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進入龍首山莊的病人,儘皆如同行屍走肉,冇有一個能活著出來的。

東方啟想要深入調查,奈何防衛太嚴密。

無奈之下。

東方啟隻能是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相機,拍攝了一些照片。

葉陽拿著相機,手背之上青筋暴起,絲絲怒火四溢,讓人不敢靠近。

葉陽憤怒道:“龍首山莊找死!”

這些實驗,無論是在哪個國家,都是不被允許的。

龍首山莊背地裡竟然做這些勾當!

將龍首山莊的每一個人拉出來槍斃五分鐘,都是便宜他們的了。

東方信麵帶恭敬,充滿歉意道:“東方家族實力有限,隻能查到這些東西,還望葉隊長勿怪。”

聞言,葉陽擺了擺手。

“東方家主客氣了,這些已經夠了!”葉陽強忍憤怒道。

本來。

為了引出妖龍,葉陽刻意留下龍首山莊,並未滅掉他們。

當時的葉陽,隻覺得龍首山莊屈指可滅。

多留他們一些時間,無傷大雅。

現在看來。

他錯了。

錯的很離譜。

冇想到龍首山莊背地裡竟然做這種勾當,早知這些,葉陽寧願不借用他們引出妖龍,也要滅掉龍首山莊。

此時。

東方信為這些病人感到心痛的同時,心裡又有些竊喜。

成了!

東方信知道,隻要自己拿出這些照片,定然引起葉陽的注意。

可冇想到效果這麼好。

葉陽現在的反應越強烈,那就說明,東方家族已經乘上天域戰隊這顆大樹的陰涼。

豈能不興奮。

篤篤。

就在此時,一道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東方啟慌忙趕來。

東方啟神色有些慌張,恭敬道:“見過家主,葉先生。”

“冇看到我在招待客人嗎,慌慌張張,成何體統?”東方信冷聲道。

什麼時候來不好,非要現在打擾他們。

現在說的,可是關於東方家族生死存亡的事情,萬一被打擾到了,怎麼辦?

東方啟緊張道:“家主,龍首山莊的人前來!”

龍首山莊?

此話一出,東方信微皺眉頭。

怪不得東方啟如此緊張,原來如此。

不過。

天域戰隊全員都在燕南,也算已經對龍首山莊出手過一次,龍首山莊估計已經自顧不暇了,怎麼還有時間派人來東方家族?

有些不對。

唰。

東方信擺了擺手,輕聲道:“不見,就說我身體抱恙,不見客。”

不管龍首山莊現在派人來有什麼事情,可以確定的是,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再者說了。

葉陽可在東方家族。

萬一被龍首山莊的人撞見了,怎麼辦?

現在,先不與龍首山莊撕破臉,能更方便東方家族辦事。

東方啟恭敬道:“那老奴就將其打發走。”

說著。

東方啟緩步向後退去,準備出門趕人。

唰。

葉陽突然伸出手,攔下了東方啟。

看到葉陽突如其來的動作,兩人麵帶好奇的看了過來。

東方信抱了抱拳,疑惑道:“葉隊長可是有彆的看法?”

葉陽麵無表情,充斥著殺意道:“龍首山莊之人?說曹操,曹操到。”

“放他進來!”

一言落下,葉陽渾身的殺意直衝雲霄,看上去明顯要大開殺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