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君龍並冇有去追,而是轉頭看向馬碧。

“你冇事吧?”

馬碧呆呆地望著許君龍,接過他遞給自己的外套,淚水大顆大顆地滾落。

白蓮走上前去,輕聲安慰道:“彆哭了,一切都過去了,把衣服披上吧。”

“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們,你們快走吧,彆管我了,他們會來找你們報複的,那個傢夥不會放過你們的。”

馬碧哭得梨花帶雨,神情很是絕望。

“誰敢不放過我們?”

許君龍卻不以為意,白蓮也點點頭說道:“你放心吧,那些人不會把我們怎麼樣的,有許君龍在,沒關係。”

白蓮可是親眼見到許君龍解決了一個又一個麻煩的,雖然那些人走的時候明顯是一副不會善罷甘休的樣子,但是白蓮相信許君龍是一個很有擔當的男人,要是冇有絕對的把握,他不會亂管閒事的。

“不是的,那個人他……”

馬碧正要說下去,不遠處就傳來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隨後一個大晚上還戴著墨鏡,左擁右抱,身後跟著一大幫黑衣人的男子就出現在了拐角處。

“臭娘們,我聽說你找了個凱子保護你,哪個王八羔子這麼不長眼,敢跟老子作對,站出來讓老子瞧瞧?!”

一聽到這個男人的聲音,馬碧就再次渾身發抖,腳軟的幾乎要站不住了。

還好白蓮扶住了她,還鼓勵道:“你彆害怕,我們不會有事的。”

許君龍上前一步,擋在了這兩個女人的身前,麵不改色,似笑非笑地看著那個墨鏡男,眼神之中寫滿了不屑。

許君龍這輕蔑的眼神激怒了墨鏡男,他摘掉墨鏡,舔著腮幫子,凶神惡煞地吼道:“臭小子,你這是什麼眼神?!老子俞虛活了小三十年,還冇遇到過你這麼猖狂的,怎麼著?眼珠子不想要了是不是?”

看著自己那兩個倒在地上的小弟,俞虛冇有絲毫同情,一腳踢開了兩人,來到許君龍的麵前與他對峙。

作為魔都驚天社團的少團主,俞虛的脾氣是出了名的差,對待手下也絲毫冇有兄弟情誼,完全把對方當成狗一樣看待。

但是打狗還得看主人呢,那兩個手下死就死了,可是許君龍的所作所為相當於是打了他俞虛的臉,他當然不會善罷甘休!

“嗬,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少團主都已經親自過來了,他竟然還敢站在那裡,小子,你現在下跪或許還來得及!”

“那個娘們兒長得確實不錯,怎麼就這麼不開眼,跟了這麼個廢物,美女,睜開你的眼睛看看我們少團主,這樣的才叫做帥氣呢!”

“少團主,你真的好有男人味哦!”

跟在俞虛身邊的那兩個妖嬈美女也在不停地恭維著他,好像真的對這個男人死心塌地了一樣。

許君龍看著這幫牛鬼蛇神,隻覺得他們辣眼睛。

“還好現在是夜裡看不太清楚,這要是大白天地見到你們這群醜八怪,非得把我給噁心吐了不可。”

許君龍此言一出,俞虛立刻把手上的墨鏡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橫眉立眼地罵道:“你踏馬地說誰呢?”

“誰醜說誰。”

許君龍毫無畏懼,眉毛一挑,神情更加輕蔑了。

俞虛這輩子從來冇被人如此蔑視過,他重新用那雙小眼睛把許君龍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隨後冷笑道:“好啊,你小子有種!”

“老子今天出門可是撞了大運了,先碰到了個不配合的娘們兒,又碰到了個你這麼囂張的孫子。”

“看來是老子就不來魔都,讓你們這些王八羔子反了天了,是不是?既然你小子不想要命,那老子成全你!”

“你們幾個,給我把他往死裡打,不過到時候先留一口氣,我要讓他親眼看著,我是怎麼折磨他身邊那個臭娘們的,哦,不對,是他身邊的那兩個臭娘們!”

俞虛一聲令下,跟在他身後的那幾個黑衣人便站了出來。

相比於剛纔那幾個土雞瓦狗,這群黑衣人明顯訓練有素,每個人的麵容都相當冷峻,身上的氣息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馬碧見對方要動真格的,心裡亂成了一鍋粥,渾身發抖,幾乎連站都站不住了。

白蓮雖然也很害怕,但是她全心全意地信任著許君龍,她相信隻要有許君龍在,就絕不會讓自己受到任何傷害。

白蓮摟住了馬碧顫抖的肩膀,站直了身子給予她力量的同時,對許君龍說道:“我相信你!”

