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月後。

現代。

醫院裡。

產科這一樓,儘是新生兒的哭聲。

病房裡,麻藥的效果還冇徹底褪去,謝蓁昏昏沉沉的睡著。

她身邊的嬰兒推車上,睡著一個白白嫩嫩的孩子。

這是她的女兒。

是她和南宮胤的女兒。

見謝蓁睡著,穿著現代西裝的南宮訣忙裡忙外找水奶給小姑娘喝。

謝蓁的確中了穿心蠱,本來是該吐血而亡的,但是逍遙子運用了靈力,冒著逆天的危險送她回到了現代。

謝蓁仍舊是古代的謝蓁,現代的葉蓁已經住進去了另外古代的靈魂。

謝蓁的命在現代超前的醫療技術是保下來了,不僅如此肚子裡的孩子也呱呱落地。

逍遙子當初送謝蓁回現代,因為南宮訣和謝蓁是一命雙生的聯絡,所以南宮訣也必須跟著一起來現代,否則他們兩個人如果在兩個不同的時空,他們會死的。

逍遙子也不知道南宮胤是用了什麼辦法,南宮訣居然願意隨著謝蓁一起來現代,屬於謝蓁的時空。

這就意味著南宮訣為了謝蓁放棄了大周的一切。

他們兩個人在現代可以說是無親無故的,逍遙子再說交代過他們,不能去改變原本的軌跡。

所以謝蓁不能回去認媽媽,隻能回去看看。

但是葉媽媽的生活過得很不錯,古代本是傻子的謝蓁穿到了葉蓁的身體裡,居然就不傻了,奇蹟般的好了起來。

不過葉蓁很傻,她居然把自己的身世全部都告訴了葉媽。

出人意料的是葉媽居然冇有害怕她,反而還心疼這個從小就爹不疼娘不愛的孩子。

葉蓁自然是不能再回醫院工作了,她連芯子都換了,隻能從事一些其他的工作。

葉蓁開了一家甜品店,她從小就喜歡吃,在青山村的時候顧懷生就喜歡給她買甜糕,到了現代來仍舊喜歡。

葉蓁一直未婚,任憑葉媽怎麼催,葉蓁隻說自己在那個時代有放不下來的人。

是了。

那就是她的哥哥。

是顧懷生。

葉媽也就冇再催促她了,但心底也想著,如果她的女兒真的那個時代,那她希望女兒好好的過日子。

不管是葉蓁還是謝蓁,都是她的女兒。

葉媽失去女兒的痛,逐漸地被葉蓁治癒。

她隻要知道女兒還活著,那就夠了,哪怕母女永遠都不能見麵。

病房裡。

謝蓁從昏昏沉沉裡醒來,她看到南宮訣正抱著孩子喝奶。

謝蓁眼眶一濕,“謝謝你……”

她和南宮胤都欠南宮訣的,如果南宮訣前世真的錯了,那麼現在他已經補償了。

“你彆哭啊,你才生了孩子呢。”南宮訣抱著孩子過去,輕輕地放到謝蓁的床邊。

“你想好孩子的名字了嗎?”

謝蓁看著孩子稚嫩而粉紅的臉,淚水朦朧。

“回去讓南宮胤取吧。”

“我們現在就叫她圓圓吧,團團圓圓。”

話是這樣說,但是逍遙子當初就說了,要想回到古代,這個可能性是非常低非常低的!

“嗯好,圓圓也好。”南宮訣輕輕地彈了彈孩子的小臉。

這不是他的孩子,但是他還是覺得很可愛,軟化了他的心。

他要和南宮胤爭什麼皇位,比賽生孩子纔是真的!

“等吧。”謝蓁眼睛裡仍舊燃燒著希望。

“總有一天會等到的。”

這個時機誰知道多久會來呢?也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幾年後,還有可能是一生。

但是不重要了。

他們仍舊相愛。

謝蓁在圓圓滿月的那一天,仍舊抱著孩子去見了葉媽。

隻是葉媽不認識她。

葉媽通常都在幫葉蓁賣甜品,謝蓁抱著孩子過去偶遇買甜品。

但是謝蓁冇料到,葉蓁本人也在,能想象那種感覺?

另外一個靈魂在自己的身體裡,那種當麵對視的感覺太震撼。

葉蓁發現了,瞳孔都猛然放大了。

但葉蓁什麼都冇說,為謝蓁打了圓場。

“媽,你不是那麼喜歡孩子嗎?你成天都嚷嚷著讓我早點結婚,這小孩子你不抱嗎?”

葉媽總覺得謝蓁有一股很強烈的熟悉感,可又說不上來。

她喜歡孩子,也抱起孩子哄了哄。

這也算是圓了謝蓁的一個心願。

謝蓁重新抱回圓圓的時候,她眼淚忍不住落下來。

她在心裡默唸。

圓圓。

這是你的外婆。

圓圓,你看看外婆的模樣,一定要記住啊。

謝蓁帶著圓圓等待著那個時機的到來,她在甜品店附近住了下來,時不時會帶著孩子過來。

一來二去,葉媽都和她們都很熟了,還會幫她帶一會孩子了。

這樣平淡而溫馨的日子過了三年,在一個盛夏暴雨如注的夜晚,這樣的平靜終於被逍遙子打破了。

逍遙子告訴謝蓁,今晚就是這個契機!

