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心看著消失的徐鳳年,輕輕一點頭沉吟道:

“鳳年這小子已經彌補了根基,隻要再跟隨我在這裡修煉一段時間就差不多了。

哦,對了,對於這小子,你有什麼安排嗎?”

寧風致也轉頭看向了徐驍,畢竟這件事情,他也想要知道。

徐驍聽到後,笑了笑說道:

“這個其實我之前就有考慮過了,不過在這之前,我本來打算讓他去一趟武當山。

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估計是用不到那老道士的大黃庭了。而這小子再過一段時間就可以加冠了。

到時候也可以接過那北涼的大旗,不過問題是那皇室的人未必會願意啊!

所以,鳳年一旦加冠必須要去江湖走一遭的,而我也得去那皇室走一圈。

隻有這樣,才能讓鳳年名正言順的繼承北涼王之位,否則,以後一些事情就不好辦了啊!”

聽到這裡,寧風致頓時就皺起了眉頭說道:

“原來如此!看來這其中的麻煩不少啊!

這樣吧,你就按照之前的想法繼續去做,鳳年這邊,自然由劍叔教導。

至於你說的龍虎山嗎,我想得去一趟,武當的大黃庭,或許可以幫鳳年一把。

要知道,這不滅劍體地修煉太過耗費資源了。

既然有人送資源來了,而且還是心甘情願的,那不接不好吧!讓鳳年走一趟就是了。

不過在此之前,你得把一切都準備好了!要知道,這一次鳳年出世就不同於之前了。

他的情況也必然會被其他人知曉。所以說,有些東西你得早做準備才行!”

徐驍點了點頭,沉吟道:

“我明白,這件事情我這就會去安排的。

先送我出去吧!”

“好!”寧風致點了點頭。

…………

兩人離開不久後,徐鳳年便洗好身體,從那天池之中走了出來,來到了塵心跟前。

“師傅!徐驍他們走了嗎?”

看到這裡隻剩下塵心後,徐鳳年問到。

“嗯!他們有事情要做,所以離開了。還有,這段時間你好好熟悉一下不滅劍體的修煉。

過段時間你就需要出去了,畢竟你是北涼世子,不能長時間不露麵。

而且不滅劍體的修煉,一味地苦修是不行的,你得與人戰鬥才行。”

徐鳳年聽到後,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

“師傅!您覺得以弟子現在的實力,在這天下能夠到達哪種地步。

有冇有可能打得過那些一品高手?”

“一品高手!”塵心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就你,還一品高手,小子,我實話跟你說吧,彆說你現在看起來力大無窮。

但是真的要與那些一品高手對上,你還不是他們的對手,不過他們倒是打不死你了。”

“呃……不是他們的對手啊?”徐鳳年滿臉失望的說道。

“怎麼!失望了?”塵心笑著說道。

徐鳳年點了點頭,道:“嗯!不瞞師父,弟子剛纔在那邊試了試,一拳下去,比黃蠻兒還要強大,怎麼會打不過一品高手呢?”

塵心搖了搖頭,帶著徐鳳年來到這山的邊緣處,坐在山頂,看著遠處的風光說道:

“來!你看那裡,你覺得那兩個凶獸誰能獲勝?

哦,對了,那隻黑色的魔狼形的凶獸隻是一級巔峰,而那隻白羊狀態的凶獸已經是二級凶獸了。”

一聽到這話,徐鳳年想也不想的直接說道:

“當然是那個白羊了,那可是二級凶獸啊!”

“嗬嗬!”塵心卻隻是笑了笑。

“怎麼,師傅,難道不是嗎?”徐鳳年一臉不解的問到。

“你仔細看!”

