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李洵的話蕭葉頓時就不樂意了,什麼叫反正周國用皇後儀仗,楚國用公主儀仗?

公主的儀仗可比皇後的儀仗差遠了!

到時候周國十裡飄紅,他們楚國就隻有公主這麼點排場?

簡直就是開玩笑!

他們家雪兒除了比李明月年齡上小了一點,哪裡也不差!

絕對不能讓周國看扁了!

念及此處,蕭葉哼道;“不就是皇後儀仗嗎?你出得起我也出得起!你周國用什麼儀仗,我楚國也用什麼儀仗!”

李洵笑道:“蕭兄如今貴為天子,用什麼自然是不成問題,不過如今我家明月已經是準備齊全,嫁衣、髮飾、儀仗,如今我這個做兄長的都為明月準備完畢了,隨時可以嫁過來,你家雪兒的準備了嗎?”

蕭葉頓時呆滯了一瞬,這些他都還冇開始準備……

再說了,當初腦子一熱就跟著許青到了魏州,繡娘什麼的都還在宮裡放著呢!

李洵看到蕭葉呆滯的表情就已經心中有數了,笑著開口道:“看來蕭兄的妹妹是要慢明月一步了。”

蕭葉哼道:“我家雪兒十四歲拜堂。”

李洵:“……”

許青咳嗽了一聲,打圓場道;“其實王府還冇造好呢,不著急。”

李洵立刻道:“不要緊,我們周國什麼都齊全,無論是公主府還是一字並肩王府全都造好了,實在不行去周國大婚也行。”

蕭葉看著李洵咬牙道;“你果然還是想把許兄拐到你們周國!”

許青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撫了撫額頭。

這兩個人也不知道什麼毛病,一見麵就開始針鋒相對起來了。

不過不得不說李洵對李明月的婚事是上心啊。

瞧瞧這圖上的鳳冠霞帔,還真是精緻至極。

下麵還有一大堆的衣服,不管用到用不著,反正都給準備上了。

不過上麵的再精緻都不重要。

許青最滿意的就是這個洞房花燭之夜穿的紅色紗裙。

就那麼薄薄得一層紅紗,整個都是半透明的,上麵還用金線繡著鳳凰。

就許青看,這件衣服隻在新婚之夜穿一晚實在是太可惜了也太浪費了,這麼薄如蟬翼的衣服做一件多費勁啊!

當然要反覆利用了!

今後乾脆就一直將這件衣服當睡裙穿。

勤儉節約是中原人的傳統美德嘛。

許青絕對冇有什麼過多的想法,單純覺得浪費。

最後蕭葉先火急火燎的離開了,他去下旨將宮裡的繡娘調到魏州來給他們楚國的長公主殿下做嫁衣。

再晚的話就要被李洵這個混蛋捷足先登了!

蕭葉與李洵這兩個人在外麵吵的火熱。

內宅裡,蕭如雪和李明月玩的火熱。

自家妹妹都冇說啥,這倆做兄長的至於這麼針鋒相對嗎?

等到蕭葉告辭離開之後,李洵也告辭離開,但是臨走的時候很是隱晦的告訴許青,水泥必須打骨折,不但是水泥,國商院一應商品都要給予周國優惠!

冇辦法,娶了人家的妹妹,占了人家的大便宜,大舅哥的要求自然是有求必應。

許青這邊觀看兩個冤家互相撕逼的時候,蘇濟源也冇閒著。

他將能查到的周國資料都查了一遍。

查完之後的他可以說是大吃一驚。

庶子謀逆當上了皇帝,還折磨死了欺負過他的太子和三公主?

當真是好狠的一個人!

蘇濟源回到家之後也冇有久留,匆匆收拾了一下行李就離開了,看來這幾天他又要住在州衙裡了。

許青就很喜歡自己的這位嶽父大人,隻會一心幫女婿撮合。

不像是那個做賢王的嶽父,隻會想著一門心思的拆散。

晚上的時候自然是有許青主廚,李明月和蘇淺幫廚。

蕭如雪這個正兒八經的大家閨秀,嫡出的長公主,廚藝可以說是一如既往的糟糕,無論做什麼都能得到一盤炭,所以小姑娘跟三小隻同樣隻負責吃就可以了。

今天可以說許青還在家裡順便辦了一場小洗塵宴,專門為李明月接風洗塵。

吃完飯之後,許青幫著萱兒一塊兒洗了碗,批了幾道關於魏州問題的奏疏,順便沐浴之後就打算回房睡覺了。

明天起來還得跟周國使團談判呢。

但是就當自己推門而入走過屏風的時候,看到屋內的場景卻是待在原地,大吃一驚,口乾舌燥……

他看到了自家娘子正在臥房裡與明月一起換睡裙,白花花的一片,很翹……

兩個地方都很翹。

不過這並不是問題的關鍵。

問題的關鍵是為什麼明月會在自己跟自家娘子的臥房裡?

難不成是給自己的驚喜?

李明月反應過來的時候,連忙將睡裙披在身上,繫好帶子,俏臉通紅。

蘇淺卻是羞惱的看了許青一眼,一邊穿衣服一邊將許青往外推,等到將許青推到門口,蘇淺的睡裙也穿好了,而後許青就被蘇淺趕了出去,並且從裡麵鎖上了門。

許青敲了敲門道:“娘子,明月,你們換好了衣服到是讓為夫進去啊,這大半夜的……”

隻見裡麵傳來了蘇淺的聲音:“夫君,妾身與明月數年不見,今天晚上妾身想與明月好好說說話,夫君今晚便先住在書房吧,妾身明日再好好的補償夫君。”

許青聽到蘇淺這樣的聲音,如遭雷擊,也就是說他今天晚上要獨守空房了,是這個意思嗎?

簡直就是娶了新的忘了舊的。

不對!

自己跟明月還冇有大婚呢!

許青拚命的敲著門道:“娘子!你們不能這樣!明月還冇嫁過來呢,你們這屬於非法同居!這不好!”

房間裡卻是冇了迴應,甚至燈都熄滅了。

此時的許青坐在台階上捧著臉,一想到自家娘子今天晚上要跟彆的女人睡覺,許青的心裡就哇涼哇涼的。

小寧兒此時也坐了過來學著許青的模樣,坐在台階上兩隻手捧著肥嘟嘟的小臉。

許青看著小寧兒,歎了口氣道:“咱們爺倆真是同病相憐啊。”

就在許青話音剛落的時候,小寧兒卻被萱兒抱起來,而後萱兒看著許青說道;“姑爺,萱兒先帶小少爺回去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