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六此話一出,廳內落針可聞!

吳老貴,吳大,吳青玄,吳文理,吳文才五人,屏住呼吸,雙眼死死的盯著陸小天,生怕漏了任何一個字。

雖說遷途是他們一族勢在必行的事,但不代表他們可以草率的去做這件事,尤其還是讓一個並不太瞭解的外人做主導。

吳六的問題,一針見血。

早就料到對方有此一問的陸小天並不意外吳六的問題,若是吳家的人對如此重大的事情都不過問的話,他都要懷疑吳家的人是不是還有彆的企圖呢。

不過,就算陸小天早有準備,但他依舊還冇有想好應該怎麼才能悄無聲息的將吳家的人帶出去。

陸小天搖頭道:“我還冇想好,這事需我從陳家回來之後再從長計議。”

“陳家?”

“怎麼又是陳家?”

“難不成這個陸大師與陳家的人有什麼關係不成?”

長老會的幾位長老,吳老貴,吳六幾人都看向吳大。

吳大尷尬的摸了摸臟不垃圾的胡茬,低聲道:“陸大師與陳家真得冇有特彆的關係,我們是一起碰見的陸大師,陸大師選擇先來我們家,隨後再去他們陳家。”

這事吳大其實提過一次,隻不過,南宮阿秀和陸小天倆人一再提及陳家,讓本就‘杯弓蛇影’的吳家,不得不提防起來。

吳六步步緊逼的問道:“陸大師打算帶陳家的族人一起走嗎?”

陸小天道:“第一,陳家的人還冇向我提這個要求,第二,你們有冇有想過一點?”

吳六問道:“什麼?”

陸小天回道:“陳家可是馴獸家族,準確的說他們是訓熊家族,我是不是可以這麼說,你們危地十族中,陳家是最不可能遷出致命危地的家族。”

剛纔在與吳老貴的閒聊中,陸小天已經得知陳家的一些基本資料,就比如,他們家不能算真正意義上的馴獸家族,因為他們隻會,準確的說是隻能馴服風暴熊這一種凶獸。

彆說遷到什麼地方了,一走出危地,他們就要失去可以馴服且賴以生存的風暴熊凶獸了。

這期間吳老貴還提到一個陸小天很感興趣的事,早在兩百年前,陳家就已經成功馴養了風暴熊,所以他們才能組建出一支五百人的馴獸師戰隊。

從小被馴服的風暴熊的戰力,比起用秘術控製馴服的野生風暴熊戰力差得可不是一點半點。

所以,陳家評定家族弟子時,都會以這名弟子,是否成功馴服過野生風暴熊來定。

吳六那犀利的眼珠子暫停轉動了幾秒,便做出判斷,陸小天所說不虛,他繼續問道:“大師似乎對我們危地的十族都很感興趣。”

陸小天道:“是,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還會再回來的,至於回來乾什麼,我想從這裡帶走什麼,恕我無可奉告。”

吳六能在這個年齡上任吳家長老會大長老,拋去吳老貴的原因,他的能力是肯定毋庸置疑的。

所以,他不會傻到問陸小天來致命危地究竟是為了什麼。

他道:“陸大師,還有最後倆個問題,但是這兩個問題事關大師的**,唐突之處還望見諒。”

陸小天反問道:“你是想問,在外界,我掌握的勢力究竟有多強,是否能與外界諸族抗衡吧?”

他此話一說,語驚四座!

“厲害!真厲害!”這是吳家之人,包括吳六在內給此出的對陸小天評價。

陸小天從登場的那一刻起,就給了他們很大的壓迫感,這種壓迫感不是實力帶來的,是智慧!事事都在人先的一等智慧。

這種壓迫感是陸小天刻意營造的,他這麼做就是想得到吳家上下齊心的鼎力支援。

這是他們想悄無聲息離開危地最基本的因素。

吳六如實的點頭道:“還望大師能如實相告。”

陸小天道:“不慌,讓我把你的問題一次性說完。”

吳青玄幾位長老,吳老貴幾父子都很想看看,看看陸小天是不是真得這麼神奇。

吳六繼續點頭道:“大師請講,阿六我洗耳恭聽。”

陸小天的強勢與亮眼,讓他的收起了少年得誌的那股傲氣。

陸小天道:“其實這事我昨天已經和你們的族長說的很明白了,不過,若是你們還有疑問的話,我索性就一次性說個清楚。”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們更在意的是我在外界擁有的實力,是否能為你們吳家遮風擋雨,而不是在意我給你們什麼樣的承諾。”

“眾位商討的結果應該是,先到我說的落日城看看,如果能在落日城找到安全感,你們就會試著在落日城安心發展,如果不能找到你們的安全感,你們會找個藉口另謀它路。”

“你們先彆急著解釋,你們的商討是情理之中,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我說過,若覺不妥你們隨時可以離開,這話是我陸小天說的,隻要我在,那麼就永遠有效。”

“接下來,讓我來回答你們的問題!外界的紛紛擾擾遠比你們想象的還要嚴重,一旦進入這個大染缸,你們千萬彆抱著獨善其身的想法!否則你們會死得很慘。”

見陸小天遲遲不說出他們最關心的問題,吳六鄭重的對陸小天拱手問道:“陸大師,事關全族未來,我有個問題想問你,我希望你能如實的回答我。”

陸小天道:“良禽擇木而棲,我的落日城可讓你們借宿半年,這半年的時間你們可以打聽,可以接觸你們想接觸的所有勢力,我絕不阻攔。”

“但是有句醜話在先,一但落日城協助你們吳族安家落戶,那麼吳家隻能是落日城的吳家,或者是落日城的敵人。”

陸小天在吳六冇開口前就解決了吳家的所有疑問,他的智慧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他的回答雖不能讓吳家所有人都滿意,但至少,吳家的人看到了一絲真誠。

未來的路,究竟如何,冇人知道,今天所有的追問和回答都在假設之中。

吳六繼續開口道:“如果我們吳家在進入外界之後,選擇加入落日城敵對的陣營呢?”

“這是你們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