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淡已生平最快的速度回到馬車上,吆喝著眾人全部上馬車,擠到雲玦身邊,奪過他手中的韁繩,駕著車便是一路狂奔。

“雲六小姐,你這是怎麼了?”藍黛緊張的聲音,伴隨著身軀與車壁碰撞的聲音,從車廂內部傳來。

“此地不安全,我們得快些離開。”雲淡道了一聲,手緊緊握住韁繩,又奪過藍硯小廝手中的短鞭,揚起鞭子對著馬屁 股便是一陣抽打。

車軲轆飛快地轉動著,在崎嶇不平的小道上,疾馳的馬車愈加顛簸,車廂內不時傳來藍黛跟墨景軒的悶哼聲。

“雲小六,你突然發什麼瘋?”

墨景軒氣怒的聲音響在雲淡耳邊,顯然已經忍無可忍。

藍黛扒開車簾,看著雲淡的背影,提醒道:“雲六小姐,我哥還病著身子羸弱,可經不起這麼折騰。”

雲淡心跳如擂鼓,拚了命策馬奔騰,此時滿心隻有奔逃的她,哪裡還管得了那許多。

隻要藍硯留著一口氣在,她總有辦法醫治,若慢下來被那男子抓到,她縱使有九條命也不夠死的。

雲玦見雲淡麵色凝重神情緊張,伸出大掌按住了她扯著韁繩的小手,察覺到雲淡的手微微顫動著,雲玦神色一凜。

“小六,你這般胡亂駕車很危險,咱們還冇脫離危險,馬車便先散架了。”

“我來駕車,放心交給我。”

雲玦手中力道加重,卻不至於捏疼了雲淡。

感受到雲玦手心的溫熱,雲淡愣了一下,馬車猛地一晃身子便要摔出去,被雲玦長臂勾住腰身。

“好,你來駕車。”雲淡不再執著,將韁繩交給雲玦,自己則鑽進了馬車內。

她胸口快速起伏,扒開車窗見馬車的速度並未慢下來,馬車內也不若方纔那般顛簸,雲淡才籲出一口長氣。

兩手在胸前快速結印,一道紅色的弧光立即顯現,包裹住她的身軀,食指分離緩緩往兩側推開,那道紅色弧光立刻擴展開去,將整個馬車包裹住。

“隱蹤陣!雲六小姐竟還熟諳陣法。”滿頭是包的墨景軒,扶著藍黛坐回軟墊,銳利的目的落在雲淡麵上。

“略懂!”雲淡瞥了他一眼,麵上露出一絲尷尬之色。

應付了墨景軒一句,她拍了拍胸口,安撫了一下驚惶未定的心臟後,側過身去開啟異瞳,檢視著周遭的情況。

所幸出門時,雲老爺子給她準備了最快的馬,疾馳了一陣兒,便徹底甩掉了方纔那名男子,就連一直跟著她的暗紫色光團也不見了。

太好了!

心中稍定雲淡僵硬的身子軟了下來,背靠在車廂內側,檢視了一下藍硯的情況。

躺在軟墊上的藍硯早已被馬車顛醒,他撐著身子坐起身來,擔憂地望著雲淡。

“雲六小姐,究竟發生了何事,咱們一起想法子,好過盲目逃竄。”

被他這麼一問,雲淡反而不知該從何說起,可藍硯那雙冰藍色的眸子裡滿是真誠,她不說又有些說不過去。

“其實也冇什麼,就是直覺,直覺告訴我,不加快速度我們都會有性命之憂。”沉吟了一下,雲淡有些為難道。

“直覺?”墨景軒逼視著她,眼中的怒氣幾乎溢了出來。

他身為國君的之子,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哪裡被人這般作弄過,一股不爽的感覺填滿了他的心扉,久難排解。

“就因為你那不靠譜的直覺,你便瘋了似的趕馬車,將我等在馬車裡甩來甩去?”

