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景明走出小樓後,在不遠處草地上尋找了一處空位坐了下來。

很快有服務人員過來,許景明點了酒水。

「過去請人幫忙兌換,一般是溢價50%,溢價一倍就算很高了。這隱肖還額外索要宇宙幣……這是要狠狠宰我一筆啊。」許景明端著酒杯喝了一口。

因為太過天才,所以絕大多數源生命和許景明接觸時,都非常給麵子。

但許景明很清楚!

並不是所有人都會給他麵子。

像隱肖,畢竟是永恒學塔十階源生命中排在前幾的恐怖存在,放眼整個宇宙人類族群,宇宙傳說以下,就輪到他這一級數了。

這種人物,即便麵對其他勢力的宇宙傳說都是有傲氣的。

畢竟在絕大部分人眼裡,我這輩子極限估計就是宇宙傳說,成至高境的概率極低。

許景明知道這是根據曆史數據總結的。

畢竟能成為至高境的,哪個不是經曆了重重困難磨礪?

不是成源生命快就有用的。

「吳明師弟?」忽然一道聲音響起。

許景明轉頭看去,後方一名穿著灰色衣袍的青年走了過來,他的麵容和盧拿鐸有著幾分相似,不過氣息方麵更加深沉內斂,整個人宛如‘黑洞’般,深沉且有少許壓迫感。

「冇想到在這碰到吳明師弟。」灰色衣袍青年走過來,頗為熱情。

許景明當即起身,微笑道:「暗星師兄。」

眼前人,正是盧拿星!

是那位盧拿鐸的兄長,是元初研究院的十階源生命,代號‘暗星’,也是元星文明皇位的第二順位繼承人。

「吳明師弟,也是請人兌換寶物的?」盧拿星笑道,「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麼?我在永恒學塔還是認識一些人,或許能幫到師弟。」

「已經請人幫忙了。」許景明說道。

「好,有事隻管開口,我先去見朋友。」盧拿星說道。

許景明點頭,便目送盧拿星朝遠處走去,盧拿星來這裡同樣是要請人兌換物品。

「盧拿鐸和他兄長比起來,的確差了不知道多少倍。」許景明坐下來,盧拿星在元初研究院名聲挺好,公認是十階源生命中‘天才人物’。

雖然冇許景明這麼耀眼,但外界都認為,盧拿星達到‘封王’層次不難,元星文明皇室對他評價也非常高,否則也不會將他提高到第二順位繼承人。

三大宇宙高等文明的皇位繼承人,也是在皇族內選拔,選拔最關鍵因素,就是進化道路和科學道路的成就,成就越高,一般順位越高!

如果成為宇宙傳說,即便不是皇帝,在皇族內影響力都也不會遜色於皇帝。

「吳明老弟。」一道溫和聲音響起。

許景明遙遙看去。

一名矮胖光頭老者走過來,他笑容能夠讓人情不自禁放鬆,許景明看到對方,也立即起身:「蘭擷先生。」

是的,眼前這老者,就是這次聚會許景明欲要拜訪的另一位強者‘蘭擷,蘭擷先生的功勞,在永恒學塔同樣是足以排在前五的。

「你怎麼一人在這?」蘭擷在許景明對麵坐了下來,笑著道,「薩卡師弟呢?」

「他在陪隱肖先生。」許景明說道。

蘭擷若有所思,看著許景明:「你請他幫忙兌換,失敗了?」

許景明驚訝笑道:「蘭擷先生這都看得出?」

「如果談得很成功,你怎麼會孤零零一人坐在這?」蘭擷笑眯眯,

「不過你也彆生氣,彆記恨隱肖,隱肖其實前些年,性格比現在要好不少。隻是為了想要成為宇宙傳說,主動墜入深淵,自然心性變化,有些混亂偏激。能夠維持理智,已經很不錯了。」

「主動墜入深淵?」許景明疑惑。

「人類族群三大最強傳承,我們永恒學塔的《深淵研究筆記》,研究的就是深淵。」蘭擷說道,「不管是研究學習,還是觀想法,我們都會受到深淵越來越深的影響。」

「我們接近它卻不能沉淪,要一直保持自我。」蘭擷說道,「但隨著年齡越來越大,一些十階源生命便主動沉淪,就是為了獲得更強的力量。墜入深淵……依舊保持理智,這同樣是一條路,不過很艱難。」

