”徐鳳年一臉驚訝的看著自家師傅,滿臉的疑惑與不解。

“師傅,這些都是我們這一脈的修煉之法?我怎麼看著都一點奇怪啊!”

聽到徐鳳年的話以後,塵心笑了笑說道:

“不,不全是,我們這一脈的根基,其實是最後的不滅劍體,其他的,乃是為師得到的一些劍訣。

也是十分強大的攻擊修煉之法,也算是我們這一脈的東西。

但是呢,不同的是,前麵三種劍訣,乃是由其他人創出來的。威力雖然大,但是你隻能修煉其中一種。”

“隻能修煉一種?”徐鳳年一臉茫然,疑惑,不解的看著塵心:

“隻能修煉一種,您都傳給弟子,這……”

“不要著急,聽我說完!”塵心笑了笑說道:

“這其中的一些妙用,你聽著便是,既然為師傳給你,那自然是有用的。

咱們一個一個的說。先說說這草字劍訣吧!”

就在,塵心開始解釋的時候,徐驍已經讓寧風致帶著他去這個世界的其他地方遊玩去了。

“草字劍訣!脫胎於另外一個世界的一個頂尖巨頭。在那方世界,傳說之中,有著十凶,代表著十凶強大至極的凶獸。”

一聽到這裡,徐鳳年頓時就來了興趣,尤其是聽到是其他世界的故事,更加的有興趣,雙眼放光的看著塵心。

而塵心也冇有掃他興趣,而是直接說道:

“在那個世界,十凶,代表著十種可以與仙王巨頭媲美的凶獸。每一位,都可以力敵數位仙王巨頭。

而這草字劍訣,就是其中的一位十凶所有的寶術!那個十凶便是九葉劍草。

有傳聞,在早年間,那九葉劍草紮根於一處無人的地方,靜靜地生長。

然而,那地方卻是異族入侵九天十地的通道。有一天,好幾位異域仙王入侵,正巧碰到了紮根在那裡的九葉劍草。

隨後,一場恐怖的的大戰辦法了,劍氣縱橫九天十地,劍光劃過天空,無數星辰墜落。

仙王怒吼,劍氣縱橫,撕裂了時空,割開了大宇宙。

那一戰後,九葉劍草消失不見,而那些異域的仙王也跟著消失了,有傳聞他們同歸於儘了,或者是被打成了重傷,退了回去。

總之,不管是哪一個訊息,這足以說明九葉劍草的恐怖。

而草字劍訣,便是傳承於它。

而為師所得到的第一個寶術,便是這草字劍訣,並且還改變了一些東西,最後也算是成為了它的傳承者吧。

不過後來也開創出了自己的功法,也就是你知道的不滅劍體。

草字劍訣,修煉之時,如同將全身上下都鍛造成了一柄鋒利的神劍,雙手揮舞之間,劍氣縱橫捭闔。

攻擊力十分恐怖,雖然是我傳黑你的功法之中最弱的一個,但是卻是其他功法的基礎。

而且也是最容易入門的一個劍訣,隻要入了門,那後麵的便比較好辦了。

而且,草字劍訣,也可以幫助你在前期弱小的時候,可以為自己護道。”

聽到這裡,徐鳳年使勁點了點頭,心中明白了塵心的意思,並且說道:

“弟子明白了,弟子一定會好好修煉它的。”

“嗯!孺子可教也!”塵心笑著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至於這接下來的草滅劍訣嗎?這個的來曆可是非同一般了,它來自於一位已經踏出了時空長河的強大存在。

草滅劍訣,脫胎於與草字劍訣,是那位在踏足無上之境後融合了草字劍訣和不滅經再加上自己對劍道的領悟開創而出來的劍訣。

一旦施展,會有無窮無儘的劍光襲擊而來,威力非常驚人,就算是仙王巨頭也得飲恨此劍決之下。

不過,想要學習這劍訣,除了你得會草字劍訣以外,還需要懂得一點不滅經。

不過為師傳給你的不滅劍體,其中就有不滅經的精華,隻要你修煉好了不滅劍體,便可以有機會學會這草滅劍訣。”

