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阿秀可不想讓朱嘯天無限發揮下去。

她問道:“晚飯時間還冇到,你急急忙忙的跑來乾什麼?”

“不會是神劍閣閣主劍神跑來了吧?”

朱嘯天原本還打算繪聲繪色的繼續描述一番的,被南宮阿秀這麼一問,頓時來了興趣。

“你怎麼知道的?”

陸小天好奇問道:“真是劍神來了?”

不是說天空城五大勢力門派,素無往來的嗎,今天是吹的哪門子風。

朱嘯天搖頭道:“是有人來了,但來的人不是劍神。”

狂戰宗的人思維都有異常人。

陸小天和南宮阿秀默契的選擇‘原諒’朱嘯天。

“說吧,誰來了,如果你敢說是聖盾門門主盾聖,或者是神機營營主諸葛神弩,我會把你的鳥蛋踢爆。”

陸小天還真擔心朱嘯天的性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不是,不是,都不是!”朱嘯天搖頭,道:“是爺爺的故友帶著她的小情郎前來拜訪。”

“我家那老頭子看他們也的外界之人,尋思著讓你多交一個朋友多一條路,就讓我前來請你們過去。”

“唉,我家老頭子對你可是真好。”

朱嘯天說到這裡,眼神中充滿嫉妒的神情,像極了失寵的小孩。

“外界之人?”

“你爺爺故友的朋友,帶著她的小情郎?”

陸小天不斷的在腦海裡惡補這些畫麵,‘美’得讓他不敢想象。

朱嘯天八卦的這段話,資訊量實在太大了。

朱嘯天的爺爺輩,那麼這個故友,少說也上百歲了吧?

他的小情郎?朱嘯天這個年齡敢稱之為小的男子,可想而知,他的年齡最多不過三十。

人品的好壞,實力的高低暫且不亂,單單是‘故友’這個愛好,就讓陸小天有點接受不了。

“哥,你一會可得悠著點啊。”南宮阿秀捂著嘴不讓自己笑出聲。

“啊呀!”朱嘯天猛得一拍腦門,叫道:“我怎麼冇想到,我怎麼冇想到這點啊。”

“我應該提醒老頭子的!”

“萬一他這紅繩一牽,成了月老,豈不是害了你。”

“你個烏鴉嘴,你不說話能死啊!”

陸小天不得不佩服朱嘯天的腦洞,他罵道:“還不快點帶路,你老頭子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晚了,我可救不了你。”

玩笑歸玩笑,他是狂戰宗的貴客,對方是故友,再饑不擇食,也要顧忌一下顏麵和雙方的交情。

十分鐘後,狂戰宗,會客正廳。

“父親,小天他們來了。”朱嘯天低聲打斷興致勃勃的朱凱。

朱凱聞言,立馬起身一把拉過陸小天,大聲道:“高欣姑姑,這位就是我剛纔和你說的小夥子。”

“他叫陸小天,你侄兒我認得賢侄,絕對冇有錯。”

“高欣姑姑小天以後在外行走,你可要看在我的麵子上照拂一二。”

朱凱劈裡啪啦的說了一通,也不待陸小天和高欣反應。

繼續他的賣力表演,道:“小天,你小子平常時機靈的很,現在怎麼像一個棒槌?”

“快,快叫姑奶奶啊!”

陸小天思緒飛亂,不是說這天下之大,大到無邊嗎?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這世界是不是也太小了一點啊?

“小天?”朱凱和朱嘯天都發現陸小天的異樣。

“他就是你說的那個陸小天?”高欣對著身邊的一名俊朗少年問道。

高欣身邊的俊朗少年身穿神武將服,麵容剛毅,眼神肅殺,與大家想象中的小白臉相去甚遠。

冇錯,此人正是陸小天的生死仇家——公孫無妄。

在這世界確實太小了一點。

公孫無妄也是這麼覺得的,他默默的點點頭,道:“冇錯,欣姐是他。”

公孫無妄也是一個能人,能屈能伸的能人,明明他恨不得喝陸小天血,扒陸小天的皮,但在此刻的語氣卻平靜如水。

也難怪陸小天會將當初隻是高級武者的他,視為一大勁敵。

說真的,陸小天一直冇將蕭正宇,天賜,乃至東方明月,這三個被譽為當代最傑出青年視為對手。

倒是對灰狼聯盟的熊十一,神武衛的公孫無妄念念不忘。

“他們認識?”

朱家父子同時反應過來,看這陣勢,他們應該是有過節的啊。

“小天這小子,也忒能惹事了吧?他恐怕還不知道自己惹的是什麼人啊!”

朱凱正絞儘腦汁想辦法圓場。

高欣這裡卻笑著開口道:“小天是吧,今天姑奶奶在這裡,不如就由姑奶奶牽個頭,你和無妄的事以後一筆勾銷如何?”

朱凱暗地裡給陸小天使了個眼色,在這裡隻有他清楚高欣的來曆和實力。

高欣背後的族群的實力是勝過狂戰宗的存在。

公孫無妄主動向前一步,對陸小天伸手道:“陸小天,我早已脫離自然國和森林之都加入巫神一族,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

陸小天也跟著伸手與公孫無妄握在一起,道:“好,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

陸小天自己都覺得好笑的很,他做夢都不敢想,他有一天會和公孫無妄握手言和。

當然,當他們的眼神碰撞在一起的那一刻,他們心中都心知肚明,他們這都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

“哈!哈!哈!哈……完美。”朱凱興奮的一拍手。

他喊道:“問下廚房,晚宴什麼時候做好。”

朱嘯天道:“父親,我下去催促一下。”

“小天,你和我來。”

知道事情冇那麼簡單的朱嘯天聰明的想把陸小天支開。

“等等。”高欣開口打斷。

她道:“我和無妄也不餓,晚飯的事情不急。”

“小天,來,過來,到姑奶奶這裡來。”

朱嘯天緊張的看向陸小天。

陸小天倒是一臉無畏,他笑容滿麵,步伐沉穩的朝高欣走去。

這會功夫,他才認真的看清高欣的麵容。

她雖不像普通老人那般滿頭銀髮,老態龍鐘,但臉上堆疊成團的褶皺足以說明他的年齡已經過百。

坐在上賓之位,身著正統宮裝的高欣,此刻的模樣挺像手握大權的皇家祖母。

“阿凱剛纔讓我好好照拂你一二,姑奶奶也冇什麼好表示的。”

“這個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