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默邨聽了介紹,便令侍者拿房間鑰匙,上樓帶路,逐一檢查陳洋、李翰、肖螢光、張漢濤、劉佰仁幾個人的房間,發現陳洋和季鳳怡正在玩耍,其他人都在呼嚕大睡。

李默邨無奈的帶隊退出來,到了樓下,鑽進轎車裡。

吳肆寶側身對李默邨說:“主任,要不要借這個機會,宰了李翰?他現在醉熟睡熟了,咱們動手,正是時候。”

李默邨搖了搖頭說:“不行!今天早上,他還向我獻計,而且,他的計策很準,特工總部要得到皇軍的承認和支援,必須依靠影佐,再也不能靠那些小嘍囉了。這個李翰是有才的,可以說文武雙全。如果說他是複興社特務處派潛過來的,那個錢懷要傷及那麼多的無辜生命,才把李翰送到特工總部來潛伏,也劃不來呀!對吧?再說,剛纔酒井大佐也說了,讓我明天上午任命李翰為特工總部的情報處副處長,讓範劍和小海豚恨他,查他,如果李翰是假投誠,那麼,我們還可以將李翰及其所部、幕後一網打儘。彆忘了,我們現在也是立足未穩,月底到了,工資還不知道在哪裡?如果宰了李翰,他的紅玫瑰特戰隊肯定饒不了咱們,咱們都有妻兒老少。如果冇有餘愛珍,你啥也不是,隻是一個賣力的,可能拉人力車都冇人要。”

吳肆寶不再吭聲了。

他擔心的是怕李翰威脅他在特工總部的地位,但是,李默邨如此分析,給李翰的職位又是副處長,還有範劍和小海豚查李翰,如此算算,李翰應該不會威脅他的地位了。而李默邨最後一句話,也把吳肆寶戳得死死的:“咱們都有妻兒老少。如果冇有餘愛珍,你啥也不是,隻是一個賣力的。可能拉人力車都冇人要。”

李默邨見吳肆寶不再吭聲,便吩咐另一特務,也是他的秘書:“呂晨,你現在下車,帶幾個兄弟到陳洋他們所住的樓層去監視他們,明天一早上班前撤離。”

“是!”呂晨隨即下車,又敲了敲其他幾輛轎車的車窗,叫來幾個人,隨他複到樓上去。

李默邨這才下令回家。

寒風呼嘯,天氣驟冷。

淩晨三點,高世光和韓國茂兩人駕車來到同仁醫院附近的崇蘭米鋪,各自戴上口罩,從後門敲開了大門。高世光和韓國茂雖然戴著口罩,但是,朱莉文仍然一眼認出他們,見麵就低聲說:“蜘蛛今天上午九點到火車站,我會讓劉老闆去接他們三人,然後你們倆把他們送到我這裡來。過幾天,我和蜘蛛搬到彆的地方安居。有什麼事情,我們會打電話給你們。你們冇事就拉拉人力車,或是駕車出去轉轉,熟悉上海,注意喬扮好,千彆要小心。”

高世光和韓國茂同時“嗯”了一聲。

朱莉文便領著他們倆去取一門擲彈筒、一門近擊炮、兩挺歪把子機槍和幾箱手雷、幾箱子彈和幾箱炮彈,這可把高世光和韓國茂兩人樂壞了。

高世光最喜歡這種歪把子機槍了。

韓國茂最喜歡的是擲彈筒。

這個時候,店鋪裡也隻剩下朱莉文。

朱祥、朱崇、朱蘭領著人在萬國公墓那邊挖地道。

以此時的形勢,他們也隻能是晚上動工。

好在冬天天氣乾燥,澆鑄鋼筋水泥,容易乾。

淩晨三點半,劉文林、史珍香、龔彬也驅車過來,朱莉文將一門迫擊炮、一門擲彈筒、三十枝“三八大蓋”和六枚炮彈、三箱子彈交給了劉文林。

劉文林激動地說:“莉文,太好了,你和小李子貢獻真大。前方將士急需這些武器啊!尤其是迫擊炮和擲彈筒,我們的指戰員在前方打仗,苦就苦在總是被小鬼子的炮火壓製。雖然是遊擊戰,但是,一旦被小鬼子發現潛伏的地方,再轟兩炮,我們的人也是死傷一大片。唉,我們的人想打一場硬仗都不行,總是要跑很多路。這回可好了,有了擲彈筒,可以近距離偷襲,一炮過去,能炸死不少小鬼子呐!有了迫擊炮,有時候偷襲小鬼子,一炮過去,就能砸爛他們的指揮部。論戰術,小鬼子遠遠不如我們。”

朱莉文低聲說:“客氣了。劉老闆,還要麻煩你,上午九點到火車站接我姐譚玲玲。暗號是你抱一束玫瑰花,身穿長袍,外套西裝,右手拿一張三天前的浦江晚報。接到他們後,你把他們三個人送到霞飛路那套房子裡。”

劉文林激動地說:“好!你們紅玫瑰特戰隊的人到齊了,以後戰鬥力就更強了。冇問題,這種事交給我們來做。”

朱莉文立正敬禮說:“謝謝!以後咱們聯絡,就到廣慈醫院去。我很快就搬離這裡。如果事情緊急,你就派人天天到廣慈醫院等我。如果事情不是特急,就登報發尋人啟事,署名:朱家老爺尋女,聯絡電話:0369。”

劉文林、史珍香、龔彬也立正敬禮,也均自點了點頭。

清晨,煙雨朦朦,冷氣嗖嗖,但是,天地間卻是一派潔淨透徹的的景象,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

“鈴鈴鈴!”

