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兒七歲,麵色蒼白,呼吸略微急促,預檢體溫38.3攝氏度。

孩子的母親並不年輕,看起來也疲憊不堪。

“我兒子從開學就發燒到現在,最高的時候體溫到了39度。我就以為個小感冒,給他喝了幾天板藍根沖劑, 但到了現在也冇好,總是發燒。”

從九月一日開學到現在,已經半個月了,這麼長時間的發燒,可不是好症兆。

這孩子的母親也是心夠大了,孩子病這麼久,今天纔來醫院。

陶樂皺了皺眉頭, 問了一些孩子的症狀。

“吃飯比以前少一點, 但也還可以。冇有噁心嘔吐,也冇有拉肚子。睡覺也還行,除了體溫高點,也冇什麼彆的症狀,所以我就尋思冇什麼大事.”

她說這些話的時候,孩子就老老實實地坐在一旁,精神萎蘼,全不是這個年紀的男孩有的活潑樣兒。

陶樂把指責的話咽回了肚子。遂事不諫,既往不咎,說了也冇有任何意義。

她給孩子認真地做了體格檢查。孩子周身皮膚冇有皮疹水腫,也冇有摸到淺表處的淋巴結。

血壓110/80是正常的,雙肺呼吸音清晰, 心律齊而有力。

但在胸骨左緣第三根肋骨和第四根肋骨之間,能夠聽到噴射性的雜音,向心前區、腋下和背部傳導。心率155次/分,呼吸35次/分.這就太不正常了。

正常人的心率在60-100次/分鐘,兒童的快一點會在100-120左右,運動的時候可能更高,但這孩子老老實實坐在這裡,心率就過了150次/分。

呼吸頻率也是一樣,正常人每分鐘呼吸16-24下,這孩子也明顯超過了。

“孩子以往有過心臟病史嗎?”陶樂問孩子的母親。

“哦,很小的時候確診是什麼間隔缺損,好像是少了5毫米那麼大點兒,後來見也冇什麼事,我們想著,大概是自己長好了吧,所以也冇再來看。”

陶樂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再度為這位母親的心大而倒吸一口長氣。

室間隔缺損,屬於先天性心臟病了!就算缺損的部分不算大,但到底是真的長好了,還是冇有,總得去醫院檢查一下再說,哪能這麼自以為是?

先心病人,是很容易罹患IE,即感染性心內膜炎的!這種病的死亡率,可是高達10%到20%!

陶樂打開金手指。果然和她所預料的一樣, 孩子確實是IE, 而且是由草綠色鏈球菌感染造成的。

因為感染時間過長,出現了併發症:腎小球腎炎。

全息影象上也顯示了孩子心臟及周邊的模樣,真的是觸目驚心:

室間隔的缺損不但冇好,還擴大到了7毫米,造成了血液從左心室向右心室分流。

右心室流出通道、肺動脈瓣和主脈動脈有多個感染形成的贅生物,心左、右室增大.

陶樂立即下了檢查單:血常規,血培養,尿常規,風濕三項,心電圖,心臟彩超。

“馬上去做檢查,除了血培養和風濕三項能慢一點,其他結果一出來你就回來,做好住院的準備。”

“啊?”這位母親一臉的意外:“大夫,開個吊瓶就行吧,怎麼還得住院?”

陶樂揉了揉眉心,把自己的懷疑說了出來:“你兒子有先心病史,一直也冇做治療,現在高度懷疑是感染性心內膜炎。這種病,就算入院治,死亡率也很高,不入院的話.”

她搖搖頭。患兒的母親見狀,也冇再分說,拿起單子帶著孩子就出去了。

陶樂看了看,後麵暫時冇有新病人,乾脆也跟著一起出去。

上次腦膜炎的患者家屬她還記得呢,這一次也同樣是生死攸關,不能掉以輕心。

還好,這位母親在外麵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去了收款台交了款。

陶樂把心放進了肚子裡,回到診室找出了住院通知書,又跟住院部聯絡了一下,得知有床位,這纔回到辦公室等著。

一直到了中午時分,患者也冇再出現。

陶樂算算時間,距她開出單子,已經過了一個半小時,應該足夠了。

她打開電腦,上麵也已經同步傳回了檢驗結果,和金手指上冇什麼差彆。

但患兒現在去哪了呢?

陶樂出來問了一下預檢的護士。今天人本來就不多,護士對這對母子記得很清楚。

“剛纔回來了,不過好像是重新掛了隋主任的號,去了1號診室。”

“我知道了。”陶樂明白過來,原來患者家屬一看檢查結果這麼嚴重,立即又嫌棄她太過年輕,要換成專家診治了。

關於這種做法,陶樂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她在意的,隻是患兒是否得到了及時治療,至於是哪位大夫看的,又能有什麼不同嗎?

中午吃飯的時候人,飯堂的人也比平時少。陶樂吃到一半的時候,隋潔副主任端著盤子坐到了她的身邊。

“剛纔那個患者,先前是你接診的,後來又去了我那邊。”她說話很直接:

“檢驗的結果你也看到了吧,支援感染性心內膜炎,我已經下了住院通知書,送孩子辦入院了。”

“那就好。”陶樂很高興。隋主任這樣開誠不公地給她講後續,孩子也順利地入院治療了,她也放下了心。

隋潔就看了她一眼,見她麵上的笑容是發自真心,完冇有因為病人半路換人而生出不滿,眼角也不由自主地帶上了笑。

“怪不得大家都誇你,劉萍,老曹都是,說你這臨床經驗,根本不像是個剛來規培的。”她說道:

“就剛纔這個患兒,表麵上的臨床指征其實並不算明顯,不是每個人都能想到IE上的。我也問過患兒的母親,是你主動過問了孩子有冇有先心病,要不她自己都忘了。”

陶樂有點不好意思。她自己有金手指兜底,儘可天馬行空地想,然後腳踏實地地治。

可是其他上級醫師就不一樣了,真是全靠著豐富的經驗與高超的水平來診治病患。

“我也是忽然想到的,是湊巧。”陶樂說道。

“醫學上冇有巧合,隻有臨床直覺。你肯定會成為一位好大夫。”隋潔笑著說道:

“等那位患兒住院消了炎,符合手術條件的時候,會請心外科做手術修複室間隔。”

“到時候你冇有興趣,上台去看一看?”

這個肯定是有,必須有!

陶樂笑得眉眼彎彎:“好啊,我想去。謝謝隋主任!”

感謝獨孤守衛者打賞的一百點起點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