聽到塵心的話以後,徐鳳年轉頭看去,隻見那魔狼竟然突襲白羊,隨後兩隻凶獸便鬥了起來,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徐鳳年震驚了。

因為這場戰鬥的結果是魔狼重傷,而白羊身死,這一幕,徹底顛覆了徐鳳年的認知。

“怎麼,不敢置信了?”塵心看著徐鳳年說道。

徐鳳年點了點頭說道:

“為什麼,那白羊明明是二級凶獸,而且力量比那魔狼強大太多了,怎麼還會……”

塵心笑了笑說道:“這就是境界與戰力的問題了。

鳳年,為師想要跟你說的是,境界不代表一個人戰力。你根本就冇有學過這麼功夫,雖然現在境界堪比一品,但是戰力卻不行。

不過你跟那白羊不一樣,因為你的防禦比那些所謂的大金剛境界的還要強大。

但是,你卻未必能夠打過那些經驗豐富的二品小宗師。不過若是拚死一戰的話,隻要對方不逃。

你應該可以殺死指玄境界的存在,但是,隻要你可以領悟出一點草字劍訣,那結果就不一樣了。

就算是天象境,甚至是陸地神仙,也不過是一劍的問題。

我的意思你能夠明白嗎?”

徐鳳年輕輕一點頭沉吟道:

“師傅,徒兒明白了,不過著草字劍訣實在是太難領悟了。

到現在,弟子連一點皮毛都冇有摸到,實在是……”

塵心卻笑著拍了拍徐鳳年的肩膀說道:

“好了!要是你能夠輕易領悟的話,那還能被稱之為十凶寶術嗎?

就算是在那方大世界之中,大部分的人群就是領悟普通的寶術符文,那也是十分艱難的。

一百個普通人之中,能夠出現十個那就算是很不錯了。更何況你需要領悟的是這十凶寶術。

不用著急,慢慢來!總有一天,你可以領悟出來的,你小子的天資不錯,對於劍道的天賦我看得出來,也是不錯的。”

聽到這裡,徐鳳年苦笑著說道:

“師傅,您話說的很對,可是弟子等不到那個時候啊!

弟子再過不久,就要加冠了。估計得準備接受北涼王的旗幟了。

我想,離陽皇室那邊必然會橫加阻撓,所以,我想要接手,必然需要北涼是孤立的才行。

所以,我必須要去江湖走一遭,而且還得大鬨一場才行,這其中的危險有多少,更是不知道。

手中要是冇有一兩手足夠的底牌,那弟子可就真的要出事了。

而且這次,我還打算去查一查我娘當年進去太安城後的事情,這就更加的危險了。

所以,師傅,要不然,您傳給徒兒幾手壓箱底的?”

聽到這裡,塵心略微一沉思,隨後點了點頭說道:

“也罷!既然如此,那為師便教你幾手。

為師便傳你兩套劍法。若是你可以領悟出這兩套劍法的精髓,則足夠你橫行這個天下了。

但是,你小子記住,千萬不要本末倒置,隻有領悟了草字劍訣纔是正道。

到時候,你一招一式,就算是普通的揮劍,也要比那些所謂的強大劍招厲害,明白嗎?”

徐鳳年聽到後,點了點頭說道:

“師傅放心,弟子不傻!這先學點其他的劍法,不也是為了防止出問題嗎?

弟子明白其中的輕重,您放心就行。”

“那就好!”塵心點了點頭。

“你看好了,這套劍法,乃是我當年初入修行之時,從風中所悟出的劍法,後被我重新整理,被我命名為淩風九劍!”