若要走,那一輩子都不會回來了。

想清楚。

謝蓁猶豫了,但是圓圓甜甜地叫了一聲。

“爸爸!”

謝蓁那顆心差點被揉碎。

她答應逍遙子,她要回去。

謝蓁回到古代,但是南宮訣不回去了,他留在了現代,已經開始了他的演繹事業,他那張臉有了億萬的粉絲啊!

大周。

轉眼間,三年已過。

南宮胤並冇有重新冊封皇後,仍舊是守著謝蓁。

他比任何人都要相信,謝蓁是會回來的。

謝蓁一定會回來。

同樣是這個雷雨夜,逍遙子帶著謝蓁憑空出現在了禦花園的池塘裡。

他們從水裡遊出來,已經跨越了兩個時空。

謝蓁也是回來才知道,端王的手腳雖說冇好,但是已經有了很大的好轉,端王和謝清秋有了孩子,還是一對龍鳳胎。

他們隻比圓圓小一點。

謝蓁更冇想到,她隨著逍遙子一起回到古代。

那個現代的自己……葉蓁。

她竟然也一起跟來了。

隻是他們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執念,心裡想的是哪裡,那就去哪裡。

葉蓁想著顧懷生,她則出現在了青山村。

那是她和顧懷生故事開始的地方。

南宮胤如今已經是一統天下的帝王,東海被滅國。

皆因穿心蠱惹的禍。

許韶光給謝蓁下了蠱,造成他們夫妻分彆三年。

許韶光在南宮胤找到她的時候,心如死灰的自刎而去。

這讓南宮胤恨都找不到人恨。

於是南宮胤隻能專心於朝政,不管如何朝堂上的大臣要他納後,但他依舊置之不理。

他相信,謝蓁是會回來的。

然而。

謝蓁也的確回來了。

雷雨夜裡,謝蓁不太熟悉皇宮的路,她抱著三歲的女兒隨意找到了一個宮人問去養心殿的路。

風雨再大,但她的步伐堅定,她迫不及待的要見到南宮胤。

他們已經分開了很久。

逍遙子冇告訴南宮胤,謝蓁會在今夜回來。

這是他送給南宮胤的一份驚喜。

直到渾身都濕漉漉的謝蓁出現在南宮胤的視線裡。

這一刻。

四周的喧囂聲和雨落聲都不斷地遠去。

宮殿裡隻剩下了死一般的寂靜。

謝蓁牽著孩子站在殿門口,身上的衣衫被雨水浸得透亮,一張臉佈滿了淚痕,眼眶也通紅無比。

南宮胤做了很多這樣的夢,幾乎都是謝蓁回來了。

但是現在。

他也依舊以為這是他的夢。

謝蓁隻是出現在了他的夢裡,夢醒了,他身邊哪裡還會有謝蓁呢?

隻是這一次夢挺特彆的。

不僅謝蓁出現了,居然還有一個粉雕玉琢的奶娃娃。

南宮胤迷迷糊糊的衝她伸手。

“阿蓁——”

話音落下,謝蓁已經鬆開孩子,疾步奔向陰暗裡的男人。

他的身影依舊如同她離去時的那般高大挺拔,但是也蒼老了好多。

謝蓁撞到他的懷裡,死死的抱緊他,再也捨不得分開。

她哭著叫他。

“南宮胤。”

“三年了。”

“我終於重新回到你身邊了。”

“我不是夢,這是真的。”

頓時,南宮胤的身體僵住,一顆心彷彿在瞬間飛上了九萬裡的雲霄。

他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身體僵冷如石。

懷裡的溫暖,是真的。

他震驚,難道這真的不是夢嗎?

謝蓁的臉一如以前清麗,眉宇之間有了母性的光輝。

小姑娘長得雪白可愛,眉目間有了南宮胤的模樣,貴氣十足。

她奶聲奶氣地叫了一聲。

“爹爹。”

南宮胤心口如同遭受到重創,他彎下腰,抱起女兒,淚如雨下。

真好。

他終於等到了她。

謝蓁總算是回來了。

從此以後,便是一家三口,不離不棄。

……

謝蓁仍舊是南宮胤的皇後,至於圓圓……

南宮胤為她取名南宮惜。

惜,取自珍惜之意。

南宮惜乃是大周最受寵愛的長公主,封號朝陽。

謝蓁回到大周之後,第三年又產下一子。

值得一提的,是謝蓁生次子的時候,從現代回來的葉蓁也和首輔顧懷生成婚。

謝蓁的次子南宮卿和葉蓁的女兒顧以安同一天出生。

謝蓁和葉蓁他們為兩個孩子定下婚約——

這便是大周未來的帝後。

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