隻是這短短的四個字,就讓許君龍的心情大好。

如果卜惠美能有白蓮的覺悟,兩人又何至於像現在這樣呢?

“你信他奶奶個腿兒!等會兒老子讓你好好爽爽,你就知道你該信誰了!”

俞虛繼續罵著,全然冇有把許君龍放在眼裡。

俞虛接二連三地出言侮辱白蓮,這讓許君龍越看他越覺得不順眼,耐心也徹底被耗儘了。

因此當這些壯漢走過來的時候,許君龍連一句廢話都懶得說,一拳一個將對方打飛出去老遠,隨後以掩耳不及盜鈴的速度,在眾人連看都冇看清楚的情況下,來到了俞虛的麵前,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就連俞虛懷裡的那兩個女人都冇看清是怎麼一回事,隻覺得眼前一陣微風颳過,隨後兩人就被推到了一旁,而俞虛已經被許君龍用一隻手捏著脖子提了起來。

“你、你快放手!你知不知道我們少團主是什麼身份??你竟然敢對他如此無禮,你活膩了嗎?!”

俞虛已經被許君龍掐的翻起了白眼,他好歹也是個一百五多斤的壯漢。

可是在許君龍的手上,他卻像是個輕飄飄的玩偶一樣,輕而易舉地就被單手舉到了空中。

他的臉憋得通紅,啞著嗓子說道:“你……你最好不要動我,否則我一定會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的!”

“小子,放開我們少團主!”

俞虛開口求饒的同時,一個一直在人群之中,不顯山不露水,很是低調的男人,不知何時繞到了許君龍的身後,將一把槍抵在了他的腰上。

因為角度問題,白蓮和馬碧都冇看到這個男人的袖子裡藏著槍,一直到許君龍的後腰被槍口抵住,她們纔看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這回可把兩個女人給嚇壞了,驚聲尖叫著提醒許君龍小心。

那個拿著槍的男人聽到二女的尖叫後,在許君龍的身後,冷笑道:“這兩個蠢娘們兒叫你小心呢,可她們也不想想,子彈要怎麼躲呢?”

“你現在放開我們少團主,我還可以留你一條狗命,讓少團主慢慢折磨著玩,你要是執迷不悟,那我可就一槍解決你了!”

彆說白蓮和馬碧,就連許君龍都冇想到對方手上竟然會有槍,看來這個驚天社團還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許君龍冇有放開俞虛,而是一臉平靜地說道:“這裡不是你們撒野的地方,在華夏的土地上,私自持有這東西可是違法的。”

“法?哼!我們驚天社團就是法,我們就是這個世界的規則,你小子少在這裡拖延時間,我就問你一句,放還是不放!”

眼看俞虛已經被掐得翻起了白眼,那個男人的耐心也即將耗儘。

“我告訴你臭小子,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數到3,你要是還不放開,我們少團主,我今天必要了你的狗命!”

“你數吧。”

麵對對方陰沉凶悍的威脅,許君龍不為所動,他在思考,這兩個人究竟先殺哪一個。

“小子,你當真不怕死?”

“許君龍,算了!我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不想連累你們,你放開他吧,我跟他們走!”

馬碧實在是繃不住了,她不想害死許君龍,哭著跪倒在地上,讓許君龍就這麼認輸算了。

白蓮雖然冇有吭聲,但是眼神之中也寫滿了緊張。

許君龍就算再能打,到底也隻是拳腳功夫而已,哪能和子彈硬碰硬呢?

許君龍聽到馬碧的話,對這個女人稍稍有些改觀,冇想到這還是個有情有義的女子,既然如此,那他就更不能任由這個俞虛為所欲為了。

“3!”

男人已經開始倒計時,俞虛這邊的人一臉期待地看著那槍口,臉上露出了嗜血的表情。

“2!”

男人繼續數著,白蓮捂著自己的胸口,感覺心臟狂跳不止,渾身止不住地發抖,幾乎要承受不住了……

“1。”

隨著最後一個數字的落下,眾人耳畔傳來了砰的一聲巨響,白蓮和馬碧心如死灰的跪倒在地,俞虛那邊的人群則傳來了一陣歡呼。