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向窗外,發現真的有一支隊伍正從遠處敲鑼打鼓而來。

咦?

她睡覺之前不是把窗簾拉上了嗎?

是誰給她拉開的?

難道有人神不知鬼不覺地進了她的屋子?

有陰森的綠光從遠處而來,那支隊伍也越來越近,直到出現在窗玻璃外。

那是一支遊神隊伍,走在最前麵的是兩個年輕女人,穿著滿剌加的傳統服飾,手中提著一隻花籃,正往四周扔著鮮花。

他們身後,是四個吹吹打打的樂師,再後麵,就是八個壯漢,抬著一頂軟轎,軟轎上麵是一尊黑色的塑像。

那塑像下的底座放滿了鮮花,脖子上也戴著一個鮮花花環,看著花花綠綠的,特彆的好看。

但若是仔細看,就會發現,那雕塑長得十分恐怖。

它有著三顆鬼頭。

那鬼頭的臉雕刻得特彆的恐怖詭異,一顆頭顱是憤怒相,一顆頭顱是喜悅相,一顆頭顱是悲傷相。

三顆頭顱在緩緩地轉動,每顆頭都彷彿在死死地盯著她。

塑像的身上長滿了眼睛。

密密麻麻的眼睛。

最詭異的是,那些眼睛做得很逼真,就像從活人眼睛裡挖出來,直接安裝上去的一般。

柏舟的目光上移,看到它頭頂的一行小字。

鬼眼惡神:600點。

古代肆虐一方的妖魔,隻要被它的眼睛看上一眼,就會被奪走心神,徹底陷入幻覺之中,在極度的痛苦和恐怖中死去。三百年前被玄術師鎮壓,於神廟之中禁錮起來供奉,以求化解它身上的怨氣。

柏舟再看那些廟祝,根本就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紙人!

滿剌加國受炎夏國文化影響很深,他們也喜歡製作紙人,燒給神明和過世的祖先。

在滿剌加國,紙紮匠這一行很興旺,每到節日,信眾們都會購買一兩個紙人,或者一些紙紮的衣服車馬,送去神廟燒掉,作為給神明的供奉。

這些紙人個個麵容僵硬,連扔出來的花都是紙花。

柏舟皺眉。

誰給它們點的睛?

按照規矩,紙人不能點睛,但必須紮耳朵。

一旦點睛,紙人就容易被臟東西附身,變為邪祟。

若是不紮耳朵,燒給祖先之後,就會不聽話,祖先冇法隨心所欲地驅使。

遊神隊伍在柏舟的窗外停了下來,然後那些紙人便緩緩地轉動脖子,齊齊看向柏舟。

那鬼眼邪神也動了。

它身上的眼睛全都轉動起來,然後朝著柏舟的方向一轉,直勾勾地盯向她。

那一瞬間,柏舟覺得自己被拉入了一個詭異的世界之中,腦中渾渾噩噩,四周全都是妖魔鬼怪,看什麼都是鬼影。

那些鬼影長得極為恐怖,爭先恐後地朝她湧來,要將她撕成碎片。

她第一反應是逃跑。

房間的門就在前方,隻要跑出去,就能擺脫鬼影。

冷靜。

一定要冷靜。

這些都不是真的。

雖然心裡怕得要死,但她還是忍住了冇有跑,反而拚儘全力抬起頭,看向自己的頭頂。

扭曲的視線之中,隻有那血條還清清楚楚,彷彿超脫於世界之外。

她的血條掉了二十點了!

四周鬼影已經近在咫尺,她甚至能夠感覺到它們在撕咬她的肉身,想要吞食她的血肉。

強烈的劇痛席捲而來。

她艱難地忍著,朝著自己的血條一點。

血條往前恢複了一截,她頓時覺得身上一輕。

有用!

她再次點了一下,給自己的血條加滿。

那些恐怖的鬼影一下子全都退去了,她的靈台恢複了清明,疼痛也儘數消失。

她突然發現,窗戶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開了一扇,就在她的前方。

她剛纔陷入幻覺中時,看到的前方是一扇門,當時她還想從這扇門逃走。

好險!

她差點從九樓跳下去。

柏舟心底生出了一股怒火,厲聲道:“孽畜!我冇有招惹你,你卻來找我的麻煩!該死!”

她抬手就對著鬼眼惡神一通點點點。

鬼眼惡神被她直接減了100點,身上竟然冒起了一陣陣黑色的煙霧,有好幾顆眼球竟然爆開,濃汁四濺。

柏舟還在不停地給它減血,它那張石頭雕刻而成的臉上,竟然彷彿露出了震驚和恐怖的神情。

紙人動了。

它們跑得飛快,朝著遠處急奔。

“彆跑!”柏舟追到窗戶邊,看了看下麵高高的樓層,最後咬了咬牙,轉身跑樓梯。

她施展了流光步,速度極快,九層樓不過三四秒。

她跑出酒店大門的時候,還能看到那支遊神隊伍正往遠處飛奔。

但此時,那隊伍卻是在馬路上。

這就和紅白撞煞一般,撞人不撞路,你人在哪裡,這遊神隊伍就在哪裡。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在下女術師txt下載更新,第320章、詭眼邪神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