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嶠環顧了一圈,最後低聲道:“安東將·軍,祖逖。”

聞聽此言,司馬鄴吃了一驚。

溫嶠就繼續道:“祖逖將·軍曾在洛陽多次與胡虜交鋒,互有勝負。能力自然不用多說。”

“可是祖逖是姚裕的人啊。他也是姚裕提拔上來的。”

溫嶠笑了:“陛下,您多慮了。祖逖出身世家,又怎麼可能是姚裕那種人的屬下。依某之見,祖逖與姚裕,隻是關係親密一些罷了。遠遠不是從屬關係。若是陛下願意,臣願前往遊說祖逖。約他共同起事。”

見司馬鄴在猶豫,溫嶠便道:“陛下儘管放心,此事微臣一人承擔。絕不牽連陛下。”

司馬鄴臉一紅,被說中心事的他吭哧了一聲:“愛卿這是何話,朕又豈是那貪生怕死之人。朕隻是覺得姚裕勢力太大,不能急切圖之啊。”

溫嶠微笑拱手:“臣何嘗不知姚裕勢大。正因為此,才更要小心謀事才行。陛下請安心,此事自然有臣在其中周旋。”

司馬鄴放下心來,又假模假樣的詢問溫嶠打算怎麼做。

溫嶠深吸了口氣道:“臣想過了,若是殺了姚裕的話,他的部下難免叛變。所以,這時候陛下就要提前準備好詔書了。”

“詔書?”

“是的,詔書中隻論罪姚氏一族,包括江均與班表。其餘人等,一概無關。若是如此,方可減少姚裕舊部的叛變。至於兵權,陛下隻需要逐漸收回即可。”

司馬鄴遲疑了,心說你說的好聽,姚裕在荊州啥威望你不知道啊。還想這麼搞是吧?

司馬鄴心裡忐忑,但是那溫嶠看著卻異常的興奮,還斷言道:“陛下,隻要按照臣所說的去做。扶正朝綱,指日可待啊。”

司馬鄴幽幽的望著溫嶠:“誅殺姚裕這件事冇有那麼簡單。如果一時不查,反而會被其所害啊。”

溫嶠依舊是那麼自信,他拍打著自己胸脯子道:“放心陛下,朝中對姚裕有意見者多了。臣隻要多聯絡一些盟友,此事容易。”

“盟友?”

司馬鄴一愣。

“謝家兄弟與某故交,若是邀請他們成事,自然不在話下。除此之外,朝中傅祗,荀藩等人同樣也都是三朝元老。這些人忠心為國。並不會眼睜睜看著姚裕跋扈下去。再加上最近竟陵王司馬懋殿下的事情,宗室之中,對姚裕有意見的也多了去了。如此多的助力,陛下還在擔心什麼呢?”

在溫嶠一番話下,司馬鄴逐漸心動了,不過他還是謹慎的,這不麼,就深呼吸著,衝溫嶠道:“總之,愛卿切記要小心啊。”

溫嶠一拍胸脯子,又與司馬鄴密談了幾句,方纔轉身告辭離開。

···

連續數日,姚裕都在學府中考覈學子們的成績。

十天下來,眾人的答卷都送來了上來。

姚裕讓人將這些答卷送到州牧府,並讓班表,索弘,陶績,文續,傅祗,荀藩,祖逖等一同觀看審批。

對姚裕展現出來的好意,傅祗和荀藩那是打心眼裡高興。雖然說冇有權力給他們,但這已經是個很好的信號了。

隻要自己接下來不和姚裕作對,繼續保持,那慢慢的,也會被姚裕所信任的。

帶著這樣的想法,二人在審批卷宗的時候就很上心。

這些考生們文章怎麼說呢,見解是很獨到,也有許多附和情況的建議與想法。

隻是一劫,他們文辭並不是如何華美,讓傅祗荀藩內心多少有些看不上眼。

再怎麼說,倆人也是世家出身,自然更喜歡文辭華美的文章不是。

“考試考覈的是學子們的能力,而不是他們寫作的能力。若是空有華麗的外表,而冇有真才實學。這樣的人,我要他何用?”

得知了傅祗與荀藩的偏好,姚裕絲毫不帶掩飾的,張口便斥責二人。

倆人聽了倍感慚愧,急忙忙對著姚裕拱手:“大將·軍所言甚是,是我們顛倒本末了。”

姚裕擺了擺手冇往心裡去,而是將手中卷宗放下道:“也看了這麼多天卷子了。你們都發現一個問題冇有?”

眾人楞了一下:“問題?什麼問題?”

姚裕抿抿嘴唇:“那就是民生,內政,水利,商業這種題目,大家的表現都挺不錯。見解也很獨到。但是唯獨牽扯到一件事,大家的表現就差了許多。”

祖逖一針見血:“軍事。”

姚裕點頭:“是的,就是軍事。不管是戰略上還是戰術上,大家的想法都過於天真了。雖然說是這些考生年紀小的原因。但日後怎麼說那也是掌管州郡鎮縣呢。若是冇有一定的軍事指揮能力可不行。如今天下大亂。唯有尚武,方能自保。所以,我打算抽時間成立一處軍事學院!你們說,如何?”

姚裕說了,環顧一圈征求眾人意見。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遲疑了,軍事學院?這個冇有過的先例啊。

有學文的學府就算了,還有學武的?

見眾人疑惑,姚裕就道:“如今,文人才子的儲備量與他們學習後的能力都已經有了保證。隻要不出亂子的話,按照這個速度進行下去,人才儲備不用擔心。反而是武將係統。選拔標準太隨意,也太少了。所以,我想著要成立一處軍事學院。專門負責指導練習,有必要了,甚至可以實戰演習的學院。這樣一來,等我們這一代的人去了之後,也不用擔心軍中後繼無人,各位覺得如何?”

先不說姚裕對朝廷,對司馬鄴啥看法。光是軍事學校這個建議就很不錯,為的,培養人才麼。

隻是一點,若是這樣的話,那世家的生存空間被壓製的更小了。

傅祗與荀藩本來想要表示反對,但是話到了嘴邊二人閉上了。

還生存空間呢,現在朝廷之上,所有世家手裡冇有半點權力,空有一個虛職。

就算是被姚裕看重的祖逖,那也是戰時才能指揮兵權。

這種情況下,還和姚裕爭什麼爭啊。

與其惦記著姚裕會給自己權力,倒不如全身心投到姚裕這邊為他做事。

要是自己乾的好了,姚裕說不定就把手中的權力賞給自己一些了。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縣令也瘋狂更新,710-冇有先例啊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