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危地,雪色平原,吳府正廳。

陸小天,吳老貴,六人已經用過早飯,分彆落坐在一旁,喝著冰山雪水沖泡的早茶。

廳內的氣氛和諧,愜意,短短的半個小時裡,吳老貴已經將危地十族的恩怨,以及分佈的情況大致的向陸小天說了一遍。

陸小天知道吳老貴在等人,所以,他耐心的坐在一旁聽著。

吳老貴說的這些無關緊要的資訊,對他下次再進危地有很大的幫助。

他這一次隻帶南宮阿秀和陸天河隨行,也是打算先探探路,排除一些可以先排除的困難。

那麼多重型武器,不事先做足準備,出了問題就很難協調了。

像羅成這種天驕,不會想不到這點,陸小天甚至懷疑,出發前他已經做好了十足的事先準備,至於為什麼還是出了問題,這隻有當年經曆過的當事人知道了。

“阿爹,我來了。”一名模樣與吳大有八分相似的年輕人走進了正廳,他先朝吳老貴行了個禮。

隨後馬上對陸小天拱手行禮道:“吳六,見過陸大師,南宮小姐,陸小少爺。”

隨後又有三名衣裝比較得體的老者,跟在吳六的身後,一起進入的正廳,他們同樣先是朝吳老貴行了一個禮,隨後也對陸小太天三人行禮。、

個子高的那人叫吳文理,聽他自我介紹,他是吳家長老會的四長老。

留著一撮山羊鬍,頭髮發白,年邁的叫吳青玄,是吳家長老會的二長老。

個子矮的,一身古銅色皮膚的壯漢叫吳文才,是吳家長老會的三長老。

“哥。”南宮阿秀拉了一下陸小天,低聲道:“看來吳家的長老會已經達成一致的意見,他們是來和你談判的。”

陸小天點頭道:“嗯,不知吳家的大長老是什麼人物,遲遲不肯現身。”

他心想,危地十族應該都和騰家一樣,族內事務都與族長和長老會說得算。所以,大長老這個角色尤其重要。

“陸大師,來我為你介紹一下,吳六,我家老六,他也是我們吳家長老會的大長老。”吳老貴在介紹吳六的時候,眼裡透露著驕傲的光芒。

“吳六,吳家大長老。”陸小天的瞳孔微微的收縮了一下,足見他內心的震撼。

吳六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這個年齡有什麼威望可言,對族內又能有多少貢獻?

對於很多人來說,二十不到年齡,很多人都還處於‘嗷嗷待哺’的狀態。

家族長老會,是家族最權威的機構,作為大長老,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威望以及對族內有足夠的貢獻纔有資格當選。

吳六,吳老貴的親生兒子,吳家,就等於是吳家一家的吳家。

“阿六,向陸大師問好。”吳六再次向陸小天行禮。

吳六的姿態放得很低,行為也很得體,但他的眼神卻隱含著犀利的審視,顯然,他並不是那麼的相信陸小天。

雖然吳六掩飾的很好,但敏銳的陸小天還是捕捉到了他一閃而過的審視之色。不過,他並冇有放在心上。

吳六作為吳家的大長老,如果這點防備之心都冇有的話,那麼他就冇有資格當吳家的大長老。

陸小天微微一笑道:“各位長老客氣了,你們用過早飯了嗎?要不要先吃點,我們再談?”

“不用,我們剛纔已經都吃過了。”吳六給年長的吳青玄遞了一個眼神。

吳青玄立馬站了出來,他朝陸小天拱手道:“陸大師,昨晚你與族長所談之事,我們長老會一致讚同。”

陸小天點頭,等吳青玄把話說完。

吳青玄接著道:“不過,出發前,我們有幾點疑惑,希望陸大師能與我們直言。”

陸小天點頭,道:“請講。”

吳青玄繼續發話道:“陸大師是否真的隻要我們吳家的種植秘方,與菸草種子的配方?如果到了外界我們吳家打算另尋出路,大師是否會橫加阻攔。”

陸小天點頭道:“我是一個信守承諾之人,就看你們相信與否。”

他心裡在想,“吳家的人究竟想問什麼?為何要這般試探?”

這個問題他昨天與吳老貴已經談過一次,吳老貴作為一族之長,他冇理由不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長老會。

吳青玄再問,無非是想試探陸小天的耐心,同時想從他的語氣或者眼神中看出一些端倪。

“陸……”吳青玄正欲開口再問,卻被陸小天微笑的打斷了。

“青玄長老,不如聽我說幾句?”

吳青玄錯愕的看著陸小天,心想,:“你這是在乾嘛,不是你為我解惑嗎,怎麼變成你來說了。”

“咳咳……”吳老貴用了幾聲重咳提醒吳青玄退下。

吳青玄個人實力有,貢獻有,唯獨威望不足,這來源與他的腦子反應不夠快,經常發楞。

“陸大師,請講。”

陸小天點頭,向前一步,掃視了眾人一眼,後道:“我與你們吳家談,第一,確實是看重你們手裡的秘方,這點我已經說過,第二,我看吳大,和吳族長比較順眼,打算幫你,你們可以懷疑,可以問,但請說重點,因為我也很忙的。”

最終讓陸小天決定幫吳家的是吳家的天命血咒,隻是陸小天不想拿這件事說事。

“是啊,如果你們還有疑慮,可以先考慮,我們在陳家的等你們。”南宮阿秀非常配合的丟出一記重磅炸彈。

危地十族,所有人都想離開這個鬼地方。

“陸大師,息怒。”吳老貴立馬想打圓場。

陸小天笑著搖頭道:“我冇生氣,我隻是不想浪費時間而已,吳長老,你說呢?”

麵對陸小天的眼神,吳六臨危不亂的站了出來,他大大方的朝陸小天施了一禮,道:“陸大師慧眼如炬,阿六佩服,阿六擅自做主的行為,還望大師海涵。”

陸小天笑而不語,吳六的大氣和擔當讓他還是挺滿意的。他道:“那麼我們現在可以進入正題了嗎?”

“當然。”出於禮貌,吳六走到了陸小天的身邊,開口問道:“陸大師,我們能否聽一聽你的遷途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