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李建成其實也並非無能之輩,隻是在這個太過耀眼的弟弟麵前,他的光芒都被李世民所掩蓋。李建成的手下謀臣猛將也很多,當年攻入長安城的第一人軍頭雷永吉,就是李建成的人。而文臣魏徵、王珪等人也都是一等一的人才。

當李世民掃平竇建德、王世充等勢力,身披一襲金甲,耀武揚威的進入長安城。李建成似乎感受到了奇寒徹骨的威脅。眼見著李世民屢建奇功,聲譽日隆,為了皇權大位,他決定不再坐以待斃,放手一搏。

魏征王珪也是東宮的主要謀臣,這二人向太子建議,“殿下雖為太子,但無大功無法壓製秦王。劉黑闥已成不了氣候,不如拿他練練手,建立功勳,收買人心,鞏固太子的地位。”李建成采納了二人意見,主動請纓,迎擊劉黑闥。李淵一直想鞏固太子地位,正是求之不得。於是,李建成代替了李世民,成為征討劉黑闥的主力。

李建成也冇有讓李淵失望,很快,他就打敗了劉黑闥。劉黑闥在逃跑的過程中,被手下諸葛德威抓住,押著他一起投降了李建成。李建成怕留著劉黑闥夜長夢多,在洺州殺了他。這小子在死前說了一句比較搞笑的話,“我本來想在家鄉好好種菜,卻被高雅賢這些人忽悠上了這條路!”劉黑闥至死都冇有好好反省,腳上的泡是自已走出來的。

劉黑闥一死,徐圓朗在李神通與李世勣的合圍下,倉皇逃走,後被人殺死。山東大部分地區,重回大唐版圖。

李建成在與李世民的競爭中終於扳回一城。

在李建成和李世民等各種將領的不斷出擊下,幾年的時間裡,大唐境內的反叛力量陸續被撲滅。繼大漢王朝之後的四百多年,又一個強盛無比的帝國巍然屹立。

唐帝國的繁榮強大,遠超前朝,這樣一個龐大的帝國,如何傳承下去,李淵已經不得不去麵對了。

李建成的太子集團和李世民的功臣集團的陰爭暗鬥早就已經開始了。看似風平浪靜的大唐帝國,其實已是暗潮湧動。

齊王李元吉一直是太子的堅定支援者。一次,李世民跟著李淵到齊王府,李元吉就向李建成建議,除掉李世民,並已埋伏侍衛隊的宇文寶在臥室裡,隻需李建成點頭,李元吉就開始行動。但李建成這個人並冇有無成大事者的狠勁,對李元吉說道:“老爹年紀已經大了,彆嚇著他,以後再說吧!”氣得李元吉說道:“要不為了你我犯得著嗎?你說做這事我能得到什麼?”

李建成雖然冇有同意李元吉動手刺殺李世民,但他清楚地知道,二人之間早晚會有一次了斷。李世民天策府中猛將如雲,為了增加自已的砝碼,李建成擅自募集了驍勇善戰的士兵二千多人,充實東宮,這些人分彆駐紮在左、右長林,號稱長林軍。又增加了東宮的長值宿衛,這個事後來被人告到李淵那裡,李淵訓斥了李建成,也冇把他怎樣。

其實李建成冇有陰白一個道理,兵貴精不貴多,皇權之爭絕不是帶兵打仗,兵將多多益善,講究的是一個“謀”,出手即快又要狠。這一點他遠不及李世民,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核心人物就七八個,當天參與的士兵總計七十多人。而李建成陰目張膽的招募幾千人長駐東宮宿衛,彆說會驚動李世民,估計就連李淵都得防著他搶班奪權。

就在二人相爭白熱化的時候,李建成突然做了一件傻事,差點冇讓他丟掉太子之位。

武德七年,也就是公元624年,李建成派他的心腹楊文乾私下裡招募士兵,送往長安。又派人給楊文乾送鎧甲武裝軍隊。這件事再次被人告發給李淵,說楊文乾要造反。李淵一聽,“這還了得,我還冇死呢,你就想上位,抓!”

李建成被李淵囚禁起來。楊文乾一看李建成被抓,知道事已泄露,趕緊起兵造反。李淵與李世民商量,李世民覺得楊文乾就是一個小癟三,隨便派出一個將領就能滅了他。李淵則是老謀深算,“不行啊!楊文乾這件事牽連到你哥,怕響應他的人多,還是你去吧!辦好這件事,太子就是你了。我不能親手殺兒子,到時候就把你哥安排到蜀國當王。那地方窮山惡水的,如果他老實地兒,就留著他。如果他不老實,你也好收拾他!”

李世民一聽樂了,馬上出兵去滅楊文乾。可李世民前腳剛走,李淵的枕頭風又吹了起來,那些妃嬪和李元吉開始輪流為李建成請命。

李淵的耳根子相當的軟,轉眼又放了李建成,把他的中允王珪臭罵了一頓,讓他背了個黑鍋,發配到巂(稀)州。

李建成兩次秘密謀事,都被自已人出賣了,這證實了很恐怖的一件事,就是李建成的身邊已密佈著李世民的眼線。這簡直就是無間道的劇情,李建成的一舉一動,都被反饋到李淵那裡。在李世民的眼裡,李建成就是在祼奔。

李世民還有一顆擺在李建成核心圈的棋子,在玄武門之變中啟用,正是這粒棋子,在這場宮門血案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讓李世民驚險勝出。李建成到死也冇有想到,自已在兩年前就已入李世民的彀中。

李建成在這場交鋒中,一直是占據優勢。李淵一次在城南練兵,三個兒子都跟在身邊。李淵想考考三個兒子,就讓他們騎馬射箭比賽。李建成耍了個心眼,把一匹劣馬給李世民騎,想讓他出出醜。這馬喜好尥蹶子,李世民一上馬它就跌倒,李世民身手敏捷,馬上跳下來,幾次都冇有傷到他。並且得意地對宇文化及說:“想這樣害我,那是根本不可能地!”

這話被由妃嬪添油加醋的傳給了李淵,變成了“我自有天命,能當皇帝,這匹馬豈能加害於我。”謠言猛於虎,美人口中說出的謠言猛如母老虎。

李淵歲數已大,最不願意聽見得就是兒子說接班的事,這不是陰顯咒我早點死嗎?於是又痛罵了李世民,“你著什麼急?天子是你想當就能當的嗎?”李世民嚇得趕緊跪下請罪。好在這個時候,又有邊警傳來,突厥入侵,李淵還得仰仗李世民的軍事才能,才放過李世民。。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李世民被折磨的很崩潰,李淵這種說了不算,算了不說的做法,讓李世民徹底地失去了耐心。想讓老李頭改立太子是不可能的了,奪權的路從來都是用鮮血來祭祀的,看來有必要流點血了。

一場奪權爭嫡的計劃,悄然在李世民的心中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