「隱肖能夠保持理智,已經很了不起了。」蘭擷看著許景明。

「蘭擷先生,一直和深淵保持距離?」許景明問道。

蘭擷微笑道:「是,我擔心墜入深淵,無法保持理智。我膽子小!」

三大最強傳承,《元初星猜想》算是後患比較少的了,許景明心靈力量達到第十層,都開始受到元初星的影響。

像蘭擷、隱肖,作為永恒學塔十階源生命前五的存在,心靈力量都已然達到高維,他們可是修煉《深淵研究筆記》,心靈達到高維的,能維持理智就不容易了。

這也是薩卡說的,排在前五的,都不是好說話的。

「按照薩卡師兄說的,永恒學塔功勞排在前五,都不太好說話。可這位蘭擷先生,對我卻很客氣。」許景明想道。

「你們倆都坐在一起了?」壯碩的薩卡師兄笑著走過來,拉著椅子坐下,端著自己麵前的酒杯喝了一口,「蘭擷師兄,也不瞞你,隱肖那邊冇能說通。所以就請你幫忙了。」

「你是要天蟒之鱗?」蘭擷看著許景明。

「是的。」許景明點頭。

「行。@精華_書閣…j_h_s_s_d_c_o_m首.發.更.新~~」蘭擷點頭,「我答應你。」

許景明聽著,等對方的條件。

「天蝶之鱗,需要5000萬功勞。」蘭湖說道,「數十年後,元初研究院開放兌換,到時候你也用5000萬功勞兌換物品,還我即可。」

「蘭擷師兄,冇任何溢價?」薩卡都有些驚愕。

「還是按照正常規矩來。」許景明不願意占便宜,和薩卡那是曾經同住在一起數年,一同聯手和獄族廝殺的交情。

和蘭擷卻是第一次見麵。

「我當然有要求。」蘭擷看著許景明。

許景明、薩卡都聽著。

「功勞方麵不需要任何溢價,但有額外要求。」蘭擷說道,「需要你的一個承諾。在未來,在不違背宇宙人類聯盟法律,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我的家族‘澤雨」家族請你幫忙,還請幫忙一次。」

蘭擷看著許景明:「不需要任何書麵檔案,隻需要你一個承諾。」

「不需要書麵檔案?」許景明驚訝。

那就代表,將來怎麼做,做到什麼程度,完全由他決定了。

「是的。」蘭擷微笑,「我相信吳明師弟承諾的價值。」

「這麼看好我?」許景明驚訝笑道,按理說溢價三五千萬功勞自己都會答應!這麼一大筆‘溢價’,蘭擷不要,卻要自己的一個承諾。

蘭擷看著許景明,點頭:「我很相信你,而且這麼多年我積累的財富足夠龐大,不差這一點。我更願意為家族買一份保險,你的承諾,便是一份家族的保險。」

「幾千萬功勞,對澤雨家族隻是錦上添花。但我年齡和隱肖相當,離大限隻有一萬餘年。待得我死後!吳明你卻還很年輕,到時候澤雨家族可能需要你幫忙。」蘭擷說道。

「買一份保險?」薩卡瞭然笑道,「你為家族考慮真是周全。」

「好。」許景明點頭承諾道,「未來,不違背法律,力所能及的情況下。蘭擷先生的家族‘澤雨’家族請我幫忙,我會出手一次。」

「那我們的交易,就這麼定了。」蘭擷微笑點頭。

許景明、薩卡和蘭擷坐著聊了一個多小時,聊得很愉快,之後也就散了。

回到了薩卡的個人空間。

「這次能這麼順利,謝謝薩卡師兄了。」許景明說道。

「奇怪啊。」薩卡卻是皺著眉,拍了拍自己腦袋,「蘭擷這個人,心思難測,他的危險性還在隱肖之上,所以我才帶你先見隱肖。隱肖即便過分,都不會有任何掩飾。蘭擷如果要算計你……你都不知道。」

薩卡坐在沙發上,嘀咕著:「可這次的交易,我怎麼看,怎麼想,都冇看出他能怎麼算計你。承諾?都冇書麵檔案束縛,你將來反悔不理會他都行。」

「人家隻需要一個承諾,又冇有強製束縛。「許景明說道,「不管蘭擷先生到底有什麼危險性,但這次交易,他很有誠意。」

「是很有誠意,所以我在旁邊從頭到尾都冇有阻止。」薩卡疑惑,「他說是為家族買一個保險,可澤雨家族的底子,哪會幾萬年就崩塌?」

「算了,真有什麼陷阱,到時候不理他就行。」薩卡笑著。

許景明點頭。

蘭擷要求的承諾,主動權都在許景明這邊,也是他答應的原因。

蘭擷的個人空間。

蘭擷坐在椅子上,看著前方的無儘深淵,那是他虛擬出的‘無儘深淵’。

「老祖。」澤雨家族族長在一旁恭敬無比,蘭擷是澤雨家族唯一的十階源生命,如今八萬多歲的蘭擷…….比澤雨家族其他人都年長太多太多了。

他也是澤雨家族有史以來最強大的生命,澤雨家族族長自然非常恭敬。

「元初研究院的吳明,給我一個承諾。」蘭擷將一份檔案遞給澤雨家族族長,「家族進行存檔!」

族長接過看了眼:「冇有任何書麵束縛?」?

「不需要。」蘭擷說道,「你可以離開了,存檔即可。記住……隻有家族遇到困境,冇彆的辦法了,再請他幫忙。他的脾氣可能不太好,即便提要求,也不可強求。」

「脾氣不太好?」族長略顯疑惑,「吳明的性格還不錯啊。」

許景明在源生命當中,名聲挺好。

「境界越高,越加受元初星影響。將來他的脾氣,和現在可不一樣。」蘭擷搖頭,「你下去吧。」

「是。」族長當即消失不見。

蘭擷獨自看著前方無儘深淵,想著:「他和薩卡關係這麼好,薩卡是駐守和獄族征戰的前線。這吳明積累財富挺快,數千萬上億功勞都能拿出。獄族前線的神秘鎮守者,是他?」

「如此一來,一切就說得通了。」

為您提供大神我吃西紅柿的《宇宙職業選手》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七篇 第四十三章 一個承諾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