說著,塵心一招手,隻見一棵鬆樹直接拔地而起,隨後化為了一柄木劍,落到了塵心的手中。

“這淩風九劍不同於其他劍法,這套劍法,雖為九劍,但是變化無窮,隨風飄蕩。

劍刃如同清風一般,如影隨形,無孔不穿,劍招展開,如同清風拂麵,敵人難以招架。

看好了……”

話音落下,塵心手中的木劍展開,刹那間,徐鳳年就好像看到了數不清的木劍一般,在空中展開。

隨後,毫無規則般的在空中舞動起來,可是隨著徐鳳年將自己代入其中,瞬間,滿頭的冷汗直冒。

“好恐怖!這劍法簡直太恐怖了,我一旦進入其中,必死無疑,而且連逃都逃不了。

必然會被密密麻麻的劍網磨死,甚至會被磨的連渣也不剩。”

突然,塵心開口說道:

“徒兒看好了,所謂淩風九劍,在於蓄勢,時間越長,威力越大。”

話音落下,隻見此時的塵心周圍已經帶起了陣陣微風,然而,就是這看似輕描淡寫般的微風,卻直接粉碎了周圍那堅硬的青石,甚至如同豆腐一般,被瞬間攪碎。

而接下來的一幕,徹底震驚了徐鳳年,隻見那微風不斷的變大,最後化為了連接天地的巨大龍捲。

不過卻被塵心控製著,冇有完全展現出它的恐怖之處。

“散!!!”

塵心話音一落,刹那間,那巨大的龍捲風瞬間化為了清風,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好厲害!這實在是太厲害了,師傅,這淩風九劍也冇有您說的那麼不行吧?”

塵心聽到後,卻直接搖了搖頭說道:

“不!差彆大了去了,你彆看剛纔的那巨大劍氣龍捲如此厲害。但是若真的碰到草字劍訣,不過是隨手一劍的事罷了。

就剛纔那種龍捲風,隨手一劍便可將其斬斷。”

“好了,你接著看這第二種劍法!這不同於之前的淩風九劍。

淩風九劍是我給你用來與敵人纏鬥用的,這七殺劍法,纔是殺戮之劍。”

話音落下,塵心整個人氣息一變,一股驚天殺機沖天而且,直接使得周圍萬籟俱寂。

“徒兒,這七殺劍法不同於其他劍法,乃是為師家傳之劍,當年為師所在的世界不同於其他世界。

為師的世界之中,有種奇特的修煉之法,是為武魂,

這武魂誕生於人的靈魂,也可以看做是人的靈魂的衍生。並且魂師一般都是繼承長輩的武魂。

而我們家族,便是頂級的器武魂,七殺劍!這七殺劍法便是因此而來的劍法。

不過後來經過為師的修改,現在也算是威力驚人。原來的七殺變為了九殺!

雖然名為七殺劍法,但是卻有九式,看好了,這七殺劍法!”

話音落下,塵心一劍斬出,刹那間,徐鳳年便好像看到了一片血海一般。

血海之中,升起了一柄血劍,直直的向著自己的脖子斬去。徐鳳年不管怎麼躲,都無法躲開。

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劍撕裂可自己的脖子,不過緊接著,徐鳳年又看到一劍,刺穿了自己的雙目。

緊接著眉心,心臟,太陽穴,天靈等等。

在這如同血海一般的幻境之中,徐鳳年足足死了九次,在這九次之中,徐鳳年不管是怎麼躲,都無法躲開。

“呼哧……呼哧……呼哧……”

終於,這景象散去,徐鳳年不斷的喘著粗氣,目光之中充滿了血絲與驚恐。

這時,塵心輕輕的拍了拍徐鳳年,緊接著一股清涼的氣息直接遍佈了徐鳳年的身體。

“怎麼樣?好多了吧?”

徐鳳年輕輕一點頭,說道:

“師傅!這就是七殺劍嗎?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招招殺人,而且都是衝著一擊斃命去的,這種劍法,殺性太盛了?”

“嗬嗬!這就是現在呢七殺劍法!不過以前倒是冇有這麼大的殺性。

不過後來我借鑒了一下一位高手的劍法,纔會有了這麼大的殺性。

不過這劍法是讓你用來凝練殺意,作為底牌用的,平時用淩風九劍便是。

等到你可以踏入草字劍訣的大門以後,一切就都簡單多了。

這種劍法,就是信手拈來,好了,劍法傳給你了,好好修煉吧。你的時間不多了。

最多也就是再修煉月餘,就得出去了,以後遇到什麼事情,再進來找為師。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等你出去曆練之時,為師會隨你一起走一遭。

看看能都找到幾個青年才俊,收入教下!”

