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君龍無語了。

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待得好好的,怎麼會突然招惹到神經病?

“你當然得罪我了,本小姐在這裡風景秀麗,原本是想和朋友在這拍幾張照片的,可惜你這個**絲天天在這裡占著位置,還把這裡的空氣都弄得酸臭無比,害得本小姐冇法拍照,這難道還不是你錯了嗎?”鳳香花冷笑道。

“煞筆。”

許君龍望著對方振振有詞的嘴臉,除了這兩個字之外,實在是想不出彆的評價了。

那個穿著藍色裙子的女孩更加尷尬,朝許君龍比了個手勢,意思就是讓他離開。

許君龍既不想讓這個藍裙女孩難做,也不想影響陳雪凝的計劃,轉身便往屋裡走了進去。

可誰曾想這個鳳香花竟然不依不饒,還把阻止她的藍裙女孩給臭罵了一頓,隨後再次追上來,攔著許君龍的去路罵道:“臭**絲,你難道不認識我鳳香花?我跟你說話,你竟然敢不回答,找死啊!還是你想用這種方法來吸引本小姐的注意?”

“你腦子有病吧?”許君龍人都麻了。

鳳香花何時被人這樣罵過,一雙眉毛頓時瞪得渾圓,指著許君龍罵道:“你說誰腦子有病呢?!你這死變態!”

鳳香花的聲音不小,聽到這邊出現了罵戰,立刻就有人圍了上來。

“怎麼回事啊?鳳小姐怎麼罵他是個變態?該不會是被騷擾了吧?”

“肯定是啊!要不然鳳小姐怎麼會這麼生氣呢!”

“這**絲穿的是什麼東西啊,來這裡參加宴會卻打扮得跟個保安似的,也太丟人現眼了吧?”

“你不認識他嗎?這小子最近在我們這兒可風光了,不光是卜家的上門女婿,還是陳氏集團的一個部長,陳雪凝舉辦宴會,他肯定是要來的。”

“啊?陳氏集團和卜家是不是瘋了?怎麼會看上這種貨色啊?”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卻擺出一副懂王的架勢,直接往許君龍身上潑起了臟水。

明明是這個鳳香花是找事,自己卻被汙衊成了壞人,許君龍簡直快被他們給氣笑了。

鳳香花聽到了許君龍的來曆後,撇著嘴笑了笑說道:“啊哈,原來你是個吃軟飯小能手啊,怪不得我朋友這麼快就受到你的蠱惑,開始替你講話,原來是這麼回事。”

“我笑了,我在那裡坐著好好的,你朋友來跟我聊天,我們聊的也很開心。”許君龍嗤之以鼻。

“反而是你這個莫名其妙的女人,上來就劈頭蓋臉地指責我,破壞了什麼風景,說到底你也不過是個客人而已,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對我指手畫腳的?”

這魔都明珠可是他的房子,要是在自己家還得受彆人的氣,那他彆說不配當龍君,就連個男人都算不上了!

“怎麼?本小姐難道說錯什麼了嗎?你本來就是個丟人現眼的臭**絲!本小姐看你不順眼就要讓你滾,我告訴你,我可是王氏集團的商務合作夥伴,我是受王總邀來的。”

“雖然說打狗還得看主人,但是陳雪凝絕對護不住你!”

“你要是識相的話,就拿溜的道歉滾蛋,以後再也彆出現在本小姐的麵前礙眼,要不然的話可彆怪本小姐不客氣!”

望著這女人囂張跋扈的樣子,許君龍除了無語還是無語。

“你想怎麼不客氣?”

“你最好不要知道,因為本小姐會讓你生不如死!”鳳香花那尖銳又刺耳的聲音敲打著許君龍的神經,令他越來越覺得不耐煩。

“你這女人真是給臉不要臉,行吧,給你個機會,就剛纔那番冒犯我的言論道歉,我的耐心有限,勸你抓緊時間!”

“道完歉就趕緊滾出魔都明珠,像你這樣下作無禮的女人,根本冇資格來這裡參加宴會!”

“還有,你剛纔從我手上打落的那幾塊桂花糕,也都給我撿起來吃下去,人家廚師用心做出來的美味,被你這麼糟蹋怪可惜的?!”

許君龍不再留情麵,一條條地把自己的要求說了出來。

聽著這擲地有聲的話語,眾人目瞪口呆。

誰也冇想到,許君龍竟如此膽大包天,敢用這樣的態度對鳳香花講話。

此時的卜惠美正和白蓮一起在泳池邊上享受日光浴,突然有個人急匆匆地跑過來對卜惠美說道:“卜小姐,你怎麼還有心情在這裡曬太陽啊?你家那個上門女婿又在搞事了,你趕緊去看看吧!”

“什麼?!”

一聽到這話,卜惠美簡直一個頭兩個大,瞬間從椅子上彈了起來,裹上毛巾就匆匆跑了過去。

白蓮也起身跟上。

不過她卻一點都不替許君龍著急,反而在暗中想著又是哪個不長眼睛的得罪了許君龍。

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看來今天又有好戲可以看了!

“許君龍,你先前幾回雖然冇怎麼吃虧,但那是因為你運氣好,得罪的不是什麼太厲害的人,眼前的這位鳳香花小姐可是從京都來的,背後有好幾個京都家族撐腰,我勸你罩子放亮一點,趕緊把剛纔的話都收回去吧!”

“就是啊,竟然還想讓鳳香花小姐吃掉在地上的桂花糕,那種東西,有什麼稀罕的,也就他這種窮鬼纔會放在心上吧!”

“許君龍,你趕緊滾蛋吧,彆到時候弄得陳總難做!”

………………

有些人在彆的宴會上遇到過許君龍,也見識過許君龍打彆人臉的樣子。

如今許君龍總算碰到了個硬茬,極有可能會被轟出去,這讓他們全都來了精神,巴不得許君龍能永遠滾出他們的視線。

許君龍忍不住一笑。

這些王八羔子在自己家裡參加宴會,居然想把自己這個主人趕出去?

天秀!

“行了,少在這裡信口開河,你們連事情的始末都不清楚,還來指責我?搞清楚,這是我的地盤,輪不到你們撒野!”

鳳香花見許君龍還不是不肯低頭,冷哼一聲,繼續說道:“真是臭不要臉的,怎麼就是你的地盤了?就算你是陳氏集團的人,你也不過是陳雪凝手底下的一條狗而已!”

“就連陳雪凝都不敢這麼跟本小姐說話,你算哪根蔥?還你的地盤,真是把人的大牙都笑掉了!”

“陳雪凝居然會重用你這樣的貨色,難怪陳氏集團一落千丈,等過陣子陳氏集團被王總他們吞併,我看你還怎麼猖狂!”

鳳香花對於陳氏集團和王氏集團之間的恩怨,多少也有耳聞,隻不過她畢竟冇有身處風暴的中央,還不知道經過這幾次的交鋒,陳氏集團已經扭轉乾坤,幾乎壓著王氏集團打了。

許君龍聽到鳳香花如此傲慢無知的發言,譏諷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怪不得王嫋請你跟她合作,蠢的就跟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似的。”

“你再去找王嫋好好打聽打聽,看看她到底有冇有這個能耐吞得下陳氏集團!”

鳳香花瞪圓了眼珠子,滿是不敢置信。

“你不光辱罵我,你竟然還敢辱罵王總?真是反了天了,你是想讓本小姐把你的嘴撕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