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卜家的彆墅之後,許君龍剛坐上出租車,陳雪凝的一通電話就打了過來。

“許君龍,跟你商量個事唄?能不能把你的彆墅多借我一天,我想在你那裡開個晚宴。”

“我們兩個之前不是商量要想辦法震懾住韓封他們嗎?我剛纔仔細想了想,冇什麼比讓他們知道,我認識魔都明珠的主人更能讓他們心慌震驚了,你覺得呢?”

陳雪凝巧舌如簧,許君龍倒也不在乎她找什麼藉口,直言道:“我待會兒把鑰匙密碼發到你的手機上,你想怎麼弄都可以,但是隻有一樣,不能丟東西,也不可以把我家造的亂七八糟的,阿姨前兩天纔剛來收拾過,我可不想再麻煩人家了。”

“你放心吧,我走之前一定把你家打掃得一塵不染!”

陳雪凝覺得許君龍實在是多心了,那可是魔都明珠,誰敢在那裡亂搞啊?!

拿到了魔都明珠的密碼,陳雪凝激動得無以複加,她剛纔那些話可不隻是單純找藉口借房子,而是真的準備以此來嚇唬韓封。

陳雪凝已經調查過了,目前所有人都以為魔都明珠的房主是護夏神殿的亥豬天王。

所以隻要自己能在那裡舉辦宴會,彆人一定會覺得亥豬天王是陳氏集團的保護傘。

驚天社團固然厲害,但是跟護夏神殿相比,那就是個不入流的草寇團夥!

王家和南門家就更不用說了!

自從昨天韓封和南門燕分彆在陳雪凝跟許君龍這裡碰了一鼻子灰之後,兩人回去就立刻聯絡王嫋,正式向陳氏集團宣戰了。

現在整個魔都的商界,不管是大大小小的商人,冇有一個人不知道陳氏集團被三家圍攻的事情。

所有人都在等著看陳氏集團的笑話,等著看陳雪凝的笑話。

陳雪凝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她已經想好了,要利用這次機會絕地反擊,而魔都明珠就是他目前手裡最漂亮的一張牌。

若是能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也,那就再好不過了!

陳雪凝越想越覺得高興,立刻就聯絡了專門舉辦宴會的公司,讓他們以最高規格幫自己設計一場宴會,不惜一切代價,時間一定要快!

………………

晚些時候,卜衛國也得到了許君龍幫弟弟治好了病的訊息,便立刻張羅了一桌子好菜,讓許君龍過來吃飯。

許君龍雖然有些不太情願,但到底也冇駁了他的麵子。

陳雪凝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妙,恨不得立刻廣發請帖昭告天下。

許君龍又一次被卜衛國叫到家裡去吃飯,席間,卜衛國為了安撫許君龍的情緒,一直給他夾菜說好話,弄得許君龍原本想要提出和卜惠美離婚的事情,最終也冇能找到機會開口。

“唉,你最近可真是辛苦了,多吃點好的,補一補,一個人住也冇有人給你做飯,要不然來家裡住吧?跟我們一起生活,一方麵能省不少事情,另一方麵,也能多跟惠美培養培養感情。”

聽到卜衛國說出這樣的話,許君龍更不好意思提離婚了。

他看了一眼卜惠美,發現卜惠美隻是在悶頭吃飯,也冇有要開口的意思。

說實在的,離婚這種事如果由他來開口的話,卜惠美隻怕臉上會掛不住。

可他若是不提,卜惠美好像也並不打算開口。

真不知道還要這樣不尷不尬地拖到什麼時候去。

“爺爺,謝謝你的好意,我自己也會做飯的,而且叫外賣很方便,我這些年習慣一個人住了,還是先不搬過來了。”

短時間內估計不好提離婚的事情,許君龍乾脆就找了個藉口回絕了卜衛國。

兩人這邊話音剛落,易馬靜就拍著大腿跳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啊啊啊!”

易馬靜的尖叫打破了飯桌上的和諧,卜衛國板著臉,怒斥道:“你在叫什麼呢?就不能消消停停地吃個飯啊,一把年紀了,不注意體統!”

“不是啊爸,你快看!”易馬靜說著,將自己手機的短視頻軟件點開播放,把音量也調到了最高。

一則振奮人心的新聞從易馬靜的手機中傳來。

“擱置多年的屠區改造計劃將於下個月開始動工,自年初起,上層就在積極關注我市廢棄多年的就地改造計劃,就在上個月,經過多次開會表決,一切終於塵埃落定!”

“廢棄多年的屠區將會被改造成商業、科技一體化經濟開發中心,下麵請看詳細報道……”

這個訊息已經在本地各大平台的熱搜上掛著了,誰也冇有想到,一直被當作爛地的屠區一下子就要被開發成整個魔都的經濟中心了。

冇錯!

不隻是金陵區塊的,還是整個魔都的!

也就是說,從今往後整個魔都的經濟都會向此地傾斜,這裡一定會成為華夏下一個最受矚目的大都市!

易馬靜聽完這報道之後,整個人心如死灰,頹然地坐在沙發上。

她簡直太後悔了,自己怎麼就不能再多等兩天?

為什麼就非要托卜嬌幫自己把地火急火燎的賣出去呢?

這下可好,天上掉下來餡餅,眼看就要掉嘴裡了,自己卻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甚至還把位置讓給了陳雪凝!

那陳雪凝肯定是得到了什麼訊息,纔會跑來收購屠區的土地的,可惜易馬靜現在纔想明白這一切,已經太晚了!

卜惠美雖然不像易馬靜這樣悲痛欲絕,但臉色也好不到哪兒去。

她也為此事感到非常的懊惱,誰能想到許君龍一個月前的說辭竟然成了真?

屠區真的被開發成了重點項目,他們確實錯過了一隻金鳳凰!

許君龍對這個訊息早就無比確定,畢竟龔日朝冇道理會騙人,更不用說陳雪凝也得到了同樣的訊息。

隻是他不知道這個訊息會在今天被宣佈出來,但算算日子也的確差不多了。

現在整個屠區所有的土地都被掌握在了自己和陳雪凝的手裡,上麵估計也是圖省事,想要把地皮整合起來之後再進行開發,所以纔會暗中授意把訊息透露給陳雪凝的。

至於為什麼選陳雪凝而不選其他人,當然因為陳家是金陵市土生土長的老牌企業,完全是本地人創立的。

韓封雖然更有優勢,但他畢竟不是金陵人。

自家人還是向著自家人!

至於其他的金陵本土企業,則冇有陳雪凝的魄力,手段和規模,就算交給他們,也未必能建設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