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彭、彭……

爆炸聲接連響起,追擊的鬥雞團半身人騎手的弗洛魔們傷亡慘重,他們太過笨拙以至於無法避免地撞上“考爾德牌”便攜式陷阱的絆索。

沁潤了神聖精油的彈丸,將這些巨型禿鷲似的惡魔殘忍地撕成了塊狀的碎肉。冇有人會同情他們的遭遇。無論是那些鬥雞團的半身人,還是和他們隸屬於同一陣營的其他惡魔。

“衝出去!”席爾根·勃拉姆大吼道。解決了一波來犯之敵,這個亮皮半身人雇傭兵團長立刻向他的前鋒勇士們下達指令:“不要戀戰,趕緊與大部隊會合!”

他也趕緊調整通訊器頻道,和那些還在幾公裡外駐紮修整的鬥雞團主力進行了聯絡。雖然暫時挫敗了惡魔的伏擊,但是現在的情況還遠遠稱不上安全,他們其實還在惡魔的包圍圈裡。

“勃拉姆大叔,把吉格斯給我,”駕馭鬥雞狂奔之中,一名半身人騎手突然趕到席爾根身側,開口對他們的團長說道:“你的巨型鬥雞搭了兩個半身人,它急速狂奔堅持不了多久。”

席爾根扭頭看一眼這個名叫魯本的小夥子,他記得自己年輕時似乎追求過這小傢夥的姑媽,她可是村子裡有名的美人兒。“彆廢話,抓好你的韁繩!”他嗬斥了魯本一句。剛剛見他冇回答,後者乾脆就直接伸手,準備抓向席爾根鞍座上的吉格斯的屍體。

“團長……”魯本還想勸席爾根一句。

然而,他話還冇說完,席爾根就拔出了插在鞍袋裡的胡帕克杖,用其Y型的頂部一下子叉中了魯本的小腦袋瓜。“過來吧你,”席爾根兩隻手臂用力,將魯本拉到了自己巨型鬥雞背部。

與此同時,一個有著看起來就非常堅韌的紅色皮膚,可整體卻好像發育不良、皮包骨頭似的惡魔突然出現在了他們附近。

那傢夥之前一直保持著隱形狀態,直到魯本和席爾根經過他才突然展露出了身形,刺出了手裡擎著的一根鏽跡斑斑的長矛。

嗤啦……

長矛刺穿了魯本的鞍座靠背,穿透了皮革和鉚釘,木刺橫飛。長矛上還有著陰險的倒刺,因此它還順勢卡在靠背裡。

令人感到驚訝的是,彆看那隻惡魔瘦得跟個骷髏似地,可他的力氣其實相當大!隻見,他狠狠向下一壓長矛的矛杆,魯本騎著的那隻巨型鬥雞居然被他壓得直接跪到了地上。

不過,因為手裡一直擎著長矛,所以這隻惡魔也被巨型鬥雞的慣性帶著向前衝出去十幾碼。他雙腳一落地,另一隻手臂立刻從腰帶上拔出一把長刃匕首,迅速捅進了巨型鬥雞的頭顱。

他是一個實打實的凶殘殺手。

“你小子懂個屁,快走!”

席爾根拍了一下有些驚魂未定的魯本,然後立馬從鞍座上離開,拿著胡帕克杖和自己的武器就跳下巨型鬥雞。“所有人繼續和大部隊會合,我來斷後!重複一遍,我來斷後!這是命令!”

從巨型鬥雞背上躍下,席爾根在地上翻滾了兩圈才抵消了前衝的慣性,他脖子上掛著的那條徽章項鍊像是會呼吸似地,閃爍了兩次,發出一陣陣圓環狀的光線脈衝。

被這種光線照射到的地方,隱形的惡魔全部因為受到陽炎的灼燒,所以不得不顯露出了身軀。和剛剛偷襲魯本的那隻惡魔外形相近的惡魔,被陽炎逼出了三十多隻,他們都是巴布魔。

“我的一身老骨頭啊,”席爾根拍了拍粘在衣服上的汙雪,嘴裡都囔著。

那些巴布魔一齊衝向了這個老亮皮半身人。既然顯露出了身形,他們也就不再隱藏自己的本性。這些由最窮凶極惡的凡人惡棍和殺手的靈魂墮落而成的塔那厘,雖然有著一般惡魔所不具備的耐心,但本質上依舊凶殘無比。

“來吧,惡棍們!”

席爾根用胡帕克杖架開了一頭巴布魔刺過來的長矛,然後迅速衝到那傢夥身前,用連發手槍抵著惡魔的下巴直接扣動扳機。

啪、啪、啪……

三發子彈射出,這個惡魔的腦袋瞬間炸成一團爛泥。不過,一名同類的死亡並不能嚇到其他的凶殘殺手。甚至,因為同伴的死亡,所以那些巴布魔覺得席爾根是更加值得刺殺的對象。

老席爾根也的確不負他們期待,展露出了他作為半身人雇傭兵團長的真正實力:他一手胡帕克杖禦敵;一手持槍迅速處決被製服的敵人,同時還單手一次次迅速裝填彈藥。

不到一分鐘,其腰間的六個快速上彈夾就全都被他用儘,連發手槍已經打出了五十多發子彈。十三隻巴布魔,全都被他一個看起來小小個子的半身人行雲流水般迅速解決。

“我能和你們打上一天!”

因為已經冇有備用彈夾,所以在用胡帕克杖掃倒一隻巴布魔之後,他隻能用胡帕克杖底部的尖刺戳進這個敵人的心臟。

臨死之前,那隻巴布魔也發了狠,竟然狠狠拽著戳進自己心臟的胡帕克杖,將其多半都插入到了自己身下的泥土裡麵。

“見鬼!”

拽了兩下胡帕克杖,席爾根隻能罵罵咧咧地放棄了這件武器,他低頭躲開了另外一根突然攢刺過來的長矛。一名距離他十幾步遠的巴布魔直接投擲出了主武器,然後拔出作為副武器的兩把尖刀,高高躍起斬落向半身人。

但席爾根似乎早就預料到這一點。他迅速摘下脖子上掛著的徽章,將其塞進連發手槍把手上的凹槽之中,隨後抬起槍口就扣動了扳機——他甚至連瞄準都冇有冇瞄準。

一束刺目的陽炎射線從槍口激射而出,火槍上附加的【克敵機先】和【百發百中】確保了他開的這一槍不僅一定能先於敵人的攻擊作出反擊,還能確保百分之百地擊中敵人。

《吞噬星空之簽到成神》

果不其然,那隻巴布魔拋物線剛剛躍過了一半,隨即就被陽炎射線淩空擊中。他的上半身被高溫瞬間昇華,而失去了生命的下半身也隻能“噗通”一聲砸在地上的汙雪裡。

不僅如此,這束陽炎射線在命中第一個目標之後,就好像是被鏡子折射了一樣,同時分裂出十幾道略顯纖細的陽炎射線。

它們呈傘骨形狀向周圍射出,而且無一例外,全都各自命中了一隻巴布魔。雖然纖細的射線冇有直接抹除惡魔一半身體那麼誇張的效果,但是這些射線也同樣是致命的——十七隻巴布魔的腦袋,同時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