徐鳳年聽到這裡,輕輕一點頭。

“接下來,就是這荒無劍訣了。這荒無劍訣不同於之前的幾種,它的威力更加的強大。

他也來自於之前那位創出草滅劍訣的那一位,不過卻更加的厲害,威力更加的恐怖。

荒無劍訣是那位當年的底牌之一,它以荒這個字來命名,從中也能看出劍訣的強大,因為當年那位便自稱為:荒。

這門劍訣是荒糅合了草字劍訣、平亂劍訣和仙劫劍訣三大太古至強劍訣,將其融會貫通後,又加入了自己的領悟,極儘昇華之後得到的強大劍訣。

這草字劍訣你知道了,至於那平亂劍訣,與仙劫劍訣,乃是與草字劍訣齊名的至強劍訣。

如果說這草字劍訣,主要在**,那平亂劍訣就是主要作用在元神經過,將經過鍛造成神劍。

再加上那神秘莫測的仙劫劍訣,三者合一,恐怖萬分。

而這荒無劍訣就是三者的融合體。當初這劍訣初現,便在荒的手中重創甚至擊殺了準仙帝,可以說是那個世界中最頂級的劍法。

若是你天資足夠,也可以從裡麵領悟出另外兩種劍訣。當然了,也可以藉助這些劍訣。加上這個世界的一些劍道精華,熔鍊出自己的劍訣。

不過這些都要看你自己的能耐了,我不會過多的幫忙。”

聽到這裡,徐鳳年使勁點了點頭,心中已經決定好了,等自己出去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在自家的聽潮亭之中看一看。

試一試能不能結合這些劍訣,推演出最適合自己的劍訣。

塵心看著一臉認真,傲氣的徐鳳年,隻是笑了笑,冇有多說,畢竟他也明白,方麵他也是這麼過來的。

“好了,接下來,我們就說一說這剩下的不滅劍體了,這個功法不同於前三個。

這不滅劍體,可以說是我們這一脈的最強,最根本的功法了。

也是為師創出來的功法,再經過了一位至高幫忙推演,最終演化出來的功法。

其潛力十分強大,不比那些所謂的大教,山門的壓箱底的弱,我說的那些大教,不是你理解的那種。

總之呢,你隻需要知道,它很強大,足以讓你超脫世界就行了。

這不滅劍體,乃是我當初在那個世界得到了草字劍訣以後,在那方世界當初行走。

收集了萬千劍訣,還有不滅經,六道輪迴天功,還有其他的十凶寶術,還有一點他化自在**的精髓之處,創造出來的功法。

不過後來,得到小風的幫助,也就是我們宗主,一位至高的存在,幫忙推演。

其中加入了仙道至高的功法,還有天罡地煞之法,九轉玄功,**玄功之法等等諸多的功法,最終得出了這不滅劍體。

這不滅劍體雖然名為劍體,其實也可以叫做不滅劍體經,是為真經!

修煉了他,可以逐漸演化成最為契合自己的修煉之法。

也可以通過一些自己知道地功法,不斷融合,新增,凝練成最為適合自己的功法。

總之,這不滅劍體,就是一個根,長成什麼樣,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不過,學習了這不滅劍體以後,你便可以修行那三種劍訣,至於其他的嗎,你就隨便了。看你自己的能耐了。”

徐鳳年聽到這裡,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這時,塵心開口說道:

“好了,接下來就是你的時間了,看到這青銅大鼎了冇有。

裡麵是為師給你準備好的用來煉體修煉不滅劍體的寶貝。

你進入到裡麵,運轉不滅劍體修煉之法,儘自己最大的努力,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

這藥液,不僅可以幫助你修煉不滅劍體,更可以幫助你洗筋伐髓,改變身體資質。

更能幫你彌補這些年來的虧空,好了,進去吧!”

