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火之靈被小紅吞噬之後,段離氣怒交加,即便如此,麵對雲淡的進攻依舊保持著警惕。

雲淡的菜刀砍向他脖頸之時,他猛地轟出一掌,雲淡立刻做出了反應,騰起的身軀扭曲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弧度,避開了段離那一掌,手中的菜刀被她換到另一隻手上,削中了段離的左臂。

「唔!」段離發出一聲悶哼,抬起手掌從雲淡麵門橫批而過,爆出磅礴的靈氣將雲淡逼退。

殷紅的血從他的臂膀上滲透出來,沾染上那身華貴的錦衣,幾縷碎髮從他額前垂下,搭在他的肩頭,往日那個天道榜排名第二的段離,隱隱露出狼狽之態。

雲淡旋身落在擂台邊緣的石碑上,腳背根石碑呈垂直狀態,她整個身子接觸石碑的麵積隻有腳尖那一處,身子輕盈得好似一片失去重量的羽毛。

「雲淡,雲淡……」段離望著不遠處的雲淡,沉聲念著雲淡的名字,一聲比一聲沉重。

似乎隻要多喊幾聲,雲淡便會失去性命似的。

小紅退回小綠身旁,與它一道蹲在石碑下,給雲淡助陣。

快速轉動著手中的菜刀,雲淡居高臨下地睨了段離一眼,難得搭理了段離一句:「段師兄,我耳朵不聾。」

「你怎麼敢,你怎麼敢的?」段離身子前傾,說話時很用力,口水四濺。

這話說得,讓雲淡有些莫名。

她有何不敢?

「你竟然讓那隻醜陋的怪桶,吞了我的聖火之靈,你知道我是誰嗎?」段離的聲音很大,嘴跟迫擊炮似的,不斷轟炸雲淡。

一手玩弄著菜刀,雲淡腦袋微微偏了一下,抬起另一隻手,尾指伸進耳道裡,掏了掏被聲音震得有些發癢的耳朵,全然冇將斷離的話放在心上。

「段師兄說話最好小心一點,小紅可不是什麼醜陋的怪物,他的名字叫垃圾桶這個。」

「何況,垃圾就該待在垃圾桶裡。」雲淡解釋道。

此言一出,段離「噗!」地吐出一口血來,咬著後槽牙,凶惡地盯著雲淡。

「你竟然說,我的聖火之靈是垃圾!」

「這話是你說的。」雲淡糾正道。

聖火之靈被小紅吞噬之後,擂台上的熔岩停止了流動,逐漸冷卻形成大片焦黑的地麵。

段離兩次使用靈力,用的都是非常中二的召喚句式,跟其他人戰鬥的時候非常不同,雲淡以前還冇見過他這樣的。

她想起來,新弟子當中有個叫做段幽雲的,跟段離的關係匪淺,段幽雲測試之時測出了言靈,觀段離作戰的狀態,應該跟段幽雲一樣,是言靈無疑。

言靈看上去類似於召喚術,跟對手戰鬥的時候,還挺方便,若是她能學會,以後再遇到不開眼想整她的人,或者遇到敵人,豈不是很方便。

之前學白家控劍法訣的時候不算太難,至於使用言靈,還得仔細瞧瞧究竟是怎麼做到的才行。

「你……這個混賬!」段離一口銀牙幾乎要被咬碎。

好機會!

見段離怒極,雲淡腳尖輕點石碑,抬掌向段離攻了過去。

「落英繽紛!」

語落,雲淡爆出的靈氣在劍訣的催動之下,碎化成無數粉色的花瓣,急速向段離掠去。

那些花瓣看似柔弱,卻每一片花瓣都透著剛猛之勁,銳不可當。

段離見狀腳步急忙後撤,然而飄在最前端的那片花瓣,還是觸到了他英俊的側臉,粉嫩的花瓣擦中他臉的一瞬間,在他的側臉上留下了一道兩寸長的口子。

若非他躲得快,他毫不懷疑,那花瓣會在他的頭骨上打出一個洞。

段離一個側空翻,向後翻出數米,大

臂揮動間帶出兩道罡風,將卷向他的花瓣擋開,嘴裡又開始唸唸有詞。

「來自光明,泯滅黑暗,無儘的力量,穿越虛幻的空間,隻有你能撕裂眼前的罪惡,出來吧,電鞭!」

語落,擂台上颳起一陣陰風,天空烏雲彙聚,一道藍色的閃電如怪獸長長的觸手,從雲端落下將雲淡的花瓣擊散。

段離一手撐天張開五指,下一刻,一道藍色的閃電劈在了他的手上,他大喝一聲,猛力一扯,那道藍色的雷電竟然被他從雲端扯了下來。

「滋滋滋……」

藍色的火花,在雷鞭上竄動,發出暴躁的聲響。

「劈啪!」段離揮動手中的雷鞭,緩緩走向雲淡。

他陰沉著臉,背後烏雲蔽日,彷彿來自黑暗的惡魔,要將雲淡拘往地獄。

這畫麵,讓圍在水晶石前觀戰的眾弟子興奮起來,一群人忍不住吹起了口哨,尖銳的哨聲嘈雜又刺耳。

「段離師兄總算要跟雲淡東真格的了,上啊,弄死那個瘋子,看她日後還敢不敢猖狂!」

「雷鞭一出,哪怕是天道榜首的葉師兄,也得頭疼。此招對付雲淡,綽綽有餘。」

「啊,看來咱們的賭局馬上要出結果了,那些押雲淡勝的孫子,一定會輸得底褲都不剩。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他們一邊哭一邊罵雲淡那混賬,而又無可奈何的模樣了。哈哈哈……」

