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小天此番前來是以防萬一。

他並不知道天不歸與東方龍的想法和打算。

他擔心一旦天不歸與東方龍聯合起來,同時向蕭羅生施壓。

蕭羅生有可能會迫於壓力,終止他們之間的合作。

自己與蕭羅生的合作,確實是給蕭家,給傭兵公會帶來巨大的利益。

但是,天下間還冇有那個勢力敢同時得罪四大霸主中的倆大霸主。

這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誰也無法想象。

清風崖,風雲閣。

“陸公子,幾位裡麵請,會長已經在正廳等候多時。”

負責接待陸小天的是蕭羅生的心腹愛將阿狗。

陸小天這一次是光明正大而來,他們一行人前腳剛踏進清風崖,後腳蕭羅生便已得知。

蕭羅生是在天賜被殺的第三天,才知道,這一係列的壯舉是陸小天做的。

巫神族,得天大巫這樣的人物陸小天都能說殺就殺。

所以,天賜被陸小天所殺,他倒不覺得是件很不可以思議的事情。

他想的更多的是,陸小天這麼精明的人,真會為一個下屬,不惜得罪整個灰狼聯盟嗎?

他在想,陸小天這麼做,是不是出於某種目的,故意為之?

他在想,陸小天身後究竟站著一群什麼樣的隱世家族?

為此,他還特意和宇文明珠做過一番交流。

他們得出以下倆個結論。

第一個,針對天賜的襲擊,是一個蓄謀已久的計劃。

那麼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裡,一定會看到陸小天製定的應對之策。

他們要做的是,靜下心來,認真的研究分析,有那些勢力也和他們一樣。

已經和陸小天達成共識,願意與陸小天一同冒險。

第二個,若是這次刺殺不是陸小天計劃之中的預謀,純粹是陸小天為下屬報仇的行為。

那麼陸小天一定會來傭兵公會,為他此次的行為,做一個合理的解釋。

不管他們之間的實際關係是如何。

外界現在已經將傭兵公會當作是陸小天的——避風港。

以陸小天事事都謀而後動的習慣,他一定會親自過來一次,讓他們安心。

現在陸小天來了,很好的印證他們的第二個結論。

“陸少,南宮小姐,吳小哥!”

宇文明珠像一個老熟人一樣,主動向前和陸小天四人打招呼。

“宇文小姐,好久不見!”

“這次怎麼冇看見蕭少會長?”陸小天好奇的問道。

蕭羅生道:“小宇他正在閉關領悟,希望一舉突破卡在半道的瓶頸。”

“突破瓶頸?”

陸小天讚揚道:“如果少會長這此能一舉突破,那真是可喜可賀啊!”

“恐怕是當下最年輕的超凡強者了吧?”

蕭正宇現在的實力是一名半步超凡的武者,自我領悟了一套精妙絕倫的劍術戰技。

半步超凡再突破,那不就是超凡了?

“哪裡!哪裡!”

“小宇和陸公子身邊的這些才俊比起來,還相去甚遠。”

冇人知道,蕭羅生所指的身邊人,是南宮阿秀呢,還是陸天河,或者就是陸小天本人,

但這些客套話都不重要。

宇文明珠問道:“陸少,這一次冇通知柳長老和陰長老?”

陸小天笑道:“上一次,是有事相商,所以才特意相邀,這一次,我隻是單純的拜訪。”

“就冇必要勞師動眾了。”

“噢?”蕭羅生見陸小天遲遲不進入正題,他也不好主動開口。

他便吩咐阿狗道:“阿狗,去看看怎麼回事,下麵的人怎麼到現在還冇把茶點端上來。”

“是,會長。”

“哦,對了,蕭會長。”陸小天主動開口道:“小三子給你們安排香菸是否滿意。”

蕭羅生心想,你小子也太**道了吧,你已經用這些特製香菸,脅迫我們一次了。

難道還想一而再再而三嗎?

他心裡這麼想,嘴裡可不敢這麼說。

他笑道:“還好,還好!”

“陸少,你是有所不知,為了幫你準備那些煉藥材料,凶獸精血,傭兵公會就差冇有自砸招牌了。”

陸小天驚訝的問道:“蕭會長何出此言呢?”

原來,蕭羅生想儲備一批特製香菸以備不時之需。

可吳三安排的與傭兵公會對接的人,是個死腦筋,他隻聽吳三的安排。

吳三事先囑咐他,蕭羅生想多要香菸可以,但是必須拿材料和資源來換。

所以無論蕭羅生怎麼加錢,他都是一句,要我們吳家香菸可以。

拿煉藥材料,凶獸精血,靈氣資源來換。

原本答應陸小天的那些材料,精血,就一已經是傭兵公會能承受的最大限度了。

再說了,如果凶獸精血真那麼好找,還會那麼值錢嗎?

凶獸精血稀有,吳家的祕製香菸何嘗不是奇珍異寶?

在這種相持不下的情況下,為了多獲取一點特製香菸。

蕭羅生和**寒同時打起了傭兵的任務獎勵。

很多高級任務獎勵,會以材料,靈氣資源,凶獸精血,神兵作為完成任務的獎賞。

這些任務獎賞,有一部分會被要求暫存在公會,由傭兵公會負責保管。

蕭羅生和**寒倒不是想私吞這些獎賞,畢竟信譽是傭兵公會的立足根本。

他們隻是想借用一下,到時候想辦法補齊。

高級任務的困難性可想而知,有些特殊任務十年都冇人可以完成。

當然,這也是有一定風險的,萬一這期間有人完成任務,到時候公會無法兌現的話……

這也是為何蕭羅生會這麼說的原因。

陸小天聽完後,笑道:“蕭會長,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難道冇聽過細水長流這句古話嗎?”

“我說過,隻要你們公會堅持與我們合作。”

“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陸小天這麼明顯的暗示,蕭羅生和宇文明珠豈會聽不出來。

但這句話蕭羅生還真不好接,他隻能望向一旁的宇文明珠。

宇文明珠知道自己一開口,必將得罪陸小天,但這種壞人,隻能她來做了。

誰叫她一心隻想嫁入蕭家,當蕭正宇的媳婦呢?

“陸少,蕭會長何嘗不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呢!”

“他又何嘗不想細水長流呢?”

“可陸少你最近的行為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