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難眠的一夜!深夜經曆一場大戰的他們已經減員兩人。整個隊伍的氣氛都變得凝重起來。

整裝完畢,看著一個人孤零零站在廖苗墳頭的田真真,每個人都五味雜陳。死亡在什麼時代,都會給人類帶來極強的負麵影響。

陸小天此刻還在心裡盤算昨夜那頭變異雲豹的戰力。他知道。昨夜,若不是廖苗使用秘術藤蔓束縛的話,戰鬥可能會持續很久!

可黃鼠狼與陳阿炳心裡想的卻不是在想這些。他們根本就冇想到廖苗的實力這麼強!既然是一名擁有60點戰鬥力的中級秘術師,況且她的秘術還是非常實用的輔助類型——藤蔓束縛。這樣的人,實力與價值要遠遠勝過高級序列的武者和戰士!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戰力達到70的以上的武者和戰士就已是各大實力紛紛追逐招攬的能人了。更彆說像她這種級彆的人物了。

可這樣的人卻願意為田真真而死,他們二人從中判斷,田真真背後的勢力絕對深不可測,遠不是鄭雨雨這種級彆可以比的。

“走吧。”田真真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就跟去整理行囊。

這次換成陸小天領路,而跟在他身後的龍蕪羽,忽然拉近了與他之間的距離。這距離說不上親近,也談不上陌生。

顯然,她想好好的和陸小天聊聊。不過,她就是不開口,好似她一旦說話,她身上那種似有似無的仙女氣息就會無影無蹤一般。

陸小天其實一直都不喜歡龍蕪羽這種性格,所以他不爽的直截了當道:“你就不能把你想的說出來嗎?每次都要我猜你想什麼,不累嗎?你就能保證我一定能猜準?”

心情不佳的他,說話的語氣甚是鋒利。

“瞭解我,不是你們族交於你的任務之一?”龍蕪羽無視了陸小天的嘲諷,反嘲道。

“是!”陸小天不爽的答道:“但有些事情是可以跨過這個程式,也能達到目的。”

“哦?哪我拭目以待。”說完她便邁過陸小天,徑直朝前走去。似乎,她剛纔想問的問題已經無關輕重。

陸小天知道龍蕪羽想問什麼。昨夜廖苗使用秘術戰鬥,讓他們對秘術有了更直觀更清晰的認知。他們兩人都在心裡問過自己,他們的一身所學與秘術對比,究竟誰更勝一籌!

“必須抓緊時間提升自己。”陸小天一直都冇閒著,他所學的天命劍法必須在實戰中纔能有所領悟,這段時間經曆的實戰都被龍蕪羽給搶去了。不過也正好,他藉此彌補了之前苦練天命劍法時,落下的傲世決!他隱隱感覺到傲世決即將要突破了。

至於強大的歸元心法,他還是一點頭緒都冇有,一重大圓滿之後就再無動靜。

“三層傲世決的護體真氣,應該能輕鬆擋下昨晚那雲豹的一爪吧?”陸小天還在暗自計算著。

“到了!”三個小時後。龍蕪羽領著大家來到一塊空地,說了一句便朝叢林深處走去,看都冇看遍地的野菜一眼。

“你們采摘完畢後叫我。”她遞給了陸小天一個空行囊。陸小天知道這個女人最近殺野獸殺上癮了,所以也冇開口阻止,他相信以她的實力這個區域的野獸絕對傷不了她。

“哇!這……我冇在做夢吧?”樂宏圖可不比陳阿炳和黃鼠狼,他在秦家的待遇一個月隻能領一份新鮮的蔬菜,看到這漫山遍野的野菜時,他心都飛了起來。

“儘給本少爺丟人!”秦奮宇惱怒的瞪了他一眼,喊道:“動作利索點,出去少不了你的。”

說完秦奮宇就將兩個空行囊丟向樂宏圖。像采集野菜這種事情他是不可能動手的。

“好勒,好勒!”蹲下身子的樂宏圖麻溜的采摘著新鮮的野菜,時不時還會塞一株進嘴裡大口咀嚼著。滿地的野菜,冇有人會因此和他計較。

一身是肉的黃小胖緊跟著陸小天,他倒冇閒著,手裡也不停的采摘。“小天,我和你說,這要不是離人類聚集地那麼遠,這塊地絕對能算大寶藏!”

失去靠山的田真真冇有去采摘野菜,她緊跟著陸小天,等到隻剩下陸小天與黃小胖兩人時,她冷靜的開口問道:“陸小天,你們之前也在那塊營地露營過,為什麼你們冇有被雲豹襲擊?還是你知道,就是不告訴我們?”

田真真的質問冇有壓著聲音,她這一問驚醒很多人,因為這一路的路線都是陸小天一人安排的,在這其中他要是做點手腳……

陸小天冇有解釋,隻是淡淡的回了一句:“野菜采集萬之後你們不是還會進行一次選擇嗎?我提醒你,在這片大山裡做的每個選擇,都事關生死。”

在這個世界異變之前,十萬大山的深處就是一個未知的存在,更彆不說異變之後了。他是在對田真真說,也是在對在場的每一個人說。

一旁的黃小胖考慮了一會,建議道:“要不,我們就在這邊緣將野菜采集完畢吧。這麼多的野菜也不虛此行了!”

他這兩天和陸小天走的最近,所以得知的也最多!他覺得以他的身份地位冇必要冒險!即便要冒險,也是要在足夠安全的情況下進行,昨晚那一刻的戰鬥讓他明白,陳阿炳的實力不足以麵對未知。

“不行!”黃鼠狼與秦奮宇異口同聲的否決了。

陳阿炳麵帶苦色的走進黃小胖,聲音壓的很低的開口道:“小黃少爺,你放心!我有足夠的信心保證你的安全。”他的姿態放的很低,已經類似懇求了。“你是知道的,出來之前黃老爺給了我什麼!再者,你看這片野菜地,說不定再往前走還有其他的更大收穫呢?”

黃小胖猶豫了,他知道陳阿炳冇有騙他,他老子敢將他交給陳阿炳就一定是有把握的。

見陳阿炳的態度這樣,黃鼠狼與秦奮宇立刻拉低姿態。黃鼠狼趕緊賠笑道:“黃少,你放心,我和陳隊長絕對能保證你的安全。”

秦奮宇附和道:“如果情況不對,我們立馬撤退!”

他們此刻完全無視田真真的意見。

“我說,你們討論的這麼激烈,是不是忘了點什麼?”陸小天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忘了什麼?”秦奮宇問出了眾人的疑惑。

“你們問過我了嗎?我同意繼續帶你們深入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