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自然之城內,各大勢力,包括自然國的皇室都將目光投向陸小天與龍蕪羽的方向!

“中級超凡與人開戰?”

“外來的超凡強者進城,我怎麼不知道?”

“這種氣息,老夫從未見過,恐怕不隻是中級超凡那麼簡單!”

“難道這就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息嗎?”

“查,給我馬上去查,一天內,我必須知道有關此人的所有氣息。”

自然城,黃府。

南宮阿秀仰著頭,朝龍蕪羽的方向望去,嘴裡喃喃的道:“龍吟——九龍護體!”

“八龍顯身!這就是天命之女的真正實力嗎?真強!”

南宮阿秀從不將這天下間的天才放在眼裡,在她麵前,冇有一個人敢以天才自居,此刻她卻不得不佩服龍蕪羽的超凡天賦!

身為南宮一族的族長,南宮阿秀比陸小天更瞭解龍家鎮族絕學龍吟——九龍護體的妙用。

簡單一點的說,龍吟——九龍護體與南宮家的玉膚冰晶有異曲同工之處!

不同的是,龍吟——九龍護體的修煉極其困難,在天才輩出的龍家,迄今為止也隻有三人煉製九龍顯身。

而南宮家的玉膚冰晶全靠個人天賦領悟而成。

“天河哥,相信我,你嫂子不會傷害小天的,”南宮阿秀也不管陸天河聽不聽得懂,見他緊握長劍,便立即出聲安撫。

同為女人,她敏銳的捕捉到龍蕪羽對她的敵意,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所以她纔會故意挑釁。

“不是說我們龍大小姐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嘛!如果她和我一樣被陸小天這混蛋那樣折騰一晚上的話……咯咯!”

想到這裡,南宮阿秀的心情就莫名其妙的開心。

自然城,僻靜之處。

“喂,小女人,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很快就有人會過來了,你再磨磨蹭蹭的,下次見麵又不知何時了。”陸小天開口催促道。

龍蕪羽剛纔所釋放的氣息肯定會引起自然城各大勢力的關注,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是啊!下次再見又不知何時,我這次來找你,是不想看到改日我們倆有兵戎相見的一天!”龍蕪羽做事很少和人解釋。

準確一點的來說,像她這麼驕傲,這麼高冷的女子,從不在意彆人怎麼看,怎麼想,她隻做她要做的事。哪怕是對待黃金城黃家這麼重要的棋子,她都一樣以自己的方式處理。

陸小天卻不領情笑了笑,道:“我倆若想兵戎相見,是不是得先解決其他人呢?到那時誰輸,誰贏還重要嗎?”

這倒不是陸小天自信自己的魅力,四大家族的的關係複雜,奇妙,相互牽製,相互扶持了幾千年,有些原則和底線已經深入骨髓,融進血液。

“不重要嗎?”龍蕪羽在問陸小天,也在問自己。

陸小天非常鄭重的道:“如果真走到那一天,我希望,我們倆誰都不要手下留情!”

龍蕪羽問道:“一對一,即分高下,也定天下嗎?”

陸小天點頭道:“是的,善待彼此的部下。”

龍蕪羽同樣點頭道:“善待彼此的部下!”

陸小天說完轉頭就走,和龍蕪羽這樣的女人說話就是舒服,簡單,明瞭!

“陸小天。”龍蕪羽喊住想要離開的陸小天。

陸小天停步,扭頭,問道:“還有事!”

龍蕪羽盯著他,提醒道:“很多事情不要因為有壓力就不不敢做,我認識的陸小天,是一個遵守本心,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男孩。”

她應該是在提醒陸小天對南宮阿秀的感情壓製。

陸小天聞言忽然一笑,道:“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間很想親你一口!”

龍蕪羽……

她負氣的道:“你如果有這個實力的話,可以試試!”

她話音剛落!

一道身影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她的身前,伸手便揭開她的白紗麵巾,低頭吻了過來。

身法一直是龍家的武學的弊病,龍蕪羽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龍吟震飛眼前這個混蛋。

正想出手的龍蕪羽腦海裡忽然響起一個聲音,:“也隻有他能……也隻有他敢……”

還在猶豫之時,陸小天的唇已經覆蓋在她的小嘴之上……

如遭雷擊的龍蕪羽雙生緊緊的抓住了陸小天的雙臂,這事到這裡已經徹底脫離她的掌控。

她人生第一次認命的閉上雙眼,任陸小天無度的索取!

一吻良久……

心滿意足的陸小天端詳著臉色緋紅的龍蕪羽,感歎道:“何以傾國,唯有此女。”

龍蕪羽轉身,整理著自己的衣裳,重新將白紗麵巾帶上。

陸小天厚著臉皮問道:“感覺怎麼樣?”

龍蕪羽反問道:“你也是這樣對南宮阿秀的?”

陸小天卻道:“當時的情況不一樣。”

龍蕪羽道:“如果你想通過這樣的方法得到我和我的一切的話,你可以試試。”

陸小天笑道:“我怎麼聽著,你這是在鼓勵我!我還以為你會說,彆試圖通過這個方式達到不可告人的陰謀呢。”

龍蕪羽道:“我走了,保重!”

陸小天點點頭道:“若是覺得累了,倦了,可以隨時來找我!”

龍蕪羽回頭,明眸一亮道:“送上門給你親?”

陸小天卻不解釋的道:“如果還可以做點彆的話,那是最好的了。”

龍蕪羽冇有再理會陸小天,飛身而去,一番交談,哪怕冇有達成自己的目的,但她的心情卻好了很多。

正如陸小天所說的一樣,這段時間她太累,太累了,來之前她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說服陸小天的,但她還是來了,或許隻是為了和他見上一麵,說幾句心裡話。

陸小天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能交談,也是最懂她的人!

“至於這一吻,反正冇人能‘拿走,’給他又何妨?”這或許是她自己在給自己不反抗而開脫吧。

“如果你覺得你有這個實力的話,下次見麵你可以試一下!”

陸小天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上麵還餘香殘留,忍不住的喊道:“我怎麼聽著,你這是在鼓勵我?”

“下一次,一定得讓你長長記性。”

手機版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