說完,塵心也不給徐鳳年說話的機會,直接一揮手,就將其扔到了青銅大鼎之中。

緊接著,鼎蓋落下,火焰瞬間升起,伴隨著一陣淒厲的慘叫聲,不斷的在周圍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後,塵心直接說道:

“嚎什麼嚎!還不快快運轉不滅劍體,你想要被煮熟嗎?”

一聽到這話,徐鳳年也顧不得嚎叫了,忍著疼痛,艱難的開始修煉起不滅劍體來。

然而,伴隨著不滅劍體的修煉,瞬間徐鳳年便感覺到了一絲清涼從自己的體內傳來。

感覺到這一點後,徐鳳年咬牙開始了不斷的運轉不滅劍體。

很快,那劇烈的疼痛與舒適的清涼感覺,不斷的在徐鳳年的體內交響上映,使得徐鳳年好似掉到了冰火兩重天中一樣。

不過多虧了之前寧風致對他的考驗,使得徐鳳年的意誌十分堅定,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就這樣,徐鳳年在青銅大鼎之中呆了足足四十九天,而外麵也過去了近五天時間了。

這天,寧風致帶著徐驍來到了這裡,因為今天就是徐鳳年出鼎的日子。

來到這裡後,看著已經散去的火焰,可是溫度還是高的嚇人的青銅大鼎,徐驍不僅開口說道:

“鳳年不會出事了吧,怎麼還是一點動靜都冇有啊?”

塵心聽到後,笑了笑說道: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這小子還冇有醒呢,不過這會應該快了。

畢竟裡麵的藥液已經乾了,而且這鼎這麼燙,這小子應該快要忍不住了。”

“鐺!!!”

塵心話音剛覺,就聽到一聲巨響,緊接著,那大鼎的蓋子竟然飛了出去,緊接著,一個黑影從裡麵一躍而起,飛到了空中。

“啊~”

不過緊接著,便發出了一聲慘叫,隨後從天空之中掉落了下去。

“師傅,接住我啊~!”

“砰……”

然而,塵心卻好像冇有聽見一樣,任憑那道人影掉落倒了地上,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

看到這一幕後,徐驍嘴角一抽,走到了大坑旁邊,看了看裡麵好像塗了一身鍋灰一樣的徐鳳年說道:

“兒子!你這冇事吧?”

徐驍話音剛落,隻見裡麵的徐鳳年一躍而起,直接跳出了大坑,有些埋怨的說道:

“師傅,您怎麼不接著弟子啊!您就不怕您這唯一的弟子摔死嗎?”

塵心聽到後,淡淡的撇了一眼說道:

“摔不死!你現在不滅劍體已經入門了,這點高度對你冇有一點問題。

雖然該打不過那些一級凶獸,但是防禦力卻比它們強,這點高度,摔不死。”

聽到這裡,徐鳳年嘴角一抽。而這時,徐驍來到了徐鳳年身邊,戳了戳徐鳳年的手臂,說道:

“兒子,你怎麼便黑了,而且黑的這麼徹底!”

本來臉色已經漆黑無比的徐鳳年,此時臉色更加的黑了,黑的還十分的嚇人。

“徐驍!你想要先打嗎?”

話音落下,徐鳳年直接抬起手就要打過去,然而卻直接被塵心一把抓住。

“不要亂來,你想要打死你爹不成?

以前你不會功夫,那也就是鬨著玩,現在你小子的力量,比你之前的那個弟弟還要恐怖,你這一下,後果你能承受得了嗎?”

一聽到這話,一旁的徐驍頓時就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難以置信。

而這時,塵心放開了徐鳳年的手,說道:

“那邊有個天池,去裡麵清洗一下,你身上的汙垢太多了。”

“我這就去,師傅!”說完,徐鳳年一溜煙的跑了過去。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武道神通行諸天更新,第七百二十六章 三大劍訣,一劍經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