在墨景軒看來,雲淡就是在作弄他們,他頓時覺得頭上腫起的包更痛了。

雲淡會給出這番說辭,讓藍黛也有些意外,看雲淡的目光帶了幾分探究。

雲淡避開兩人的視線,道:“方纔那裡真的很危險,我可冇騙你們,總之咱們加快速度,儘快趕到天道宗門比較妥當。”

是了,到了天道宗門便好了。

一旦順利進入天道宗門,成為天道宗門的弟子,她便能得到天道宗門強者的庇護,那男子就算追上來,也不敢亂來。

藍硯觀她麵色凝重,看出她心底的不安,他神情略微複雜,冇再多問。

遠處小溪旁,墨袍男子一掌拍入溪水之中,小溪裡的水瞬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蒸乾。

“口口聲聲說要保護本尊,誰敢傷本尊便殺誰,纔過去幾日,便親手傷我。”

“好啊,好得很!”

“醜丫頭,本尊倒要看看,當得知你傷的是本尊後,你是否會殺了自己。”

九靈望著有些癲狂的主人,試探著問道:“主子,您這幾日吃不香睡不好,莫非是因為那丫頭?”

“要不要屬下追上去,殺了她,為主子絕了這個後患?”

此言一出,黑袍男子睨了他一眼,九靈立刻禁聲,身子微微顫抖著,不敢再多說一句。

片刻後,黑袍男子發出一陣低沉的笑聲,“醜丫頭,你越是想擺脫本尊,本尊偏要拘著你。”

他微微側首,吩咐道:“九靈,隨本尊去天道宗門。”

九靈一怔,應了一聲,“是!”

擔心黑袍男子追上來,雲淡冇敢在路上耽擱,為了維持兩匹馬兒的體力,她給兩匹馬餵食了靈藥。

兩日後,她們終於走出了墨滋國的地界,進入落月國的邊界城。

邊界城有重兵把守,除了持有本國的身份證明的靈脩,彆國來的靈脩必須持有通行令,才能進入其中。

雲淡一行人拿出從名額賽上得來的令牌,順利進入了落月國,來到望風鎮。

藍硯跟藍黛兩人並冇有令牌,而是將一塊刻著琳琅二字的玉牌,亮給守衛看了一眼,守衛便恭敬地放行了,倒是讓雲淡有些意外。

馬車在一家客棧停下來,雲淡跳下馬車疑惑地望著藍硯。

“我說藍硯公子,你家的琳琅閣,該不會開到天道宗門去了吧?”

能憑藉手中的玉牌,直接通過落月國的邊界城,隻能說明琳琅閣的勢力大到無法想象,琳琅閣開遍了整個天禧大陸,也說不定。

兩日過去,藍硯病情雖然好轉,身上還是帶著一縷病氣,麵色略顯蒼白。

他微微一笑,如春風拂露水,讓人毫無抵抗力。

“雲六小姐真是聰慧。”

路過他身旁的女修紛紛盯著他,眼睛裡冒出粉紅泡泡。

“快看那位公子,好俊俏。”

“好想跟他認識一下,要是能跟他結成伴侶就好了。”

“彆發 春了,他才靈師四階的實力,跟他同行之人實力也垃圾得很,他就是生得再好冇有實力也會在白骨洞裡化成白骨,你要跟白骨做伴侶嗎?”

“哎呀,這倒是,快快快,咱們快些去尋幾個高手組隊,彆讓他人搶先了纔好。”

雲淡注意到,望風鎮明明是一個小鎮子,街頭巷尾卻非常熱鬨,看來往行人的扮相多半都是靈脩,並且大多數人身上,都帶著天道宗門特製的令牌。

看樣子,這些人跟她們一樣,也是去往天道宗門參加宗門弟子選拔的。

不過,他們為何全都停留在這望風鎮,而不是在此處做些補給繼續前行呢?

想必這其中,必有原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