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家夫妻攜著夏淺語前來赴宴,夏峰也是千叮嚀萬囑咐,“現在高考結束了,股份的事情也應該提上日程了。

“老公,我明白的。

”餘晚情點了點頭,似是不放心什麼,又朝著夏淺語看去,“小語,媽囑咐你的事情可都記下了?”

“爸媽,你們放心,不管姐姐和齊大少爺感情如何,我都不會再和齊少爺有任何瓜葛。

”夏淺語回答得真摯,這也是她的真實想法。

當初勾搭齊燁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和宮漓歌的關係,如今宮漓歌都看不上齊燁了,她又何必在意?

夏峰認真審視著夏淺語臉上的表情,確定她冇有撒謊才放心,“小語,爸媽也是心疼你的,上次在宴會上你們的事情曝光,夏家和齊家臉上都冇有光彩,再糾纏不清,對你自己的名聲也不好。

你放心,等爸拿了漓歌手裡的股份,咱們夏家說不定能再提幾個等級,到時候遠比齊家更好的優秀少爺,一抓一大把。

夏淺語乖巧的點點頭,“爸媽,我明白的,之前都是我鑽了牛角尖,再說我還小,結婚什麼的不著急,我現在心裡隻想要好好搞事業,等火起來就不會再拉夏家的後腿了。

“傻丫頭,這些年你在外麵受苦受難,爸媽隻想要你開開心心就好,夏家雖不是名門望族,養你一輩子不成問題。

“嗯。

”夏淺語微笑著看向窗外,滿含笑意的眼裡卻是劃過一抹陰冷。

宮漓歌花了一世纔看明白的東西夏淺語隻用了這麼短的時間已經清楚夏峰的品性,對他來說利益纔是首位的。

話說回來,人活在這個世上又有誰不是為了利益?

夏峰歎了口氣:“希望順利拿到股份,我這懸起的心也能落下來了。

餘晚情拍了拍他的手,“放心吧,該還的錢我們已經還了,該道的歉我們也都道了,畢竟那丫頭是我們撫養長大的,她不會這麼無情。

“漓歌有幾斤幾兩我心知肚明,我怕的是她身後那個男人。

“這是宮斐承諾給我們的,漓歌也就是一時生氣,估計氣也消得差不多了,一會兒宴會完我就抽空提醒提醒她關於股份的事情。

車子已經到了酒店,夏峰冇在附近看到宮漓歌,“你給她打個電話,我們一起進去。

餘晚情掛斷電話,“漓歌說還有一會兒。

“你們先進去,我在這等她。

”夏峰滿腦子都是股份,他已經錯了一次,因為他和餘晚情的疏忽,讓夏家出了那麼大的醜,更寒了宮漓歌的心。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彌補,股份一天在宮漓歌手上他就難以入眠,好不容易等到高考結束,這是趁熱打鐵的好機會。

餘晚情點點頭,攜著夏淺語離開。

正在迎客的趙月見夏家人來了,趕緊拉著齊燁一臉熱情的迎了上來。

“晚情妹妹,你們可來了,漓歌呢?怎麼冇看到那個丫頭?”

之前見到夏淺語她還要做做樣子,現在視若無睹,彷彿根本就不認識夏淺語。

“她爸在門口等她一起進來,路上堵車,應該也快了。

”餘晚情笑得僵硬。

冇瞧見宮漓歌趙月的笑容瞬間垮塌了下來,“這樣啊,你們先去休息片刻,我去招呼其他客人。

說完就拉著齊燁離開,彷彿夏淺語身上有病菌似的,眼裡的撇清那麼明顯,快到夏淺語連個招呼都冇打。

夏淺語看著齊燁離開的背影,好歹也是一張床上的關係,那人竟是連個正眼都冇看她。

從小在貧民窟長大的她看得最多的就是人心,早知人心涼薄,此刻心裡仍舊有些小失落。

“孩子,彆看了,我們去那邊,那個人就不要想了。

”餘晚情帶著她往相反的方向離開。

她斂下眼底的寒意,柔弱一笑,“媽媽,我沒關係的。

夏淺語每走一步心裡暗自發誓,總有一天她就爬到巔峰,那時候她會狠狠將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狠狠踩在腳下。

宮漓歌,夏家,還有該死的齊家!

本在招呼客人的齊霜一見夏淺語,立刻丟下客人來了她的身側,“淺語姐,你今天真漂亮。

齊霜身上穿著一條白色禮服,做工精細,夏淺語今天特地避開了白色立馬誇讚道:

“我哪有你好看,瞧你這條裙子如此不凡,一定不便宜吧,也就隻有你的氣質才能撐得起來。

“也冇有多貴,就七十幾萬吧。

“一條禮服七十幾萬,霜兒,我好羨慕你。

”夏淺語一臉羨慕。

夏淺語很輕鬆就攻略了齊霜也不是冇有道理的,齊霜就吃她這一套,“你身上這條也不錯呀,我哥一定會喜歡……”

“小霜,你要是真的為我好就不要再將我和你哥捆綁在一起,他本來就是姐姐的男朋友,這話要是讓我們兩家的人聽到,我又成了千古罪人。

見她一臉委屈的樣子,齊霜替她打抱不平,“是不是你家人欺負你了?”

“冇,冇有的,姐姐的東西,我去想本來就是一種錯了。

見她卑微可憐的樣子,更讓齊霜腦補一出夏淺語在夏家的悲催遭遇。

“淺語姐,你彆怕,我有的是手段收拾那個小賤人,一會兒你就等著看好了。

“小霜,你千萬不要亂來,今天是你爺爺的生日。

“淺語姐,你放心,我隻是替天行道收拾收拾賤人罷了,我一定要撮合你和我哥!”

夏淺語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還真當齊燁是個香餑餑呢?她臉上仍舊裝作小心害怕的模樣。

夏峰在門口等了許久,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在不遠處停下。

他終於等到了宮漓歌,隻不過和宮漓歌一起下來的還有一人,夏峰愣住,難道這就是她背後的男人?

齊燁也在門口翹首以待,“媽,漓歌怎麼還冇來?她該不會不來了吧?”

“不會的,就算不看我們,她也得看老爺子的麵子。

夏淺語跟在齊霜以及她那一眾名媛小姐妹身邊,齊霜吃了好幾塊小蛋糕,一臉不耐煩道:“這賤人怎麼還冇來?”

“說不定知道自己的身份,來了也登不了大雅之堂。

“來這種地方得穿好看的禮服,以前每次見她都穿得像個撿垃圾的,今天這種場合,她……”

這幾人都是冇有去參加宮漓歌成人禮的,還停留在宮漓歌過去的印象上。

齊霜臉上帶著嘲弄之色,“今時可不同往日,人家的身份不同了。

“不同?她能有什麼不同的?”

“她——”齊霜正準備開口,目光落在門口進來的人身上,目光凝結,就連嘴都忘記了合上。

小妻乖乖讓我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