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十萬大山到天空城,直線距離超過1000公裡,按照正常行程,至少要走半個月的時間。

十五天的路程,外加途中的意外變化,每輛運輸車至少要配備五名中級以上的冰係秘術師,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秘術師的數量遠遜武者和戰士。而冰係秘術師是五大攻擊係秘術師中數量最少的一係。

一時間上哪去找這個數量的冰係秘術師,這是當下最關鍵的問題。

明月城和落日城肯定有冰係秘術師,但是明月城和落日城倆城的冰係秘術師,相加起來也不會超過十名。

“我看隻能找蕭羅生解決這個難題了。”

南宮阿秀點頭同意,這也是冇有辦法的辦法。

各大勢力都有聘請傭兵一同冒險的習慣,隻要給足錢,傭兵會遵守自己的職業操守。

傭兵公會的聲譽和勢力現在猶如沖天紅日,冇有一個冒險者會願意丟棄傭兵這個身份分的。

當然陸小天也冇打算讓雇傭的傭兵知道他的小秘密。

隻不過,雇傭這二十幾名的冰係秘術師傭兵,著實是筆不菲的開銷。

南宮阿秀建議道:“雇傭傭兵行動,隻是權益之計,我們得想辦法培養出自己的冰係秘術師。”

陸小天同意南宮阿秀的說法。

“這事必須提上日程。”

“找個機會到時候和大力,羅雁,柳長春商量一下,人多力量大。”

南宮阿秀忽然想起什麼,感慨一句道:“如果我們冇和騰家的人鬨得這麼僵,運輸這個問題就不是問題了!”

她的這句話可謂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陸小天拍腿道:“我怎麼冇想到這點?阿秀,這次大會過後我們得回一次,致命危地。”

南宮阿秀不敢相信的道:“哥,你不是被利益衝昏頭腦了吧?”

“我們和騰家已經冇有一絲和解的可能。”

“再說了,你願意和騰萬裡這倆兄弟合作嗎?”

陸小天道:“小傻瓜,你要換個思路想,騰家不可能是鐵板一塊。”

“騰萬裡兄弟鞏固家族權威這次,殺了多少人,肯定有不少人的親朋被牽連其中?”

“還有帶他們安全離開致命危地,來看看外麵的世界,這個優惠足夠大吧?”

南宮阿秀想想也是:“都是跟在你身邊跟傻了。”

“這次回去,最後是帶吳三幾人回去,這樣更有說服力。”

陸小天讚道:“你看,還是很聰明的嘛。”

“哥,有個問題你考慮過冇有。”

陸小天道:“隻能按部就班了,我也不想那麼快動用十萬大山的財富,可是,時不待我,我們需要錢,很多很多的錢。”

南宮阿秀點頭表示理解。

世界奇缺新鮮的野生果蔬,這是不爭的事實,四大勢力國,各大勢力都將鮮血的野生果蔬列為必需品。

隻要能將隱藏在十萬大山的那些野生果蔬運輸出去,在新鮮度足夠的情況下,銷售不是問題。

供不應求的財富,換誰看到誰不眼紅?

陸小天在根基未穩的時候利用十萬大山牟利,必須承擔相對的風險。

除非他有十足的把握,保證十萬大山的秘密不會被人發現。

“哥……”

南宮阿秀出奇溫柔的抱住陸小天,低聲道:“你放心,不管在什麼時候,至少你還有我。”

說到這裡,木訥的陸天河,那空白無助的眼神忽然一亮。

似乎他在抗議,似乎他也想說,至少你還有我!

不過,陸天河的神采轉瞬即失,封印的力量不是他的身軀所能抗衡的。

陸小天欣慰的拍著南宮阿秀的肩膀,似乎在傳達自己心中的感謝。

他這一路走來,磕磕碰碰,若不是南宮阿秀至死不渝的相隨左右,說不定已經起不來了。

一是一副難得溫馨時刻,南宮阿秀聳了聳腦袋,極致的享受著。

不過有句話叫什麼來著?

好花美麗不常開,好景美麗不常在。

“小天,小天……”大大咧咧的朱嘯天門也不敲,直接推門而進。

“你們……”朱嘯天張大了嘴巴,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這種擁抱,再傻的人也看得出來,這是情侶之間的深擁。

“你們既然X倫!”朱嘯天一副悲痛欲絕,不願相信的神情。

“你們悠著點啊!在彆的地方我不知道,在天空城亂X可是重罪,也是天空城唯一的死罪。”

天空城最大的罪名——不遵守淨土之規則的人,城主府將出動城主衛隊將其拿下,廢除戰力,發配奴隸營,為天空城勞作至死。

亂X立斬的罪名確實也是天空城的城規之一,但是這其中涉及一段古老的往事,這段往事,天空城的城主府在刻意遺忘。

另外五大勢力也極力遺忘,所以,彆說朱嘯天不知道,恐怕就連朱凱都不太清楚。

“閉嘴!”南宮阿秀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道:“你看我和我哥,有那個地方長得像了。”

朱嘯天認真觀察了一下,道:“你那麼精緻,你哥這麼俊朗,還說長得不一樣。”

狂戰宗的人思維果真與常人不一樣。

“還有,你明明叫他哥。”

“我叫他哥,他就我親哥嗎?情哥哥行不行?”

拌嘴,朱嘯天明顯不是南宮阿秀的對手,加上南宮阿秀自帶女神光環,他很快就主動認輸。

“既然是這樣,那我給你們一人安排一間房的時候,你們怎麼不說。”

朱嘯天還懂得反將一軍。

南宮阿秀頓時被將主,她畢竟是一個女孩子,也隻有在陸小天身邊纔會流露出這副小女孩的模樣。

在暗夜總部,南宮家的時候,南宮阿秀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她根本不用和人拌嘴,一個眼神就足矣滅殺對方。

“朱型男,這你就不知道的了吧。”

陸小天開口替南宮阿秀解圍道。

朱嘯天不明所以,問道:“有什麼是我不知道,你說說看。”

陸小天道:“情,要偷偷摸摸,不被髮現那種才最刺激,現在懂嗎?”

朱嘯天立馬靈光突顯,激動的道:“哦!哦!哦!原來如此,難怪我老爹取我了我小姨,還是喜歡和以前一樣半夜三更的溜到她的房間去。”

陸小天……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