陳洋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了。

他氣惱地從季鳳怡的脖子下縮回手臂,探到床頭櫃上,抓起電話,不客氣地說:“什麼東東?這麼早就吵醒少爺?找死呀?”話筒裡傳來了李默邨的聲音:“小白臉,是我,是我李默邨這個東東,夠不夠資格吵醒你呀?”

其實,陳洋心中有數,故意這麼罵的。

他急忙嘻皮笑臉地說:“嗬嗬,主任是最帥逆行者,乾飯人,隨時都可以吵醒我。”李默邨也不生氣,仍然耐心地說:“好了,小白臉,你這樣,馬上叫醒他們來上班,到了特工總部,你先到我辦公室,拿任命書去送李翰到情報處上任,叮囑範劍給李翰一個單獨的小辦公室,你跟李翰說,我今天去影佐那裡,實在冇有時間,不然,我親自送他上任的。代我跟他說聲對不起。就這樣。”

然後,李默邨就直接掛掉電話。

陳洋輕輕的放下電話,隨即起床,敲開了肖螢光、張漢濤、劉佰仁、李翰的房門。

肖螢光伸手搔搔後腦勺說:“昨晚的酒真好喝,兄弟,啥時候再來兩瓶?”

陳洋哈哈一笑說:“隻要老兄有空,每晚都可以。”

張漢濤揉揉眼睛說:“自從加入特工總部以來,第一次睡了一個好覺。好酒就是好酒,這一覺,睡得真舒服。”

陳洋含笑說:“過幾天再來。”劉佰仁親切地說:“陳兄弟,謝謝你的好酒,以後有什麼需要愚兄辦的事,儘管吩咐。”陳洋臉上掛著招牌式的笑容說:“好啊!周未再聚聚。”然後,他來到李翰的房間,敲開房門說:“皮皮蝦,我們走。”你的任命出來了,待會,我送你到情報處上任副處長。”

然後,陳洋盯著李翰的臉,檢視他的神情變化。

李翰心中有數,表麵甚是平靜,也調侃地說:“行吧,以後,你可彆跟我爭小海豚哦!”陳洋側身往門後看看,又探頭往外看看,冇發現其他人靠近過來,便低聲說:“小海豚根本就瞧不起範劍,她和範劍的緋聞,也是李默邨故意製造出來的。其實,她是李默邨的小姨子,真名林玉虹。她是李默邨派到範劍身邊,監視範劍的。這些事,彆人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到了情報處,小心點。這段時間,咱們靜默,啥事也彆做。小海豚不一定恨你,但是,範劍絕對恨你,肯定會派人每天二十小時盯你的梢。”

李翰點了點頭,趕緊穿好衣服,洗漱一番,拎包出來說:“你今天下午班時,要送我回家,我的車在家裡。”

陳洋點了點頭,隨即領著眾人下樓,驅車前往特工總部上班。

情報處一共十三個人,包括李翰在內,處長範劍,副處長霍衝、李翰,電訊科長林玉虹,分析科長羅繁星,綜合科長唐玲,以女生居多。上午八點半,範劍集合全處人員在情報處小會議室裡,陳洋代表李默邨,宣佈了李翰的任職,親自叮囑範劍給李翰單獨的小辦公室。

範劍果然懷疑是李翰派人營救了謝秋琪,恨極了李翰,恨李翰昨晚讓他們夫婦在特工總部大樓裡丟了大麵子,冷笑著說:“情報處哪還有多餘的辦公室呀?要不,我的辦公室給李副處長用?”陳洋一笑,冇再吭聲,將任命書分彆扔給李翰和範劍,便起身而去。

因為有陳洋事先的提醒,李翰也有心理準備,冇有吭聲。範劍見狀,便大吼一聲:“散會!”眾人起身離開小會議室,各回各的辦公室。李翰走到林玉虹身旁說:“林科長,我先回家一趟,昨晚和陳隊長、肖副處長喝醉酒,也冇洗澡,渾身不舒服。”

林玉虹嫵媚地說:“好的呀!你的辦公桌椅,我會替你弄好的。”

果然如陳洋所說,她不僅臉蛋嬌美,五官立體,就連身材也是完美得無可挑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