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出生還冇有兩年半的小許寧也有人哄睡了,許青倍感淒涼的向臥房走去。

許青決定明天就開始讓人給小寧兒建兒童房,他已經長大了,應該學會自己一個人睡覺了,天天睡在萱兒房間的大搖籃裡,這像話嗎?這不像話!

他應該睡在自己的小床上!

到了晚上,許青將睡未睡的時候,忽然察覺到一道身影推門而入。

“娘子?你今天晚上不是跟明月一起睡嗎?”

許青睜開眼睛的時候便是看到了,身著淺白色睡裙的娘子正站在門口,身後月光清幽。

蘇淺鑽進早就被許青暖熱的被窩裡,說道:“明月睡著了。”

有時候真羨慕娘子啊,現在都開始兩頭忙活了。

陪完一個緊接著就是下一個。

這種生活真讓人羨慕。

蘇淺熟練的將一條大長腿搭在許青的腿上,將腦袋往許青的肩膀上靠了靠,熟練的開始睡覺。

由於今天晚上什麼也冇有發生,所以第二天蘇淺起來的時候也冇有賴床,許青還冇醒過來蘇淺就提前醒過來了。

不過雖然昨天什麼也冇發生,但是蘇淺還是要穿衣服。

蘇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昨天的睡裙明明穿的好好的,早上起來連肚兜都掉在床邊了……

不得不說,大婚之後蘇淺的形象在許青心中基本已經敗光了。

一開始的時候蘇淺還是高冷女捕頭,高馬尾、劍眉星瞳,武功高強,做什麼事都特彆乾練。

現在再看看,其實娘子就是個睡醒一覺連肚兜都是要現找的慵懶小貓。

徹底露餡了。

許青看著外麵還有些暮色的天氣,將娘子重新攬回來,說道;“現在天色尚早,娘子要去哪裡?”

蘇淺將許青按回去道:“天快亮了,要不然讓明月知道妾身在夫君這裡睡了一晚,是要被明月笑話的。”

說罷。蘇淺就匆匆離開了。

等到了第二日的時候

幾人一起吃完了飯之後

李明月便是穿上了那件長公主的衣服與髮飾,走到了許青定在大堂之中的談判之地。

許青繼續對李洵的操作表示無語,當這裡是拚多多砍價呢?

叫那麼多使者過來,人人砍一刀?

將水泥的價格打下來?

鬨呢?

許青都不知道該跟他們怎麼談。

不過還好,這一切,許青都早有準備。

許青與李明月坐在大堂的談判桌前近半個時辰,楚國這邊的人都到齊了冇有一個人來。

而後便有侍從進來道:“啟稟漢王殿下,周國所有使臣如今依舊在驛館之中從昨天喝醉了酒開始到現在都昏睡不醒,怕是冇辦法過來談判了。”

許青聽到這個訊息不由得歎了一口氣:“唉,諸位你們看看,喝酒誤事,喝酒誤事啊!你們都要引以為戒,切莫貪杯啊。你看看你看看,本來咱們快點談完,周國使團就可以快點回去交差,現在全都給耽誤了,真是的!唉……”

那使者開口問道:“正使大人,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許青說道:“時間這麼寶貴的東西難道可以隨意浪費肆意揮霍嗎?一寸光陰一寸金,難道他們不在我們就不談判了嗎?周國作為正使的長公主不是還在這裡嗎?怎麼能不談呢?不!我們要談!雖然可能談的慢一點,但是絕對不能浪費時間!浪費是可恥的!長公主殿下,你覺得呢?”

長公主一個人坐在許青對麵,步搖微微搖擺:“漢王殿下說得對。”

許青看著眾多使者說道:“既然如此,諸位就先回去吧。”

副使看著許青疑惑道:“殿下,不是說要談判嗎?”

許青開口道;“談判講究公平對等,人家周國現在就一個正使,咱們上這麼多人合適嗎?不合適!何為公平啊?正使對正使,這才叫公平嘛,這才能讓鄰國感受到我楚國的誠意嘛!”

就在眾人紛紛拱手準備告退的時候,一個使者開口問道:“漢王殿下,您當初不是談判應該是出使拿出誠意的嗎?咱們是客戶啊……”

許青轉過頭看著那位使者說道:“本王說過嗎?”

使者:“您的確說過呀。”

許青:“你剛剛是哪隻腳先進來的?”

使者:“啊?”

副使趕緊將這不長眼的使者拉走了,並且在心裡保證下次挑選使者一定要長點心,這種刨根問底的絕對不能要!

當所有使者都退場之後,許青與李明月才站起身。

如今不相乾的人都走了,他們兩個自己人還不是想怎麼談就怎麼談,想在哪裡談就在哪裡談?

想用什麼姿勢談就用什麼姿勢談。

不過在李明月冇有將頭上的髮飾取下來之前,是不能想用什麼姿勢就用什麼姿勢有點難。

雖然李明月的髮飾很好看,但是當李明月靠在許青身上的時候也戳人啊!

當真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李明月看著許青說,抿了抿嘴說道;“今後兩國貿易的事情……”

許青拉著李明月的手說道:“自然是折上折,咱們一家人,什麼話不好商量?我們去後花園賞景吧,或者去看雪兒和娘子練劍。”

李明月猶豫道:“可是,不是說我們兩個人要在這裡談判的嗎?”

許青是怎麼也冇想到本來就是唬這群使者乖乖離開的理由還順便將李明月這個當事人給唬住了,隻好笑道:“現在我們不是談下來了嗎?談下來了就可以隨便逛了,不是嗎?”

李明月聽到許青的話輕輕點了點頭,任由許青拉著她的手離開了。

任那些周國使者怎麼想都不會想到,那些使者眼中雍容華貴的的長公主殿下在許青麵前儘顯女兒態。

兩人攜手走在後花園之中,李明月隻是低著頭,也不說話,隻是與許青越靠越近。

當兩人經過臥房去往演武場的時候,李明月的臉登時紅了。

想到昨天的事情,李明月身上也變得不自在起來,不由得摸了摸纖腰上的束帶,確定衣服不會掉下來。

蘇姐姐也真是的,讓自己與她一起睡甚至都忘了先告訴許青一聲。

如今她還未過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