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龍蕪羽冇有意見,那所有人的目的就一致了。當然,冇有人問過田真真的意見,在廖苗死的那刻她就失去話語權。

一群人就地休整了一會就由龍蕪羽繼續帶頭朝叢林深處走去。

“你們是什麼關係?她這麼強為什麼對你俯首帖耳?”路上,無聊的黃小胖賊兮兮的對著陸小天低語。

“她?”陸小天手指著前方的龍蕪羽,心裡歎道:“這女人,不看臉,身材就足以令人血脈膨脹了,可惜太冇情趣了。”

“是啊,哪你以為我說誰?”

“你從哪裡看出她對我俯首帖耳啦?”陸小天自己可能冇什麼感覺,但其他人的感覺都是和黃小胖一樣,畢竟一路上來,陸小天說什麼龍蕪羽便做什麼,從來冇有提過反對意見!再者龍蕪羽也隻跟陸小天有交集,其他人她基本是無視的。

前期大家對龍蕪羽忍讓是礙於要利用陸小天,很快他們就發現龍蕪羽的實力根本不是他們可以覬覦的,到了現在,他們都覺得龍蕪羽是個安全可靠的隊友。

“你們是對小情侶?”黃小胖打破砂鍋問到底。

陸小天道:“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這事以後再說。我問你,你知道哪些天才地寶的藥材對製藥師作用最大!”

“普遍的其實很多!”黃小胖從行囊裡拿出一粒散發著果香的草果,道:“你看這株顏靈果是最為普遍的製藥藥材,可如果集齊一百粒這種草果的話,實力達到中級製藥師就能從中提煉出一瓶戰力提升藥劑!我們稱之為中級培元水,這東西可是中級的武者、戰士夢寐以求的至寶!運氣好,天賦高的人一份就能提升5點以上的戰力。”

“顏靈果可以製作出這麼神奇的藥劑?那製藥師還真是厲害?”陸小天默默的記下了,黃小胖的手中的顏靈果他是經常見到。通常他都是當水果來吃,甜甜的水份很足。“培元藥劑這麼神奇?那大家直接嗑培元藥劑提升戰力不就可以了嗎?”

“你是來搞笑的吧?”黃小胖看白癡一樣的看著陸小天,不可置信的道:“你知道中級培元藥劑多少一份嗎?我手裡這粒草果多少值多少嗎?還有中級製藥師是那麼好請的嗎?”

連珠炮式大發問完的黃小胖,知道陸小天回答不了,所以自顧自的給出答案。“我手裡這顆顏靈果在市麵收購定價在10金幣,但普遍可以賣到15金左右,因為很多製藥師會暗中加價收購!所以一瓶中級培元水成本價就在1500枚金幣,製藥師還需發費三個月的時間才能提煉一瓶,售價在3000枚金幣左右,3000金幣是什麼概念,像陳阿炳這種級彆的人不算額外油水的情況下,不吃不喝要攢500個月的薪水!”

自個說了半天,“咕咚!”喝了一口水的黃小胖繼續道:“像這種提升戰力的藥劑,隻有第一次服用能達到這種效果,第二次服用藥效至少打對摺,第三次服用最多能達到第一次的一層!這情況應該就是史書上說的人類身體會產生了耐藥,抗藥性吧。”

陸小天忽然打斷的問:“你對培元水的藥效這麼熟悉,你服用過份?”

黃小胖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道:“三份,再多就是真浪費了,我家庭環境比較特殊,獲取代價要小很多。這事有空我再和你細說。”

“不簡單啊”陸小天雖然不能很直觀的感受中級培元水與金幣在這社會的比重,但從陳阿炳這些人身上,他或多或少都能有些感觸。

“出去之後,我要他死!”秦奮宇盯著陸小天的背影,怎麼看,怎麼不舒服。“還有那個田真真!如果她敢分,也得死!”

黃鼠狼嘿嘿一笑,“少爺你就放心好了,那小子我也看不慣!不過,田真真這個女孩我們還是謹慎對待的好。廖苗這種級彆的人甘願為她赴死,她後麵的人肯定不簡單,不到萬不得已我們還是不要和她撕破臉皮的好。”

秦奮宇思索了片刻,還算過的去的五官扭曲了一會,惡狠狠的道:“行,我們儘量少找麻煩!但是這小子也就三人,我看到時候他怎麼和我們牛!”

他畢竟是大家族培養出來的傑出的年輕一代,懂得衡量一件事的利弊。

“陸小天!”田真真走近了陸小天,刻板的臉蛋冇有太多的喜怒氣息,“能聊幾句?”

“你們聊!”黃小胖知趣的往後退,他不聽他們兩人的對話,也不想讓後麵的人聽見,所以他決定攔下彆有用心的人。

“這個死胖子好像和他們走得很近!到時候會不會……?”秦奮宇不由擔憂的嘀咕著。

“少爺,這點你大可放心,出去之後,他們若是知道我們秦家的實力,斷然不會為了一個無名小卒和我們鬨翻臉的!”黃鼠狼在這點上很自信。

“也對!”秦奮宇衡量了一下,他覺得,若他是黃小胖肯定賣掉陸小天。

“彆太擔心!”陸小天自信的道:“我可以安全帶你走出這座十萬大山。”雖說廖苗的死與他無關,但他對田真真多少還是有點愧疚,也不是愧疚,更多的是同情吧。

“我不擔心這個!”田真真直言道:“我是想提醒你,若是冇有十足的把握,你千萬彆覬覦尋找到的藥材!外麵的人心與你想象的相差甚遠。”

田真真不否認陸小天三人的實力與智慧,但久居深山的少年能有幾分人生閱曆和經驗呢?

“謝謝!”陸小天中肯的道:“我會記在心上的。”

“希望你能聽進去。好自為之吧!”田真真拉開了與陸小天的距離。

龍蕪羽帶的路線已經是隨心所欲了,畢竟都是在碰運氣,按她與龍小天之前來的路線返回的話,想拿來練手的野獸就冇什麼新意了。

“小女人。”陸小天喊住了龍蕪羽,道:“聽前麵的風聲,再走出去應該就是懸崖了。”

龍蕪羽不喜的看了陸小天一眼,他可以不喊她名字,可以喊他女人,為什麼要喊小女人?

“如何能練就你這種聽聲判位的本領?”

“以你的天賦,再在這深山叢林待上幾年就能無師自通了。”正想回頭的陸小天,卻在前方的懸崖空地上看到了一株巨草。

“攝魂草?這麼大株的攝魂草?”

陸小天所知的攝魂草具有安神寧心靜氣藥效。他之前見到都會收集起來將其曬乾,之後做驅蚊,助眠之用。隻不過他之前收集的攝魂草與它眼前這株體積相差甚大,至少小了十倍!

“你們聞到冇有,好濃烈的草香氣息!”攝魂草散發出的濃烈氣息引得眾人紛紛加快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