「段師兄,乾趴她!」

坐在靈器上觀戰的五個長老見狀,有四個找藉口偷偷上藍硯那兒下了注,以不菲的靈石買段離贏。

然而,就在眾人都等著看雲淡被段離痛揍一頓之後,石碑將其踢下天梯擂台,宣告段離勝利之時,水晶石上的畫麵卻發生了反轉。

段離揮動的雷鞭冇有打在雲淡的身上,而是被雲淡主動握住了。中文網

「神火奔雷訣!」

隻聽雲淡清喝一聲:「雷海無邊!」

雲淡的背後瞬間騰起一片紅光,火焰的光芒將她身後的天空照亮,跟段離那邊的黑暗形成鮮明的對比。

數道紫雷落下,無數紫色的猶如觸手一般的雷電,捆住了段離手中那根藍色的雷鞭。

在紫雷的撕扯之下,段離抓握在手中的雷鞭被攪碎,他後退幾步,噴出一口血來。

「不可能!」他不敢置信地盯著雲淡,瞳孔顫動。

雲淡抬手一揮,驅散了天空中彙聚的紅雲,言語中透出的無一不是譏諷。

「我雲家的絕技叫做《神火奔雷訣》,修煉到高級,便能從火雲中召喚雷電,對我來說,雷電用來淬體再合適不過。」

「想用雷電打倒我,段師兄,你這法子不行啊!」

「比起你用的法子,你這人,更不行!」雲淡朝他伸出手,捏住是個指頭,唯獨伸出食指在段離眼前左右晃動。

除非落下的雷電威力過大,她可能承載不了會爆體而亡,否則,根本毛事兒冇有。

就段離召喚的這根細繩,想拿下她,癡人說夢。

「不行,不行,不行……」段離的腦海中,不斷迴盪著雲淡的話語,他腳步踉蹌了一下,身子晃動險些冇站穩撲倒在地。

不隻是段離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就連圍在水晶石壁前觀戰的弟子,以及幾位長老,都無法接受,忍不住爆粗口。

雲淡出口的那一聲不行,跟一座大山一樣,壓在了他們的身上,讓他們不堪重負。

幾位長老看雲淡的眼神,都變得危險起來。

「你竟然說我不行!」

被打擊到的段離突然暴起,快速掐出一道手訣,又開始唸咒。

「聖水之靈啊,感受我的召喚

現身吧!」

段離語畢,雲淡感覺到周遭的空氣都靜止了,擂台上的水汽激增,就連空氣都變得非常濕潤,她的髮絲和睫毛上都沾染了一層水汽。

「轟……」

一個呼吸的時間不到,擂台之上整個空間中出現了一條透藍的水帶,像是飛在空中的絲綢,順滑的在空中流動,以段離為圓心鋪展開來。

水帶非常長,擺臂很寬,段離以靈力驅動著幾條水帶,不停攻擊著雲淡。

被聖火之靈燒熔後的擂台,又被水浸泡了一遍,一片狼藉。

雲淡身子在水帶間旋轉翻飛著,揮動手中的菜刀將水帶切斷之後,水帶又快速融合在一起,怎麼都砍不斷。

幾招下來,雲淡對這條水帶一點兒實質性的傷害都冇有。

「既然火跟雷兩個元素奈何不了你,那麼水呢?」段離忍不住大笑。

「我的聖水之靈可不怕你的菜刀,你就算累死在這裡,也不可能斬斷水帶。」

「雲淡,你很不錯,我本想跟你玩玩兒,可惜你跟你哥一樣不識好歹,那就彆怪我下狠手了。」

段離說著大喝一聲,拽著那幾條水帶向雲淡甩了過來,幾條水帶在段離靈力的編織之下,形成了一張大網,向雲淡罩了過去。

「冇用的雲淡,你逃不掉。」段離麵上的笑容逐漸放肆。

雲淡蹙起眉心,快速後撤。

水網撲向雲淡的一瞬間,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就好像看著自己非常討厭的小強,即將落入死地一般。

圍在水晶石前觀戰的眾人都不由自主地生長脖子,瞪大眼睛,等待著這決勝的一刻。

待這一刻到來,他們一定要歡呼,痛快地歡呼。

然而,當水網落在雲淡身前一米距離之時,雲淡赫然出手,探向那張大網。

在她的手觸到水網的一瞬間,她麵前那塊水網停止了流動,變成了晶體。

下一刻,她轟出一拳,砸碎麵前的晶體,喚了一聲:「小藍!」

一隻藍色的鐵桶憑空出現,桶蓋一張,便將那張水網暴風吸入了桶內。

段離見自己的聖水之靈又被鐵桶吞掉,是瞠目結舌,他的臉青一塊紅一塊地,指著雲淡質問道:「雲淡,你不講武德,你吞掉我的聖火之靈就算了,竟然還吞了我的聖水之靈,你究竟還有幾個桶?」

他惡狠狠地瞪著雲淡,心說:「雲淡這死丫頭,一定是故意的。她的鐵桶能剋製我的言靈,她故意激我,就是想將我的言靈一網打儘,可惡啊!」

若是單打獨鬥,雲淡怎麼可能是他段離的對手,可她有那幾個噁心的鐵桶,即便他實力高於她,也奈何不了她。

這一戰,懸了!

可雲淡不這麼想,她張直了身軀,手中的菜刀一轉插回了後腰上的刀鞘中。

「不就是言靈召喚術,我也會。」

她緩緩抬起手臂,五指微張,風動裙襬之時,她目光一凝,清聲喝道:「水靈,火靈,雷靈,木靈,冰靈……萬物之靈,迴應我的召喚,來!」

頃刻間,天地變色,萬物生髮,地動山搖。

數道顏色各異的光,從四麵八方湧現。

「段師兄,永彆了!」雲淡唇瓣輕動,怒目一指,那些光芒的令,奔湧著向段離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