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六步步緊逼的問道:“我想知道陸大師的選擇?”

陸小天反問道:“吳六長老,你給的並不是選擇題,敵人的朋友隻能是敵人。”

“我並不希望你們見識到我對敵人的手段,騰家就是很好的榜樣。”

陸小天並不知道,騰家已經向危地十族釋出對他的必殺令。

騰家將家中兩位長老,與家中子弟被儘數屠之的罪名全都推在了陸小天的與南宮阿秀的身上。

吳六的瞳孔一震,駭色與不服同時湧上眼眸,他望了一眼吳老貴……

吳老貴也是強忍著心頭的怒火,對吳六點了點頭。

一旁吳大,吳青玄,吳文理,吳文禮,四人也是一副憤慨的表情。

陸小天覺得很奇怪,剛纔的問題雖然有些尖銳,但不至於有這麼大刺激力吧?一時間不知道問題出在那,他也懶得深究。

吳六神色一變,神情嚴肅,語氣冰冷,目露寒意的道:“陸大師,我能認為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嗎?”

陸小天不甘示弱的道:“如果吳長老認為這話是威脅的話,那就當是吧!”

他提出騰家本就想敲山震虎,說是威脅,也不算過,隻是他冇想到,他的一句威脅會引起吳家的人這麼大反應。

吳大是見識過陸天河與南宮阿秀的手段,他未經吳老貴授意,就主動站了出來道:“陸大師,南宮小姐,陸小少爺,三人真是好手段,僅憑三人之力,便屠殺騰家執法隊三分之一人。”

“連騰覺,騰晚才兩位長老家中男女老少一個不留。”

“陸大師,好狠的心啊。”

陸小天這才知道吳家的人為何如此憤怒了,他轉頭,望向吳大與吳老貴道:“吳大少爺,吳族長,你絕望我陸小天是這樣的人嗎?”

陸小天的這一問,讓吳家的人都陷入了沉思,陸小天所表現出來的風度,完全與屠人全家的惡魔不搭邊。

陸小天接著道:“騰家執法隊的損失,是出自我的手筆,至於他們兩位家族長老滿門被屠,我毫不知情。”

“你們有冇有想過,會不會有人趁機剷除異己呢?”

“這……?”

騰衝雲,騰衝空倆人素來不合,騰衝空的子孫被迫外出尋找曆練,這都不是什麼秘密。

可就在幾天前,騰衝空的三子,兩女,三孫都被召回冰雪聖地,這無疑是騰家倆兄弟和解的信號。

這裡麵就已經說明瞭很多問題。

“吳大少爺,怎麼樣,帶我參觀一下你們的煙地如何?”

陸小天也不再多做解釋,他趁機承認騰家執法隊是他的手筆,這是在作勢,不替騰衝雲倆兄弟背鍋,那是不能背。

屠人全家,女幼通殺的名頭一旦傳開,他在危地將寸步難行。

與吳老貴對視過一個眼神,吳六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判斷,他拱手道:“陸大師,是吳六唐突了,還望大師見諒。”

陸小天點頭道:“不知者,何罪之有,不過,我的威脅也並不是玩笑,希望你們考慮清楚再做決定。”

吳六也真誠的道:“這是自然,我吳六可以以吳家大長老的名義起誓,就算出去後,我們吳家要改換門庭,也絕不會投入落日城敵對的陣營,這是吳家男兒的誓言。”

“吳家男兒,個個都是言出必踐的漢子,陸大師可以在陳家,或者其他家中多打聽,打聽。”

吳家做出的決定與陸小天猜想無異,事關全族生死大計,他們又是重承諾之家,所以他們不敢輕易開口允諾陸小天。

隻要陸小天的落日城,能給他們足夠的希望與信心,他們會毫不猶豫的加入落日城。

隻是因為對未知的世界太過畏懼,所以他們選擇多方試探。

對於吳家這種家族,陸小天其實隻要展現出足夠的實力便可,威脅隻會適得其反。

陸小天不是神,他隻能以常規的手段,去對付他所認為的人。

南宮阿秀故意不滿的道:“吳大,你是不是不方便,不方便的話,就派幾個人帶我們去陳家,你們家無聊死了。”

吳老貴笑道:“南宮小姐這是說哪裡的話,我們都願意將秘方全部交出,怎麼會不方便呢?”

“隻不過,事關全族遷移,我們希望能坐下來和陸大師多多商討,準備一個萬全之策。”

陸小天道:“諸位,你們這幾天要做的事是,將十族的資訊,以及雪色平原的帶來環境和周邊分佈的凶獸種類,實力,收集起來交給我就是。”

“出發前我會將我的方案告訴你們,若在那時你們還有異議,我們可以重新商議。”

陸小天走的並不是吳家人認為的那條路,所以,他們現在所有的商議都是白搭。隻要有了他想要的情報,那麼他有信心來一出瞞天過海。

陸小天既然都這麼說了,吳老貴幾人也不好多說什麼,他們隻能點頭同意。

吳老貴對吳六點了點頭。

吳六代表吳家所有人做主道:“陸大師,吳家同意你的所有條件,作為回報,這柄上品神器是我們吳家的小小心意。”

說完吳六向陸小天遞過了一柄長劍。

陸小天接過長劍,認真的打量著吳家示若珍寶的這柄神器!

“澄……一聲劍鳴。一柄通體青亮如玉,長八尺有餘的長劍被他拔出。

“好劍!”陸小天忍不住的讚歎了一句,他定眼一看,隻見劍身上赫然刻著青虹二字。

“這就是傳說能在千裡之外取人首級,吸血如虹。曾為魏王曹操配劍的青虹劍嗎?”

這劍對於現在的人來說可能很陌生,但對陸小天這種古武家族的子弟來說,簡直就是如雷貫耳。

這劍在曹死後便一已失傳至今,今日又重現江湖!

“好劍!”陸小天繼續讚歎了一聲,說完他忍不住的運功,天命劍法第二劍已然出手……

這一劍不問蒼天,隻斬輪迴!

一道白色的強光,夾帶著青虹劍的如玉一般的劍光,朝廳外斬去。

“嗤!”吳家人預料的轟鳴並未如約而至。

“這……這麼強的劍氣,怎麼會冇有一點破壞力呢?”吳家的人很是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