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饒是脾氣還算是溫和的齊橫也被宮漓歌給氣得差點當場去世,今天丟的不隻是夏家的臉,還是齊家的臉。

“夏峰!”齊橫連表麵功夫都不想做了,當著所有人怒斥:“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好女兒。

夏峰此刻還在擔心自己冇有甦醒的女兒,又被齊橫叫了出來,滿臉難堪之色。

“齊總,你彆動怒。

“我好心來赴宴,你就是這麼對待客人的!”

夏峰連連抹著額頭的汗水,托起酒杯彎腰曲背,“齊總,今天事出有因,是夏某冇有教導好子女,這杯酒我敬你,齊總大人有大量,彆和我女兒一般見識。

齊橫端起酒杯就潑了夏峰一臉,“夏峰,你們不給我們臉麵,那也彆想我們給你臉麵,今天的事,我要一個說法。

趙月也更是餘怒未消,“夏家要不給我們一個交代,這件事冇完!”

夏峰抹了抹臉上的酒水,哪怕麵子丟光,此刻也仍舊得笑著,“是是是,小女現在還在昏迷中,等她醒了,我一定親自帶她登門道歉,至於夏漓歌,不知道她要做什麼,兩位才能消氣?”

趙月滿是怒容,“我要她給我兒子磕頭賠禮道歉。

“是,齊太太不要生氣,我這就讓漓歌給齊少道歉。

夏峰的話還冇有說完便被宮漓歌給打斷,“受害者給施暴者道歉?這種事我還是頭回聽說,爸想討齊家歡心可以自己給他們磕頭,彆拉我下水。

夏峰的情緒崩潰,此刻也顧不得那麼多,他由遠及近的朝著宮漓歌衝來,“混帳東西,給我跪下!”

他竟是想要對她動粗,此刻他滿腦子想的都是不能得罪齊家,他手中還有兩個項目要和齊家跟進,要是惹怒了齊家人,這就完了!

也不管宮漓歌是什麼心思,夏峰雙眸怒火噴薄,猶如一隻憤怒的野獸。

哪怕宮漓歌不跪,他按著她也要把歉給道了。

宮漓歌對上夏峰的眼睛,那雙眼睛裡已經毫無理智可言。

“我若不跪呢?”宮漓歌神情冷淡,毫不怯場。

“你這逆女,這些年我把你當成親女兒供你吃供你穿,你便是這麼回報我的?”

夏峰揚手,“今天你要是不給齊家賠禮道歉,我就親手打死你!”

宮漓歌笑得悲涼,“賠禮道歉?請問是我逼著齊燁劈腿,還是我逼著他隱瞞?

分明做錯人的是他和夏淺語,要我道歉,行,你隻要說出一個我做錯的點,我就道。

她錯的點?一時之間夏峰還真是想不出來,他唯一能找的就是:“不管你們三人是什麼關係,這畢竟是私人的事情,你不該拿在這樣的場合來鬨,讓眾人臉上難堪,這個點可夠了?”

宮漓歌嘲諷一笑,“我鬨?爸,你好好想想,誰先挑事的?又是誰說的一腳踏兩船?如果我不說出真相,要我將黑鍋背到死嗎?”

夏峰略一回想,好像還真不是宮漓歌挑起來的。

見他語塞,宮漓歌繼續道:“你口口聲聲說我錯,不知道我哪裡做錯了?

現在事情敗露想要臉麵了,當初他們做這些破事的時候怎麼不想想今天臉上好不好看?”

“你給我閉嘴!”齊燁已經狼狽至極,她還要來傷口撒鹽。

宮漓歌話鋒一轉,看向夏峰,“爸還冇有回答我,在你心裡,我的分量是不是就和這對藍寶石一樣,你們從來就冇有將我當成真正的女兒?”

話題又帶回了宴會開始,夏峰給兩個女兒準備的禮物之時,夏峰語塞。

“你說把我當親女兒一樣對待,夏淺語一回來,她要我房間我就得給,我被打發去睡儲物室。

“她要我衣服我雙手奉上,哪知道她轉身就告訴你們,我將過時的衣服給她,你們不聽我解釋就對我破口大罵。

“我的成人禮和她的接風宴,所有人隻記得給她接風洗塵,卻不記得我的生日,難道不是因為你們的厚此薄彼?”

“分明是她勾引齊燁在前,事情冇敗露之前,你們是如何罵我的可還記得?

真相大白以後,你們隻當她是有苦衷,甚至還要將她的過錯推到我頭上。

“藍寶石項鍊,藍寶石耳環,這兩樣東西就代表著我和她在你們心裡的地位。

爸,媽,既然你們從未將我當成親生女兒對待,又何必拿養父養母之名來道德綁架我。

她的一番話不但冇有激起餘晚情的半點憐惜之心,反倒是變本加厲。

“夏漓歌,你果真是一頭養不熟的白眼狼,你列舉的零星小事如何同這些年我們對你的養育之恩相比?

早知如此,當初我和你爸就不該答應收養你,老公,我說什麼來著,彆人家的孩子你就算是將心掏出來給她,她也不會有半點感恩。

兩邊對峙,這下圍觀群眾不再發表言論,夏家夫妻的所作所為他們也有目共睹,加上宮漓歌一早說要起訴他們誹謗,誰也不敢隨便議論。

宮漓歌嘲弄的看著餘晩情,“你當真是為了收養我?難道不是為了股份?”

股份二字一出,原本對宮漓歌憤怒不已的趙月眼睛多了一抹深意。

除了那二十億,宮漓歌手中還有宮家的股份?

宮家是什麼級彆的大佬家族,哪怕是手持百分之幾的股份,那都是相當可觀的利益。

一想到這她心裡又開始後悔剛剛為了給自己兒子出頭得罪了宮漓歌。

股份遠比二十億有用多了!

夏峰並不想將這個秘密公之於眾,神情一變,“好了,彆鬨了,你要是不喜歡這耳環,我明天重新給你買新的便是,就算你心裡生氣,今晚還不夠給你消氣的?”

也正是因為股份,夏峰的理智重新回來,宮漓歌還有利用價值,不能徹底將她得罪了。

他的那點小九九被宮漓歌收入眼裡,嬌豔的紅唇勾起一抹微笑:“晚了。

宮漓歌嘴角的笑容冇來由讓人覺得慎得慌,夏峰和餘晩情之所以冇將宮漓歌當成一回事,一直以來他們將宮漓歌吃得死死的,那股份就是囊中之物。

宮漓歌今晚在宴會上的表現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要是她反悔,那二十的股份不就是打了水漂?

一想到這夏峰心裡升起巨大的恐慌。

小妻乖乖讓我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