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龍的咄咄逼人,神紅顏並冇有做出一個女皇應有的反應。

她以為光明聖城安撫當事人神諭。

對於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幕後參與者神林岩,隻是口頭警告一下而已。

正因神之守護的懦弱,灰狼聯盟的散沙,讓東方龍看到領土擴張的希望。

他將東方明月推到前台攪動風雨,自己則躲在暗處排兵佈陣。

在他冇有將所有‘棋子’推到指定位子前,他需要四國和平協議穩固局勢。

這也是為何東方龍忽然不對陸小天緊咬不放的原因之一。

他要躲在暗處,好好看看,蠢蠢欲動的隱世家族們會做出怎麼樣的選擇。

他會配合天不歸將陸小天藏在身後的‘隱世家族’找出來。

但他絕不會參與其中!

不是他不想趁機報對陸小天的‘一箭之仇’。

而是他會選擇隔岸觀火當個坐收漁翁之利的漁翁。

“麻煩大師轉告我父皇。”

“明月會謹遵他的教誨,所有事情都以國家大局為重。”

骷髏大師點頭。

以東方明月的能力,交好雪月帝國其實不難。

東方龍的計劃是,先將自然國的戰力,軍隊佈置妥當之後。

再說服雪月大帝和天不歸,同時對神之守護髮動襲擊。

屆時,自然國作為最有準備的一方,自然是受益最大的一方。

至於瓜分完神之守護的城池領土之後,是戰,是和,並不在東方龍的在意範圍內。

疆土擴張,鞏固皇權,問鼎世界之巔,纔是他追求的目標。

雪月帝國,烈焰城。

如果不是雪月大帝昭告天下,雪林姬的婚禮將會在烈焰城舉行。

恐怕大多數人都還冇聽過烈焰城這個名字。

烈焰城的規模不大,以它現在所掌控的資源,以及城內人口,經濟,戰力來評估的話。

烈焰城勉強可以擠進二級人類聚集地之列。

說起烈焰城,便有一件事值得一提。

烈焰城的城主便是雪月帝國的長公主——雪林姬。

而這座城鎮也是十年前,她親自指揮軍隊,從榆林城的第三作戰旅手中搶下來的。

雪林姬今年二十五歲,十年前,她才十五歲。

雪林姬十五歲就得到雪月大帝的認可,授權她指揮一個旅作戰。

被譽為年輕一輩第一人的東方明月,她第一次指揮一個旅以上的戰鬥,是在二十歲。

榆林城的第三作戰旅雖算不上頂級戰力,但是一支二萬五千人滿編,老牌加強旅。

由此可見,雪林姬的個人能力,絕對不在東方明月之下。

烈焰城,城主書房內。

剛剛外出巡防歸來的雪林姬,取下披風,便一屁股坐著靠椅上。

今天的雪林姬身著一身戎裝,腳踩一雙戰式皮靴,儘顯英武之姿。

但接下來的一幕確是令人震驚無比。

跟在身後一同進入書房的三名西裝革履的俊美青年,在雪林姬坐穩之後。

突然像狗一樣的跪在地上,三人爭前恐後的舔雪林姬靴子上的汙泥。

“啪!”雪林姬不知從那抽出一條鞭子,狠狠的甩在左側青年的屁股上。

倒不是左側青年動作比人慢,引得雪林姬不滿。

她隻是單純的想抽人而已。

如果不是書房內還站著兩名她父皇的使臣,她會當場扒光地上三人的衣褲。

好好的羞辱上一番。

兩名使臣似乎早就習慣雪林姬這種‘跋扈’行為,靜靜的看著也不出聲。

雪林姬要身材有身材,要樣貌有樣貌,要智慧有智慧,要實力有實力,而且還非常自律。

卻唯獨有一個愛好不好,她喜歡虐待男人,尤其是俊美的男人。

她做過最荒唐的事,一晚上,單單用房事就折騰死三個年輕力壯的男子。

“說吧,什麼事。”

“公主殿下,這些都是你讓蝙蝠衛為你收集的資訊。”

蝙蝠衛是雪月帝國的情報部門,它們‘業務’能力,堪稱行業之最。

“噢,這麼快嗎?”

雪林姬接過黑髮使臣遞過來的信箋,認真翻閱起來。

進入工作狀態的她,立馬恢複正常。

她用腳踢了踢地上青年的臉頰,示意他們下去。

三名青年這才‘意猶未儘’的悻悻起身,退出門外。

“嘖!嘖!嘖……”

“真厲害,不愧是我雪林姬看上的男人。”

自從靜寂之都城門一戰之後,雪林姬就看上了陸小天。

回到雪月帝國,她就開始著手對付陸小天。

她想私下拿下陸小天,讓陸小天成為她的專屬生殖工具。

雪林姬覺得,以她的血脈,配合上陸小天的血脈的結合,一定能生出一個天賦強大的**人。

“他是怎麼做到的?我雖然看不上天賜,但不能否認天賜的個人能力。”

“這件事大帝已經讓蝙蝠衛著手調查了。”

“相信很快就會有訊息傳來!”

另外一名身材消瘦的使臣回答了雪林姬的問題。

“你們此次前來就是為了這事?”

另外一名身材臃腫的使臣的回道:“公主殿下,這是大帝的手諭,你過目。”

雪林姬一邊接過使臣遞過來的手諭,一邊道:“父皇也真是的,我都同意了,還那麼麻煩乾什麼?”

雪林姬打開手諭……

手諭上寫著——秦家長子秦奮於不日便將抵達你烈焰城,你給我收斂一點。

看完手諭的雪林姬嗬嗬一笑道:“父皇也真是的,他的女兒是這麼不知輕重的人嗎?”

兩名使臣躬身道:“殿下英明,定然會以國之大局為重。”

“說不定秦家這小子會喜歡我的愛好也不一定呢?”

“你們覺得呢?”雪林姬說完還對他們倆人挑逗的眨了眨眼。

倆人一時間無言以對,隻能嗬嗬的乾笑兩聲,生怕雪林姬對他們做出什麼事來。

“你們難道不知道,自己長得讓人很放心嗎?”

雪林姬內心暗笑一聲,對你們下手,那我也太饑不擇食了吧?

“對了,幫我回去轉告我父皇。”

“就說大婚之事我一人可以應對,他可以不用過來。”

這天下的暗局已經被我的男人攪動,不久必有大事發生。

父皇現在應該儘快與聖武王老人家達成一致。

清風崖,傭兵公會。

陸小天,南宮阿秀,陸天河,吳三,四人再度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