“我知道了,師傅!”徐鳳年點了點頭,隨後便開始練起淩風九劍來。

“徒兒,這淩風九劍是感悟風而出的劍法,去山巔,在那裡練劍,可以讓你更快的入門,修煉成功!”

“是,師傅!”說完,徐鳳年便向著山巔跑去。

…………

“鏘!鏘鏘……鏘鏘鏘……”

一聲聲的劍鳴聲不斷的在山巔響起,一道道巨大的狂風,呼嘯而過,所到之處,催石碎樹。

狂風所過,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劍痕。

“啪啪啪!啪啪啪!

嗯!不錯!真不錯!看來你對於這淩風九劍的掌握已然小成了。

以你現在的實力,對上大部分的一品高手已經不懼了。”

徐鳳年聽到後,收起了手中長劍,向著塵心施了一禮,說道:

“還是師傅教的好!要不然,弟子也冇有這等能耐啊!”

“好了!七殺劍法練的怎麼樣了?能施展出幾式了?”

徐鳳年聽到後,有些無奈地說道:

“七殺劍法,弟子現在不過才能夠施展出三式,其他的六式,根本催動不了。”

“三式嗎?也算不錯了!可以了,三式七殺劍法,足以讓你自保了。

這七殺劍法不同於其他劍法,算是我用心比較多的,七殺劍法之中,蘊含著斬殺靈魂,精神的力量。

再加上本就是用來凝練殺意的。所以對於防禦那些奇特的精神類秘術,可以說是有著奇效。

現在你不僅肉身強大,靈魂也算是有了保障,你可以出去了。

我們劍修,修煉就是靠戰鬥,不斷的戰鬥進步,你去吧!”

徐鳳年聽到後,也冇有猶豫,向著塵心施了一禮,隨後做了告彆,又跟吳素沉睡的靈魂說了一句,便離開了這九寶塔之中。

望著離去的徐鳳年,塵心看著那不斷的翻湧的磅礴氣運,輕輕一點頭說道:

“金鱗不是池中物啊!這小子,這一去,便要開始化龍了啊!”

徐鳳年剛一走出九寶塔,便看到了站在院子裡等著自己的徐驍。

“咦?這外麵的天怎麼黑了?”

徐驍走上前來,拍了拍徐鳳年的肩膀,笑著說道:

“果然,你小子果然脫胎換骨了!

好了,不用疑惑了,這九寶塔之中蘊含天地,與在天的時辰不一樣,否則你小子的事情不好瞞住啊!

走吧,跟我去你的房間,你明天就可以出來了。”

路上,徐驍把之前的事情大體上跟徐鳳年說了一遍。

徐鳳年聽到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想要讓我藉此我被刺殺重傷的機會,讓整個天下都知道,我要學武!

並且還要收了武當山掌門的大黃庭,這樣,我這一身武功,就不會被人懷疑了。”

徐驍點了點頭說道:

“不錯!就是如此,雖然你韜光養晦這麼多年,並且還敗壞了自己名聲。

但是呢,若是突然你有了自身恐怖的武功,那就有些麻煩了。

所以說,這是一個最好的機會,也是最為合適地方法。”

徐鳳年聽到後,沉默了片刻,輕輕一點頭說道:

“我知道了!武當山,我會去的。”

徐驍點了點頭,拍了拍徐鳳年的肩膀說道:

“這幾天不要露出你會武功的事情,一切等到你從武當山回來以後再說。”

“好!我知道了!”

…………

第二天,徐鳳年的屋裡,走進來一個缺了門牙,看起來很是普通的馬伕。

“少爺!你找老黃有什麼事情嗎?”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